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去世留47套房產,子女長大后欲繼承,大伯:房子拿銀行抵債了

网瘾少女 2022/04/28 檢舉 我要評論

2001年,一位唐姓女士在孕齡僅29周時,在上海愛嬰醫院生下了三男一女的四胞胎。四胞胎出生時,個體重量只有兩斤多,因為不足月和體重過低,四胞胎才出生沒多久,就被下達了病危通知書。

為了讓四胞胎能夠存活,醫院安排他們住進了保溫箱,并為四胞胎用上了當時最先進的「肺通活技術」,在保溫箱住了63天后,曾被下達過11次病危通知書的四胞胎奇跡般的全部存活,并達到了出院標準。

出院后,唐女士和丈夫羅思維把四胞胎帶回了老家湖南長沙,而四胞胎的存活,也被當地《瀟湘晨報》等媒體進行了報道,其中,《瀟湘晨報》的通稿中表示:孕期29周早產,超輕體重存活的四胞胎算得上是醫學奇跡。

而讓他們能活下來的原因除了醫院的努力救治外,還有他們家強大的財力支撐——四胞胎的父親羅思維先生是湖南省最早一批房地產開發商,敢想敢拼的他在年紀輕輕時,就攢下了豐厚的家底。

也許是因為心疼四胞胎一出生,就經歷了一場生死劫,羅家的長輩們對四胞胎格外憐惜。

原本,按羅家的經濟條件,和親人對他們的呵護,算得上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四胞胎的人生軌跡應該是——在享受優越的生活條件和教育資源中,無憂無慮的長大,然后再長輩的庇佑和關照下,闖出屬于自己的人生。

可因為種種原因,四胞胎的人生卻并不如意——幼年時,他們經歷了父母的離異;少年時,又經歷了父親的意外亡故;青年時期,還因遺產糾紛,不得不面臨無力支付學費而輟學的窘迫。

也許,在常人看來,坐擁父親留下的千萬遺產的他們,哪怕不努力,也將會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怎麼會走到無力交付學費的地步呢?

這一切,還要從他們姑姑通知他們,如果不將名下的資產處置權移交自己名下,就無法支付他們在美國留學的學費說起……

2015年父親羅思維去世后,只有十四歲的四胞胎在奶奶的支持下,全部前往美國求學。

2020年,四胞胎的老大和老二成功申請到了美國某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同時,老三老四也在努力向自己心儀的大學遞交申請,然而,就在這時,他們忽然聯系不上姑姑了。

四胞胎里的姑娘老二聯系不上姑姑后,還接到負責她留學的老師的通知,老師說,如果不盡快繳納學費,她或許會面臨被退學的情況。

這時,老二心里就有了不好的揣測——在美國這幾年,他們兄妹四人的生活質量可謂是直線下降,剛到美國那年,他們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被姑姑安排得相當妥帖。

如今,他們只能住在狹小又臟亂的出租屋里,一年只能拿到兩千美元的生活費,有時候晚上餓了,只能啃餅干充饑。

眼前,姑姑連學費都沒給她交,這是否意味著,姑姑和大伯已經拒絕為他們提供一切資源,更或者,姑姑和大伯就是欺負她們兄妹四人年幼,又遠在國外,直接侵占了父親留給他們的遺產呢?

果然,當姑姑再一次聯系他們時,就直接跟四兄妹挑明了說:我現在已經無法支付那麼兄妹四人的學費和生活費,除非你們能把他們名下的資產全部過戶到我的名下,讓我代為打理,這樣我才有可能能負擔起你們的學費。

「她現在連我之前的學費都不愿意支付,我們怎麼能相信她真的只是要代我們打理父親留下的遺產呢?她不就是以不提供學費生活費為借口,想要威脅我們嘛!說什麼沒錢供我們讀書,那麼爸爸留給我們都遺產哪里去了?」

也是在這時,老二對姑姑已經是完全不信任了,因為姑姑只是提出要接管他們的資產,卻沒有給出具體的方案,因此,他們直接拒絕了姑姑都要求。

在與姑姑溝通無果后,內心滿是彷徨的四胞胎哭著撥打了媽媽唐女士的電話,想要尋求母親的幫助。

在聽到孩子們的哭訴后,唐女士一頭霧水,她一直以為,幾個孩子是羅思維的親生孩子,羅家算得上一方豪門,怎麼說,都不至于讓孩子受苦,這也是她放心將孩子交到羅家手中。

并在2005年與孩子們父親羅思維先生失婚后,達成了如無必要,就不會打擾孩子們長輩的約定。

支撐唐女士這種認知的底氣就是當年她與羅思維的失婚協議上的一條約定:孩子們成年后,羅思維先生名下的80%財產將轉到孩子們的名下。

在唐女士看來,即便羅思維先生意外去世,但他還給孩子們留下了千萬身家,四胞胎怎麼可能會面臨沒有錢上學的問題呢?羅家怎麼忍心讓羅思維如珠如寶疼愛著的四胞胎,在美國過得如此艱難?

于是,她就開始替孩子向羅家追討一個真相。

可直到孩子們因簽證和疫情等原因歸國了,唐女士也沒能從孩子們的姑姑和伯伯口中要到一個說法,無助的唐女士和孩子們只能尋求媒體的幫助。

在記者的鏡頭前,唐女士哭著述說自己的悔恨,她說:當年自己選擇離開,實在是太傻了!

在失婚前,唐女士和羅思維先生的感情很好,只不過唐女士和羅思維都是具有事業心的人士,在四胞胎逐漸長大后,唐女士就想回歸社會,用工作充實自己。

而羅思維則覺得,他掙到的錢足夠讓唐女士和四胞胎享受優渥的生活,為了四胞胎的健康成長,唐女士更應該留在家庭中陪伴孩子。

于是,兩人的矛盾就產生了,矛盾剛產生時,羅思維與唐女士約定,等孩子上幼兒園后,唐女士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出來工作。

但等孩子們上了幼兒園,羅思維依然覺得,母親在家中陪伴孩子成長是更好的選擇,相持不下的兩人只能漸行漸遠,最終走到了失婚的地步。

2005年失婚后,唐女士就把四胞胎的撫養權留給了羅思維,開始打拼自己的事業,而羅思維則在房地產行業中風生水起。

此后,羅思維再婚,并與再婚妻子生下了兩個孩子,但這并不影響羅思維對四胞胎的疼愛。

為了給孩子們創造穩定的生活環境,唐女士也只會直接與孩子們聯系,當孩子們想見媽媽時,她就放下所有工作,奔赴孩子們的身邊。

2015年羅思維先生因意外去世時,唐女士也曾一度接手了孩子們的撫養權,然而沒過多久,她又因為生意問題,不得不長期旅居外地,迫于無奈之下,她只能將孩子們的撫養權轉到了奶奶名下。

當時,孩子的奶奶已經七十高齡,因此,常常是孩子的姑姑在照顧幾個孩子,后來,奶奶擔心孩子們在國內生活會觸景傷情,就在權衡過他們的家庭條件的前提下,將幾個孩子送往美國求學。

因為擔心四個孩子在國外照顧不好自己,姑姑還特意跟著孩子們到美國呆了一年,那一年里,被嬌養長大的姑姑為了孩子們,學會了洗衣做飯,更包攬了孩子們的一切生活所需。

如今,孩子們與姑姑因各種問題,關系降至冰點,但在記者的鏡頭前,孩子們也坦然的承認,那一年,姑姑就像媽媽一樣,把他們照顧得無微不至。

可以說,在孩子們的成長過程中,他們對姑姑的信任與依賴是有別于其他人的,因此,在得知姑姑以沒錢給他們繳納學費為由,要求孩子們把名下資產全部轉到姑姑名下時,他們的反應才會那麼劇烈。

他們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姑姑不愿意與他們溝通父親留下的遺產問題。后來,唐女士和孩子們來到奶奶家中,并在這里見到了久違的姑姑。

「關于財產的事情,你們大伯已經跟你們說過了,你們說和大伯說不明白,那就讓律師和你們說!如果你們只是來說這事兒的,我們就不需要溝通了!」

姑姑強硬的態度讓四胞胎有些無措,而姑姑在和四胞胎匆匆說了幾句話后,就從奶奶家離開了。

然后,奶奶家的保姆也以老人身體狀況不好,不適合被打擾為由,拒絕了孩子們想要與奶奶溝通的要求。

最后,在記者的協調下,四胞胎的大伯答應出面與四胞胎和唐女士進行溝通,并向他們說明羅思維留下千萬遺產,而繼承了羅思維80%遺產的四胞胎,為何會面臨因交不上學費而被迫輟學的窘境。

同時,羅先生也在電話中告訴記者,在2020年8月29日,四胞胎和八十歲的奶奶私下簽訂了一份協議,要求奶奶在已獲得的財產中,拿出兩百萬元給四胞胎作為學費和生活費。

最讓羅先生惱怒的是,四胞胎明知道奶奶身體狀況并不好,坐在輪椅上的奶奶不僅耳朵不好使,說話都要喘大氣。

但四胞胎卻并沒有顧念這些,而是執意在他和孩子姑姑都不在場的情況下,讓奶奶簽下了這份協議,這讓他們感覺十分心寒。

羅先生說,如果他們想要侵占四胞胎的遺產,那麼姑姑為什麼又出錢又出力,費勁巴力的把四胞胎接回國內呢?

如果不是姑姑,幾個孩子根本回不了中國,而且,四胞胎之前在美國留學的一切費用,都不是出自羅思維的遺產,一直是姑姑用她自己的錢,資助四胞胎,就連四胞胎在美國用的,都是姑姑個人的信用卡。

他和孩子姑姑都是本著血脈親情,為孩子們上學和生活而努力無可厚非,但孩子們在遇到問題后。

首先懷疑作為大伯和姑姑侵吞了父親留給他們的財產,這直接讓姑姑的一腔舔犢之情化為飛灰,姑姑之所以不愿意再見孩子們,不與他們對話,也是因為被孩子們傷了心。

但他也知道,他們與四胞胎的財產糾紛問題是需要解決的,所以決定在律師和記者的見證下,與四胞胎和唐女士進行面談。

抵達約定地點后,大伯羅先生直截了當地說:「我們一直是認可四胞胎對其父親,也就是我弟弟的遺產的繼承權的,但孩子們的個人資產已經在之前的一個決定中,化為烏有了。」

羅先生表示,弟弟羅思維去世后,共留下了八位繼承人——四胞胎、母親、弟弟的第二任妻子及另外兩個孩子。

在弟弟去世后,唐女士在沒有分割好遺產的情況下,簽字將四胞胎本應得的資產都注入了公司,這也直接導致原本屬于四胞胎的財產直接轉化為了公司股份。

對于這份協議,唐女士也表示了認同:「當初把資產注入到公司,是為了償還羅思維所有的債務,包括銀行的債務。」

另外,唐女士還表示,羅思維去世后,公司依然有項目在進行中,于是唐女士就咨詢了孩子們的意見,而孩子們覺得,那是父親去世前留下的唯一一個項目,于他們而言也算是一個念想,于是決定把資產注入公司,以用于完成該項目。

但他們并沒有插手公司的各種業務,而大伯羅先生和姑姑則接手了公司的運營等事務,可唐女士和孩子們卻想不明白,為什麼他們作為公司股東,資產卻全部流失了?

另外,哪怕公司運營失敗了,可他們的父親還有47套房產,有這些固定資產在,他們又為何竟淪落到交不起學費,被迫輟學的地步。

羅先生說,羅思維留下的不僅有遺產,還有大量的債務,因為債務問題,公司的大股東將羅思維的八個繼承人起訴到了法院。

當時四胞胎遠在國外,唐女士和羅思維第二任妻子都不在長沙,而奶奶年紀又大了,于是,他只能站出來處理相關問題。

當時他的想法是,四胞胎還小,又在國外上著中學,上完中學還有大學,他作為孩子的大伯,總要想辦法給孩子們保住一些東西。

而他能找到的,唯一能為孩子們保住一部分資產的方式,就是與公司和解,而公司給出的和解的條件就是,將四胞胎和奶奶的股權轉讓給公司。

就在與公司和解沒多久,羅先生沒想到,他幾經努力才保住的這幾十套固定資產,最終也沒能全部保住,他收到了長沙某銀行的通知——羅思維生前在他們銀行辦理過高達兩千五百萬的貸款,如果羅先生無法償還這筆貸款,銀行將依法對幾位繼承人進行起訴。

為了償還這筆貸款,羅先生和銀行多次溝通,最終達成用長沙部分資產抵押給銀行的協議,可銀行方面又表示,只抵押資產是不行的,他們還需要回收部分現金。

無奈之下,已經七八十歲的奶奶找人借來了四百多萬現金交給了銀行,這才還清了與銀行之間的債務。

目前,羅思維留下的遺產只剩下了七套房產,在2018年的一份析產協議中,這七套房產都歸到了當時四胞胎的監護人奶奶的名下,其中又有六套完全歸于奶奶,剩下的一套則是奶奶與四胞胎共有。

而孩子們對大伯和姑姑的懷疑也來自這里,幾套房產都歸在奶奶名下,那麼在奶奶去世后,他們就有可能面臨這些本該屬于他們的資產要與大伯和姑姑分割的情況。

另外,他們還從姑姑口中得知,唯一一套寫有他們名字的資產還是有糾紛且沒有產生任何收益的。

四胞胎的老大在談判中提出了一個觀點:當初他們未成年,資產歸于奶奶名下他們并沒有意見,但為什麼這份遺產協議中,并沒有提到當他們成年后,資產自動歸屬于四胞胎名下呢?

同時,讓四胞胎和唐女士不理解的地方還有一點,為何大伯和他的律師,一直以四胞胎在向奶奶索取資產的觀點看待他們之間的糾紛?

事實上,四胞胎只是想要拿回自己應有的資產處置權利而已,因為,現在奶奶名下的七套房產,本來就是屬于他們的。

雙胞胎的老二也明確表示,我只是想要能繼續讀書,能交得起去美國留學的學費,所以她們才會想要拿到屬于自己的資產,然后進行變現,同時,老二還認為,資產握在自己手中,才是對自己未來最大的保障。

在談判桌上,四胞胎和唐女士也表示,他們想要拿到資產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學業,如今因為財產糾紛的問題,四胞胎中的老三老四已經不得不放棄了對美國大學的申請。

可回國后,他們又因為沒有國內的學籍,無法正常考取國內大學,如今,他們只能選擇報考成人自考,以期繼續深造。

而老大和老二已經拿到了美國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只不過因為疫情和學費問題,他們目前辦理了休學,但他們依舊希望能夠返回美國繼續學業。

唐女士表示,老大和老二的學費大概都在五十萬左右,她這些年雖然一直在經營自己的事業,但是要負擔起孩子們的學費根本不可能,因此,才會同意孩子們與大伯和姑姑、奶奶協商羅思維的遺產分割問題。

而通過協商,大伯和奶奶也同意了將剩余資產進行分割,但在遺產分割前,必須先處理好羅思維留下的各種債務問題,因為他們也要保證,分割的資產是沒有債務糾紛的。

與四胞胎因遺產產生一次糾紛已經讓他們身心俱疲,他們不希望在未來,再因為羅思維留下的債務問題與孩子們產生矛盾,以至于親人反目。

原本,四胞胎和唐女士也同意先處理好債務問題再進行分割,但羅思維留下的債務和資產想要梳理清楚需要很長的時間,可孩子們的學業耽誤不得。

所以,唐女士和四胞胎的代表律師表示,是否可以先將資產進行分割,讓孩子們拿到資產的處置權,處理好學業問題,之后在按資產分割的比率承擔起各種債務問題?

對于四胞胎律師的提議,羅先生表示,他需要回去和奶奶協商,但無論如何,四胞胎都是他們的親人,他們也愿意以最快的方式解決四胞胎的學費問題,然后把債務梳理清楚后再對資產進行分割,只要是屬于四胞胎的資產,他們保證一分不差的交到四胞胎的手中。

這一場豪門遺產糾紛似乎在大伯說出這句承諾時,就已經得到了圓滿的解決,但從產生糾紛的那一刻起,陷于糾紛的幾口人在情感上就已經受到了一定的傷害,如今的協商的結果,或許已經是對他們之間親情的最大挽回了。

而作為局外人,我們在看到所謂的豪門糾紛外,還看到了中國長輩與小輩之間的一種矛盾,如果大伯和姑姑說的都是實話,他們并沒有任何侵占孩子們資產的意思,那麼他們與孩子們產生糾紛的最根本原因就是缺少與孩子們進行溝通。

中國式家長對孩子們有一種天然的保護欲,而這種保護欲往往會剝奪了孩子們對社會險惡的認知,大伯羅先生在弟弟羅思維去世后,主動扛起了羅思維與公司、銀行之間的債務糾紛問題。

這個過程中,他只告訴孩子,有這個糾紛存在,卻沒有告訴孩子們,為了幫助他們留下一部分資產,他做出了哪些抉擇和努力。

而姑姑和奶奶也希望最大程度地保護孩子們,讓他們健康成長,所以,在得知羅思維債務糾紛時,先一步將孩子們送出國外,讓他們免于為自己的未來而擔憂,而姑姑更是用自己的個人資產,支撐起了孩子們的整個中學階段。

羅思維去世時,四胞胎十四歲,或許他們沒有完全的民事能力,但卻可以在親人的扶持下,認清生活的本質,也可以直面父親去世后的種種糾紛。

然而,大伯和姑姑選擇為他們擋住了外界的風雨,讓他們不被片葉沾染,這也導致了后期,孩子們不知道父親留下的資產流向了哪里,更無法判斷,姑姑和大伯是否真的用心良苦。

以至于,在姑姑都資產不堪重負,直面了生活和學業無以為繼問題的四胞胎,本能的,想要占據那個對自己最有利的局面。

嚴格來說,奶奶、姑姑和大伯想要護持四胞胎的成長并沒有錯,四胞胎想要拿到自己資產的處置權也沒有錯,錯的只是他們之間缺乏足夠的溝通和理解。

所以,奉勸所有長輩,對孩子多一點信任,也多一點放手,讓他們茁壯成長的不是給他們撐起溫棚,而是引領他們去迎接生活的陽光雨露或風霜雨雪。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