2015年越南老人放棄撫養費,將外孫送回中國,希望他接受好的教育

网瘾少女 2022/05/01 檢舉 我要評論

「我不要這麼多錢了,我想把錢留給我的外孫,希望他能夠在中國接受良好的教育」,這句話出在一位 越南老人的口中。

在一個人撫養外孫 快3年以后,他決定將自己的外孫 送回中國,交給了孩子的姑姑撫養, 只為孩子能夠過得更好。

丈夫去世,越南媳婦帶孩子離開

廣西壯族自治區東興市位于 我國大陸海岸線最西南端,與 越南北方最大經濟特區 芒街市僅僅只有一河之隔。因為相隔距離較近,兩地之間貿易往來非常頻繁。

因此在推動 經濟發展的同時, 商事糾紛也逐漸增多。所以我國在此設立了 中越商事糾紛特別巡回法庭,以此調解兩國之間的貿易糾紛。而在 2014年,法庭的工作人員卻接到了一個 特殊的電話。

這位打電話來的女子名叫 王利琴,來自河 北武安,她打電話來的目的則是 請求工作人員能夠幫助她找尋失散將近三年的侄子。2008年,她的弟弟 王利強和一名越南女孩 韋氏絨戀愛結婚,婚后兩人生育了 一雙兒女,雖然家里條件不好,但是一家人的生活過得還算美滿。

可是就在 2011年,一場意外打破了這個家庭的平靜,王利強在 煤礦上班時突遭事故,被一塊大礦頭打傷了頭,雖然事故一發生,王利強就被送去急救,但是因為傷勢過重,雖然命保住了,但是王利強卻從此成了 植物人,只能癱瘓在床。

王利強的受傷無疑使這個貧困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王利強的父親 王云太看著受傷的兒子很是心疼。在王利強 癱瘓一年后,他的妻子韋氏絨提出要 外出打工,并且因為小兒子還在 母乳階段,所以她要將兒子帶走,至于女兒就留在家里。

對此,王家人也并沒有阻攔,他們認為王利強的身體現在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他們也 不能干涉韋氏絨的想法,就這樣,韋氏絨帶著自己的兒子離開了家里。從此, 就和王家斷了聯系。而王家這邊,雖然王利強的父母盡心照顧著兒子,但是因為傷勢嚴重。

2014年,王利強還是不幸離開了人世。他的離世,讓本來身體就不好的 母親更是病情加重,此時的她已經失去了兒子,所以 格外想要見到已經三年沒見的孫子,但是自從兒媳韋氏絨離家后,就再也沒有和家里聯系過,三年過去了,想要見到孫子又談何容易。

就這樣,想到見到孫子就成了 一塊心病壓在了王利強母親的心里,看著老伴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卻還天天惦念著見孫子,王云太也非常難受, 為了讓老伴能夠見到孫子,他打電話給 遠嫁安徽的女兒 王利琴,希望她能夠想辦法讓老伴見到孫子。

得知這個消息以后,王利琴就急忙準備開始尋找侄子,可是茫茫人海,她實在不知道從何找起。也就在這時,她得知當年弟媳離開家里后,就 帶著侄子回到了他們的越南老家。知道侄子現在可能在越南以后,王利琴更犯難了, 異國他鄉找孩子那不更是難上加難。

可是母親這邊已經明確表示,如果 這輩子見不到孫子,那她死不瞑目。王利琴知道侄子已經成為了母親 活下去的希望,所以無論如何她都要讓母親見到自己的孫子。就這樣,王利琴開始了尋找侄子的道路。

也就在這個時候,她通過網上搜索了解到在廣西有 一家中越商事糾紛特別巡回法庭,可以調解中國與越南之間的事情。抱著試一試的想法, 她撥通了法庭的電話,希望他們能夠幫助自己找到侄子。

聽了王利琴的講述后,法庭的工作人員非常同情,但同時他們也感到 非常棘手,因為他們這里主要是負責中越之間 貿易上的糾紛,而找孩子屬于 民事范疇,并不在他們的負責范圍。但是王利琴卻表示她已經找這個孩子很長時間了,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才會麻煩他們。

了解到王利琴的難處后,雖然不在自己的管理范圍,但是法庭的工作人員還是想 嘗試一下,他們聯系了經常合作的與 越南有業務往來的一家律師事務所的 呂律師,向他講述了事情的具體情況,希望他能夠幫忙找一下孩子。

呂律師雖然也明白這件事情的難度有這麼大,但是他還是第一時間聯系了越南那邊的合作伙伴尋求幫助。皇天不負有心人,通過越南律師的幫助,呂律師成功得到了 韋氏絨的護照信息和聯系方式。之后, 呂律師立刻和韋氏絨取得了聯系。

孩子外公將孩子送回中國

從韋氏絨那里了解到,現在的她已經在中國再婚了,但是孩子并沒有和她住在一起,而是在越南老家由他的父親,也就是 孩子的外公撫養。與此同時,她還向呂律師提供了越南老家的地址,得到這個地址后,呂律師就請越南的朋友幫忙去找到孩子。

很快,越南的朋友就告訴呂律師,他們已經見到孩子了,與此同時,還發了幾張孩子的照片。從朋友的口中,呂律師得知 雖然越南那邊的生活條件比較艱苦,但是孩子被他的外公照顧得很好。見到孩子以后,所有參與尋找的人都表示非常開心。

大家想著現在就是和孩子母親商量著,如何將孩子接回來就可以了。于是,法庭的工作人員就 聯系到了韋氏絨協商接回孩子的具體事宜,也就是這時,韋氏絨的話像一盆冷水澆在了大家的心里,和王家的情況差不多, 孩子外公家也沒有男丁了,所以現在孩子的外公養孩子實際上也是為了 延續香火。所以,孩子是否能被接回中國還不好說。

工作人員將韋氏絨的話轉達給王利琴后,王利琴卻無法接受,弟弟已經不在了, 他的孩子一定要接回來。看著雙方都想讓孩子留在自己的身邊, 法庭的工作人員也犯了難,實際上雙方的心情他們都能理解。為了讓事情能夠更好地解決, 工作人員就開始從中協調。

經過他們的努力,孩子外公的思想觀念漸漸有了轉變,他表示 可以將外孫送回中國交于王家撫養,但是在此之前,因為孩子他已經撫養了快3年,所以王家要支付給他 10萬元的撫養費,并且因為害怕將孩子送回中國時, 王家會搶孩子,所以他要求王家人 過來越南這邊接回孩子。

聽到對方要10萬元,王利琴表示雖然知道孩子外公養大孩子也不容易, 給外公撫養費也是應該的,因為母親常年生病需要花費很多錢,所以10萬元對于他們這個家庭來說無疑就是 天文數字。

而當法庭的工作人員向孩子的外公講述了王家的經濟狀況后,孩子的外公就 中斷了和工作人員之間的聯系。對此,法庭的工作人員也并沒有放棄,而是不斷和孩子的外公協商,終于在工作人員的努力下,孩子的外公同意王家 只要給6萬元就可以將孩子帶走。

同時在工作人員和中越兩邊律師的調解下,他也愿意將孩子送過來,和王利琴在聽到這些條件后,也表示可以接受。很快,王利琴和孩子的外公就協商了 將孩子送回中國的時間。

2015年11月,在所有人為此事努力了 8個月后,孩子的外公帶著孩子從越南來到了巡回法庭所在的東興市,而 法庭的工作人員更是提前就為孩子準備了很多禮物,此時孩子可能還不知道接下來他就要在中國生活了,但是從工作人員那里接過禮物的時候 ,孩子非常開心。

經過簡單的寒暄以后,法庭的工作人員就組織孩子的外公和姑姑開始處理 協議簽訂和撫養費等交接事宜。而當工作人員詢問孩子的外公 有什麼想法時。

孩子的外公平和地說 :「孩子從中國回來到現在,我已經撫養了快三年,之前他一直在越南的農村長大,現在要把他接回中國撫養,我害怕他不習慣。至于條件的話,我也說不出口,養他這幾年也已經有感情了,錢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要好好養育我的外孫」。

聽到這些話,現場的人非常感動,大家都知道老人養育孩子有多麼的不容易。但是,大家也發現,之前雙方就撫養費的金額發生了多次協商,可是,外公到現在卻 一句都沒有提到撫養費。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在孩子的外公送孩子來中國的途中,他看到了中國高速發展的經濟,而他的外孫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肯定會成長得很好。所以 他也不要6萬元的撫養費了,王家只需要適當給他一點費用就可以了,因為 他想把更多的錢留給他的外孫,讓他能夠好好長大。

最終,在法庭的調解下, 王利琴支付給孩子外公4萬元的撫養費。簽訂協議后的當天,在對孩子的 戀戀不舍中,孩子的外公 啟程回到了越南,而王利琴也終于能夠將離家3年的侄子接回家了。 而當第二天,王利琴準備帶著侄子回家時, 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原來在得知王利琴的家庭情況后, 巡回法庭的工作人員 自發組織了捐款,接到錢的那一刻,王利琴忍不住 流下了淚水。帶著對所有提供幫助的人的感激,王利琴帶著侄子回到了河北老家, 孩子的爺爺奶奶也終于見到了三年未見的孫子,這讓他們激動不已。

10天后, 孩子的奶奶也沒有遺憾地離開了人世。此時,家里就只剩孩子的爺爺領著孫子和孫女生活,孩子的爺爺表示不管生活多難, 他都會用心將孩子們撫養長大,同時他也感謝為他們家提供幫助的人們,因為他們,自己才能見到孩子。

可以說,這個孩子是幸運的,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越南,他都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愛,也是因為工作人員的努力,讓他能夠回到中國親人的身邊,得到更好的生長環境。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