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掙44萬醫藥費給母親治病,小伙拍極限視訊不幸從263米高樓跌落

网瘾少女 2022/05/04 檢舉 我要評論

2017年11月8日,這天沒有艷陽高照,但是天空中也沒有什麼陰霾,是個戶外運動的好天氣。

一個身著黑衣的男子坐在華遠華中心的62層,兩條腿都懸在空中,看一眼就讓人禁不住心驚肉跳。

隨后他做出了更加可怕的動作!

他慢慢從高樓頂部滑下,除了兩只手緊緊攀著玻璃幕墻的邊緣,他已經整個人都懸在了空中!

男子竟然毫無安裝裝備的在263米的高空,僅憑臂力做了兩個引體向上。

接著,他試圖做第三個,可是此時他的手臂已經沒有足夠的力量支撐他爬上去了。

他蹬了幾下腳,想要找到可以借力的地方,但是他已經沒有了力氣。

電光火石之間,黑衣男子再也支撐不住,就這樣從高空墜下!

從群演到「極限運動」

這樣驚悚的一幕并不是任何電影中的場景,而是真實發生的事——這個叫做吳永寧的小伙子還非常年輕,僅有26歲。

他的生命,毫無征兆地停止在了2017年11月8日。

吳永寧跌落后,并沒有墜到樓底,他重重地倒在了旁邊的一座樓的樓頂上,墜落高度約為16米。

可見,他還有生還的余地,他確實沒有當場死亡,從現場留下的痕跡來看,他在重傷之時,還曾經奮力掙扎求生,但是他沒能堅持多久。

因為身邊沒有任何人幫助他,所以直到第2天吳永寧才被人發現,然而他此時已經氣絕身亡。

在他做出這樣危險的舉動時,沒有采取任何的安全措施,身邊也沒有任何人。

而這一點也正是他成名的噱頭,「沒有任何保護的高空極限運動」。

實際上吳永寧會從高空墜下,并不算多麼出人意料的事。

「如果有一天你不再發視訊了,希望你是收手了,而不是失手了。」

這是吳永寧的視訊下的一條評論,其中的危險性屏幕兩邊的人都心知肚明。

攀爬高樓或者懸崖峭壁是一種特別危險的極限運動,國內或者世界上有不少人以此為職業,著名影星湯姆克魯斯還曾經爬上過迪拜塔。

專業運動員或者演員在從事這項運動時大都有安全措施保護,但是對于吳永寧來說,如果他采用了安全保護措施,「就不值錢了」。

吳永寧這樣不要命的行為只是想掙錢,他的家境不好,父親早逝,母親患有精神疾病。

后來母親再婚,繼父待他們母子不錯,但是仍然只是溫飽而已。

就連母親要治病的錢,家里都拿不出來。

吳永寧在高二起就沒有再讀書,他曾經四處打工,他不怕吃苦,能干的活都干過,但是這些工作都無法為他帶來較高收入。

后來吳永寧當起了群演員,剛開始他只是畫面中絲毫沒有存在感的路人甲。

慢慢的他積累了一些經驗,再加上他有一些功夫底子,人也長得不錯,所以吳永寧開始有了一些簡單的臺詞和更多的露臉機會。

不過在當演員這條路上,他能擁有的也就這麼多了。

由于工作原因,吳永寧常常會接觸到許多光鮮亮麗的明星,他羨慕他們的生活,羨慕他們的收入,也羨慕有那麼多人喜歡他們。

他當然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為萬眾矚目的名人,但是當了幾年群演后,他清醒地意識到,自己在這條路上想要闖出個名堂的夢想,是不可能的。

論長相,他當然不丑,還有幾分帥氣,但是比起那些明星來還有一定差距。

論演技,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且沒有更多機會的他,也只比普通人略強一些。

真正能從一個群演走到明星那一步的人,不是沒有,但畢竟極少。

好運如果能夠降落在每個人的頭上,就不是好運了。

吳永寧與明星陳浩民合影

最令吳永寧難受的,還是由于職業遭到的歧視,人們客氣點稱他們為「跑龍套的」,不客氣的就說什麼難聽的都有。

盡管吳永寧想要努力拼搏,但是他既不知道要從何做起,也不知道自己努力后能否有結果。

這一切并未消磨吳永寧的斗志,他曾經表示,能夠來到這個世界并不容易,既然來了就應該留下點什麼東西,不然便白白浪費了自己的生命。

現實問題,他必須要面對,家里很窮,母親治病需要錢,要結婚也需要錢,所以吳永寧必須想方設法地掙更多的錢。

吳永寧雖然長得不算魁梧,但是身體素質和身手都非常不錯。

2017年8月,吳永寧發出了他的第1條關于高空挑戰的視訊。

那時的吳永寧也沒有想到,就是這個視訊完全改變了他的人生,讓他掙了更多錢,也讓他就此走上了不歸路。

拍攝這個視訊,吳永寧只是為了好玩和炫耀,并沒有想太多。

他在一座大樓上將身子探了出去,還做了幾個非常驚險的動作。

這比起他后來的冒險要溫和了不少,但是這條視訊仍然引來了許多人點贊,還有一位網友專門為他打賞了131.6元錢。

這筆錢雖然不多,但是卻猛然令吳永寧心里一動。

當群演的收入不高,一天也就幾百塊,而且非常辛苦勞累,也不是天天都有戲拍。

這樣一個短短的視訊對他來說,不管是拍攝還是剪輯都很簡單,而這樣就可以為他換來錢。

迅速走紅

吳永寧衡量了一下自己的能力,他覺得自己還能做出更為驚險的動作。吳永寧本來就曾經習武,在做群演時更是堅持練習,身體素質相當不錯。

于是他決定不再當一個默默無聞的群演,換個方法走上成名之路——他開始不斷地攀登全國各地的高樓大廈,在上面做出一些驚險刺激的動作,然后拍下視訊上傳到網上。

吳永寧在長沙國金中心的樓頂翻出護欄, 整個人懸在空中,僅僅一只手攀住外墻,這還不夠,他將身體蜷縮起來,手搭涼棚做出猴子的動作。

日月光廣場曾是重慶最高的建筑群,一共有五棟超高層建筑,吳永寧曾經爬上其中一棟七十層高的建筑頂端,不僅躺在樓頂邊緣,而且還在那里做單手倒立。

他還到過武漢、上海、寧波等地許多地標性建筑的頂端,他或者在邊緣翻跟頭,或者騎平衡車,或者探出邊緣做引體向上,甚至他還從一棟高樓樓頂跳到另一棟高樓樓頂。

這些建筑的高度在100到400米之間不等,哪怕是最矮的那種建筑,如果一旦失手,肯定都是喪命當場!

正如吳永寧自己所言,在拍攝這些視訊時,他的確沒有采用任何保護裝置,也常常是他自己一個人進行拍攝。

吳永寧拍攝這類視訊非常頻繁,短短10個月內就已經拍攝了300多個。

此外,他還在自己挑戰的時候開直播,直播次數也有兩百多次。

拿自己性命在拼的吳永寧紅了,他的微博名也改為了「極限-詠寧」,此前還是「演員吳詠寧」(藝名)。

這些驚險刺激的視訊為他帶來了越來越多的點擊率,他的粉絲越來越多。

他在幾個較大的直播平臺上都有賬號,粉絲數量加起來超過了百萬,他成為「網絡紅人」的一員。

當然吳永寧的收入也增加了不少,他的收入主要來源于粉絲打賞、平臺獎勵以及廣告。

自從吳永寧走紅以后,不少戶外體育用品的商家看到了他的商業價值,這些商家提出:吳永寧在拍攝視訊時需要穿上自家品牌的服裝,他們會付一定報酬。

8月13日,他穿上一個品牌的服裝,錄制了兩個視訊,商家付給了他800元作為酬勞。

當然隨著他粉絲越來越多,類似這樣的廣告費也越來越高,不過兩個月后,發布這類視訊掛在他自己的賬號下一個星期,并且獲得平臺推薦,就能得到3000塊錢酬勞。

這樣的收入當然比當群眾演員高得多,但是他時時刻刻都在冒著生命危險。

吳永寧自己也明白,如果家人知道自己在干這件事,肯定會極力反對。所以他并沒有告訴家人真相,只說自己一直在拍電影。

在他開直播時,吳永寧曾經表示,他喜歡這樣的挑戰,非常享受這種行為帶來的刺激,他并非不害怕,但是從這樣的刺激和害怕中,他能夠體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吳永寧的粉絲也大都喜歡這樣的刺激,他們看著吳永寧在屏幕中做那些自己永遠不會去做的事,他們為吳永寧點贊打賞、叫好喝彩。

其實像吳永寧一樣挑戰極限的網紅還不少,很多人不太理解他們的行為,人人都想掙錢,但是這樣的方法,無疑是將自己置身險境。

錢沒了可以再掙,但是人如果出了意外是沒有后悔藥可吃的。

一些人也會勸吳永寧不要再這樣冒險,也會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吳永寧曾經回應過,他說自己現在膽子已經越來越大,經驗也越來越豐富,雖然他做的很多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在找死,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里。

如果實在太過危險,那麼他會放棄。

可見,吳永寧對自己的身手相當自信。

自從開始拍攝挑戰視訊以來,吳永寧也認識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中也有人勸他不要這樣冒險,但是他仍然我行我素,沒有將此放在心上。

他仍然常常自己一個人背著一個背包,就攀上了百米高樓,在他的背包里當然不會有任何保險繩,里面裝著的也不過是些三腳架和自拍桿等工具。

吳永寧在許多挑戰視訊的博主中也頗有名氣,他對此感到十分驕傲,他說自己一定是這類人中最敢玩的一個人,他每天都在攀爬高樓,每天都在玩命。

慘痛的代價

吳永寧當群演的時候收入不高,即便是他有心回家陪伴父母,也沒有那個金錢和空閑。

雖然他的父親并不是親生的,但是一直對他很好,他經濟困窘時,繼父也曾為他提供過幫助。

吳永寧出事后,他曾經向記者表示,吳永寧之所以如此拼命地賺錢,無非是為了讓家里的經濟狀況有所改觀,讓他媽媽能夠好好治療。

吳永寧經濟寬裕了,回了一趟老家看望親人,給父母存上電話費,交家里的水電費,還曾經自己掏錢買了一臺蘋果手機送給繼父。

雖然繼父和吳永寧沒有血緣關系,但是他一直非常喜歡這個孩子,將之視為親生兒子,他告訴記者,吳永寧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如果早知道他在從事這樣危險的職業,那麼當初無論如何都會攔住他。

付金霞是湖北孝感人,也是吳永寧的女朋友, 如果吳永寧沒有意外身亡,也許此時兩人已經步入婚姻。

兩人相識后不久就確定了戀愛關系。

11月9日,也就是吳永寧從高空墜下的第2日,他原本的計劃是帶著禮金到付金霞家中上門提親。

在2017年10月5日,吳永寧和付金霞的雙方家長就已經見過面,并且協商兩人結婚的事情。

快要結婚的吳永寧興致勃勃地開始布置自己的新房,那時候他每天都很開心,未來的美好日子還在等著他。

他希望在正式結婚前能夠再掙到一筆大錢,這樣家里能夠寬松些,母親也能有治病的錢。

吳永寧曾經說,如果這一次大火,那麼他可以拿到44萬塊錢。

他說的「這一次」的視訊拍攝,就是在2017年11月8日,這一天他來到了長沙的華遠華中心大樓。

為了上頂樓,吳永寧采取了非常規手段,先乘坐電梯到達44樓,然后爬了17層樓梯才最終到達。

或許就是在他爬樓梯的時候,付金霞曾經給他打過電話,但是這通電話沒有接通,吳永寧沒有給自己的女友留下只言片語。

爬17層樓梯耗費了吳永寧不少體力,當他掛在200多米高的樓頂邊緣時,他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做了兩個引體向上后,吳永寧可能也意識到自己力竭。

他試圖挽救自己的生命,最終還是失敗了,他像斷翅的飛鳥一般跌了下來。

他摔到了隔壁一棟大樓的樓頂上,墜落的距離約有16米,那里是一個空中停機坪,直到第2天早上才有人發現了他。

根據現場的情況來看,吳永寧衰落后身受重傷,外傷導致的出血量也很大。

警察趕到現場后進行了勘測,他們推斷, 吳永寧在墜落后有一段時間仍舊保持清醒,他試圖自救,血跡在地上拖了40米之遠。

他試圖向人求救,不幸的是,樓頂的大門被緊緊鎖著,吳永寧傷勢過重,沒有堅持多久就咽氣了。

如果當時就有人發現他或者身邊有助手,那麼也許他還有存活的機會。

但是他在大約16小時后才被人發現,當時他已經死亡。

吳永寧去世的消息并沒有被立刻公布,直到一個月后,他的朋友和女友付金霞才先后在網絡上宣布了這件事,警方也出具了正式通報。

26歲,正是青春好年華,吳永寧的生命在這個時間戛然而止。

這給他的親人和朋友們帶來了巨大傷痛,也讓人們扼腕嘆息。

他的母親本來就有些精神問題,痛失愛子更是無法接受,記者采訪時,母親堅持認為自己的孩子還活著。

這件事也引來了許多討論,吳永寧到底是因何而喪命呢?是他自己的虛榮心和對金錢的渴望嗎?

一家權威報刊曾經評價此事:雖然吳永寧用各種方法將自己逼到極限,但是他的這種行為并不能被認定為是極限運動。

或許他的確酷愛冒險,網絡上的鼓勵和追捧更加刺激了他這種行為的動機。

吳永寧拍攝的那些視訊有越多的點贊,他就更會不斷地拍下去,這樣的悲劇可能早晚會發生。

而且吳永寧的事情也不是獨例,網紅為了在某些危險環境拍攝視訊而出事的新聞,近年來時有發生。

直到現在,很多視訊網站上仍然能看到一些令人瞠目結舌的「極限運動」,而且同樣追捧者無數。

吳永寧去世后,他的家人將數個直播平臺告上法庭,他們認為這些平臺沒有盡到監管的責任。

2019年5月21日,法院宣布了對其中一家直播平臺的一審宣判,法院認為, 這家直播平臺在吳永寧墜亡的事件上有次要過錯,賠償3萬元,但是吳永寧家人的其他訴求被駁回。

直播平臺對此判決結果不服,提起了上訴。

二審宣判結果維持原判。

直播平臺之所以提起上訴,顯然是覺得自身在吳永寧事件中并無過錯,因為他們并未要求吳永寧做出這樣危險的舉動,一切都是吳永寧自己選擇的。

但是如果沒有平臺對此類行為的鼓勵和傳播,吳永寧又怎麼會去做這樣的事呢?

吳永寧曾經說自己想在世界上留下點什麼,可如今吳永寧的微博賬號已經消失,許多平臺也刪除了他的視訊。

似乎除了遺憾和傷痛,吳永寧也并沒有留下什麼。

一轉眼,吳永寧去世已經四年多,當初為他點贊打賞狂熱追捧的粉絲們也許早已經將他拋之腦后。

只有他身邊的親人和朋友們,還在為他的離去而感到悲傷。

結語

吳永寧們也許都在想,「等我掙夠了錢就不干了」,可是多少錢算是掙夠了呢?

如果連命都沒有了,又怎麼掙錢呢?

不管是熱愛極限運動也好,或者只是為了博人眼球也罷,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莫要把傷痛留給自己最重要的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