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長公主李富真:25歲不顧父母反對「下嫁保鏢」,卻換丈夫出軌,支付3.2億巨額離婚費,如今迎來逆風翻盤

安妮 2022/01/02 檢舉 我要評論

1999年,韓國最大的豪門財閥家族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婚禮。

頭頂、腳下繁花似錦。

新娘身穿白色婚紗,長尾拖地,一手輕挽新郎,緩緩出場。

證婚人致辭,新郎新娘四目相對,面對愛人,許下不變的承諾。

彼此交換戒指。

可婚禮現場,除了兩位新人。雙方父母無一例外,都愁眉苦臉。他們似乎早已料到,這場婚姻註定會以慘烈的結局收場。

自古婚姻講究門當戶對,可他們的門第相差太懸殊。

新娘不是別人,是韓國三星集團會長的大公主 李富真,而新郎 任佑宰只是一個高中畢業的保安。

李富真不顧父母的強烈反對,如同著魔了一般,死心塌地要嫁給任佑宰。與家人鬥爭了四年,最後父親 李健熙只能無奈妥協。

1、出生豪門的白富美與窮小子的戀愛

在韓國,坊間有句俗語,韓國人的一生都無法避免三件事:s亡、稅收和三星。足以說明三星在韓國的重要性。

三星是韓國第一大企業集團,其集團業務涉足電子、證券、房產等多個領域,每年的銷售額大概要為韓國創造約1/4的GDP產值。

三星集團的前會長李健熙與妻子有一子三女,其中大女兒李富真深受父親的喜愛。

李富真和父母

不僅繼承了母親的高顏值,還遺傳了父親沉靜幹練的辦事風格。

出生在金字塔頂尖家庭的李富真,從小就接受了極其嚴格的精英教育。畢業于韓國的延世大學,後進修于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學MBA。

不僅如此,在父親的栽培下,她從小耳濡目染,學會了父親不少的經商之道和管理技巧。因此被外界稱為「小李健熙」。

李富真

儘管生在豪門家庭,身份尊貴,但她為人並不驕縱,反而謙卑上進。

1995年,剛從大學畢業的李富真申請去首爾一家機構做義工。父親考慮到女兒的安全,臨時從公司調了一位年輕的保安給她當貼身保鏢,這個保鏢就是任佑宰。

任佑宰

任佑宰出生在韓國一個普通的家庭,父母靠著經營一家小店維持生活。他成績不好,高中畢業後就沒在上學。體面的工作對學歷要求高,他連著找了好幾份工作都被拒絕,最後在朋友的介紹下來到了三星集團當保安。

按理說,兩人的地位堪稱雲泥之別,一個是有著顯赫家世、高高在上的長公主,一個是低入塵埃、毫無存在感的保安。這次的交集充其量只能算是萍水相逢,他很快就會成為李富真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卻沒想到,在短短幾個月的相處中,李富真卻對任佑宰動了情。

李富真從小錦衣玉食,跟著在商界打拼的父親,見慣了商場上你來我往的紛爭。接觸的不是眼高于頂的貴公子,就是表面不動聲色、實則暗地裡勾心鬥角的商界大佬。

而任佑宰身上平常人家的煙火氣和質樸反倒很吸引她。

起初她跟任佑宰表白時,任佑宰都覺得誠惶誠恐,嚇得不輕,低著頭在李富真面前結結巴巴的乞求,讓李富真別拿他開玩笑了。

他好幾天都不敢抬頭看李富真,李富真可是堂堂三星集團的長公主,地位尊貴哪是他這種平民百姓所能企及的人。

但李富真反而像是認准了任佑宰,她無數次告訴他,她不在乎金錢名利,這些對于她來說都不重要,她喜歡的是他這個人。

于是兩人暗地裡背著父母談起了戀愛,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很快風言風語就傳到了父親李健熙的耳朵裡,起初他還不相信。直到一次,他從其它地方參加完會議在回公司的路上,在車上剛小憩一會兒後,從車窗向外望了一眼,竟然看到大女兒與公司的保安正手挽手,舉止親密。

見此場景,他勃然大怒。晚上回到家裡,他把女兒李富真叫到面前,一頓呵斥。

而此時任佑宰的家中也是亂成一鍋粥,得知兒子與豪門公主相戀,自知他們家實在攀不上這高枝,同樣嚴厲反對,甚至擔心會招來禍。

不知是任佑宰給李富真灌了什麼迷魂湯,無論別人如何反對,她硬是堅持非任佑宰不嫁。家人見女兒如此固執,為此還給她介紹了各種長相英俊的權貴公子,但她一個都看不上。連安排的見面都以各種理由推脫拒絕。實在推脫不了時,也是板著臉匆匆見上一面就沒有後續了。

她頂著壓力與父母鬥爭了四年,最終家人無奈只能妥協。

1999年,兩人在韓國舉辦了婚禮,李富真下嫁給保安任佑宰。在現場,除了二位新人,雙方父母都苦著張臉,擠不出一絲笑容。

可沒想到,這場婚姻的悲劇才剛剛開始上演。

2、扶不起的阿斗

婚後也不可能再讓女婿繼續當保安了,這不然傳出去也是商界天大的笑話,李健熙為了讓女婿任佑宰在財富與地位上與女兒匹配,對女婿進行了一系列揠苗助長的提攜過程。

李富真和父親李健熙

這重塑的過程,對他來說難于上青天。首先他被李健熙安排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留學鍍金,可他的學習能力實在太一般,基礎又太差,連基本的英語都說不利索。而周圍的人個個都是聰明絕頂且自律的學霸,這種強勢落差帶來的碾壓感,讓他痛苦不已。

壓力越大,他越自卑。以至于晚上睡覺,做夢都是其他人通宵複習,而他在一旁抓耳撓腮的場景。時間一長,身體上也出現食欲不振,大腿右側一平躺就出現發麻的情況。

最嚴重的時候,他整天就窩在床上。用各種小說、遊戲把時間塞滿,強迫自己不去思考關于學習方面的問題。一方面他覺得暫時得到了解脫,另外一方面他又被負罪感壓得死死的。徹底陷入學習落後導致沒動力,更學不好的惡性循環當中。

眼看著女婿在學歷這條道路上走不通,沒辦法只能讓他到公司歷練,一上任便是三星電機副社長。

因為他對生意一竅不通,但是在職位上又不能不做事,只能憑著感覺做決策和指揮,一分業績沒做出來,還常常出紕漏,這使得他手下的員工常常背後議論他是個不中用的草包。

真正徹底擊垮任佑宰的是在一次會議上,他在一個合同方案上的決策又出了岔子。這讓公司的老前輩們都紛紛無奈的搖頭,甚至還有一個年輕的高管直言不諱的公然嘲笑他,「以前駙馬一犯錯,就得住到山裡去。」

話一說出口,會議上的人員哄堂大笑。這讓任佑宰覺得丟了顏面,還損了自尊。此後的任佑宰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蹶不振。

受到丈夫的連累,使得李富真在公司的威信驟降,漸漸將她邊緣化,從掌控核心產業被調至管理旗下業務很差的新羅酒店。

但李富真並沒有因此被打倒,優秀的人之所以優秀,是因為到哪裡都可以發光。她的業務能力依然線上,短短幾年時間就把集團的新羅酒店的銷售額提升了6.5倍。

李富真依然相信,只要循循善誘,他一定會改掉身上的壞毛病從而在公司站穩腳跟,並有所成就。就算退一萬步講,丈夫什麼成就都沒有,她也依然願意養著他。

可事實證明,永遠不要試圖去改變一個人。一個人,你見到他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他的一生基本上就是這個樣子。

婚前就不思上進的人,婚後同樣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當你嘗試改變對方時,反而會觸動他的逆鱗,讓彼此的關係萬劫不復。

李富真對丈夫的包容並沒有換來他的自覺與感激,反而讓他變本加厲。喝到不省人事才被司機送回家。在李富真懷孕後,他的氣焰更為囂張了。甚至因為心情不好對還在孕期的李富真動手。

任佑宰的這一種種惡劣行徑,也終于讓李富真看清了枕邊人的真面目,不再對他抱有任何希望,下定決心要和他離婚。

3、婚姻的一地雞毛

2014年,李富真正式向法院提交了離婚申請。

可此時的任佑宰哪還有昔日的半點淳樸心性,徹底成了一個無賴,他想借離婚要脅,狠狠訛李富真一筆。

此時已是韓國女首富的李富真,任佑宰獅子大開口要求平分李富真一半的財產。

李富真自然不願意,任佑宰就利用媒體在各種場合造謠,指證李富真注射違規藥物成癮。好在最後警方經過檢驗還了李富真清白。

此後兩人的離婚官司打了5年,最後法院判決李富真支付任佑宰141億韓元(約合新臺幣3.28億),兩人的兒子歸李富真撫養。這一場滿地雞毛的婚姻鬧劇才終于結束了。

十幾年的婚姻,最終以慘澹的結局收場,好在她有走出逆境的決心,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事業當中,優秀且自律。

在2015年,還上榜了《財富》雜誌亞太最具影響力的25位商界女性之一。

雖然年紀已到50歲,身材和皮膚都管理得很好,整個人有種溫柔卻堅強的矛盾氣質。

有時候看她,覺得有種生人勿近的冷淡疏離感,像是豪門閨秀的冷美人。可有時面對記者的提問,她卻溫柔而又禮貌。

曾經還需要父親派保鏢保護的小女孩,如今已然依靠自己的能力在商海裡闖出一番自己的帝國。

人們經常說分手見人品,而李富真和任佑宰的愛情悲劇告訴我們,離婚也是如此。人性的自私、貪婪在利益面前展現得淋漓盡致。

當初,即使兩人地位懸殊,她也依然為愛力排眾難,付出一切。

可情緒情感很多時候只是一時的悸動,而婚姻是一個漫長而令人疲憊的過程。如果兩人沒有相近的家庭背景,相同的價值觀。光靠剛開始的熱情支撐,是很難維持長久的。

也有人說長公主李富真當初下嫁保安,一開始就是一場棋。

自古豪門婚姻深似海,婚姻的本質不過是一場利益置換,愛情註定只能成為犧牲品。

如果按照家族規劃,李富真同樣會走上聯姻之路,倘若嫁入豪門做主婦,嫁夫隨夫,會遠離家族。那麼結婚後就得一生效勞家庭,必將與繼承權無緣。

相反下嫁保安,丈夫入贅,未來可以理所應當接手娘家事業。需要付出的分手費不過是她偌大家業裡不起眼的零頭。既然到哪裡都是一番拼搏,何不留在這裡拼出她的帝國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