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眉莊是敗在安陵容的手里,那安陵容是敗在誰的手里?

古月 2022/05/11 檢舉 我要評論

到宮斗末期,安陵容的自毀傾向越來越濃。

眉莊是死在安陵容的手里,那安陵容是死在誰的手里?從表面上看,她是死在甄嬛的手里。但是細究內里,安陵容是自身一步步不由自主的走向毀滅和死亡的。在宮斗的后期,特別是在被全宮孤立之后,安陵容的自毀傾向和歇斯底里越來越明顯,她的情緒越來越不穩定,性格變得格外乖張怪戾,為達目的不惜犧牲自己的身體,已經到了不計后果的程度。安陵容害死眉莊,可以看做是對眉莊的妒忌,可以看做是對甄嬛求之不得的報復,但更明顯的是,是一種毀滅「美好事物」的快感。為什麼這世界上的一切美好都與我無關,我拼死拼活不惜一切代價爭取的東西都如過眼云煙,強烈的虛妄感讓安陵容走向另一個極端,得不到就要毀掉,哪怕這種毀滅會牽連到她自身,她也在所不惜。

安陵容因為不祥的傳言被禁足延禧宮之后,經常被貞嬪、康常在之流戲弄辱罵,受到了莫大的恥辱。甄嬛在凌云峰的三年是安陵容的高光時期,當時宮里只有她和祺嬪一起得寵,因為迷情香的緣故,也許她比祺嬪還要更得寵一點,連珍貴的螺子黛她都有份。但是甄嬛一回來,短短幾個月之間,就時移世易,她好似又回到了剛剛入宮時孤立無援的狀態,連在宮里鄙視鏈最底端的嬪妃都可以在她頭上踩兩腳,而當時宮里的兩大巨頭皇后和甄嬛,卻好似在看笑話一般,看她受人欺凌,丑態百出。

特別是皇后,明明安陵容投靠的就是皇后,投名狀也交了,不能懷孕的藥也喝了,這幾年一直兢兢業業,但是卻換不回皇后絲毫的真心維護,有的只是關鍵時候的落井下石,想逼著安陵容自己絕地求生。

安陵容的確可以靠著自己逆境重生,她是有一股子不服輸的倔勁,但問題是,一旦她破釜沉舟這麼做了,她還需要皇后這個領導干啥?

她還有必要抱著皇后這個大腿死不撒手嗎?

當安陵容為了復寵,不得不一大把年紀苦練冰嬉的時候,我不由自主的為她感到悲哀。她也算是宮里的老人了,也有過好幾次獨占鰲頭的得寵機會,最后卻還是不得不用「以色侍人」這招。皇后正宮的地位,甄嬛與皇上多年的感情,甚至眉莊失寵后有太后作為靠山,這些優勢她都沒有,不得不以最最慘烈,最最不計后果的「息肌丸」來保持體態輕盈。當安陵容以此生再也不能生孩子為代價,換取再一次得寵的機會;明明不喜歡被當成玩物,卻還是用嘶啞的嗓音來討皇上歡心的時候,她的心態已經完全失衡。為了出人頭地,她付出的太多太過。為什麼別人唾手可得的東西,她要豁出命去爭取,還隨時隨地會失去?對她來說,人生太不公平了。

安陵容失寵的時候,甄嬛心存輕蔑之意。甚至主動告訴她息肌丸的秘密,她和皇后像兩個好整以暇的棋手,就看著安陵容這顆棋子奮力蹦跶,覺得她決計跳不出自己的五指山。但是沒想到,除夕夜的一次冰嬉,不僅讓安陵容重得恩寵,更是一時寵冠六宮(也許迷情香也有一定的作用),甄嬛這時候才意識到,也許是她小瞧了安陵容。容貌不算出挑,也沒有過人的家世,還沒有子嗣,竟也能「熬」到今天這個位份。連甄嬛的貼身侍女崔槿汐,評價起安陵容來,都有一種居高臨下的鄙夷之感,就知道安陵容在宮里的真實地位。但是甄嬛沒想到的是,也許安陵容還沒有實力正面和她對抗,但是在背后耍點小手段搞破壞卻是綽綽有余的。多年的壓抑生活(熬到今天這個位份),已經使她的心態不能以正常人來理解了,她正在等待一個絕好的機會,同時報復皇后和甄嬛二人。誰叫在我落難的時候,你們只顧著看好戲的?別忙,大家都住在一個宮里,一旦出了事,你們誰都逃不了!

終于心機深沉的安陵容等來了絕佳的機會,皇后懷疑溫實初與甄嬛有染,并且以祺嬪為馬前卒,把事情鬧大到御前。

安陵容在甄嬛身邊待過一陣子,她應該知道以甄嬛的心比天高,與溫實初還不至于有私情,但是她就是不明說,任由皇后和祺嬪一廂情愿的撞南墻。

對安陵容來說,甄嬛與皇后斗的兩敗俱傷最好,她都不想幫,她唯一想做的,就是利用這件事去傷害眉莊,去動眉莊的胎氣。

所以在小丫鬟告密的時候,特意指出了「熹貴妃受了好大的委屈」和「皇上懷疑六阿哥是貴妃和溫太醫生的」,真是處處戳眉莊的心肺。

特別是懷疑六阿哥的血統問題,其實眉莊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溫太醫(才是最應該被懷疑血統的),安陵容就是要讓眉莊心神不寧。

到了滴血驗親之后,事實真相大白,祺嬪自知大勢已去,最后拉住溫實初做垂死掙扎:你敢說你對皇上的女人沒有半分不軌之情嗎?你對熹貴妃的心意昭然若揭……聽到這里,安陵容突然有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昭然若揭」的不是溫實初對熹貴妃的情意,而是他對眉莊的情意,安陵容意識到,她可以用這個情意,給眉莊致命一擊。所以她冷冷地威脅溫實初:你這個人,你的情意,本身就會害死別人。注意,這里安陵容用了「別人」兩字,明顯指的不是甄嬛,而具體指的是誰,只有溫實初心里最清楚。受到安陵容的威脅,溫實初眼眶都紅了,經過這件事以后,他與眉莊再也經不起任何一點閑言碎語,而且眉莊那個耿直的性格,要指望她在關鍵時刻和甄嬛一樣滴水不漏,逆風翻盤,幾乎是不可能的。為了保護眉莊,只能自己犧牲一下了。

因為用莫須有的罪名誣陷甄嬛,皇后被褫奪了管理后宮的權力,眼見皇后驚慌失措的臉,安陵容明顯松了一口氣,一副大仇得報的表情。而她剛剛的威脅也發生了作用,溫實初自宮了,噩耗傳來,正好驚擾了正在趕來的眉莊,眉莊也難產了。守在眉莊產房外的甄嬛,狠狠打了安陵容一個耳光:有意也好,無意也好,若是眉莊有事,我絕不與你善罷甘休。甄嬛不太理解安陵容為什麼一定要針對眉莊,所以她質問她:你到底安的什麼心?她也許想不明白,安陵容此時的心態已經完全扭曲,只要能報仇,只要能讓她痛恨的人不痛快,她什麼齷齪事都干的出來,反正她也幾乎一無所有。她過的不好,所有人都不能好過。

眉莊死了,甄嬛悲痛欲絕。眉莊的死,對甄嬛的打擊,絕對比果郡王的死要大。甄嬛與果郡王是「夕顏之愛」,知道這愛永不能見光,所以在決定回宮那刻起,甄嬛已經決定與果郡王的愛做個了斷。但是眉莊與甄嬛的感情不同,她們是細水綿長的友情,是不離不棄的知己之情,甄嬛從來沒有料想到會突然失去眉莊,但是噩夢就是這樣不期而至,而且不是偶發因素,而是安陵容人為的破壞。

寶鵑曾經委婉的提醒安陵容:其實惠妃娘娘不死,也礙不著咱們什麼?這是正常人的思維,你擋著我的路了,我就弄你,你不礙著我,那我也沒必要傷害你。但安陵容此時的思維已經不正常了,自進宮以來,她天天過著不由自主的日子,不爭不搶,她就被人踩在腳底踐踏,爭了搶了,不僅要多次擊破自己的道德底線,還要忍受宮里幾乎所有人的敵視。在心里學上有一個說法,如果一個人擁有強烈的欲望,但是沒法在正常渠道滿足,比如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比如正常感受家庭的溫暖(親子關系),夫妻關系,朋友關系,那麼這種欲望就會轉向破壞,通過毀滅來填補自己生命的空虛,通過毀滅他人來奪回對生命的掌握感,通過毀滅來感覺自己的生命還是被自己主宰的。此時,安陵容的生命已經變成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在吞噬別人(眉莊)的過程中,她感受到了變態的快感和報復的愉悅,也讓她在自毀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