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曹貴人結局悲慘,是因為她錯信甄嬛,還是因為她幫華妃辦事?

古月 2022/05/06 檢舉 我要評論

歌德說過:「智者和愚人都沒有害,最危險的是智愚摻半。」

《甄嬛傳》里有這麼一個人,她因聰明而起勢、也因聰明而消亡。

相信很多人已經猜到了,她就是曹貴人曹琴默。

說起這個人,端妃曾經這樣形容她:如果華妃是猛虎,那曹琴默就是猛虎的利爪。

曹琴默也一直是甄嬛策反拉攏的對象。

想要制服猛虎,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拔了它尖利的虎牙,而曹琴默就是猛虎的利爪、尖牙。

甄嬛拿捏著曹貴人的軟肋。

她站在曹貴人女兒,溫宜公主的立場,不止一次規勸曹貴人:「曹姐姐是明眼人,懂得良禽擇木而棲的道理。」

而曹貴人也確實在后來的審時度勢后,慢慢地朝著甄嬛靠攏。

曹貴人努力地給自己尋找著更好的出路,但終因做事狠辣,遭到反噬。

最終,曹貴人表面被皇帝封賞,皇帝背地里卻給她下了慢性毒藥,草草結束一生。

最初,好多看官為曹貴人鳴不平,覺得曹琴默跟錯了人。

曹貴人隕落,是因為她錯信甄嬛,還是因為她幫華妃辦事?

我們來分析下曹琴默這個人和她擇主的心路歷程。

曹貴人的性格,可以說是審時度勢巧籌謀,心狠手辣手腕高。

曹琴默好歹是宮里的正經主子,還是公主生母,正兒八經的皇帝妃嬪。

她卻被華妃隨意欺凌,非打即罵。

從劇中的很多鏡頭都可以看出來,華妃對待曹琴默,都不如對待身邊的陪嫁大丫鬟頌芝好。

而曹琴默也盡量在華妃面前伏低做小,連件像樣的頭面首飾都沒有。

甄嬛也正是算準了這點,才輕而易舉用一盒蜜合香做了局,逮住了當時一心想攀高枝兒的浣碧。

曹默琴善于計謀,有手腕,大女主甄嬛就有好幾次險些栽在她的手里。

在皇帝和甄嬛面前,曹琴默不經意地提起甄嬛和皇帝的相遇。

她暗指甄嬛私心里愛慕十七爺,輕而易舉就挑撥起了皇帝的疑心。

三言兩語間,就能將甄嬛置于炙火之上煎烤。

算計甄嬛跳驚鴻舞,她布置了一個完美的局,這個局一箭三雕。

甄嬛不會跳,就說明她只是以色侍君,是一雕;她會跳,便是冒犯了當年跳驚鴻舞的純元皇后,是二雕。

而此時,華妃正好借著驚鴻舞梅妃的故事成功復寵,為三雕。

如果不是果郡王及時出現,甄嬛很難破這個局。

這麼一個懂得審時度勢的人物,為什麼沒有站隊皇后,而是選擇了張揚跋扈的華妃呢?

其實,這也是聰明的曹琴默權衡利弊的結果。

想當初,曹琴默進宮的時候,后宮已經是宜修皇后當家做主了。

能與皇后分庭抗禮的只有華妃。

自宜修為后,皇帝子嗣凋零。

皇子只有三個,三阿哥生得比較早,那會兒的宜修皇后羽翼未豐。

而且三阿哥的生母齊妃,后來也成為皇后團隊的一員。

四阿哥生在圓明園,她母親身份低賤。四阿哥并不討喜,一直被養在圓明園,無人問津。

五阿哥生下來身子骨就不好,也一直被養在宮外。

曹琴默入宮晚,見多了太多妃嬪的孩子要麼無法出生,要麼過早夭折。

她心里清楚,在這個以皇后為尊的后宮,如果她跟隨了皇后,可能會性命無虞,但卻無法老有所依。

就像失了一個孩子再次懷孕的甄嬛一樣,心里清楚自己失寵是遭到了皇后的算計,卻依舊拼盡力氣上書皇帝,請求皇后照顧她的胎兒。

明知道敵人得所作所為就是想要自己的性命,卻把自己的性命在大庭廣眾之下托付給敵人一樣。

畢竟胎兒出了事,皇后就有推不掉的責任,也只有這樣才能讓對方投鼠忌器。

曹琴默也看到了這一點。

她就像動物世界里的禿鷲一般,有一雙銳利的眼睛,冷靜地分析著當前的形勢。

其次,曹貴人愛女心切多思慮,萬般皆是為「利」擾。

深宮長夜孤寂,她太想有個自己的孩子了。后宮女人如流水,君恩最是難長久。

可是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一樣了,那是自己的骨血,也會成為自己下半生的依靠。

有了孩子,自己才能在這冷冰冰的后宮中,汲取到些許溫暖,自己的余生才不會如雨打浮萍。

曹琴默想要一個孩子,不管男孩還是女孩。

因為她明白,單憑她的本事,只能拴住皇帝一時一刻。

如果有了自己的孩子,真正的龍子龍孫。

哪怕為了孩子,皇帝也能顧念著幾分她的好,所謂見面三分情,孩子是紐帶。

對于識人用人方面,皇后宜修曾說過「年妃太跋扈,莞嬪太聰明,本宮都不喜歡」「沒有孩子的,本宮用著放心」。

單從這兩點的條件來看,曹琴默就被皇后給pass掉了。

皇后和華妃家世不一樣,皇后出生烏拉那拉家,是根正苗紅的滿軍旗,血統高貴。

烏拉那拉家出了太后,純元皇后和宜修三個皇后,家族在教養女兒方面,有著超乎一般世族大家的格局和眼界。

正因如此,對于皇后宜修來說,她要時刻在人前保持好一國之母的姿態,要大度,高貴,要睥睨整個后宮。

那麼,她不方便做的事就要有人替她做。

這個人不需要太聰明,只需要唯她命是從就可以了。

就像齊妃,安陵容,祺嬪一樣。

曹琴默太過聰明,聰明的人很容易就生出別的心思,皇后不需要這樣的人。

但是華妃就不一樣了。

華妃的母家年家,是包衣奴才出身,年羹堯更是靠武力一舉成名。

這樣的家族,根基淺不說,年府的人也沒有累世沉淀的大族底蘊和氣魄,更沒有長遠的眼界和籌謀。

而華妃從小就受父母兄長庇佑,受不得半點委屈,是個呲牙必報的性子。

有一利就有一弊,華妃的跋扈和驕傲,讓她從來不把曹琴默這樣唯唯諾諾的小人物放在眼里。

正因如此,才有了曹琴默夾縫茍活的空間,在華妃的這面大旗下,她順利生下了溫宜公主。

華妃有膽量,但是卻缺少計謀。曹琴默正好能補上這個缺口。

都說背靠大樹好乘涼。

華妃本身的嬌俏可人,年羹堯驍勇善戰,華妃的位子穩穩的。

華妃雖在皇后之下,但是皇后也得讓上幾分。

本來依照曹琴默的位份是沒有資格撫養公主的。

但是她和華妃住在一個宮里,公主寄養在華妃名下,她就有了照顧公主和公主朝夕相處的機會。

反之,如果有幸她跟隨皇后,也就不可能會有溫宜公主的存在。

并且她永遠只能做皇后的一把刀。

宮里的來來往往,她比誰都清楚。

就像華妃說的:「后宮里哪有什麼情同姐妹,不過是勢弱依附勢強,愚笨依附聰明,今日是姐妹,明日就是生死仇人......」

所以說,彼時還是貴人的她,依附華妃才是最好的選擇。

萬萬沒想到,曹貴人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曹琴默是聰明的,她想到了方方面面,唯一沒有料到的,是出了個厲害的角色,甄嬛。

更可怕的是,甄嬛懂得的,華妃卻看不透。

甄嬛能步步為營,以進為退。

華妃卻永遠的狠毒武斷,不管不顧,只計較眼跟前的得失。

讓曹琴默心生恨意的一次,是華妃不惜損害溫宜公主身體,借溫宜公主木薯粉中毒從而誣陷甄嬛。

也是這次,徹底觸及了曹琴默的底線。

有了孩子的母親,為了孩子可以與全世界宣戰。

更何況,曹琴默在這虎狼窩的后宮里,溫宜公主就是她的命根子。

華妃體會不到曹琴默的憐子之心,也不屑于體會。

她太張狂自傲了,以為憑著自己的容貌本事,皇帝的愛就能長長久久。

于是曹貴人在為華妃瞻前馬后的付出之后,為了更好的存活,轉靠了甄嬛。

就像她說的那句話:「兩虎相爭,就算是夾縫中的小獸,也得給自己找條后路啊!」

曹琴默的一生可謂是窮盡了畢生的能量,很多人感嘆她的慈母心腸。

也有很多人覺得這麼一個身不由己的人物,不應該凄慘收場。

但是從她的行事作風來看,她的死是必然的結果。

一來,她為華妃做了太多壞事,華妃是「毒婦」,為虎作倀的她也沒好到哪去。

二來,她背叛舊主,告發華妃。

這種人在皇帝和太后眼里,留著也是禍害,弄不好還會帶壞公主。

三來,曹琴默知道太多后宮陰暗面,有些東西只能塵封。

曹琴默就像陰暗面的一角,皇帝看到她就會想起往事的不堪。

就沖著三點,就注定了曹琴默必死的結局。

她敗就敗在太聰明,也敗在想要的太多。

一時得勢,就忘了應該安于本分,讓身邊的各路人馬心生不滿,傾輒而出。

還敗在格局太小,只看中眼前的利益,卻看不到長遠的得失。

人心不足蛇吞象,其實想要安身立命最好的方式就是懂得知足常樂的道理,能夠適時糊涂。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