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來舒太妃一眼相中的兒媳,是浣碧,你看她生母啥身份?

古月 2022/05/20 檢舉 我要評論

作為書劇雙爆的大IP,《甄嬛傳》衍生了不少討論熱點,雖然看似以主角一代的愛恨糾葛作為主線,但其實更多配角每個人的選擇和命運,也同樣充滿看點。

用佛經的說法,這個故事里的人也多少帶著「有情皆苦,無人不冤」的畫風。

女主甄嬛的異母(私生)妹妹浣碧(甄玉隱),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云遮霧罩的微妙身世、求仁得仁的悲劇結局,但是容易被忽略的則是前代「女主」舒太妃與她的一層特殊關系。

所以,也難怪舒太妃一眼就相中浣碧做兒媳,這其中,和浣碧母親曾經的身份有很大關系。

安棲觀初見

這兩個未來將建立婆媳關系的角色,初次見面在凌云峰時期。

當時甄嬛出于遠離宮廷的想法選擇到甘露寺修行,彼時還是她貼身侍婢的浣碧自然隨同伺候。

而由于早與甄嬛關系不凡的果郡王允禮的引見,她們幾乎是順理成章地見到了在安棲觀出家清修的先皇寵妃舒太妃,也就是此時的「沖靜元師」。

見面的契機比較波瀾不驚——甄嬛隨身攜帶的瑤琴斷了一根琴弦,閑談中舒太妃提到自己或許可以試著修修它,于是再次見面時,浣碧便抱琴同往。

然而,異樣的情景就發生在這次初見。

當甄嬛與浣碧抱著瑤琴「長相思」出現在舒太妃面前時,舒太妃明顯表露出了極大的震動和親切,甚至看上去都快眼含熱淚了。

她夸贊浣碧生得細皮嫩肉,還刻意讓對方走近點以便仔細瞧瞧,又特別問起她母親的身份。

在之后的相處中,舒太妃甚至有時用特有的「擺夷語」與浣碧交談。

至于這種時候,情節和身份上真正的「正主兒」甄嬛在旁邊會不會多少有些尷尬,這就不得而知了。

這種種反常之舉,實際上都指向同一個事實,那就是浣碧的身世之謎,以及她身世所證明的、甄嬛之父甄遠道當年的一段隱秘情史。

浣碧的身世之謎

浣碧的身份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

自從她初初登場,雖然名字上與甄嬛的另一侍女流朱恰成一對,仿佛就是為了形成一種對稱美。

但其實從一開始,情節中已經暗示了浣碧與流朱并不是一模一樣的情況。

甄嬛的父親甄遠道把最為看重的女兒送進皇宮,既期待她能提升家族的影響力,也指望她能夠為浣碧的人生助推一把,完成自己作為父親想要達成、但卻未能做到的部分。

于是浣碧的真正身份很快浮出水面,她是甄嬛的異母妹,但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身份無法見光,非但無法正式冠上「甄」這個姓氏,當然就更談不上認祖歸宗。

隨著情節發展,浣碧與流朱完全不同的立場和人設也逐漸展現出來。

流朱是典型的以小姐為天的忠誠婢女,因為出身與甄嬛根本就不在一個階層,所以壓根不會有相互比較的想法。

她的立身立場始終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再加上從小一起長大也確實有足夠的感情基礎,最后也是為了生病垂危的甄嬛而死于刀下。

而浣碧,不但在日常舉動中遠遠不如流朱那麼毫無保留,甚至還有過曾經背叛甄嬛的劣跡。

即使是她的背叛被發現了,甄嬛也只是用手段加以彈壓,并沒有采取更激烈的舉動。

不說宮斗中司空見慣的物理消滅,即使只是讓她重新回到甄家,也足夠保證浣碧不再有機會對核心主線發揮作用,那麼之后的小像事件、孟靜嫻之死自然也就都不會發生。

明明有機會一了百了,但甄嬛卻偏偏選擇了截然相反的道路,從這里也可以看出浣碧身世背后的巨大能量。

其實,雖然甄遠道一直都在努力掩蓋浣碧的身世,但甄嬛母親云辛蘿其實早已知情,只是出于自身以及家族利益的多重考量而沒有說穿。

后來她直接對丈夫說出那句隱喻意味濃厚的「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足以證明這個女人已經了解了絕大部分細節。

浣碧的母親名叫碧珠兒,這個名字一看就不是名門出身,她的身份也確實有不尋常之處,這是一位擺夷女性,又是罪臣之女,甄遠道和她的情事自然沒辦法正大光明擺到臺面上來說。

至于她的另一個名字「何綿綿」,有說法認為是她自己取的,也有認為是甄遠道給她的新名字。

不管是哪種情況吧,單從「綿綿思遠道」這句古詩來看,也很容易看出這個名字的含義。

甄家姐妹中,甄嬛才是長姐,也就是說甄遠道娶了甄嬛之母云辛蘿為正室,之后也仍然保持著與何綿綿的關系。

甄遠道對何綿綿用的心思,可能是因為擺夷女子出名的美貌,也可能因為她身上有著名門閨秀不可能具備的一些東西,更有可能是因為無法給她名分的虧欠和愧疚感。

甄遠道曾經對妻子說過「是我不能自已,和綿綿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足以證明即使在那個三妻四妾算常規操作的時代,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與何綿綿的關系是會遭到反對的。

更何況何綿綿不但沒有拿到任何類似名分的東西,反而很快就香消玉殞了。

這就好像皇帝在對方最美、情感最完美的時刻失去純元一樣,在記憶中總是會留下對方最為完美的形象。

而這份回憶和情感,就被甄遠道完完全全地轉移到了何綿綿留下的女兒身上。

這個女兒被取名浣碧,雖然看似與流朱同等身份,但特意保留一個「碧」字顯然是為了紀念她的生母。

甄遠道為了她的未來,可以說是用盡了心思。

擺夷人的惺惺相惜

那麼舒太妃為什麼一眼就能看出來浣碧的身世,也暗示了她的容貌,必定和當初的碧珠兒也就是何綿綿極為相像。

碧珠兒的身份是擺夷人,舒太妃阮嫣然其實也是擺夷人。

所謂「擺夷」,也有的書中寫作「百夷」,其實就是中國古代對南方傣族的統稱。

中國古代一般認為擺夷女子膚白眼大、體態優美,很容易出美女。

金庸筆下美女如云的《天龍八部》里,曾經被段延慶誤認為白衣觀音的刀白鳳也是擺夷人。

兩人當初由于同樣的出身背景、相似的命運而結成了摯友,而且由于文化背景的原因還存在著其他人難于理解、也插足不了的同病相憐。

舒太妃的「阮嫣然」這個名字也是來自義父知事平章阮延年,她真正的名字叫做移光。

她因為容貌美麗而得到前任皇帝專寵,但是卻因為出身原因不能和其他妃嬪一樣得到正常的冊封禮,當然更談不上封妃晉后。

然而即使如此,皇帝卻仍然專門為她大興土木,召集能工巧匠在行宮修筑了桐花臺為她行冊封禮,又賜給她名叫「長相思,長相守」的一琴一笛。

正因為舒太妃當初受到專寵,又生下了更受皇帝喜愛的果郡王,這才導致了她出家清修的結局,既是為了避禍,更是為了保護兒子。

由于同是擺夷人,又有罪臣之女的身份,這兩人不但惺惺相惜,更有一層相互照應的隱秘心理。

不過舒太妃受到的畢竟是皇帝寵愛,她的底氣要足得多。

畢竟除非出現了皇帝權力旁落的情況,皇帝才會受到其他人的掣肘。

相比之下,甄遠道的勢力當然就弱勢很多,他甚至還是漢軍旗的臣子,既不敢明確地與何綿綿扯上關系,哪怕是心里一直想要給私生女浣碧更好的環境甚至讓她認祖歸宗,也只能讓她頂著婢女的名頭在甄府生活。

而舒太妃在認出浣碧之后,不但本人對她十分親近照顧,甚至還直接向果郡王揭示了她「故交遺孤」的身份,要求兒子幫忙上心,給浣碧謀求一個好的歸宿。

有了舒太妃這番話,即使她并沒有明確要求兒子就納了浣碧為妾室,但假若這樣的事情真的發生了,可以預想到太妃也是十分樂見其成的。

歷史中的舒太妃

眾所周知,原書的背景設定為虛構架空的大周朝,改編為電視劇則盡量貼合清代中期的歷史,例如皇帝對應雍正,甄嬛對應孝圣憲皇后鈕鈷祿氏,而舒太妃則被認為對應康熙的純裕勤妃。

有了這些對應關系,不免令人浮想聯翩,在這些歷史人物的關系和命運之中,是否隱藏著作者創作過程中的某些特征呢?

純裕勤妃陳佳氏與舒太妃一樣出身不高,舒太妃被設定為擺夷人,陳佳氏則出身漢軍旗包衣,是二等侍衛陳希閡的女兒。

以陳佳氏的出身,她的進宮之路和清宮戲中常見的選妃截然不同——先是當宮女,后來生下了皇十七子胤禮,但哪怕是這個孩子都二十歲了,她也沒能得到任何封號。

看到這里其實已經可以推測,純裕勤妃雖然被認為是舒太妃的歷史原型,但講到「專寵」兩個字,那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畢竟作為清代中期的強勢帝王,如果對一個后宮成員稍微有一點上心,也不至于生下皇子后整整二十年都想不起來給個例行的封號。

康熙五十七年,康熙才告訴禮部,要他們把后宮中六位生下了皇子但卻沒有封號的嬪御冊為妃嬪,于是直到這一年,陳佳氏才趕上了這趟集體封嬪的末班車。

不過,歷史上的勤妃并不得寵,對皇十七子胤禮來說反而是個好事。

歷史上真正的果郡王胤禮,從九歲開始就常常跟隨康熙出塞外。

雍正繼位之后也很看重他,覺得他忠誠又清廉,工部、戶部、西藏、苗疆的種種事務都肯交給他去辦,甚至在臨終時候遺命要他輔政。

因為他身體比較不好,雍正甚至特別照顧,讓他日常在私邸中辦事,幾天進宮一次就行。

胤禮直到逝世都受到皇帝信任,這和小說里面復雜的三角關系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語。

浣碧的命運

其實如果要按史書記載來看,清朝大部分皇帝與其說是納妃,不如說是聯姻女性背后的家族和勢力。

類似先皇帝專寵擺夷美人舒太妃、甚至為她專門筑桐花臺這類情節,更多來自小說作者的虛構和衍生。

作者流瀲紫曾經說過,她寫《甄嬛傳》時著眼于思考愛情,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不管怎麼說,小說中舒太妃的看重照顧,再加上親爹多年來的另眼相待,這一切的確都成為了浣碧「不安分」的誘因。

不少人都會覺得浣碧和流朱的思考模式、行為邏輯大相徑庭,實際上這也是很自然的。

因為從故事一開始,浣碧就從未認為自己和流朱是一樣的人。

比起流朱的忠心耿耿,她更多為自己做出打算。

正是出于這樣的心態,她一度背叛過甄嬛,投入了其他妃嬪的陣營。

也是出于這樣的心態,她一手導演了小像事件,迫使甄嬛不得不認同她嫁入果郡王府為側室,不但不能反對,反而還得出手幫她。

書中點明,正是這樁婚事促成了浣碧終于能夠冠上「甄」這個姓氏,她更換了甄玉隱這個全新的名字。

也是在她即將新嫁的前夜,何綿綿的牌位才能以妾室的名義進入甄家祠堂。

當然她所利用的一切助力、所做過的一切算計,并不全然是為了這個母親,但不得不說她的舉動,也確實有幾分告慰逝者的意思。

即使是成功當上了果郡王的側福晉,她的人生道路也并不好走。

這里面固然有男方心有所屬的因素,也不乏府內情敵相爭的環境,她自己曾經「罪臣之女」的身份也同樣是個負面原因。

就如同在清朝的歷史實際中,「包衣出身」并不是什麼好話,即使后來通過努力往上爬而脫離了這個等級低下的身份,也仍然會被其他人用「抬旗」作為譏笑的由頭。

浣碧也不例外,如果不是擺夷血脈、曾經為奴為婢、罪臣后裔、私生女兒等等過去的陰影始終籠罩在她身上,她也許不必要那麼始終要求自己做到無懈可擊,以免被人看低看輕。

而到了故事的最終,隨著果郡王不可避免的死亡,她也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

半生以來的種種心機算計,全部付諸流水。

這樣的結局,只怕是舒太妃當初也萬萬預想不到的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