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患病丈夫離家,媽媽與16歲的兒子相依為命,每晚講故事哄他:睡著了就不餓了

小魚 2021/12/20 檢舉 我要評論

圖為大彬在做治療

「佩奇,你把椅子拿給豬媽媽,她想休息一會。」「爸爸,爸爸……」。華玉芬的兒子患了重症,為了教會兒子說話,她就用「過家家」的方法用兒子最喜歡的佩奇教他一遍遍說話,認識東西。如今經過幾年的治療,陳大彬已經能記住一些東西了,記得最清楚的就是這句「爸爸」,其他的一會就會忘。華玉芬又心酸又心疼:「兒子不知道的是,這兩年我已經聯繫不到他爸爸了,他永遠不會回來了。」

圖為華玉芬和兒子

39歲的華玉芬家在一個小山村,原本應該美滿幸福的家庭,卻在2007年7月被徹底改變了。大彬在2歲時,別人叫他好像聽不見,而且走路喜歡摔跤,去醫院檢查後,診斷為發育不良。醫生告訴華玉芬沒有更好的治療辦法,只能每年觀察病情,也許隨著孩子的長大能慢慢恢復。

圖為大彬在獨自走路

6歲時,她又帶孩子去檢查。「孩子的症狀是因為壓迫神經所致,不儘快治療的話,可能以後連路都走不了。」醫生的話讓華玉芬一下子懵了,她沒想到兒子情況會這麼嚴重,可是一時間華玉芬根本拿不出兒子治療的費用。

圖為華玉芬在帶兒子去做治療的路上

華玉芬家在生活在大山深處,平時全靠種家裡的幾畝地為生,本就沒有攢下積蓄,而且大彬這些年一直在醫院檢查治療,家裡的錢也都花在這上面了,無奈華玉芬只能先回家想辦法籌錢。

由于巨大的經濟壓力,直到大彬7歲時,華玉芬變賣了家裡所有能賣的,又借了一筆錢後,才去醫院治療。本以為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卻不想這才是慢慢長路的開端。

醫生告訴華玉芬由于病情耽擱太久,還要通過長時間做康復訓練來治療,而費用太高,她根本沒辦法帶兒子繼續做康復治療。

圖為華玉芬在為兒子的病情擔心

圖為華玉芬在照顧兒子洗臉

圖為華玉芬在教大彬穿鞋

「太難了,平時很簡單的一件小事,我要成千上萬遍地教他,可是好不容易教會了,馬上又會忘得乾乾淨淨。有時我會忍不住崩潰對孩子發脾氣,可是兒子從不怪我,更加努力學習,我更加心疼了。」

圖為華玉芬在陪兒子做治療

大彬有時會忘記叫媽媽,但是爸爸卻是他記得最清楚的詞,大概在他的世界裡,爸爸就像動畫片裡的超人一樣是無所不能的。可是大彬爸爸在2019年藉口出去打工便一去不返,也斷了所有的聯繫方式。

圖為華玉芬在看兒子的單子

「從此,就剩我們娘倆相依為命了。」華玉芬悲哀地說。兒子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變得越來越膽小,對華玉芬越來越依賴,甚至每天晚上要被媽媽摟著哄著才敢睡覺。

圖為渴望好起來的大彬

丈夫的離開讓娘倆徹底失去了經濟來源,為了維持兒子的基本治療,華玉芬能省則省。「大多時間我倆連頓飽飯也吃不上,為了省電費晚上我摟著兒子甚至都不開燈。兒子哭著跟我說,媽媽我餓,兒子媽媽給你講故事吧,睡著了就不餓了。」說起獨自帶兒子治療的心酸,華玉芬泣不成聲「總有一天我會離開這個世界,我要讓兒子多學一些東西,只要能自理能活下去,我也能閉上眼了。」

圖為華玉芬帶著兒子賞花

為了給兒子治療,華玉芬欠了一大筆外債,而大彬後續治療還需要一筆昂貴的費用。華玉芬在用她的全部為兒子求來一線希望,如果兒子孩子這樣活下去,她一輩子不會原諒自己,就算前面的路再難,她也會堅定的走下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