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李娜爆紅時出家,「看破紅塵」放下一切選擇消失,于『六字真經』中悟道解脫,穿袈裟現身「絕口不提過去」:「我不是出家,我是回家了!」

隨緣 2021/09/04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這一生,不管做什麼事,一定要做個善良的人,一心向善迎接光明

歌手李娜曾以一首高亢的《青藏高原》聲震樂壇,60、70年代是大陸當紅女歌手,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她在樂壇的地位和實力遠超現在的明星

談起李娜為什麼會在《好人一生平安》之後,選擇了在幕後發展,李娜坦白地說:中國人是很看重一個人的實際水準的,只有擁有真正的實力,才有可能保持長久的藝術生命力。

李娜卻在九七年下半年曾經神秘失蹤,後來傳聞她在美國遁入佛門,李娜出家一直是個謎,用她自己的話說;以前的我並不快樂,我過去的生活表面上很豐富,可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內涵。

朋友給李娜介紹佛學,李娜在翻閱經書後感到茅塞頓開,最終看透一切選擇出家,從此在演藝圈銷聲匿跡。

曾經和李娜在同一個舞臺演出過的薑昆,對李娜的出家一直迷惑不解。終于,在洛杉磯,薑昆偶遇已著黃衫的李娜,李娜告訴他: 「我不是出家,我是回家了!」

第一次見到李娜是在「難忘一九八八」晚會上,她像鳥兒飛過窗口一樣從我眼前掠過;以後的相見都是在舞臺上下,在攝影棚內外的匆匆擦肩而過之中。

她給人留下的印象談不上深刻,只記得那雙與眾不同的眼睛,總是不願睜得太開,好像噙住了很多光線,以至于不願再釋放出來似的;對同行她也是淡淡相處,正如歌曲裡所唱的「水中的一抹流紅」,她獨自而在,獨自存在于自己音樂的寧靜之中。

以後,我聽說了她在香港的演唱時,以無伴奏的方式演唱《青藏高原》。全場觀眾,鴉雀無聲,靜心地聆聽。

唱完了,李娜從自己的旋律中出來了,但觀眾還陶醉在她所製造的聲音的波紋裡,半分鐘的沉默等來了長久的掌聲與歡呼不斷———我想象得出那該是怎樣壯觀的場面。

後來,聽說她出家了。大家惋惜不已,而不解與疑惑,更伴隨了粉絲不少日子。

終于,在洛杉磯找到了她。一身黃衣僧侶服,潔凈的剃度代替了當演員時頭上的髮飾;面色紅潤,目光有神,某種純之又純以至于無塵的精神充溢在她的每一個舉動中。

幾乎每個歌手必然會呈現在臉上的那種勞累的蒼白和缺乏睡眠的倦意在她這裡銷聲匿跡,連曾經在她眸子中閃爍過的懶散和迷茫也不見了。

如果說舞臺上的李娜是一枝掩藏不住自己芬芳的玫瑰,那現在的她就是一朵靜靜釋放自身清純的百合。一個人在自己一生中,能同時擁有這樣兩種截然相反的人生境界,還有什麼不可以滿足的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