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拋棄1歲女兒,38年后為養老哭求女兒相認,女兒:別來惡心我

网瘾少女 2022/04/28 檢舉 我要評論

談到自己的三女兒小粉,王大媽傷心地哭了出來,雙手不停地擦眼淚,如今已經70歲的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見到小粉一面,可這也成為了一種奢望。

王大媽自己說,三十八年前,她的婆婆偷偷地把她三個孩子中的三女兒送給了孩子的姑姑,而當時王大媽不在家,是第二天才得知女兒被送人了。

現在王大媽認為她的年齡越來越大,活在世界的日子越來越少,所以她想要找回她的三女兒,讓一家六口人團聚,不過她的三女兒小粉卻不愿意見她。

為了找到女兒,王大媽向當地電視臺的記者求助,這位記者聯系上了小粉,說明了基本情況,但小粉在電話中卻說:「我為自己身上流著父母的血而感到可恥,我是絕對不會再見他們的。」

如此決絕和冷血,這本不應該是一個女兒對親生父母說的話,但在小粉的內心深處,她就是這麼看待她父母的。

小粉的一番話,讓她的親生母親再次哭了出來,看到這位老人如此傷心,在場的人都動了惻隱之心。

記者想要幫一幫王大媽,隨后了解了一下情況,原來小粉和母親之間有著很深的矛盾,小粉無法原諒當初父母把她送人,甚至為此產生了怨恨。

面對記者的采訪,小粉的二姐小敏介紹說,她的母親這些年來一直非常想念小粉,希望小粉可以回來,之前是沒有辦法了,才把小粉送走的,但現在困難都已經過去,小粉應該理解父母的一片苦心。

談到小粉被送走的原因,小粉的二姐說:「當時家里挺窮的,而且已經有了三個閨女,養不活這些孩子,不得已就把我妹妹小粉送走了。」

王大媽也說出了一個原因,當初小粉的姑姑無兒無女,小粉的奶奶很惦記她這個閨女,擔心閨女晚年沒有一個依靠,再加上奶奶有重男輕女的觀念,就把小粉送過去了,讓小粉給姑姑當女兒。

一提到小粉,王大媽就哭了出來,聲稱小粉這38年從來沒有主動去看過她,早就把她的這個親媽忘了,王大媽為此非常傷心。

這會讓人產生一個疑問,小粉又不是送給了陌生人,而是送給了她的親姑姑,那麼小粉的母親就不能主動去看望一下小粉嗎?難道說小粉的姑姑家住在很遠的地方嗎?所以小粉的母親才不方便過去?

小敏介紹說,姑姑家其實并不遠,就住在隔壁村,距離王大媽家只有不到5公里,哪怕是最慢的步行,一個多小時就到了。

可是,這麼近的距離,似乎就把小粉和親生母親之間的親情完全隔斷了,這件事似乎不是那麼簡單,可能背后有不為人所知的隱情。

最終王大媽給出了一個解釋,說就在小粉被送走之后的十多年時間里,她不敢去見小粉,因為她的婆婆不讓。

通過王大媽的話可以得知,她的婆婆非常強勢,是一家之主,而王大媽不敢違逆婆婆,所以見女兒的事情就這麼拖了下去,一拖就是二十年。

大概十年前,王大媽的婆婆去世了,這王大媽才做了一家的主,想要去見小粉,但小粉已經長大,非常怨恨父母,就一直躲著,不和他們見面。

為了找到小粉,并說服她回家,小粉的二姐小敏和記者一同去了小粉的婆家,當時小粉不在家,只有小粉丈夫的奶奶在家。

隨后,小敏和記者同這位老奶奶攀談了起來,老奶奶了解小粉的事情,她意味深長地說了這樣一番話:「小粉的爸媽怎麼不早點來呢,如果是早十年來尋找小粉,她可能就會相認了,現在來就太晚了,你們現在來,小粉就會排斥了。」

老奶奶還表示,小粉的親生父母把小粉送走之后,就再也沒主動地去看望過她,這才導致小粉非常怨恨她的親生父母。

小敏開口詢問了妹妹在哪里,但老奶奶卻始終搖頭,最開始沉默著,接下來才開口說了一句話:「你們走吧,不要為難我了。」

小敏到處都找不到妹妹,只能把眼前這位老奶奶當成是唯一的希望,所以她撲通一下跪倒在地,用哭腔說道:「奶奶,求求你了,告訴我妹在哪里。」

說完了這句話,小敏已經泣不成聲,這讓一旁的老奶奶非常動容。

老人抓著小敏的胳膊,把她扶起,連忙說:「孩子,你趕緊起來,這樣太為難我了,我在中間不能兩邊說壞話,我不會不幫你的。」

最終老奶奶答應了幫忙,隨后透露了小粉養母家的地址,原來,小粉和養母為了躲避小粉親生父母的糾纏,早就搬家了,而且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沒有對小粉的親生父母透露她家的地址。

不久后,小敏帶著父母和記者一起去了小粉的養母家,在院子外面,大家來了一場十分尷尬的見面,緊接著雙方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小粉的養母非常氣憤,邊說話邊往外面走,想要躲避小敏和她的父母,但很快就被眾人追上,記者也在不停地勸小粉的養母消消氣,大家心平氣和地談一談。

小粉的養母一直強調,她沒什麼可談的,同時還氣憤地跟小粉的親生父母說:「當初是你們不要小粉,現在小粉不認你們了,那怪不到我的頭上,只能怪你們自己,你來找我干什麼?」

小粉的親生母親同樣變得憤怒起來,吵架似的反擊對方:「只有你會養孩子嗎?我也會養,我還會生孩子,而你不會,我比你厲害。」

小粉的養母不甘示弱:「你在外頭都不敢說小粉是你閨女,你對外人一直說小粉是我的閨女,你始終都不想認小粉。」

小粉的親生母親再次反駁:「誰說的?我沒說,我可以跟你跪著賭咒,你敢不敢?」

說到這里時,小粉的親生母親十分激動,朝著小粉的養母追過去,做出了打人的姿勢,但被小敏和記者拉開了。

小粉的兩位母親,為了小粉,已經反目成仇了,小粉的養母態度非常強硬,說她不會同意小粉的親生父母把小粉帶走,要先過了她這關,再去過小粉那一關。

盡管小粉的親生父母是小粉養母的親弟弟和弟妹,但這個時候,小粉的養母不顧親情也是有原因的,她認為小粉是她辛苦養大的,誰把孩子養大,都不會舍得讓孩子離開自己。

另外,還有一件事讓小粉的養母非常氣憤,前不久,小粉的親生父母為了認回自己的女兒,就繞過小粉的養母,偷偷的跟小粉聯系,讓小粉回家去。

這件事讓小粉的養母覺得,她沒有被尊重,小粉的親生父母根本沒把她放在眼里。

當然,小粉直接回絕了她親生父母的請求,從此不再接他們的電話,這小粉的親生父母才來找小粉的養母,不過養母強硬的態度,讓事情陷入了僵局。

整件事最關鍵的人物小粉一直都沒有出現,也許她會讓事情出現轉機,為此記者給小粉打了一個電話。

記者把眼下的情況跟小粉說了說,小粉卻表示:「快讓他們走,別來惡心我,我不想見他們,我因為身上流著他們的血而感到可恥,如果能把血還回去,那我一定還回去。」

接下來,小粉說出了她之所以怨恨父母的原因,她認為她的親生父母是有計劃地把她送人,而不是毫不知情,小粉還說,就在她剛出生的時候,她的父母就為她找好了一個家,現在她父母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小粉說的事情,和她父母說的事情,是截然相反的,事情開始變得復雜起來,肯定有一方說謊了。

為了尋找真相,也為了調節這場家庭矛盾,最后大家決定求助村委會,讓所有人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不久之后小粉來到了村委會,她終于愿意和她的親生父母面對面聊一聊了。

小粉坐下之后,是一臉的不高興,一上來就批評她的親生父母,說他們不知道感恩,是養母把她含辛茹苦養大的。

可她的父母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還一見面就罵人,所以小粉的養母才要搬家,躲著小粉的父母,十多年來,兩家都不來往,有一種老死不相往來的架勢。

接下來,小粉言辭激動地指責她的親生父母做事太絕,當初父母就是覺得她這個閨女是多余的,所以才送人了,現在沒有資格來和她相認,說到這里時,小粉一臉地不屑和厭惡。

小粉滔滔不絕地說了很長時間,給大家講述了另外一個版本的故事。

當初,不光是小粉的奶奶重男輕女,就連小粉的親生父母同樣重男輕女,一直想要一個兒子,但卻一連生了三個閨女。

加上家里條件不好,所以才把小粉當成多余的孩子送人了,而在小粉的父母把小粉送走之后不久,他們就生下了第四個孩子,也是唯一的兒子。

正是因為如此,才讓小粉十分痛恨她的親生父母,另外小粉還講述了幾件事,都表明她的親生父母從來就沒有關愛過她。

小粉大概五六歲的時候,她的養母帶著小粉,去小粉的親生父母家串門,當時小粉提出她喜歡吃蒸饃,而不喜歡吃烙饃,但小粉的親生母親卻偏偏做了烙饃,硬是讓小粉吃,這讓小粉記憶猶新。

還有一次,小粉想買毛線,當時就差幾毛錢,但小粉的親生母親就是不給她拿這幾毛錢,這讓小粉對她的母親非常不滿。

當時,有鄰居去小粉的親生父母家,看到小粉之后,就問這孩子是誰家的,結果小粉的親生母親說不是她家的孩子,是別人家的。

等到小粉和兩個姐姐到縣里上學的時候,小粉的親生父母去看望幾個孩子,只給了他們另外的兩個女兒買了零食,卻沒給小粉買,小粉只能站在欄桿那里,可憐兮兮地看著兩個姐姐吃零食。

以上種種事情,都讓小粉寒了心,以至于她每次想到親生父母,就充滿了怨恨,甚至到了恨之入骨的程度。

可小粉的養母卻對小粉非常好,所以小粉長大之后,就一直親近她的養母,卻不肯原諒她的親生父母,寧愿永遠不見他們。

面對小粉提出的這些事情,小粉的親生母親一直搖頭否認,嘴里始終在說:「沒有,沒有,沒有這些事情。」

小粉露出了嫌棄的神情,十分生氣,回了一句:「我就猜你會說沒有,這些事情你都不承認了,類似這樣的事情有很多,我都懶得一一說出來,你肯定都不愿意承認。」

小粉的母親沉默了一下,神態有些復雜,然后說她沒有經濟能力去補償一下小粉。

通過小粉母親的態度和說的話可以看出來,她似乎承認了小粉說的都是真的,而她想的是,也許補償一下小粉,那麼也許小粉就會原諒她了。

接下來,小粉表示,她不差母親那點錢,另外她嫁得也不遠,如果母親真要關心她,會有很多機會去看望她,但母親這些年什麼都沒做。

之前小粉的母親曾多次表示她非常想念小粉,但當她和小粉面對面坐著的時候,卻是一臉的漠不關心,好像身邊的這個人不是她的親生女兒,而是一個陌生人。

記者問小粉的親生母親為什麼一直都不愿意感激一下小粉的養母,結果小粉的母親說她生的閨女,還送了過去,應該是小粉的養母感謝她才對,如果沒有她當初送閨女的決定,小粉的養母也不會過上幸福的晚年。

小粉的親生母親非常固執,記者勸她退一步,先跟小粉的養母表達感謝,這樣小粉才會高興,也許她一高興,就愿意原諒親生父母了。

小粉的親生母親聽完后,仍然還在猶豫,滿臉為難的樣子,小敏在一旁看不下去了,突然跪倒在地,苦苦哀求母親,讓她說兩句好話,也許就能挽回小粉的心了。

小粉的親生母親稍微考慮了一下,然后把二女兒扶起,點點頭答應了,接著小粉的親生母親走到小粉的養母跟前,對她說了幾句感謝的話,而小粉的養母對此無動于衷,連句客氣話都沒說。

雙方的矛盾太深了,不是幾句話就可以和解的,不過記者還是想嘗試一下讓小粉和她的親生母親冰釋前嫌,于是提出讓小粉的親生母親主動去擁抱一下小粉。

小粉的母親聽了記者的話,張開了雙臂,朝著小粉走過去,想要把小粉抱在懷中。

結果,小粉滿臉冷冰冰的,快速轉過身去,慢慢走遠了,她不愿意被親生母親擁抱,這表示她仍然沒有原諒自己的親生母親,那份怨恨,依然深藏在她的內心深處。

小粉的親生母親,之所以要來找小粉,應該有兩個原因,一是她已經上了年紀,想讓小粉給她養老。

二是她非常羨慕和嫉妒小粉的養母,養母到了晚年,有小粉這個好閨女孝順她,生活過得非常幸福,小粉的親生母親心里不平衡,覺得這種幸福的晚年應該屬于她,所以她要把小粉奪回去。

而小粉的親生母親所講的事情,應該都是她編出來的,例如她說的當初把小粉送走那是她婆婆干的,她當時不知道,還有她之所以沒去見女兒,那是婆婆不讓等等。

小粉的親生母親這樣謊話連篇,那就是因為她想讓女兒回心轉意,回到她身邊,其實她這樣的行為,帶有自私和欺騙的成分在其中。

所以小粉看透了親生母親接近她的目的不單純,這才不待見親生母親,也不能說她不孝順,畢竟生恩不如養恩大,養育之恩大于天,她還是非常孝順養母的。

大多數的人在了解了這件事之后,會批評小粉的親生母親,當初因為重男輕女拋棄了女兒,如今又為了養老厚著臉皮找女兒,難怪小粉會說一句:「我因為父母而感到可恥。」

也有人批評小粉對她的親生父母太絕情了,還是應該寬容一些,畢竟是親生父母給了她生命,還有人反駁說:「未經他人苦,莫勸人大度,如果這些人有過小粉的經歷,估計也不會選擇原諒親生父母。」

這件事告訴我們,親情是一場倒計時的愛,要學會珍惜,不能當成交換利益的籌碼,否則可能會永遠失去這份親情。

爸媽和兒女最理想的關系應該是:爸媽有爸媽的天地,兒女有兒女的幸福,彼此掛念,互敬互愛,常常探望,互不干涉。

前半生兒女踩在爸媽的肩膀上去看爸媽沒有見過的風景,后半生兒女應該牽著爸媽的手一起去看爸媽未見過的風景。

兒女不是爸媽的續集,而是自己人生的主宰,顯然小粉和她親生父母的關系并不是這樣,而是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不過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才教會了人們如何正確地看待親情,才會在往后余生中,賦予人一顆愛與被愛的心。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