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中的純元到底是誰,若曦死后,四爺為何放不下紅梅白雪

古月 2022/05/15 檢舉 我要評論

自《甄嬛傳》開播以來,許多人都不禁猜測,若曦就是雍正帝心中的純元,為什麼四爺會放不下紅梅白雪,真正的原因是若曦在康熙帝身邊當值的那年,在蒙古草原之上,若曦為敏敏搭建了一個全新的舞臺。

在那個舞臺上,敏敏紅梅白雪,傲然動人,一夜之間,那個閨閣女兒家,成為了草原上最美的明珠。敏敏那一場成人禮,是若曦親自設計,親自舉辦的。若曦的目的很簡單,她將敏敏當做自己的妹妹,那個時候的敏敏恰逢失戀,若曦希望通過這個成人禮讓敏敏告別自己的青春,也告別初戀十三爺。

紅衣白雪,不僅僅是敏敏的回憶,更是敏敏送給十三爺的禮物。那一年的若曦在幕后搖著鈴鐺,她只做敏敏的陪襯,但誰也不知道,這樣甘愿為她落雪的若曦,也成為了別人眼中的紅梅。這里頭就有個四爺。

要說四爺什麼時候對若曦心動,或許有許多時刻,正如若曦為十爺過生日,也正如若曦三番兩次打聽自己的喜好,亦或是若曦跟老十三喝酒撒潑高談擴論時。但真正讓四爺情定終生的便是這一場白雪。那天的四爺看到了若曦人性中最為寶貴的一面,她全心全意為她人做嫁妝,沒有絲毫的嫉妒,更沒有不安的情緒,若曦只是純粹地塑造美,欣賞美,同這個世界的創物主一樣。

從此之后,四爺才真正看到了若曦的特別之處。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權力年代,還有這樣一個人全心全意為了他人而付出,她的眼里沒有爭斗,更沒有擰巴,是一抹極其純粹無瑕的白。這一抹白落到了四爺的心頭,這輩子都無法銷毀。若曦無疑是四爺的白月光,那些年若曦死后,四爺渾渾噩噩度日,直到臨死之前,他的心里眼里也是那個穿著粉色衣裳,巧笑倩兮的姑娘。那麼《甄嬛傳》中的純元又是誰呢?在《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時,八爺已經有了嫡福晉明慧。由此我們不難猜測,四爺也早早就有了自己的福晉,也就是烏拉那拉氏。

將《步步驚心》與《甄嬛傳》對比,我們就不難發現,所謂的純元,就是烏拉那拉氏的嫡女。而《步步驚心》中的四福晉,才是正兒八經的純元。當然,這兩部作品都有一定的創作加成,歷史上的人物只能作為創作的借鑒。但從某些方面來說,《步步驚心》中的四福晉和《甄嬛傳》中的純元,確實有極其相似之處。在《步步驚心》中,穆婷婷飾演的四福晉雖然只是一個配角,但卻十分吸引人的眼球。穆婷婷飾演的四福晉剛出場時,我們就能直面感受到一種溫婉賢淑,不愧是大家閨秀。

四福晉的氣質其實與其他幾位福晉都截然不同,比起明慧,四福晉多了幾分柔和;而比起明玉,四福晉多了幾分端莊;比起若蘭,四福晉多了幾分通透。很多時候,我們看這個四福晉,不得感嘆一句,不愧是烏拉那拉氏的后人。在所有的后宮劇中,我們都不難發現,這些所謂的嫡出福晉身上都有一些通病。

她們年少時學習琴棋書畫,音律舞蹈,哪怕像明慧那樣馬術高超,名動京城,但她們都不過是為了能夠嫁入門當戶對的家庭,或者是更為顯貴的世家,為自己的母家添磚增瓦。四福晉便是如此,她跟四爺其實有些許相似之處,對于四爺來說,他年少時隱忍蟄伏,四福晉性格也是不爭不搶,成年后的四爺學著心狠手辣,四福晉則是用自己的智慧去幫助四爺,完成自己的夢想。我們很難想象,如果沒有若曦,四福晉會成為那個四爺的白月光嗎?

會的。但這也恰恰是四福晉的悲劇所在。四爺與烏拉那拉氏聯姻,為的就是自己的前程。彼時的四爺并不受眾朝臣所看好,而烏拉那拉氏卻選擇了四爺,這也就代表了一種政治支持。對于四爺來說,來的不管是純元,還是宜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女人背后所代表的的勢力。而四福晉嫁給了四爺,便是如此。四爺或許從來沒有愛過她。或許,從表面上看來,四爺尊重她,感激她,但這樣的感情,卻未必是愛。

也正如《甄嬛傳》中所描述,烏拉那拉氏的庶女宜修嫁給了四爺作為側福晉。彼時的四爺承諾宜修,倘若她能夠生下兒子,那麼自己就會扶持她做嫡福晉。但是結果呢,宜修懷孕,純元趁機而入,她與四爺在雍親王府門口相遇,兩兩相視,一見鐘情。這便是宜修的悲劇。但純元難道不是另一種悲劇嗎?她作為嫡福晉又如何呢,進了這雍王府,她便要時刻想著為烏拉那拉氏爭光爭名,哪怕最后死在了親妹妹的手下,她也還是要想著自己的家族,讓四爺傳宜修為繼后。

由此,純元與四爺的相愛就是一場陰謀,而《步步驚心》中的劇情,也降低了陰謀論。四爺和若曦的感情沖淡了政治交易,但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了純元最為真實的模樣。在故事中,十三爺被迫關進養蜂夾道時,若曦為了十三爺苦苦哀求,最終被康熙罰跪在雨中二十四個時辰。那一天,四爺匆匆忙忙進了宮里。

站在若曦的視角,我們自然能夠看到兩個人在那個雨天相知相惜,四爺用盡全力擋在了若曦的面前,希望能夠為她遮風擋雨。他們兩個人在雨中相擁,羨煞旁人。但是站在四福晉的立場呢?

那天大雨滂沱,四爺一言不發就進了后宮,四福晉連問一句的時間都沒有。四福晉只能擔心,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丈夫的臉色那樣難看,他總像是一道解不開的數學題,什麼都不告訴自己,讓人猜忌,卻不敢懷疑。

四爺離開后沒多久,四福晉就想盡辦法讓自己的母家打探宮中的消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她不允許自己稀里糊涂地就沒了。也就在那一天,四福晉才知道了,原來那個康熙帝的御前侍奉若曦,她為十三阿哥求了情,現如今跪在宮門口,誰都無法靠近。

再愚鈍的人也能想到四爺為什麼而生氣,前一腳十三爺被嚴懲,后一腳若曦被罰跪。四福晉真想為四爺解憂啊,但與此同時,作為一個女人,作為一個妻子,她又不得不懷疑,四爺和若曦之間是不是有什麼。四爺感情淡薄,哪怕是夫妻之間,他也鮮少有感情外露的時刻。或許這些年過下來,四福晉也習慣了,習慣了四爺的冷言冷語,習慣了他的不茍言笑,不善分享。但如果,這一種特殊被打破了呢?或許四爺不是真的冷漠,他只是不想把這一份熱撒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這里,四福晉似乎是打了個寒顫,這天也越發低沉。但是這個時候,四福晉卻不愿意繼續深究了。后宅中的女人大多都是如此,丈夫愛上別人或許是意料之中的事兒,但自己只要還是嫡福晉之位,或許一切都沒那麼重要。直到四爺回府,四福晉才匆匆忙忙打著熱水,拿著干凈的衣裳去伺候。人如飲水,冷暖自知。總歸是枕邊人,四爺會發現自己的好,而烏拉那拉氏和愛新覺羅之間,更是無法拆分。

但四福晉恰恰想錯了,那天的四爺回來后,在雨中站了整整一夜。四福晉打著傘,希望四爺能夠進屋,希望他別這樣傷害自己。但是四爺只是冷漠地將她推開,讓伺候的人扶著嫡福晉進屋。四爺想一個人站著,他連陪伴的權力都不給自己。在那一天,四福晉突然明白了一件事,那是四爺和若曦之間的故事,她已經沒有了插足之地。但是知道了又如何呢,四福晉能改變什麼嗎?不能,她能做的就是守在四爺的身邊,跟他共度余生,哪怕他的眼里和心里沒有自己,總歸還是一家人,而嫡福晉,總歸還是自己的。

或許這件事只是四爺和若曦之間的小插曲,他們因為這一件事,私定了終生。但是對于四福晉來說呢,這件事就像是永遠扎在心里的刺,她總是會想起,總是會對宮里那個若曦,充滿了好奇。而后四爺上位,他成為了真正的皇帝。四福晉也從此成為了后宮那個最為尊貴的皇后,她總在想,皇上會不會把皇后的位置給若曦呢?他們這麼相愛,不知那個帝位上的君主,是否會盲目到放棄自己的家族。四福晉不敢想,她一邊當著那個更為賢良的皇后,一邊提防著皇帝是否會給若曦封號。

但一切都在四福晉的意料之外,若曦并沒有封妃。雍正雖然經常去她的宮里,但兩個人卻紋絲不動。直到后來,雍正告訴她,若曦心情不好。是啊,若曦心情不好,雍正能夠馬上發現,還讓她這個皇后去安撫若曦。可誰能想到她的感受呢,她才是雍正名正言順的妻子啊,可他將自己放到了哪里?但皇后還是去了,因為她現在必須要識大局,為自己的夫君分憂,哪怕是為他討好一個女人,她也必須要去。

四福晉和若曦的第一次碰面沒有任何火花,但偏偏是沒有,才讓人覺得更為悲情。那個時候的若曦更明白后宮女人的苦,那個時候的四福晉也更能體會到什麼是抓住核心利益。這兩個女人在這場交戰中,沒有勝負,都是受害者。這才是《步步驚心》所有后宅女人的悲劇。故事的開始,若曦想要離開皇宮,想要真正的自由。故事的最后,若曦為了愛情,她陷入了后宮,哪怕離開了紫禁城,也終究是草草離世。這是一個時代對女人的荼毒,沒有人能逃脫,若曦也是如此。至此,步步驚心,心終成灰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