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新婚丈夫參軍,98歲妻子苦等77年終身未嫁:懇請大家幫忙找

网瘾少女 2022/06/06 檢舉 我要評論

98歲高齡的杜虎珍,記憶力已經大不如從前,走路也已經顫顫巍巍,需要人攙扶才能慢慢挪步。

但她仍然清楚地記得77年前,丈夫穿著軍裝、精神十足的樣子。

她時常會用枯槁的手,拉著兒孫,一遍又一遍地問,「他什麼時候回來?我等他等得好苦。」

兒孫怕她擔心,總是會一次又一次地耐心安撫,「快啦快啦,再等等就回來了。」

但大家早已心知肚明,整整77年了,要是能回來早就該回來了。

當年一別,沒想到竟是大半輩子。

01

1942年,在貴州遵義的小村子里,一對新人在鄉親們的見證下,舉行了一場熱鬧的婚禮。

新郎是年僅21歲的黃俊夫,新娘是18歲的杜虎珍。

杜虎珍生得瑞麗秀美,針線活兒的手藝,在十里八鄉都是數一數二的能手。

黃俊夫人長相俊俏,又踏實勤勞,人人都說是個靠得住、能吃苦的小伙兒。

怎麼看兩人都是郎才女貌,很是登對。

婚后夫妻倆也是將小家經營得風生水起。可彼時,中國正處在動亂時期,為了保家衛國,黃俊夫在征得新婚妻子同意后,便主動報名參軍。

分別那天,黃俊夫三步一回頭,帶著與妻子的不舍和對國家的責任離開了。

只留杜虎珍站在原地淚眼婆娑,目送著丈夫越走越遠,最后看著丈夫的身影消失在村頭的那條小路上。

丈夫離開后的第一個晚上,杜虎珍一夜沒睡。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與丈夫生活的點點滴滴。

剛剛新婚燕爾,就與丈夫分開。她心里有萬般委屈與無奈,可為了國家的和平,也不得不支持丈夫的決定。她在心里期盼著戰爭早日結束,丈夫能平安歸來。

沒過多久的一天,杜虎珍在種地時胃里翻江倒海直犯惡心,她扔下鋤頭就在菜地旁一陣嘔吐。她以為是犯了胃炎,去了村醫那里,一把脈,才知道懷孕了。

回到家后杜虎珍立馬寫了封信,將這個好消息分享給了在軍中的丈夫。

一個月后,丈夫來信了。他在信中回復道,「愛妻辛苦,我很快就回來,好好照顧自己,勿念。」

看著丈夫的回信,杜虎珍喜極而泣。更是暗暗發誓,一定要把孩子生下來,等著丈夫凱旋歸來。

在部隊的黃俊夫也對妻子十分惦念,只要有休息時間,就會抽時間寫信給在老家的妻子。

在分別的那段日子,他們只能依靠書信訴說對彼此的思念。

十月懷胎,1943年杜虎珍生下一名男嬰,取名為黃發昌。

在部隊的黃俊夫,得知妻子為他生下兒子,既高興又愧疚。

他心里明白,把自己貢獻了給國家,是大義,但最對不起的人是妻兒。他從來沒有盡到一個做丈夫與父親的責任。

一直到孩子快1歲,丈夫黃俊夫才從部隊回到老家探親。與妻子闊別兩年,他終于見到妻子,看著她瘦弱的肩膀,懷里還抱著個哇哇大哭的男孩。

他再也繃不住情緒,沖過去把母子倆攬進懷里,緊緊擁抱。

短暫的相處后,黃俊夫又接到通知,要立馬趕回部隊。

只是誰也不曾想到,這一次匆匆別離后,夫妻倆再也沒見過面。

02

1944年,黃俊夫再次從老家啟程去往廣州的部隊。不過這一次,他帶上了同村的朋友 朱昭明

朱昭明到了參軍的年齡,當時的國家正處于艱難的險境,他也想盡自己的力量報效祖國。

朱昭明因為是新兵,進部隊后被分配到了新兵隊伍,而黃俊夫是老兵,因此兩人并沒有在一個隊伍里。

之后朱昭明跟隨隊伍去了台灣,兩人便斷了聯系。

在貴州老家的杜虎珍,在丈夫離開后,獨自帶著年幼的兒子,日子過得十分艱難。

孤兒寡母在偏僻的農村,家里又沒有可依靠的男人,總有好事的村民時不時地欺負他們娘倆。

地里長得好好的玉米,會被人攔腰砍斷。家里養的雞鴨,隔一段時間總是會莫名其妙少幾只。

她不知道到底是誰在搗鬼,也只能在夜里抱著孩子委屈的哭。可她天性是個要強的女人,第二天就去找來一只大狗,拴養在家門口。

自此,家里的雞鴨再也沒丟過。

遇到困難的時候,只要一想起丈夫,再多的苦咬咬牙就能挺過去了。她堅信,總會等到丈夫回家的那一天。

她還是和以前一樣,與丈夫聯系的方式僅限于書信。

每次收到信之后,她總會小心翼翼地打開信封,將信中的內容讀給孩子聽,也是讀給自己聽。

丈夫會在信中告訴妻子,「不論家中怎樣困難,你可教兒子求學為上,希望你把小孩子撫育成人,能深造,那你的德不知多大.....「

也會在信中訴說對他們的思念。她知道,在遠方的丈夫也同樣在惦記她。

可兩年后,丈夫再也沒有寫信回家,她每天都會去郵局問一問,有沒有黃俊夫寄來的信。

但無一例外,都沒有消息。

她只能嘗試著給丈夫寫信,寫了一封又一封,卻不知道往哪里寄,她不知道丈夫到底在哪里。

只能在夜深人靜等孩子睡去時,才把信拿出去翻來覆去地看,以此排解對丈夫的想念。

冬去春來,年復一年,杜虎珍又當爹又當媽,終于辛苦的將兒子拉扯長大,而丈夫卻始終沒有半點消息。

如丈夫囑托的那樣,即使日子再苦,她也從未放棄過供孩子讀書。

她夏天做手工、編制草鞋;冬天為城里人家洗衣服,做保姆,賺來的錢給孩子交學費生活費。

日復一日的操勞,杜虎珍的手早已結起了厚厚的老繭。一到冬天,手還會皸裂開出好多道口子,泡了冷水后再被寒冷的風一吹,鉆心地疼。

兒子黃發昌從小都是穿別人不要的衣服,被同學背地里奚落是沒有爸爸的孩子。

回憶起母子倆度過的那段艱難日子,杜虎珍就忍不住抹淚,「那時,真的太苦了,特別是苦了孩子。」

好在兒子不負所望,學習成績優異,在完成學業后,順利成為了一名教師,如今也成立了家庭。

她想要親口告訴丈夫,向他訴說這幾十年來發生的點點滴滴,也想告訴丈夫,她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如他所愿,她已經把兒子培養成一個優秀的人民教師。

可丈夫在哪里,為何至今遲遲不歸?

03

台灣解放后,和丈夫黃俊夫一起參軍的 朱昭明回到老家探親。

杜虎珍聽說消息后,激動得帶著兒子兒媳跑到了朱昭明家里,打聽丈夫的消息。

可當年朱昭明參軍后,與黃俊夫根本不在一個隊伍,他也不清楚黃俊夫到底去了哪里。

朱昭明的回答無疑是澆滅了幾十年來杜虎珍僅存的希望,她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關上房門,狠狠的大哭了一場。

當年一同參軍的戰友,別人都能平安歸來,為何他不能?這麼多年,她從未想過改嫁,哪怕日子再難,她也依然咬著牙把孩子拉扯成人。

可他呢?是不是早已忘記了他們母子倆?還是......早已經犧牲在戰場?

杜虎珍不敢繼續想,也許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此后,杜虎珍仿佛就化作了望夫石。每當夕陽西下時,在村口邊的老榕樹旁,總能看到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拄著拐杖一動不動地盯著遠方。

她期盼著他的丈夫,會沿著小路走回家,她要在那里等著丈夫。

她心甘情愿地等候了整整77年。

她也早已從當初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變成了98歲高齡的老人。

她已經老了,眼睛變得模糊了,耳朵也不好使了,記憶也不太好。甚至一日三餐都已經不記得吃。

可她心里時時刻刻記著的是丈夫還沒有回家,她要等著丈夫。

在這77年,村里周圍鄰居的房子早已從土墻屋變成了三層小洋樓。而她害怕丈夫回家找不到路,始終不允許兒子動老房子。

即使房屋由于年代久遠早已變成危房,墻壁斑駁,隨時都有倒塌的風險。她也始終守著老屋,不愿意離開。

兒子黃發昌看著母親一天天老去,就連背都已經弓成了月亮的模樣,他明白,母親已經等不了太久。

如果一直找不到父親,母親這輩子都會有遺憾。為了滿足母親的愿望,他召集了家中所有的親戚,一起商討尋找父親黃俊夫的辦法。

由于年代久遠,很多消息已經無從打聽,最終他們決定求助于社會媒體幫忙尋找。

黃發昌記得在老屋的閣樓里有個木箱子,在小時候母親常常會將箱子抱出來翻看,那箱子里裝的是什麼,黃發昌已經記不清。

不過他想或許會對尋找父親提供些有價值的信息,便去了閣樓將木箱子抬了下來。

把木箱子的鎖撬開以后,里面的物品讓在場的人都哽咽了。

有一件褪了色的小肚兜,那是黃發昌兒時留下來的。

還有他上學時獲得的獎狀,他記得每次興高采烈的拿獎狀回家時,母親總會拍拍他的腦袋,寵溺的夸贊,「乖兒子真棒,媽媽給你煮個雞蛋,獎勵你。」

那雞蛋是黃發昌童年記憶里最深刻的美味。長大后,家里的雞蛋再也不是什麼稀奇物,但卻再也不是兒時的味道了。

還有三封書信,信上的字跡由于年代久遠,已經有些模糊。但也能隱約辨認出信上的內容,那是父親曾經給母親寫的信。

一字一句,無不訴說著對家中的掛念。

為了盡快找到失蹤多年的父親,黃發昌將信交給了湖南廣播電視臺駐記者賀元劍,希望他能幫忙完成母親的心愿。

當年很多跟隨部隊從大陸去了台灣的老兵,現在基本都居住在臺北市的眷村。

為了尋找到黃俊夫老人,記者輾轉聯系到了台灣的劉德文里長,詢問是否有黃俊夫登記的情況。

劉德文里長一直在幫助台灣的老兵實現回到大陸的愿望。十幾年來,已經幫助過兩百多位老兵回歸故里。

可台灣統計處查找了所有從大陸到台灣登記在冊的老兵,也沒有找到黃俊夫的信息。

這也就意味著黃俊夫當年并沒有跟隨部隊去台灣。

無論是通過網絡還是其他渠道打聽黃俊夫的消息,都一無所獲。

他就像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沒有任何線索。

杜虎珍等了整整77年,盼望丈夫歸來早已成為她心中的執念。

也許她老人家心中早已猜到了丈夫很可能已經在戰場犧牲。

可她不愿意相信。

一家人為了等丈夫歸來,從來沒有拍過全家福。

一天清晨,杜虎珍老人顫顫巍巍地走到門口,對著兒孫女們說道「大家都過來,這麼多年,我們該拍一張全家福了。」

那天,一家人站在自家老房屋門口,整齊地排著隊。

杜虎珍讓兒子搬來兩張椅子,一張椅子上放著黃俊夫結婚時候戴的帽子,一張椅子上坐著她。

身后是兒子兒媳和孫子們。

隨著快門咔嚓一聲,這張全家福定格完成。

他們用這種特殊的方式,完成了真正意義上一家人的紀念。

就算丈夫黃俊夫生死未卜,杜虎珍至今仍然在等。

她用一生,詮釋了愛一個人的深沉。

從前車馬很遠,一生只愛一人。杜虎珍老人,終身未嫁,他跨越世紀的等待,感動了太多人。

那時候正逢戰亂年代,多少人因此被迫分離,從此杳無音訊。

俗塵渺渺,天意茫茫。

許多台灣老兵,被迫離開家鄉,離開故土,多年以后,有的人歷經多年坎坷,終于找到親人,而有的人,卻連回來的機會都沒有了,獨留大半生在盼良人歸的戀人。

這一生,終究是意難平。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