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女孩為救弟弟被拐賣!「認賊作父」隱忍14年,親手把養父送進監獄

yuhang 2022/07/23 檢舉 我要評論

2002年,浙江溫州6歲女孩為救弟弟被人販子拐賣。

和她一同被拐賣的,還有一個12歲的姑娘。

人販子叫6歲女孩叫自己爸爸,叫比她大6歲的姑娘為媽媽。

陳雪英因為這是人販子,前不久才從新疆為自己拐來的媳婦。

看著眼前這個只比自己大6歲的女孩,她不想開口。

但看著人販子養父目露兇光,這個6歲的女孩只能是無奈妥協。

兩個命運坎坷的女孩,就這樣被這個人販子毀了一生。

過后6歲女孩「認賊父」隱忍14年,終于有一天她找到了機會,把這個「禽獸不如」的養父送進了監獄。

人販子養父最終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但是他的故事卻比想象的更惡劣……

 

陳雪英1996年出生在浙江溫州瑞安。也就是我們本文被拐賣的主人公!

陳雪英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妹妹。

在沒被拐賣之前,可以說陳雪英的家庭條件其實很不錯。

她的親生父母在浙江溫州當地,開了一所規模不小的洗浴中心。

每天生意十分火爆,客人幾乎是趕著趟的來。

就憑洗浴中心的營業收入,就足夠讓這一家五口生活過得滋潤無比。

本以為一家人能夠幸幸福福地一直生活下去。

但哪料「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啊!」

2002年3月的一天下午,陳雪英的父母早早來到的洗浴中心開門營業。

剛開門沒多久,客人就一波接著一波的來,兩夫妻忙得滿頭大汗,甚至連吃飯都抽不出時間。

于是更無暇顧及三個孩子,于是兩夫妻就把孩子托付給了奶奶,讓奶奶幫忙照看一下。

當時奶奶也在擺攤做生意,就擺在洗浴店大門口。

由于洗浴店進進出出的客人不少,奶奶的攤位生意也變得非常好。

就這樣夫妻二人和奶奶都忙得熱火朝天,于是便疏忽了對這三個孩子的照看。

6歲的陳雪英就跟著弟弟妹妹在洗浴店旁邊的一家門市旁邊開心地玩耍。

但是她們不知道,在不遠處早已經有人把她們盯上了。

一個陌生男人突然出現在她們面前,手里還拿著一把糖果。

陌生男人一直盯著陳雪英弟弟看,并拿出一把糖果:「小娃娃,你過來!叔叔這里有糖果吃,你跟叔叔走,叔叔天天買好吃的糖果給你。」

陳雪英的弟弟當時還小,哪有什麼自主判斷力。

他看著有有糖果吃,就開心地跑了過去。

6歲的陳雪英看了一眼男子,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

因為畢竟有6歲了,她對陌生人的警惕性會更高。

陳雪英一把扯住了弟弟,用自己的雙手擋在了弟弟身前,不讓弟弟過去。

陌生男子目露兇光威脅道:「小娃娃,你快過來,說完就準備上手去拖拉陳雪英弟弟。」

陳雪英死死抱住弟弟,不讓這個陌生男人帶走弟弟。

這陌生人男子扭頭環顧了一下四周,也許是怕動靜鬧得太大了。

裝作和顏悅色的對陳雪英說:「小妹妹你放心,叔叔不是壞人,你過來把糖果拿給你弟弟妹妹吧。」

陳雪英畢竟是一個6歲的小孩子,沒有那麼多自主判斷能力。

看著陌生男子沒有再拖拽弟弟,他又說自己是好人。

6歲的陳雪英也就信以為真了。

她邁著小步子走了過去,剛拿過糖果,突然間她的大腦便一片空白。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她已經和這名男子來到了一家旅店門口……

旅館老板狐疑地看了下這對父女,越看越不像父女。

于是旅館老板開口問:「這旁邊小姑娘是你什麼人?是你女兒嗎?」

陌生男子:「顫抖著聲音,她是我的女兒,我和她到城里來玩了兩天,今天在你這住一晚,明天俺們就回家了。」

話剛說完,這個陌生男子便目露兇光惡狠狠地瞪了陳雪英一眼。

這意思很明確,就是叫陳雪英不要亂說話威脅她。

6歲的陳雪英內心非常恐懼,她害怕陌生男子會打她。

于是就什麼也沒說,算是直接默認了自己就是她女兒。

旅館老板一看小女孩也沒什麼反應,就信以為真了。

旅館老板為兩人開了一間房后,便沒再搭理了。

第二天,這個陌生男人便帶著陳雪英來到了汽車站。

6歲的陳雪英不想走她想要求救,卻被陌生男人威脅,拖著上了汽車。

陌生男人開口問:「你叫什麼名字?」

陳雪英害怕地回答:「我叫陳貴凡。」

這陌生男人一聽,頓時大為不滿:「這名兒不好聽,以后你就叫小雪。大名叫陳雪英,別人問你名字,你就這麼說,敢不聽我的,我打斷你的腿!」

陳雪英看見陌生男人的兇狠眼光,只能是唯唯諾諾的答應了。

其實是在她的心里,她真的很排斥這個名字。

汽車很快就啟動了,在車上陳雪英夢見了自己的親生母親。

母親在到處找自己,在呼喚自己的名字,呼喚自己回家。

在夢里陳雪英邁著大步奔向母親,嘴里喊著媽媽!媽媽!我在這里啊。

但是不多一會兒她卻被一個冰冷的巴掌叫醒了。

醒來過后的陳雪英才發現自己只不過是做了一個夢。

就這樣陳雪英被這個陌生男人拐到了安徽。

人販子把陳雪英帶到了安徽家里,陳雪英看到眼前破敗不堪的土胚房,打心里害怕,她甚至不敢走進去。

人販子說:「從此這里就是你家了,記住了,別人問你,你就說我是你老子,敢不聽我的我就打斷你的腿!」

陳雪英被嚇哭了,但是她卻不敢哭出聲,因為她怕挨打。

就這樣,陳雪英在這個所謂的「養父」家里住了下來。而她的噩夢也就此開始!

這個人販子養父整天游手好閑,除了打牌就是喝酒。

喝得醉醺醺地回來以后,就是對6歲的陳雪英一陣破口大罵和拳打腳踢!

6歲的陳雪英根本不敢反抗,也沒能力反抗,只能默默地承受著這一切。

她時常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因為她想自己的爸爸媽媽。

也許對于一個從沒見過親生父母的孩子來說,或許對親生父母沒多大感覺。

但是對于6歲的陳雪英來說,她和父母已經有很深的感情了。

現在突然離開他們,對于一個正需要父母的關愛,正躲在父母懷里撒嬌的6歲孩子來說,她感覺世界都變黑暗了。

漸漸地她越來越記不清父母長什麼樣子了。

她只記得母親是一個高高瘦瘦,留著短頭髮的女人。

爸爸是一個身材高大,長得有些偏胖的男人。其他的任何特征她都沒印象了!

在安徽家里住了一段時間后,陳雪英又被人販子養父帶到了新疆……

 

原因是人販子養父打牌欠了一屁股債,為了躲債,也為了掙錢還債,不得已跑到了新疆。

有一天陳雪英養父從新疆又帶回了一個女孩子這個女孩比陳雪英要大6歲,現在是12歲。

人販子養父惡狠狠地說:「小雪,你過來!從此以后她就是你的養母,你必須叫她媽媽。」

看著眼前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女孩,陳雪英很是排斥。

她想:這個女孩看起來只比自己大5-6歲,為什麼要我叫她媽媽?叫姐姐還差不多。

但是看到人販子養父兇狠的目光盯著自己,陳雪英只能是看養父的臉色行事。

就這樣毫不相關甚至沒有一點血緣關系的3個人,就這樣組建了一個三口之家。

聽起來很是荒唐,甚至自己的養母還是一個12歲的未成年。

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地陳雪英和這個小養母逐漸走近了。

在陳雪英稍微大了一些懂事了點的時候,有一次和養母聊天,才知道原來養母也是個不幸孩子。

她和自己一樣,也是被人販子養父給拐過來的。

還被逼迫當養父的媳婦,想想也是怪可憐的。

就這樣兩個同樣不幸的女孩,互相抱團取暖。一起生活在對人販子養父的恐懼中!

不過養母的到來,其實給陳雪英心里留下了許多溫暖。

雖然養母只比她大6歲,但是她卻真的如同是自己的媽媽一樣對自己。

陳雪英甚至在她身上找到了一絲媽媽的影子。

陳雪英每天都要做很多家務,但是對于從小就家境比較優越的陳雪英來說她根本不會。

有一次,人販子養父讓她去燒水,沒經驗陳雪英把水壺燒到冒煙了。

她對水開,甚至都沒有概念,覺得水在冒煙兒了,水就開了。

于是她把燒開的水倒進熱水瓶,水剛一倒進去,熱水瓶直接爆炸了。

看著滿地的開水,陳雪英被嚇壞了,她蹲在地上哭了起來,她害怕養父的責怪,更害怕挨打。

這一幕正好被養父看見,看見地上亂七八糟的。人販子養父瞬間來了火氣!

直接上去就對著陳雪英一頓拳打腳踢,打解氣了就狠狠地一腳把她踹到了桌子底下。

陳雪英小小的身體那里經得住一個成年人的拳打腳踢。

直接被被養父打的蜷縮一團,氣都喘不上來。

陳雪英卻不敢哭出聲,而是用手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哭出來。

她知道這一哭,肯定會更加激起人販子養父的怒火,到時候免不了又是一頓毒打!

這時一旁的養母也是忍不住瑟瑟發抖,她也害怕養父。

看著養父走遠了,養母才過來,趕忙扶起了陳雪英,抱住她安慰她,陳雪英在養母懷里號啕大哭。

過后養母給她買了藥,幫她上藥,這一刻陳雪英心里覺得暖暖的。

上小學的陳雪英由于長期遭到養父的虐待和毒打,她非常怕黑。

養母則陪著她,一直寫作業寫到深夜。

陳雪英看著滿是睡意的養母,不忍心她繼續陪著自己。

便對養母說:「媽媽,你快點回去睡覺吧,你也很累了,不用陪著我。」

聽到陳雪英這麼說,養母以為是自己打瞌睡讓陳雪英分了心。

艱難地揉了揉眼睛笑著說:「我沒事,我還不困,你快點寫吧。寫完了就可以睡覺了!」

而這時候,睡了一覺的養父醒來看見燈還亮著,看見陳雪英還在寫作業。

他頓時氣不打一出來,不耐煩地對養母說道:「你還不過來睡,要是明天早上我工作起不來,你們兩個都別想好過!」

面對養父的威脅,這一次養母并沒有退縮,而是堅持陪陳雪英把作業寫完。

轉眼間陳雪英已經上了國中了,養父和養母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兒一女。

本就貧窮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了。

為了養活這一家人,養母和養父選擇帶著孩子到外省打工,而陳雪英則留在家里上學。

她想帶著養母一起逃,但是她卻不知道能逃到哪里去,回家的路她也不記得了!

而且陳雪英從心底害怕如果自己逃跑,被養父抓回來會是怎樣的后果,所以陳雪英也不敢逃。

有一次快過年了,養母回來了,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學校接住校的陳雪英。

也許在養母心里,她已經把陳雪英當成了同甘共苦的妹妹。

所以養母心里一直牽掛著陳雪英。

聽說現在的中學生都很喜歡喝奶茶,養母特意給陳雪英買了一杯。

看著雙手和臉,凍的到處是凍傷的養母手著一杯奶茶遞給自己。

陳雪英的眼眶忍不住紅了,自己從小到大都沒感受到過父愛母愛,現在卻是在一個比自己大6歲的姐姐身上感受到了。

但陳雪英卻故意裝作很生氣:「你干嘛要給我買奶茶啊,我又不喜歡喝,你自己喝不就行了,而且這麼冷,你還在這里等我干嘛啊!」

雖然陳雪英嘴上滿是責怪,但是其實內心感動不已!養母現在是她心里唯一的一絲溫暖,她很心疼她。

國中畢業,陳雪英考的并不好!

由于家庭條件十分拮據,養父想讓陳雪英輟學。

用人販子養父的話來說就是:「陳雪英就是賠錢貨,讀這麼多書干嘛?還不如早點把她嫁出去,這樣還可以賺一筆。」

養母聽到人販子養父這麼說,第一次不怕威脅和他吵了起來。

「她這麼小,你把她嫁出去干嘛?像你一樣沒文化?還是像我一樣這麼慘?」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兩人越吵越起勁!養父見居然吵不過一個女人,這翅膀硬了是吧!

他頓時火冒三丈,拿起鋤頭握把就對著養母一陣亂打。

陳雪英拖著養母就往外跑,她此刻的心里對這個人販子養父恨意更深了。

她在心里暗暗發誓!總有一天一定要讓他得到應有的報應!

就在陳雪英以為自己可能逃不過打工的命運了,沒想到養母有一天卻悄悄找到了她。

養母說:「小雪,你去讀衛校吧,我湊了一些錢,已經悄悄地幫你報名了。」

陳雪英整個人徹底愣住了,她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你哪來的這麼多錢?」

養母則是微微一笑,你甭管了,你直接去學校報道就行了。

就這樣陳雪英在養母的幫助下,逃脫了暫時打工嫁人的命運,去到了衛校讀書。

而當養父得知陳雪英沒有打工,而是去上學了,他把養母狠狠地打了一頓。

養母因此被打到在醫院躺了一個星期,陳雪英知道后,也是焦急不已。

那段時間她經常請假去醫院看望自己的養母。

在心她里已是對養父已經恨之入骨了……

 

有一天正在衛校讀書的陳雪英突然接到養母打來的電話。

養母電話:「小雪,我真的已經受不了了,我準備回新疆了。我現在已經到車站了,我再也不會回來了,你要照顧好自己,好好讀書。」

陳雪英聽完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以為養母在騙她,她心里真的不舍得養母走。因為養母是她心里唯一的光,她走了自己生活就真的沒了任何希望了。

她想開口勸,但卻不知如何開口,因為養母留在現在的這個家庭,那也如同是人間地獄啊。

她含著眼淚說了句:謝謝你媽媽,我會聽你的話的。

說完便她便掛掉了電話。

陳雪英急匆匆的趕回了家,想印證養母到底走了沒有。

她推開家門,果然沒看見養母。

他問一旁的弟弟妹妹,「媽媽去哪了?」

妹妹哭著告訴她:「今天早上媽媽和爸爸吵了一架后就收拾東西走了。」

得到證實以后,陳雪英只覺得自己的整個人生突然變成了黑暗一片!

她走進房間,看見床頭柜上擺著3雙新鞋,一問弟弟才知道是媽媽走的時候,給她們專門買的。

陳雪英此刻再也憋不住了,她淚如泉涌,忍不住哭了起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什麼,只覺得自己很傷心,很傷心………

失去養母的資助,陳雪英最終沒有讀完衛校,因為根本養父不拿錢。

陳雪英看見自己唯一的希望也走了,她內心很想逃離這個家,因為這個家已經沒有什麼值得好留戀的。

有一天她告訴養父自己要出去打工了,養父也沒說什麼只要她不花家里錢一切好說。

陳雪英東拼西湊,湊足了車費,她拿上自己的行李,悄悄來到了溫州。

她想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但是溫州的變化太大了,她根本不記得回家的路了。

找了幾天后,由于身上沒錢,她又不敢回家,只能是無奈的回到了學校。

她一路上學一路自己做兼職賺學費,終于自己把自己供畢業了。

成功到了一所醫院當起了實習生,自己也可以賺錢了。

很多同事知道了她的情況后,紛紛勸她報警,勸她找自己的親生父母。

2015年3月25日陳雪英在寶貝回家網站上發布了自己要尋親的消息。

最終一位叫 竹林聽雨的志愿者跟進了此事。

在了解了事情的詳細經過后,志愿者也是憤怒不已。

但是陳雪英能提供的有效信息太少,僅憑她提供的信息,很難幫她找到家人。

志愿者覺得還是要從他養父陳某某入手,因為只有他能記得詳細地址。

但是陳雪英恐懼跟養父交流,更不敢再養父面前提及此事。

于是志愿者撥通了她養父的電話。

志愿者:「你是陳雪英的養父是麼?我們接到舉報,陳雪英是你拐來的孩子,請你配合她找到自己的父母。」

陳雪英養父一聽瞬間狡辯:「她是我撿回來的孩子,我沒有拐養父打死不承認,而且堅持不透露任何地址。說完便掛了電話志愿者一聽,頓時也是火大。

再次撥通了陳雪英養父的電話,很嚴厲的警告道:「鑒于你的不配合,我們已經決定報案,讓警方來處理。」

陳雪英養父一聽頓時慌了神,直接服軟并說出了自己拐帶陳雪英的具體信息與地址——浙江瑞安市塘下鎮。

志愿者聯系了安徽亳州警方,進行了DNA數據比對。

很快陳雪英的DNA比對成功。

她的DNA和遠在寧夏打工的一對夫婦成功比對。

警方馬不停蹄的聯系到這對夫婦,了解情況。

這對夫婦含淚告訴警方,女兒失蹤后,他們整個人都瘋了。

他們去了四川、新疆、甘肅、幾乎跑遍了大半個中國,仍然沒有找到女兒的消息,他們以為女兒已經遇害了。

幾年前他們來到寧夏銀川做生意,也想離開溫州這座傷心的城市,就在銀川安家了。

2009年抱著最后的希望,他們夫婦倆把DNA錄入了全國數據庫,這才比對成功了。

 

2016年,陳雪英被中央電視台邀請參加了《等著我》節目錄制。

在希望大門大開后,她終于見到了自己失散14年的父母。

陳雪英跑上去抱住媽媽哭的泣不成聲!

陳雪英:「媽媽,我終于找到你們了,我做夢都想回家,我夢到你來接我了。

陳雪英父母相聚陳雪英的養母:「寶貝,你回來就好啊,我和你爸爸都快急瘋了,我們一定幫你討回公道!」

就這樣陳雪英成功的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家。

在場外陳雪英見到了自己的弟弟妹妹,當年自己保護的弟弟和妹妹已經長的比她還高了,弟弟再也不用自己保護了,他可以保護姐姐了,想到這里,陳雪英欣慰的笑了…

至此一家人終于團圓了。

同時安徽警方也緊急出動,直接到陳雪英老家,對陳雪英養父實施了抓捕。

養父被抓到了派出所,對于被抓他還一臉不理解!

人販子養父在審訊室狡辯說:「我根本沒犯罪,我只是撿了別人不要的孩子而已。」

也許在他心里,他還認為自己做的理所應當,真的是可恨至極!

但是法律不會給他狡辯的機會,等著他的必將是法律的嚴懲。

警方聯系到陳雪英養母,問她怎麼看待丈夫被抓。

陳雪英養母:他被抓了活該,他這是罪有應得!

陳雪英養母表示自己會將兩個孩子接走照顧,兩個孩子是無辜的。

現在兩個孩子都在鎮政府找的福利院中生活著。

故事到這里也就該結束了,不得不感嘆一句:「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啊!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陳雪英認賊作父隱忍14年,最終在自己有能力了的情況下把人販子養父送進了監獄。

對于養父被抓,陳雪英表示自己完全能接受。

她說:「我不會有什麼負罪感,更不會傷心,因為養父才是我一輩子的噩夢,他罪有應得!」

兩個女孩的一輩子,就這麼被人販子給毀了,希望以后她們都能好好的吧。

也希望天下所有被拐賣的孩子,都能早日回家。

文中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對此你怎麼看?歡迎發表你的意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