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男孩被拐,弟弟立志當員警「尋找親哥」,29年後一家人,緊緊相擁終團圓

安妮 2021/12/27 檢舉 我要評論

2017年10月19日株洲火車站舉行了一場特別的迎親儀式,一位34歲的中年男子看著白髮蒼蒼的父母,留下了兩行熱淚,還與一名30歲的 員警緊緊相擁在了一起。

34歲的中年男子名叫 周春雨,自5歲被拐後,此刻他終于見到久別29年的親生父母和弟弟。

與周春雨相擁的員警名叫 周春風,為了能夠尋回被拐的哥哥,從小立志當一名光榮的人民警察。 功夫不負有心人,尋親29載,在無數親朋好友的見證下,周家終于團聚一堂。

被拐兒童

時間回到29年前,1988年,株洲火車站。

株洲火車站附近熙熙攘攘,人流量非常大。有幾分生意頭腦的 周德寶妻子唐百花在火車站附近盤下了一間門店,賣起了新鮮水果。

因為家中有兩個兒子,所以兩口子絲毫不敢浪費一點時間,盡可能地多賺些錢來改善家境。周德寶的大兒子名叫 周春雨,5歲的他有著肉嘟嘟的小臉,十分可愛,二兒子名叫 周春風,年僅1歲。

由于選址在 火車站附近,周德寶的水果店生意非常好,所以將1歲的幼子送到父母身邊,讓他們代自己看管,而大兒子則由妻子唐百花照顧。

1988年11月8日下午,由于剛剛有一班火車到站,火車站的出站口瞬間湧入了一大批乘客出站,同時也有很多人光顧了周德寶的水果店。

看著水果店內數不清的客人,周德寶更是忙得不可開交,頭上大汗淋漓。因為生意太好,周德寶還算錯了幾筆賬,讓到店的客人非常不滿。

無奈之下,周德寶向帶娃的妻子喊到: 「讓春雨自己玩一會,你先過來幫幫忙。」聽到丈夫的呼喊,唐百花應了一聲,然後對5歲的周春雨叮囑道: 「媽媽去幫爸爸工作,你先在門口玩一會,有什麼事記得喊媽媽。」

周春雨對母親點了點頭,認真地回答到: 「我知道了。」

聽到兒子的回答,唐百花進入店中,幫丈夫一塊賣水果。前幾分鐘,不放心的唐百花時不時地望向店門口,在看到兒子一個人玩得十分開心後,漸漸也放鬆了警惕。

又忙了十幾分鐘,唐百花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看向店外,沒有看到兒子的身影,于是朝著門口喊到: 「春雨,你在哪呢?」等了片刻,也沒有等到兒子的回應聲,唐百花的心頭猛地一顫。

不顧正在交易的客人,快速沖出了店外尋找兒子。

可當唐百花出門後,哪還有兒子的身影?只見火車站附近依舊熱鬧,來來往往的行人,卻唯獨沒有兒子的影子。

當時唐百花猶如觸電一般,身心都顫抖起來,大喊到: 「春雨!春雨!你在哪?別嚇媽媽啊!」可即便唐百花的聲音喊得再大,也依舊沒能得到兒子的回應。

知道出事的唐百花趕緊跑回水果店,對著正在忙碌的丈夫說到: 「還賣什麼水果,咱兒子丟 了!」

聽到妻子的話,周德寶哪還顧著賣水果,跟著妻子一塊跑到店外,在外面大聲喊著兒子的名字。

夫妻兩人從不同方向尋找,邊喊周春雨的名字一邊詢問附近的鄰居,結果都是一無所獲。

至于周春雨被拐的全過程,還是已經回到老家的他說出了事情經過。

當時正在店門口獨自一人玩耍的周春雨,遇到了一個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以帶他去公園玩耍為名頭,又給他買了幾塊糖,就成功將周春雨領上了前往福建莆田的火車。

哥哥被拐,弟弟勵志當員警

周德寶帶著妻子找遍了株洲火車站的大街小巷,問了無數個人,結果都是一無所獲。在經過一天一夜的尋找後,周德寶終于認清了兒子被拐走的事實。

悲傷過度的周德寶對著妻子就大吵了一頓,可吵歸吵,兒子丟了的事實已經擺在面前,找到兒子才是正事。

身心俱疲的周德寶和唐百花選擇 報警,可當員警到現場調查後,也被困難的現狀給難倒了。

1988年哪有什麼視訊監控,要知道中國首次引進視訊監控技術還是在1987年,根本還沒來得及普及。

最讓警方為難的是,由于周家也不富足,大兒子周春雨只有一張幼兒時期的照片,拿著幼兒時期的照片又怎麼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失蹤的周春雨呢?

不過既然群眾有困難,警方當然不會袖手旁觀,為此,株洲警方還成立了尋找失蹤兒童的專案組立案調查。

一面是警方大規模的摸查,另一面周德寶和唐百花也沒閑著,動用一切可以動用的親戚人脈,在民間苦苦追尋。

大兒子失蹤後,唐百花每天以淚洗面,為了緩解兒子失蹤的痛楚,她將小兒子周春風接到了身邊。

才一歲大的周春風並不能理解父母口中 失蹤是什麼意思,只是他看著父母傷心的模樣,自己也不自覺地落淚。

時間一天天過去,周德寶夫婦始終沒有放棄追尋兒子的下落,幾乎散盡家財,走遍大大小小的城市,就是為了能夠讓兒子回到身邊。

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無論是警方還是周德寶夫婦,對于周春雨失蹤案都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一年又一年,唐百花從來都沒有從兒子失蹤的深淵中走出。周春風也在父母的呵護下逐漸長大。

小兒子周春風5歲時,他終于明白 拐賣、失蹤究竟意味著什麼,而且他也明白了為人民服務的員警能夠尋找到失蹤的哥哥。

于是周春風在心底暗自許下承諾, 長大以後一定要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警察,親自將失蹤的親哥給找回來。

當周春風將自己的理想告訴父母後,唐百花輕輕地撫摸著小兒子的腦袋,眼淚再一次落了下來。

對于兒子的理想,唐百花也是暗下決心,一定要將自己這個小兒子培養成人,讓他實現自己的夢想,完成找回周春雨的承諾。

為了能夠讓失蹤的兒子找回自己的家,唐百花和周德寶一直都生活在株洲的一處小房子中,因為他們害怕自己換了地方,兒子就再也找不到家在哪了。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夫妻倆為了尋找兒子,幾乎傾家蕩產,水果店的生意更是徹底荒廢。不過他們並沒有放棄對生活的希望,而是一邊尋找大兒子,一邊打工賺錢供小兒子讀書上學。

功夫不負有心人,小兒子周春風在大學聯考時以優異的成績報考到了一所警校,出色的小兒子成為夫妻兩人最好的慰藉。

考入警校後的周春風,偶然聽到四川有一戶人家領養的兒子跟周春雨失蹤時的樣子非常相似,于是他趕緊將這個消息通知了父母。

周德寶為了查證,在嚴寒的冬季一人前往四川,在四川苦苦尋找了大半個月,卻發現四川的孩子並不是周春雨。

當周德寶回到株洲後,周春風看著父親被凍出凍瘡的耳朵,心中難掩悲痛,同時內心對找回哥哥的執念又深了一分。

周春風看著父母在接到消息後一次次外出尋找,又一次次失落而歸,只恨自己沒能快點畢業,成為一名人民警察為父母分憂。

尋家的兒子

被拐走到 福建莆田的周春雨,也是經過了很多磨難,最終被送到了一戶姓陳的家中,並給周春雨起名陳洪。不過萬幸的是,陳家養父母對這個外來的孩子很好,就如同親生兒子一般對待。

5歲的周春雨剛到陳家時,就直接給養父母說:「 我家不在這裡,你們不是我的父母,我一定要回家!」

陳家養父母也贊同這個小孩子的想法,畢竟當時周春雨已經有了自我意識,只不過周春雨並不知道自己的老家在哪,也不知道父母的名字,他只知道父親姓周,母親姓唐。

因為周春雨給出的條件十分有限,同時又受困于交通和通訊,所以無法説明周春雨找到親生父母的所在。

就這樣,養父母一天天地將周春雨養大成人,讓他上小學、國中。不過好景不長,周春雨的養父在他14歲時不幸病逝,還欠下了一屁股外債,所以周春雨只能選擇離開學校打工來養家。

在周春雨的不懈努力下,非但幫養父母還清了外債,甚至還找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另一半。周春雨在養母的見證下結了婚,組建了一個幸福的家庭,還育有兩個孩子。

不過周春雨並不開心,因為在他的夢裡,始終被困在火車站附近的一家水果店門口。

2015年,32歲的周春雨在養母和妻子的幫助下來到了莆田的派出所中錄入失蹤人口DNA,巧的是, 周春雨的親弟弟在2014年成功考進了公安系統,並且錄入了自己的DNA。

當周春雨的DNA和周春風的DNA在資料庫中比對後, 2017年,終于確定了兩人的DNA非常相似。

當周春風得到消息後,馬不停蹄地前往福建追查線索,身為員警的周春風第一眼見到周春雨後,已經確定了他就是自己失蹤29年的親哥哥。

因為兩人的樣貌非常相似,而且和母親唐百花也非常相似。

尋回親哥哥後,周春風打電話將這個消息告訴了父母,只聽見電話那頭父母哭得泣不成聲。

2017年10月19日清晨,周春雨踏上了回家的列車,經過數個小時的奔波後終于來到了他闊別已久的株洲。

株洲火車站門口,周家人都在緊張地等待周春雨的出現,當他現身的那一刻,血濃于水的感覺出現,即便29年未見,周德寶和唐百花依舊一眼就認出了熙熙攘攘人群中的周春雨。

一家人緊緊相擁在了一起,火車站周圍響起了劇烈的掌聲。

看著已經滿頭白髮的父母,周春雨邊哭邊說: 「我一定會好好孝敬父母的!」

5歲哥哥失蹤29年,弟弟立志做員警找回哥哥,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分別29年以後,一家人終于團聚。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