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兒只認繼父,卻不願意尋找親媽,女婿:親媽不如後爸

小魚 2022/01/06 檢舉 我要評論

村民說幾年前村裡來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她從不出門與人交流,還將家中建起了圍牆,隔壁的鄰居都好幾年沒見過她。村民還說,當初這個女人是主動要求陌生人幫她找一戶人家,就被同村人帶回村裡,介紹給了鄰居。

當來到這個女人的家中,她的小叔子給記者開了緊閉的大門,她的小叔子跟她住在同一棟房子中,卻從不說話。這個女人叫時春妹,當記者來到她的房間時,她一個人躺在床上,時春妹說她的腿很痛,所以才不肯出門。

時春妹說十年前,前夫經常欺負她,她無法忍受便跑了出來,她表示當時被前夫欺負得腦子不太清楚,她記得有兩個女兒在外打工,十年來女兒們一直都不跟她聯繫,她希望幫她找到兩個女兒。

找前夫要女兒線索

時春妹帶著記者來到了前夫何保國家中,何保國與時春妹十年未見,見到她的到來,他顯得格外冷靜,當得知時春妹是來打聽女兒情況時,何保國顯得格外謹慎,他表示自己不知道女兒在哪裡。

何保國表示當初是時春妹主動離家出走的,他並沒有欺負過她。原來,時春妹的原配丈夫已經去世,在20年前帶著兩個女兒二婚嫁給了何保國,之後兩個女兒也隨了何保國的姓,十年前她離家出走,當時大女兒已經出門打工,小女兒還在讀技校,她就這樣離開了這個家庭。

何保國早已經起訴離婚,法院也已經判離,何保國表示他與時春妹沒有任何關係了,可為何離婚之後,兩個親生女兒也不與她來往了呢?

時春妹說他離婚時想讓兩個女兒出門作證,證明繼父欺負過她,但被兩個女兒拒絕了,多年來兩個女兒都不與她聯繫,反而經常會在逢年過節時去看望繼父。

時春妹已經53歲,身體越來越差,她很希望能得到女兒的關心。既然女兒與繼父有聯繫,為什麼何保國卻對女兒們的狀況閉口不談呢?

記者再一次來到了何保國的家中,何保國正在家中彈棉花,他表示每年都會給大女兒做被子,何保國說每年過年女兒們都會給他帶禮品回來,也會給他錢,但他都給女兒們塞了回去,時春妹不解,為何女兒每年看繼父卻不肯看她這個親生母親?

此時,何保國卻說時春妹是在撒謊,她離家之後,與女兒們都見過一面,小女兒還曾被她叫去了外地,後來小女兒偷偷溜了回來,但從那之後,兩個女兒便不再聯繫她。

當記者問時春妹,為什麼小女兒會偷偷從廈門跑走呢?時春妹卻說自己也記不清了。何保國明明知道兩個女兒的地址,卻不願意告訴時春妹,當年時春妹到底對兩個女兒做了什麼呢?

眾人來到了時春妹大女兒何美韻的婆家,何美韻並不在家中,在等待期間,何美韻的大伯哥告訴記者一個隱情。

原來,時春妹並不是十幾年沒有見到女兒,她幾乎每年都會上門找何美韻要錢,曾經還將小女兒叫到了外地,將小女兒扣下後要求她嫁人,小女兒因此才偷偷跑了回來,從此不再與時春妹聯繫。說到這裡,舅舅氣呼呼地沖了過來,他對此表示了否認。

時春妹與時進先表示上次來到這裡,何美韻就被婆家人故意藏起來,而婆家人表示每次時春妹都會編造一些荒唐的理由,比如家中要分徵收款,需要她回去簽字等理由,想將何美韻帶走,他們認為時春妹每次來都是別有用心。時春妹為何想要將嫁人的女兒帶走呢?

何美韻的大伯哥說出了時春妹的真實目的,他表示時春妹不同意女兒嫁給他的弟弟,因為家中貧困,沒有給她彩禮錢,時春妹因此都沒有來參加婚禮,這幾年她頻繁聯繫何美韻,一直要求女婿給她補償。

此時,時春妹的女婿衛軍回來了,他表示去年岳母還來過一次,每次走的時候,他都會給岳母打車票錢,對她以禮相待。何美韻也回到了家,她表示母親十年前離家,沒有人知道她在哪裡,也沒有她的電話。

親戚和鄰居們聽說時春妹來了,紛紛來到了衛軍家,他們擔心衛軍太老實會被欺負,親戚們都說時春妹就是來要錢的,時春妹強勢地表示自己家的事情,不用外人插嘴。何美韻說母親張口就要80萬彩禮,身為貧困戶的丈夫根本拿不出來,母親為了阻止她跟丈夫結婚,還曾將她關起來,如今時春妹並不承認這些。結婚之時,是繼父給她打了十床棉被。

在眾人的勸說之下,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飯,女婿和女兒都紛紛給她夾菜,時春妹也不再像以前那般強勢,她希望女兒可以常去看看自己,逢年過節有個問候。這對母女和解了,那麼小女兒何美君為何十年不見母親呢?

記者聯繫到了何美君的丈夫,他並不想透露自己的住址,雙方約好在飯店見面,何美君與母親十年未見,母親差點都認不出她來。女婿陳帥告訴記者,多年來他與妻子都會去繼父家中看望,並不是他們不孝,只是找不到岳母而已。

陳帥說出了當年的事情,他與何美君是中專同學,兩個人自由戀愛,原來他們在工廠工作,後來岳母和舅舅打來電話,說讓何美君去外地,那邊有更好的工作,安頓好之後再叫他過去,沒想到何美君去了兩天就聯繫不上了,何美君被母親安排相親,相親物件可以管母親和舅舅吃住,何美君並不願意便偷偷溜了回來,後來便嫁給了陳帥,不再與母親聯繫。

後來,時春妹表示給8萬彩禮就可以將女兒嫁給陳帥,當年,何美君每個月工資不多,每次母親打電話就是要錢,她也會將省下來的錢打給母親,這讓何美君覺得自己在母親眼裡就是換錢的工具。

陳帥直言這個親媽不如後爸,妻子結婚生子,後來還有一次生病,都是需要母親陪伴的時候,但這個母親卻始終缺席,而岳父卻不遠千裡帶著大棗趕過來看望女兒。時春妹聽到女婿說這些話,輕蔑地瞥了一眼說都是自己的錯。

如今時春妹的顧慮就是擔心女兒不贍養她,她首先表了態,她向女兒認了錯,女兒也表示自己不會不贍養她,何美君將家中的地址留給了母親,喊出了一聲「媽」!

最後我想說,嫁女兒是為了女兒幸福,而不是為自己換取錢財,這個母親如此對待兩個女兒確實有些過分,不過,我想給這個繼父點個贊,他比這個親生母親更愛這兩個女兒!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