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為何大仇得報,甄嬛的心里卻像壓了塊石頭般,并不暢快?

古月 2022/05/04 檢舉 我要評論

要說清楚余鶯兒之死,首先我來梳理一下,到底有多少派勢力想要余鶯兒死?第一是皇上,因為余鶯兒已經毫無利用價值,且有欺君之罪。第二是果郡王一派,因為余鶯兒破壞了果郡王「獻美人」的計劃。第三是華妃一派,她怕余鶯兒吐露真相,巴不得別人替她殺人滅口。第四才是甄嬛,因為她恨余鶯兒下毒害她。這四派人都想要余鶯兒死,但是誰也不想自己陰暗的內心暴露,每派勢力都想借刀殺人,把鍋甩給別人。那最后是誰擔了惡名呢?當然是新貴得寵(捧殺)同時又是最稚嫩的甄嬛。

○果郡王想要余鶯兒死,所以崔槿汐故意提醒甄嬛,余鶯兒犯了欺君之罪,你只要在皇上面前稍稍提醒,皇上就會幫你殺了余鶯兒。然后崔槿汐去回報皇上余鶯兒下毒一事,不僅說的皇上動心愛憐,更對蘇培盛說:接下來就有勞公公您了!這個「有勞」是什麼意思?崔槿汐的意思是,她的主子甄嬛想要余鶯兒死,若是皇上賜死余鶯兒,還「有勞」公公執行到位。

接下來就是甄嬛在皇上面前借刀殺人,透露她才是在除夕夜倚梅園祈福的少女,把刀(欺君之罪)遞給皇上。

但皇上的心思,他一直等著甄嬛自己把真相說出來,這樣賜死余鶯兒就不是皇上心狠,而是她罪有應得。

有人說,皇上為何要在乎余鶯兒的怨恨?

在宮內,上位者有個潛規則就是「殺人不見血」、「殺人不用刀」。

特別是對余鶯兒這種賤婢出身的答應,得寵之后殺了她是有辱皇上的圣明(畢竟當時也是皇上要寵她的)。

所以皇上要盡可能地做出朕心不忍,但是她死有余辜的樣子,并且盡可能地把鍋甩給甄嬛。

讓余鶯兒的死因是因為「宮斗」,而不是皇上狠心無情。

宣布賜死余鶯兒的圣旨之后,皇上馬上宣布他要出宮微服私訪幾日,但是不方便帶蘇培盛(這樣太巧了吧?)因為皇上猜到,余鶯兒肯定不肯甘心就死,會大吵大鬧,皇上就事先躲開,讓蘇培盛執行命令,而且相信蘇培盛會巧妙掩護皇上的顏面。甄嬛說:我心里恨極了被人暗算,但是知道余鶯兒被賜死,我心里并不暢快。

為何大仇得報,甄嬛心里卻像壓了塊石頭一般,并不暢快。大家千萬不要以為這是甄嬛良心發現。這恰恰是甄嬛敏銳的第六感,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她是想余鶯兒死,但是她不想擔殺余鶯兒的罪名。潛意識告訴她,這件事恐怕沒有她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果然,冷宮里傳出消息,說余鶯兒形同瘋婦,摔了毒酒,撕了白綾,吵著鬧著要見皇上。而皇后和華妃,一個說頭風病犯了,一個說身子不爽快,都避嫌,不愿意出來做主。甄嬛的本意也是避嫌,她雖然想要余鶯兒死,但是基本的體面還是要的,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

所以甄嬛是寄希望蘇培盛可以有特殊的手段讓余鶯兒就死:這個時候皇上已經出宮了,難道還容她活著見到皇上?但是,此時安陵容嗅到了一絲微妙的契機,一個危險的計劃在她心里展開。

我來模擬一下安陵容的心態,她為何一定要這個時候出頭逼余鶯兒去死。第一、她想要用余鶯兒的命,給甄嬛交一份投名狀。第二、她深恨余鶯兒頂了她自己的恩寵,所以絕不肯放過余鶯兒。第三、安陵容心中,有一種怨憤不平想要發泄,借此機會,她要表明,卑微如她,也是不容小覷的。

但是,安陵容這種行為,是被宮內大部分人所不齒的。因為她不要名聲,不要體面,再說穿了就是「做人沒有底線」。為何安陵容至死在宮里都沒有一個朋友?無論她做什麼事,最后爬到什麼位置,收獲最多的還是恥笑、不齒和鄙夷?難道真的是因為她出身卑微,心細敏感?不是的。眾人回避她,看不起她,是因為她不僅心底陰暗,而且心狠手辣,手上沾著好多人的鮮血,別人害怕和她靠近,害怕沾到她身上的血腥氣。

比如這件事,本不與她相關,她卻要用別人的命給自己交投名狀。明明是她自己想要余氏死,卻一開口就說:甄姐姐聽見余氏辱罵不休,讓我來看看怎麼回事?一句話不僅把黑鍋都甩在甄嬛的臉上,還暴露了她和甄嬛抱團結黨營私的「事實」,所以后來皇上才會用安比槐的生死來考驗甄嬛和眉莊。

而且她自作聰明,自以為拿住了蘇培盛的軟肋,覺得她報出甄嬛的名號,蘇培盛就不得不從。安陵容:公公最能揣摩皇上的心思,她死了,公公的差事便也了了。不僅頭頂著甄嬛的名號,還暗示蘇培盛「皇上也想余鶯兒快死」。

這種話是你一個答應可以隨便說出來的嗎?大家仔細看蘇培盛端詳安陵容的眼神,我可以說宮里那麼多嬪妃,蘇培盛是最看不上安陵容的。出身卑微,一時不得寵都不要緊,英雄不問出處。但是瞅準別人落難落井下石,拿著雞毛當令箭,胡亂揣測圣意,還當面要挾蘇培盛,你是誰呀你?甄嬛當時不知天高地厚,安陵容更甚。她們根本不知道這里面水有多深。

然后,余鶯兒死后,小廈子特意來回復甄嬛:弓弦上的功夫,干凈利落,小主放心。而且還特意強調:半條脖子都被勒斷了。皇上和蘇培盛有個默契。自余鶯兒那次御前折磨小廈子之后,余鶯兒就是必死的。所以蘇培盛才對小廈子說:師傅當時叫你忍,現在別忍了。皇上猜出以余鶯兒的性格,必定不肯乖乖就死,而落在蘇培盛手里,必然會比自盡要慘烈百倍,所以他先溜了(微服私訪去了),并且信任蘇培盛會處理的干凈利落,絲毫不礙圣名。

那蘇培盛也借著安陵容的到訪,心照不宣的把鍋甩在甄嬛的頭上,還故意安慰甄嬛:還好余氏人緣壞,誰也不會說什麼?是真的誰也不會說什麼嗎?那皇上這時候為何要特意躲開?人言可畏,眾口鑠金。甄嬛剛剛得寵就如此氣盛不容人,落在華妃眼里會怎麼想?落在皇后眼里又會怎麼想?為皇上背黑鍋,也是寵妃的職責之一。因為越受嫉恨,她就越離不開皇上的那份恩寵,也會越陷越深,再也離不開宮斗的漩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