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歲阿貝「男扮女裝」21年!為哄92歲母親高興「穿旗袍吹笛賣藝」:等母親過世「我就做回男人」

yuhang 2022/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七星區的街頭,一個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男人穿著一身緊巴巴的藍色碎花旗袍,站在一輛安裝了擋風玻璃的三輪車旁吹著笛子。

很多人看見男人這樣的打扮,都停下來圍觀,有的人覺得這個男人吹得還不錯,于是就掏出身上一塊、五塊的零錢,放到男人身邊的小碗里。

還有些人看到男人這樣的裝扮面露鄙夷之色,快步從他身邊跑開,好像多看上一眼都覺得難受一般。

更有甚者直接打斷了男人的演奏,大聲辱罵他,他們覺得這個男人為了賺錢,尊嚴都不要了。

只見這個穿著女裝的男人并不生氣,繼續吹奏起笛子來。他的名字叫朱孟勛,他已經穿了二十多年的女裝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年幼失父

朱孟勛,1960年5月12日出生于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平樂縣的一個偏遠農村中。他的父母都是平樂縣普普通通的農民,一輩子都沒有走出過平樂縣。

朱孟勛是家里的老二,他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 在父母的辛勤勞作下,一家五口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卻也衣食無憂。

家里的三個孩子也非常懂事,小小年紀就開始幫父母干活了。由于家里只有一個女兒,所以朱孟勛的父母都很疼愛這個小女兒。

朱孟勛兄弟兩人也非常喜歡這個可愛乖巧的小妹妹,每次在山上找到野果,他們自己都舍不得吃,而是小心翼翼地包起來,拿回家給妹妹吃。

可是, 這一家五口的幸福生活并沒有持續多久。

1970年的秋天,當時所有人都忙于秋收,這關系到明年的生計,每個人都格外重視。朱孟勛的父母同樣如此,由于家里只有兩個成年人干活,他的父母在秋收的時候格外忙碌。

他的父親從早忙到晚不肯休息片刻。 有一天,人們正在地里忙得熱火朝天,突然「嘭」地一聲,朱孟勛的父親面朝下栽倒在地上。

人們趕忙跑過去,卻發現地上流了一大灘血,他們不敢搬動朱孟勛的父親,怕造成二次傷害。于是,人們急哄哄地叫來了村里的赤腳大夫,也有好心人把朱孟勛的母親喊了過來。

過了一會,大夫來了,他小心翼翼地把朱孟勛的父親翻過身來,這時人們才發現,朱孟勛的父親栽倒的時候手里還拿著鐮刀, 這把鐮刀現在插在了朱孟勛父親的肚子上。

大夫嘆了口氣,搖搖頭,表示自己只能給他止血,沒辦法治療傷口,得趕緊把人送到縣里的醫院去。

于是,村長開著拖拉機帶著村干部和朱孟勛的母親抬著病人前往縣里的醫院。當時,從村里到縣城的路途非常遙遠,開著拖拉機大約花了一個多小時。

到了縣里的醫院之后,朱孟勛的父親臉色已經慘白了,氣息也很微弱,大家趕緊把人抬進了急救室。

不幸的是,朱孟勛的父親傷勢過重加上錯過了最佳治療的時間,已經無藥可治了。

就這樣, 朱孟勛的父親還沒有來得及留下一句遺言就離開了人世,當時朱孟勛只有十歲,他的妹妹才一歲。

父親去世之后,他的母親撐起了家庭的重任。很多人都勸朱孟勛的母親帶著三個孩子改嫁,但拖著三個孩子改嫁哪有那麼簡單,而且 她也害怕去了別人家之后這三個孩子會被欺負。

于是,她咬咬牙,選擇獨自一人將這三個孩子拉扯大。 這樣的生活自然是艱辛的,但是他們三兄妹都非常懂事,每天都會幫母親干活。

后來,母親把他們送到了村里的小學去讀書,希望三個孩子能夠多認點字,有一個好的未來。

他們也知道母親的一片苦心,在學校的時候學習非常認真。后來,兩兄弟小學畢業之后,雙雙決定不再讀書,留在家里干農活,照顧母親和妹妹。

哥哥入贅,妹妹去世

改革開放之后,全國經濟開始復蘇,很多人都前往沿海發達城市打工賺錢。廣西壯族自治區緊挨著廣東省,在廣東的帶動下,廣西的經濟也漸漸好了起來,吸引了一批外地人來打工。

朱孟勛的哥哥在經濟好起來之后,選擇前往平樂縣城打工養家,而 朱孟勛則留在農村照顧母親和妹妹。

后來,朱孟勛的哥哥在廠里認識了一個從湖南省懷化市來平樂縣打工的女孩。不久之后,兩人就陷入和愛河。

當時,他的哥哥帶著這個女孩子回家,母親非常高興自己的大兒子有了著落,好好地招待了這個姑娘。朱孟勛也非常開心哥哥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幸福。

當兩人要談婚論嫁的時候,女孩的父母卻死活不同意,還親自來廣西想把女孩帶走。 女孩的父母認為朱家太窮了,而且負擔太重,女兒嫁過來之后一定會受苦。

可是朱孟勛的哥哥非常喜歡這個女孩,這個女孩也不想離開朱孟勛, 雙方就這樣僵持了半個月之久。

最后,女孩的父母退讓了一步。他們告訴朱孟勛的哥哥,想要和自己的女兒在一起,那就必須要做上門女婿。

思考再三,朱孟勛的哥哥決定跟著這個女孩回湖南做上門女婿。

臨別那天,一家人都非常不舍,但是朱孟勛的母親還是強忍著淚水,安慰這幾個孩子,她告訴朱孟勛的哥哥:「 到湖南之后好好過日子,不用掛念著家里。

就這樣,朱孟勛的哥哥離開了家, 照顧母親和妹妹的重任全都轉移到了才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身上。

為了能讓家里的日子好過一點,朱孟勛在農閑的時候也經常去縣城里面給人打零工。正當這個三口之家的生活慢慢好轉起來的時候,不幸再次降臨在了這個家庭中。

1987年,朱孟勛的妹妹朱麗麗十八歲了。朱孟勛非常開心,父親去世的時候,朱麗麗才兩歲,可現在卻長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她過完十八歲生日之后,還曾經跟朱孟勛說想去縣城打工,幫哥哥減輕負擔。可是這個想法還沒有來得及實現,就出現了變故。

同年的8月13號,朱麗麗突然開始頭暈、發燒。剛開始,大家以為朱麗麗只是著涼感冒了,于是就拿了感冒藥給她吃。可沒想到的是,朱麗麗的高燒斷斷續續持續了好幾個月,最后朱麗麗開始整日昏睡。

情況不對勁之后,朱孟勛趕緊把妹妹送到了縣城的醫院里,后來經過一系列的檢查,朱麗麗被確診為白血病。

朱孟勛的母親一聽到這個消息,當即就暈了過去。朱孟勛聽到這個消息也受了很大的打擊,但他知道, 自己是家里的頂梁柱不能就此倒下。

他強忍著傷心,拿出所有的積蓄給妹妹治病。這點錢當然是不夠的,于是他又跑回村里東拼西湊,借了一大筆錢來交齊了醫療費用。

之后的一年里,朱孟勛白天出去打工賺錢,晚上來醫院照顧妹妹。即使這樣,上天依舊沒有憐憫這個可憐的少女。 一年之后,朱孟勛的妹妹朱麗麗在醫院里去世。

這家醫院曾經送走了朱孟勛的父親,現在又送走了朱孟勛剛成年的妹妹。朱孟勛蹲在醫院的走廊上崩潰大哭。

好久之后,在醫生、護士的安慰下,朱孟勛擦干眼淚,強忍著悲痛,把妹妹的遺體背回了家。

遭遇打擊,母親精神恍惚

妹妹的離世給朱孟勛的母親造成了很大的打擊, 他的母親精神變得恍惚起來。

在朱麗麗下葬后的第三天,朱孟勛的母親突然半夜起床來到朱麗麗曾經住的房間里,大喊:「麗麗,麗麗,你在哪里呀,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來睡覺啊。」

母親的喊聲驚醒了朱孟勛,他看見母親這樣的舉動,還以為是一時接受不了打擊產生了幻覺。

卻沒想到,從那以后,朱孟勛的母親就變了。她告訴自己的親朋好友,朱麗麗出去打工了還不忘打電話回家。

她還告訴親戚朱麗麗現在越來越漂亮了,而且在外面賺了大錢,希望他們幫忙看看周圍村子里有沒有配得上自己女兒的小伙子。

身邊的人聽到這些話的人,頓時被嚇得面如土色,趕忙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了朱孟勛。朱孟勛帶母親去縣里檢查,醫生搖搖頭,表示沒有辦法醫治。

后來,他又帶著母親去看了中醫,那位中醫老先生告訴朱孟勛,這是心病,只能慢慢緩解。

無奈之下,朱孟勛帶著母親回了家。他一邊照顧母親,一邊打零工,就這樣艱苦地生活了下去。

1991年7月,31歲的朱孟勛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叫陳香菇的姑娘。

陳香菇也是個可憐的女子,早些年母親出交通事故去世了,父親一直纏綿病榻,她的幾個兄弟姐妹都不想贍養父親。

最后,陳香菇挺身而出,她帶著父親在村里租了一間茅草屋,邊干農活邊照顧父親。為了照顧父親,陳香菇就一直沒有嫁人。直到去年, 她的父親去世之后才有媒婆上門提親。

陳香菇比朱孟勛大一歲,她也不嫌棄朱孟勛家里窮,就這樣,1年過后,陳香菇嫁了過來。之后,陳香菇就幫著朱孟勛照顧母親,不久之后,陳香菇懷孕了,是一個男孩,大家都非常高興。

這個小生命的到來也讓母親有了寄托,她的情況開始好轉,不再念叨朱麗麗了。后來,她甚至親自為還未出世的孫子準備了衣服鞋子。

看到逐漸康復的母親,朱孟勛非常開心, 他覺得好日子馬上就要來了。

十個月之后,命運卻給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陳香菇難產了,出了好多血,最后,母子兩人都沒有保住。

朱孟勛悲痛欲絕,甚至想跟著妻子和孩子一起去了。可是,他看著坐在一邊木木呆呆的母親,輕生的念頭又壓了下來。

他是個孝順的孩子,沒辦法丟下母親一走了之。 他的母親因為兒媳和孫子的去世,精神再次恍惚起來,身體也一天比一天虛弱。

有一天,母親在外面曬太陽的時候,突然大聲喊著:「麗麗,麗麗回來了。」

朱孟勛跑過去一看,母親緊緊地拿著一個年輕女孩的手, 這個女孩的身形和髮型都很像自己的妹妹朱麗麗。

她趕緊安撫住母親,并給受到驚嚇的女孩道歉。之后,他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走進妹妹生前的房間,找出妹妹以前的衣服在鏡子前換上,他發現穿上女裝的自己有幾分像妹妹。于是,他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就這樣走到了母親的面前。

母親看著穿著朱麗麗衣服的朱孟勛,露出了笑容,拉著他一直叫他「麗麗」。就這樣,朱孟勛在家里穿起了女裝,他母親的身體也漸漸好了起來。

從那以后, 只要朱孟勛在家,他就會穿上女裝以妹妹的身份照顧母親。

八年之后,朱孟勛的母親在地里干活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導致左腿骨裂,癱瘓在床。為了能讓母親得到更好的治療,朱孟勛帶著母親來到了桂林市七星區的城中村。

但是, 母親需要時刻有人在身邊照顧,他沒有辦法出去打工賺錢,兩個人雖然有低保,但是這些低保也只能付得起房租錢。

遠在湖南的大哥生活也比較困難,每個月只能寄250元給母親。

2000年春天,正當朱孟勛為生計發愁的時候,他在街邊看見有人在拉小提琴賣藝。

于是,他想起來自己小學的時候也曾經學過吹笛子,而且用這種辦法賺錢的話就可以把母親帶在身邊了,唯一麻煩的就是在母親身邊需要穿女裝,可能會引起人們的非議。

不過 經歷了這麼多磨難的朱孟勛早已不在乎人們的看法了,只要能照顧好母親,讓他做什麼都愿意。

之后,他在垃圾站里買了一把笛子、一個破舊的音箱和一本樂譜,開始在街頭吹笛子賣藝。

剛開始,他要背著母親上街賣藝,后來有個好心人給他捐贈了一輛電動三輪車,他就載著母親去賣藝。吹笛子的間隙,他還會給母親喂水揉腿。

2021年3月,朱孟勛的事跡被廣西日報社報道了出來,一時間很多人都被他感動了,社會上的很多愛心人士開始給他們捐款捐物。

而這些捐贈的錢款都被朱孟勛用來給他母親治病、買藥了,沒有在自己身上花過一分錢。

幾十年來,他從來沒有為自己添置過一件新衣服,卻經常在收到好心人捐款的時候,載著母親到菜市場給母親買新衣服。

在后來的采訪視訊中,他說:「 小時候,媽媽省吃儉用給我買衣服,現在她老了,輪到我這個做兒子的給她買衣服了。

2021年12月4日,有廣西網友在七星區的步行街上遇見了朱孟勛和他母親。

時至今日,朱孟勛已經61歲了,他披散著一頭髮白的頭髮,里面穿著一件藍色旗袍,外面罩著一件棕色的破舊大衣站在街口吹笛子,他男扮女裝已經整整21年了。

在他身后的三輪車里,他的母親蓋著厚厚的棉被半躺在車上,還跟著朱孟勛的音調哼著歌。網友發現, 朱孟勛母親的頭髮被打理得非常整潔,身上穿的衣服也很干凈。

在朱孟勛吹完一曲停下來休息的時候,這位網友上去跟朱孟勛攀談。朱孟勛說,在社會各界人士的幫助之下,自己和母親的生活已經改善了很多,母親的精神狀態也好了很多。

網友問他會不會在母親好了之后換回男裝,朱孟勛回答:「 等母親過世,我就脫掉女裝,做回男人。

-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