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第一次當眾打嘴仗時,皇后和華妃各自的致命缺陷就已經暴露無遺

古月 2022/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殿選結束,新人進宮前夕。

皇帝和太后作為上位者,已經布局結束了,接下來就看下一層級的人如何發揮了。

從第一集皇后和華妃的那場對話,已經交代了兩大利益集團的batlle傳導到后宮兩大陣營的對決情況。

新人即將入宮,華妃和皇后的關系就變得更加緊張,雙方都想找一個機會給后宮眾人表態示威,力證自己這方才是后宮的力量主導。

于是,在后宮的這次晨例會上,華妃和皇后就當眾PK了。

對話內容詳析:

后宮慣常的晨例會,華妃遲遲未現身。

看樣子是等了很久了,剪秋都開始勸皇后:「娘娘,看樣子華妃今兒是不來了,不如早些散了吧。」

剪秋這話側面反映的信息是:華妃是經常無故不來開會的。

那麼,今天皇后卻明確和華妃杠上了:「本宮是皇后,她是妃子,她一定要來和本宮請安,再晚也要等下去,賜茶~」

一方面,皇后這是明確表態,當眾表明自己才是正宮。其實動輒要自己強調自己影響力和領導力的領導,多半也沒啥影響力和領導力。

另一方面,皇后拉著眾人一起等華妃,就是煽動眾人對華妃的不滿。這是把華妃架在火上烤。

可惜,華妃比較蠢,她以為不把皇后放在眼里,就是對皇后的打擊和壓制。

終于,她帶著一股傲慢,姍姍來遲。

還沒落座,華妃就譏諷欣貴人:「欣常在身子見好了,來得這樣早。」

華妃,作為一個來得晚的人,竟然還去譏諷來得早的欣常在,可見她不僅對皇后不屑,對后宮眾人也是完全不放在眼里。

欣常在回擊華妃:「……早起是有些不適,但是也不能耽誤了給皇后請安哪。」言外之意就是譴責華妃不遵守后宮的規則秩序。

其實,也就是欣貴人這種邊緣透明人敢這麼回擊華妃,那些真的站隊或者身處利害關系中的妃嬪,肯定是不敢輕舉妄動的

皇后伺機加入群聊,她對欣貴人說:「真是為難你了,你小月后要多調養著,養好了身子才能為皇上綿延子嗣呢。」皇后這話看起來是關照欣貴人,其實是膈應華妃,點華妃受寵多年卻沒有身孕的死穴,也是挑撥華妃和欣貴人關系。

此時,齊妃也主動加入群聊,和皇后一起膈應華妃:「回稟皇后娘娘,欣常在雖然身子還有些不適,但是比先前好多了。」

高階妃嬪有管理低階妃嬪,并對皇后匯報工作的義務,齊妃這時候這麼說,一方面是向華妃表明同在妃位,她齊妃要懂規矩多了,另一方面,也是膈應華妃,欣常在年輕恢復的快,不像你小產過一次就一直懷不上孩子。

華妃哪能咽得下齊妃的諷刺,便對齊妃開炮了。

她先說:「齊妃姐姐日漸豐腴,皇上見了一定會喜歡的。」

齊妃聽了那叫一個開心,一方面被人夸了,另一方面這可是囂張跋扈的華妃主動夸她了。

結果開心不過兩秒,華妃話鋒一轉:「本宮忘了,皇上許久都沒有去看過齊妃姐姐了吧,本宮記性差,姐姐莫怪罪。」

譏諷齊妃不得皇帝寵愛,自我拔高「貴人多忘事」。華妃這一招如此明顯的欲揚先抑,也就是懟懟齊妃這種水平的人。

預熱場,齊妃輕易就被華妃K.O。

皇后招呼華妃等人坐下,給華妃賜茶后,第一場對決正式開始。

華妃主動發起攻勢:「這是去年的龍井吧,娘娘還沒喝完啊,舊時的茶,即使存放得再好也有股子霉味,臣妾都賞給頌芝她們了,臣妾那兒有今春新貢的雨前龍井,等下讓頌芝拿一些過來,皇后娘娘嘗嘗。」

華妃說話真的是趾高氣揚,她根本不考慮是否得體,是否得罪人,她就是圖自己爽。

她這段話既借「舊時的茶」諷刺皇后是「舊時的人」,不得皇帝寵愛,還順帶著當眾譏諷皇后小家子氣沒見過好東西,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要拿點好茶葉給皇后嘗嘗。

用自己的優勢攻擊對方的劣勢,這就是華妃的對話邏輯。

按照她的認知:皇后人老珠黃,不得皇帝喜歡,而她是皇帝最寵愛的人。

皇后基本上也是這個邏輯,你的必殺技是皇帝的寵愛,我的必殺技是皇子。

敵無我有,所以皇后反擊華妃:「謝謝妹妹關心,皇上也賞了本宮一些,不過本宮想著三阿哥喜歡,就叫齊妃帶去了。」

皇后很會維持面子上的和諧,她從不撕破臉,把自己賢惠淑德的人設立的很好。

皇后提三阿哥和齊妃,無非就是暗示華妃,皇帝是寵你,但是我的團隊有皇子,而你沒有。

華妃并不在乎三阿哥,她再次發起進攻:「齊妃姐姐那兒難得有這麼好的茶,下回三阿哥缺什麼,盡管跟本宮開口吧。」言外之意就是:后宮的實權在我手里,你們想要點好東西得來求我。

皇后回:「三阿哥是最孝順的,不肯為一點小事打擾皇上,虧得齊妃教導有方。」這話的意思是說:你算個屁啊,三阿哥求不著你啥,皇帝才是老大,你別不懂規矩。

華妃呵呵一笑:「三阿哥是最有孝心,必會好讀書,讓皇上高興的,皇上這一高興啊,別說是雨前龍井了,就是金葉子也會照賞不誤的。」諷刺三阿哥讀不好書,不討皇帝喜歡。

皇后再次反擊華妃:「四阿哥與五阿哥還年幼,三阿哥是諸位阿哥的表率,所以三阿哥自然人品貴重。」

皇后這話里的欲望明晃晃的,意思就是:三阿哥讀書好不好的不重要啊,皇帝只有他這一個長子,將來必定是他繼承皇位。

就是膈應華妃:我們有皇子,謀求的是未來,而你只有皇帝的寵愛,只是眼下得意罷了。

第一輪PK這里就結束了,雖然雙方膈應來膈應去,但還是打了個平手。

因為雙方都是優劣勢明顯的,皇后這邊雖有皇子,但不得寵,沒有實權被架空;華妃這邊雖得寵,有后宮的管理實權,但她生不了孩子。

這一點也足見皇帝的制衡之術運用的好,皇后和華妃怎麼互掐,都是勢均力敵,誰也沒法徹底把誰弄死,便只能這麼來回拉鋸戰。

第二輪PK,仍是由華妃主動發起的,她說:「皇上倉促登基,這宮里什麼都還缺著,委屈皇后娘娘住這景仁宮了,臣妾想著挑個晴好的天,讓人把這景仁宮好好裝飾一下,也好讓皇后娘娘住得舒服。」

皇后回:「妹妹真有心,皇上才登基,一切從儉,這件事往后再說吧。」

華妃彰顯自己掌握后宮實權,皇后的景仁宮都要聽她的安排,就是僭越皇后,明擺著不把皇后放在眼里。

這就像是公司全員開會,副總經理一個勁地給總經理難堪一樣,華妃這是變相地在挑釁皇后,故意讓皇后當眾下不來臺。

但皇后破解地很好,她搬出皇帝,利用皇帝的權威來壓制華妃。

華妃繼續炫富:「皇后就是寬宏,臣妾的翊坤宮就太過華麗了,臣妾每每來到皇后宮里請安,都于心不安哪。」

華妃這話,皇后的確是不好接的,前面華妃各種諷刺齊妃和三阿哥,齊妃也是忍著氣呢,這一看華妃炫富,她便伺機開腔了:「翊坤宮是先帝宜妃的住處,自然是非比尋常了。」

有多非比尋常呢?皇后立刻領會齊妃的意思,說道:「是啊,宜妃多子,先帝爺當真寵愛。」

華妃這波炫富挺蠢的,她本意圖抬高自己,但被齊妃和皇后找到了突破的把柄。

首先,宜妃得寵,且多子;其次,宜妃是得寵多子,但是兒子謀逆,連累母親。

華妃的兩大死穴,同時被戳中了。自古以來,出身將門,握有軍權的最怕和謀逆扯上關系。

所以,聊到這里,華妃就被皇后和齊妃KO了。華妃囂張地兀自開溜了。 第二輪PK,皇后取勝。

但是,最精彩的部分是這兩輪pk結束之后。雙方團隊各自內部的反應,直接暴露了華妃和皇后這兩個團隊負責人的致命問題。

皇后這邊,剪秋得意:「瞧華妃那輕狂的樣子,娘娘三言兩語就把她給打發了。」

緊接著,剪秋還不忘討好安慰皇后:「咱們景仁宮雖不是最富麗的,但卻是個鐘靈毓秀的吉祥地兒,娘娘仁厚,皇上欽賜景仁宮,這才叫和和美美呢!」

剪秋很懂皇后,知道皇后在意什麼,非常有效地就把皇后哄開心了。

但是,皇帝對皇后真的是這樣嗎?皇后和皇帝和和美美?很顯然,不是啊。皇后可是一句話就能惹毛皇帝的人哪。

再看華妃這邊,頌芝也把華妃的脾氣摸得很準,她知道華妃因為沒打贏嘴仗而氣憤不已。

于是,第一時間哄華妃:「娘娘別生氣,皇后這是嫉妒咱們翊坤宮的恩寵呢。」

華妃則認為皇后是在詛咒她。

麗嬪也趕忙安慰:「娘娘別往心里去,您看皇后病歪歪的樣子,哪怕是身子好也不敢跟您爭啊,她若跟您置氣,就不怕皇上跟她置氣嗎?」

華妃這暴脾氣哪能是一下子就哄好的,她聽不進去麗嬪的話:「你知道的倒多啊。」意思就是,你知道個屁。

麗嬪繼續拍馬屁:「嬪妾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娘娘是皇上心尖上最得意的人。」

頌芝趕緊接住話把兒:「是啊,皇后住景仁宮,娘娘住翊坤宮…這也足可見娘娘在皇上心目中的分量啊。」

朋友們,頌芝這理由找的是多扯淡啊,強拉硬蹭,用一個「坤」的字作為證據讓華妃確信皇帝對她的在乎。

麗嬪再補上一句:「皇上對皇后就只是情面上的,對娘娘您這才是沒得說的。」終于把華妃哄高興了。

頌芝和麗嬪為啥要昧著良心去哄華妃呢?

不是她們無能,而是沒辦法。因為她們太清楚華妃的性子了,華妃只能聽得進去好話。華妃不僅不能容人,而且還聽不得逆耳之言。

這就導致,華妃的在歧途上越走越遠,因為她的決策依據都是手下人按照她的喜好處理過的,這樣的領導帶團隊,團隊能長久才怪呢!

皇后呢,跟華妃在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有自欺欺人的特性。這就導致皇后最后走入的是固步自封的絕境。

皇后比華妃好一點的地方就是,皇后自己的腦子好使,不像華妃不愛用腦子。

這樣對比下來,甄嬛不僅能聽進崔槿汐的分析和勸告,還能自己清醒地判斷局勢,皇后和華妃都成為她的手下敗將,情理中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