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歲男子穿旗袍女裝20年,假扮病逝妹妹:等到母親去世,我就做回男人

小魚 2021/12/20 檢舉 我要評論

清楚他故事的人都知道,這才是他最為男人的時候。

一個62歲的男人,整日卻穿著旗袍長裙,這頗為怪異的一幕,就真實上演在某個城中村內。

他平素以吹笛賣藝為生,笛聲的旋律並不優美,但因為怪異的造型,也能引來不少圍觀者駐足而立,他表演得越賣力,人們臉上的笑意便越濃。

明明是個長得人高馬大的男人,面容粗糙盡顯男性特徵,還偏要留著一頭長髮,學女人穿旗袍長裙在街頭賣藝,是故意炒作,還是生活所迫?

古怪的是,城中村的鄰居,對這位穿女裝的男人也極為陌生,他沉默寡言,和鄰居們交流極少,平日裡除了上街吹笛幾乎閉門不出。

只是偶爾能瞧見他到小超市買些日用品,仍然是穿著旗袍女裝。

他到底是何人,為何要留長髮、穿女裝,背後到底有何隱情?

苦命母子

這位留著齊肩長髮,喜歡穿旗袍長裙的男人,名為朱孟勳。

他年齡頗大,已有62歲,還有個相依為命的母親,已是91歲的高齡,至于他穿女裝的初衷,和年事已高的母親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朱孟勳原本在家中排行老二,有個哥哥和妹妹,年幼時父親便早早離世,由母親獨自含辛茹苦地將他們三個孩子拉扯大,幾乎嘗盡人間苦。也是因為家窮,朱孟勳念完小學便輟學外出打工,小小年紀便將所有的體力活幹了個遍,憑藉著勤奮的勞動,數年下來總算能保證一家人的溫飽。

朱孟勳的妹妹,在不足二十歲時,因病離世,從那以後母親的 精神開始恍惚,只記得女兒,總覺得女兒是出遠門了,天天嚷著問,女兒什麼時候回來?

常伴母親身邊的妹妹走了,哥哥又遠在外地的家裡,能陪在母親身邊的,便只剩下朱孟勳了。

似乎命運對他的遭遇也感到慚愧,讓他遇到了一位體貼的女人,兩人結婚後先是生下了一個女兒,後來又有了個兒子,但付出的代價可謂是無比慘痛。

在生小兒子的過程中,朱孟勳的妻子離世。這是朱孟勳第二次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摯愛親人離自己而去。 也是這段經歷,為他後來穿女裝悄然埋下伏筆。 既然大富大貴已無望,人生已然能看到盡頭,那便唯有活在當下。

穿上女裝

妹妹去世後的那幾年,母親時常精神恍惚,喊著要找妹妹回家,朱孟勳為此四處求醫,最後有位老中醫搖頭苦歎道: 「那是心病,無藥可醫,但不妨找個長相與你妹妹相似的年輕女孩,時常去陪陪老人,或許能緩解老人的思女之情。」朱孟勳找不到像妹妹那樣的年輕女孩,但眼瞧著母親整日失眠又于心不忍,便找來妹妹生前留下的衣服,為自己畫上簡單拙劣的妝容,又找來假髮戴上。扮成女人模樣出現在母親面前時,他心若壯鼓猛槌,猶豫半天才磕磕絆絆喊了句:

「媽,女兒回來了……」 這一句呼喚宛如從裂縫中照進來的光,竟有著奇跡般的治癒效果,母親聽到呼喚後露出了久違的笑容,笑得合不攏嘴,她以為自己女兒真的回來了。

這是妹妹去世以後,朱孟勳第一次看到母親笑得那麼開心。

從那以後,每每到了母親發病時,朱孟勳便會換上女裝來哄母親開心,一人分飾兩角,既是男人,也演女人,同時還要兼顧著在外打工補貼家用。

後來,母親意外受傷,再也無法站起來行走,一番思索以後,朱孟勳決定辭職,常伴母親身邊照顧。 為節省生活開支,他帶著母親到城中村租下個小房間,與此同時,母親發病越來越頻繁。所以,朱孟勳便做了個大膽的決定: 此後只穿女裝,不再穿男裝,既可以省去衣服開支,也能讓母親的病情有所好轉。為謀求生計,養活自己和母親,受街頭藝人啟發,他也跟著自學起了笛子,頗為熟絡後便開始在街頭賣藝,收入的多少全憑路人心情。

但顯然,吸引觀眾駐足而視的,不是朱孟勳的笛聲,而是長得五大三粗的他,留著長髮,穿著旗袍的怪異打扮,旁邊的三輪車裡還躺著個高齡老人,實在古怪至極。

他只有一個心願,很簡單,讓母親開心,至于別人是否理解他,根本不重要。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

有人將他照顧母親傳到網上,引起軒然大波後媒體聞聲而來,緊隨其後,朱孟勳穿女裝扮妹妹哄母親開心的事蹟被報導,讓他得以收到不少愛心捐款。 那時他已無法上街吹笛賣藝,收入來源被徹底切斷,這筆錢便如及時雨般,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曾經的嘲諷和奚落之聲也隨之退散,人們被他的處境和孝順感動到淚眼婆娑,周圍鄰居也紛紛慷慨解囊,有人送來生活用品和三餐,也有女人專程送來自己的舊衣物。年復一年,日子就這樣過去,母親記性仍然不好,但已不怎麼喊著要找女兒了,有人勸他無需再穿女裝了,但他搖搖頭說: 再等等吧,等到母親去世,我就做回男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