慣子如害子!第一懶人:出門不下地走路,吃飯讓人喂,18歲父母走後「生活不能自理」,23歲去世在家中,被發現時身體已僵硬

安妮 2021/12/27 檢舉 我要評論

自己送走自己的年輕人

2009年的冬天比往年都要寒冷。

在12月份的一天,家住河南信陽的楊德玉做了一桌好菜,就要與家人落座時,他突然想起了獨自在家的堂弟。

擔心堂弟沒飯吃,楊德玉便收拾了幾個菜,帶上些乾糧去了堂弟家。

結果楊德玉剛一進門就看到了 年僅23歲的堂弟倒在地上,身體已經僵硬,不知離去多久了。

這讓楊德玉又悲傷又生氣,還十分無奈。

因為楊德玉知道, 這個堂弟無病無災,也沒有人要害他,他是活活懶的。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腳不沾地,吃飯靠喂

在現在科技這樣發達的現在, 我們很難想象有人竟然能在23歲的年紀,這麼懶,但是這樣的事情卻是真實存在的。

楊德玉的這個堂弟名叫楊鎖,或許大家以前有聽說過他的名字,因為楊鎖是上過報紙的人,可他登報的原因卻並不光彩,因為報紙將他作為反面教材,還給了他一個外號—— 「河南第一懶人」

楊鎖出生在1986年,家裡世代務農,並不富裕。楊鎖的父母只有他這一個孩子,自然寶貝得很,簡直是 「捧在手裡怕碎了,含在嘴裡怕化了」,恨不能把他供奉在高臺上,什麼都不捨得讓楊鎖親自動手。

楊鎖這個名字是他的父親給起的,不僅如此,楊鎖還從長輩那裡獲得了一塊長命鎖,足可見家裡人究竟是有多疼愛他。

可惜這塊長命鎖並沒有使他長命百歲,反而默默見證了他在23歲時的離去。

由于父母的過分疼愛,當他的同齡人都能在地上撒歡兒跑時,楊鎖還被父母抱在懷裡,幾乎腳不沾地,連走路都不利索,更別提跑了。

起先,村民們以為楊鎖是有什麼先天疾病,他的父母這才總是抱著他走路,後來見得多,村民們漸漸意識到, 楊鎖身體健康,只是不願意自己走路

每次被父母放到地上,他總要再纏著他們把自己抱起來,而他的父母還真就寵著他,不捨得他吃一點苦。

村民們看不過去,好心提醒楊鎖的父母,但是他們總是說著等楊鎖再長大一點就會好了,要是村民說的多了,他們就當作是耳旁風。

平時楊鎖說要吃啥,他的父母就會為他準備什麼,有時到了親戚家做客,桌上的飯菜不讓楊鎖滿意,他也會大聲地哭鬧,逼著父母去鎮上買自己愛吃的雞腿。

親戚們對這一幕感到大開眼界,而楊鎖的父母不僅好聲好氣地哄著孩子,還真的聽他的吩咐,跑出去買他要的雞腿, 直到哄得他滿意才放下心來,完全不顧親戚們異樣的目光。

等到楊鎖長大一些,腿腳變得很利索,這就讓他的父母覺得自己的兒子是天才,滿心期待著兒子將來能夠學有所成,出人頭地。

但楊鎖在上學之後的表現卻恰恰相反,他在家被父母伺候慣了,懶得學習,懶得背書,更懶得寫作業,而且根本不聽老師的管教,成績總是排在末尾。其他的學生看不慣他這副模樣,也不願意與他交朋友。

老師意識到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就找來楊鎖的父母,想要勸說他們好好管教一下孩子,不能讓他這樣任性下去了。 沒想到老師的一片好心,卻收穫了楊鎖父母的反感。

原來楊鎖回家之後總是告訴父母,學校學的東西很簡單,他不用學習寫作業也沒問題。

父母竟然信以為真,真的認為自家孩子非常優秀,以至于聽到老師的勸說後,他們覺得老師是在無理取鬧,根本不相信,還維護兒子: 「我們家孩子那麼聰明,用不著寫作業。你非要逼他寫,會累著他的。」

一番話說得老師啞口無言,只好作罷。

無藥可救

有了父母在背後撐腰,楊鎖的小學生涯過得非常愉快, 每天都是背著一書包零食和玩具,來到教室後坐在老師專門為他安排的「特等席」上,根據自己的心情玩自己的,就是不聽課。

老師也拿他沒辦法,管得嚴一些,楊鎖回頭就跟父母告狀,父母第二天就會跑來跟老師理論,次數多了,老師也怕了他們一家人,只能對楊鎖的行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等到楊鎖小學畢業後,說什麼都不肯繼續讀書。

他的父母居然聽他的話,但他在家既不幫著父母做家務,也不出去找工作,每天就光顧著玩自己的, 餓了有父母餵飯,冷了有父母添衣,他什麼都不用操心,舒服得很。

但這樣的幸福日子當然不會持續到永遠,畢竟人都有老去的一天,父母不可能伺候楊鎖一輩子。楊鎖的父母當然也擔心自己老去後,楊鎖將何去何從, 但他們總是覺得時間還長,可以慢慢培養楊鎖,誰知意外很快就降臨了。

在1999年,楊鎖的父親因為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後發現已經是晚期了。楊鎖的母親想盡辦法帶著丈夫治病,積蓄花光了大半,還是能留住丈夫。

在父親下葬的那一天,總是表現得不近人情的楊鎖,破天荒地大哭了一場。

他那悲傷的模樣感動了所有親戚,就在大家都覺得楊鎖可能經這一回就要做出改變,成為一個能擔起重任的男子漢了, 結果到了第二天,楊鎖又開始過上要別人伺候的生活。

倒是他的母親經這一回徹底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生怕有朝一日自己也跟丈夫一樣突然撒手人寰,什麼都不會的楊鎖可怎麼辦。她開始有意識地培養楊鎖的生活自理能力。

此時楊鎖已經13歲了,個頭長得很快,幾乎要趕上母親了,但他連最基本的吃飯能力都不怎麼具備。

被舒舒服服地伺候了十幾年,楊鎖怎麼可能說改就改。

他的母親哄著他做家務,幫自己到地裡幹活,但收穫得只有兒子一臉不耐煩的表情。母親沒辦法,只能一邊自己把活都做完,一邊慢慢哄著勸著楊鎖,但是這樣做收效甚微。

誰知,平時只會表現出不耐煩的楊鎖,這次卻一下子發了火, 非但不肯把家務活做了,反而向躺在床上休息的母親動手,母親鼻青臉腫,然後他揚長而去。

躺在床上的母親直愣愣地看著天花板,回想著這些年來對兒子的溺愛,以及剛剛拳頭落在身上的疼,她突然淚如泉湧,後悔不已。

只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

人間悲劇

楊鎖的母親在身體好些之後,又回到了以往的高強度勞作中。

有一天,母親獨自一人來到河邊洗衣服。她忙了一整天了,只是坐下來洗衣服的短暫時間裡, 突然暈了過去,不幸跌入河水中,被人發現時已經晚了。

這世上最後一個願意無條件對楊鎖好的人也離他而去,村民們都覺得這一回楊鎖總該學著自立,但是現實還是讓他們跌破眼鏡。

母親去世後,給楊鎖留下了一筆錢,他根本不去工作,而是靠著這筆錢吃吃喝喝,生活得依舊十分安逸。但是這些錢並不多,很快就被楊鎖花得見底了, 可他依然懶得去工作,每天依舊遊手好閒,要是餓了就去村裡跟人要飯。

他的堂哥楊德玉是個心地善良的人,不忍心見他生活落魄,就想帶著他去找份工作。楊德玉給他找到的工作在建築工地上,活也不算累,但是在楊鎖看來根本無法接受,很快就趁著別人不注意跑回了家,把堂哥氣得夠嗆。

之後,在村裡人的幫助下,楊鎖還曾去當過飯店服務員,可是他還是覺得累,每天想盡辦法偷懶,躲在廚房把預備給客人的東西都吃完了。飯店老闆對他忍無可忍,將他趕了出去。

楊德玉還先後給他找過幾份工作,但是基本都堅持不了兩天。楊德玉也是有自己家庭的,哪能整天照顧楊鎖。而村裡人也意識到楊鎖的無藥可救,不願接濟這樣的懶漢。

到了這種地步,楊鎖竟然依舊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還像以前那樣生活。

他不想工作,又想賺錢,于是他便將家裡值錢的東西都賣了。平時在家, 他不洗臉不洗澡也不剪指甲,頭又長又油,全身都是臭味,村民們全都躲著他走。

偶爾有好心的村民怕他餓死,會主動給他送來米麵,可楊鎖懶得自己動手做,硬是等得這些米麵都長蟲壞掉了,他也依舊沒有碰。

冬天的時候天氣冷,楊鎖沒錢用暖氣,他就把家裡的傢俱拆了,生起火來取暖。

漸漸地,在他的倒騰下,原本還算體面的家變得不成樣子,簡直跟垃圾堆差不多。他甚至懶得不想多走幾步去上廁所,就地方便然後就地掩埋。

楊德玉時常會過來看看楊鎖,勸說他幾句,但楊鎖就當堂哥不存在,繼續百無聊賴地坐在亂糟糟的家中,望天發呆。

看著已經活得沒有正常人樣的堂弟,楊德玉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

事實證明,他的預感是正確的, 等到2009年的寒冬到來後,楊鎖默默在家中去世了,第二天才被堂哥發現。 這一年,他不過23歲。

楊德玉為堂弟料理了後事,但是回想起過去的一幕幕,他還是久久不能平靜,為此唏噓不已。 他這個堂弟早些年看似被父母照顧得很好,其實早就被他們養成了廢人。

父母可以像照顧孩子一樣照顧他們的寵物,但是反過來卻萬萬不可。

若是像照顧寵物一樣對待孩子,讓他習慣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只能帶來一時的舒適,早晚會毀了他。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