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在路邊吃炸生蠔,憑借熟悉的味道,找到失散13年的父親

网瘾少女 2022/04/24 檢舉 我要評論

2017年1月6日,大陸廣東省茂名市公安局為一對父子舉行了認親會。

兒子黎日生7歲被拐,13年后終于與父親黎勝雄團聚。

為了歡迎黎日生回家,J方特地準備了一份當地小吃— 炸生蠔。

誰也想不到,正是這份看似不起眼的小吃,圓了黎日生的尋親夢。

7歲孩童,對家鄉的記憶殘缺,13年后竟然靠著無意間在路邊吃到的炸生蠔,找到家鄉。

這背后又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本期文章,就帶大家走進廣東小伙黎日生的尋親記。

一,7歲被拐,與養父母抗爭

2004年的一天,7歲的黎日生和母親單獨待在家里,突然來了兩個陌生女人,就此改變了一家人的命運。

兩個女人一進門,就熟絡地和黎日生的母親攀談起來。

她們自稱是母親的表妹,還說起兒時的一些趣事。

黎日生的母親有輕微智障,看著對方口若懸河,起初一臉迷茫,后來也半信半疑起來。

到了中午,四人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隨后她們便熱情地邀請母親去逛街。

一聽到可以出去玩,黎日生興奮地手舞足蹈,跟著母親出了門。

誰曾想一出門,兩個女人就帶著母子倆往汽車站的方向走去,坐上了一輛大巴。

上車前,黎日生的母親或許察覺出異樣,小聲地對他說: 「快走。」

7歲的孩童會錯了意,以為母親催促他上車,便興高采烈上了大巴。

到了午夜時分,一行四人來到一處農家落腳,當晚黎日生和母親分開睡。

第二天一早,黎日生沒有看到母親的身影。

他沒有想到,這是最后一次見到母親。

而兩個「表妹」,是盯梢已久的人販子。

后來,一個陌生女人帶著黎日生「走訪」了一戶又一戶農家,想將他賣掉。

可是買主們看黎日生已經7歲,怕他對家鄉有記憶,都不愿接手。

輾轉奔波了近一個月, 最后來到廣東省云浮市一戶姓葉的農家。

這家人已經有了一個女兒,正想要個兒子傳宗接代。

葉家人看黎日生虎頭虎腦很可愛,便將他買下, 改名葉鋒強。

他們滿心歡喜想要兒子,沒想到這正是一家人煩惱的開始。

面對陌生的環境和陌生的人,黎日生早就意識到自己被拐賣了,生出逃跑的想法。

他依稀記得家鄉離這里不遠,找機會逃跑多次,可是每次都被抓回來。

葉家人為了讓他聽話,將他關在小房間,嚴加看管了20多天。

養父母也意識到孩子已經記事,要想讓他真正的聽話,只能付出無限的關愛。

此后他們對黎日生呵護有加,從不敢打罵一句,以為時間長了,孩子自然會收心。

沒想到,這場「對抗戰」持續了兩年之久。

有了前兩個陌生女人的「前車之鑒」,在黎日生心里,養父母對他越好,他就越是提防。

「你們還不是想害我!」

兩年時間里,每次養父母給他買新衣服,都被他用剪刀剪爛;摔碎的飯碗也不計其數。

畢竟黎日生知道自己有家有父母,又怎麼能輕易親近養父母呢?

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最起碼表面上看是這樣,至于心底里的痛,并不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淡化。

隨著時間推移,表面上黎日生變得聽話起來,開始叫養父母「爸爸媽媽」,也接受了他的新名字。

可是在他心里始終知道,這里并不是他的家。

再加上村里人的指指點點,更加讓他生出對家鄉的向往。

每次他走在村子里,背后總有人用他恰好能聽到的聲音竊竊私語。

「這是誰家的孩子?」

「葉家的啊,就是那個被買來的孩子。」

和同村的小孩玩耍時,也總有孩子當面戳他的痛處: 「你是從外面買來的野種!」

網圖

黎日生的童年在壓抑中度過,周遭的議論,讓他無法專心讀書。

13歲這年,讀小學5年級的黎日生,說什麼也不肯上學了。

任憑養父母怎麼勸也無濟于事。

多年后,黎日生回憶起輟學一事,說道:

「當時就是心里有氣,別人都能過生日,我連生日是哪天都不知道,家鄉在哪里也不知道,只想逃離這個地方。」

輟學后,黎日生決定出去打工,想找個沒有人認識他的地方重新開始。

「這樣就沒人說我是買來的孩子了。」

起初養父擔心他一去不回,特地陪他打了半年工,期間看養子表現正常,這才回家。

養父回家后,黎日生徹底獲得了自由。

終于沒有人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也沒有人罵他是「野種」了。

只是夜深人靜時,他總忍不住痛哭,想念自己的爸爸媽媽。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里呢?為什麼不來找我?」

無數次痛哭之后,滋生出一股決心: 無論如何,我都要回到家鄉,與爸媽團聚。

二,尋親之路,千難萬阻

2012年,15歲的黎日生打工攢了一些積蓄,開始瞞著養父母尋親。

關于家鄉的記憶已經在腦海零落,他只記得家鄉是一個海濱城市,應該距離云浮市不遠。

此后的三年,他陸續去了廣東陽江、湛江等海濱城市。

站在海邊,看著碧海藍天,卻總不是他記憶中的那片海。

畢竟黎日生沒有多少線索,茫茫人海,他這種找尋方式,無異于大海撈針。

幾年的奔波,讓這個不足20歲的少年心生滄桑。

無數次他滿懷希望前往,卻總是落寞而歸。

有一次,黎日生在外地逗留到半夜,因為年齡不夠沒有身份證,他無法入住賓館,只能露宿街頭。

他躺在冰冷的馬路邊,心中卻生出一絲溫暖:

「現在雖然很累,但是只要開始了,總會有回家的希望。」

就是這種內心的執念,支撐他從無數個落寞時刻重新站起來,繼續找下去。

2015年,是黎日生尋親的第3年,這時他在朋友的介紹下,登上了「寶貝回家」尋親網站。

翻看著網站上那些尋親成功的案例,黎日生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他迫不及待地將所有信息都登記在網站上,期待與家人團聚的那天。

轉眼過去一年多,依舊沒有人聯系黎日生。

黎日生再次從滿懷希望,逐漸演變為失望。

那段時間,支撐他的就是央視的《等著我》尋親欄目。

每次看到失散的親人團聚,黎日生總是忍不住嚎啕大哭。

他幻想自己也如節目中的嘉賓一般,能擁抱到親生父母。

可是這一天,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到來呢?

希望就是如此飄忽不定,它總是在不經意間出現。

一年后,事情突然出現了轉機。

三,街頭小吃,助黎日生鎖定家鄉位置

2016年1月,黎日生在云南打工。

有一天,他來到路邊的大排檔,點了一份叫「蠔炸」的小吃。

蠔炸,就是炸生蠔。

將生蠔裹上調好的面糊,放在油鍋里炸熟即可出鍋。

黎日生夾起一塊炸生蠔放進嘴里,突然有如一股電流擊中了他。

「這是我小時候吃過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仿佛家鄉就在嘴里一般,一瞬間黎日生渾身顫抖,淚流滿面。

他一下一下地咀嚼炸生蠔,生怕這個味道消失不見。

他知道,找了十幾年,苦等了十幾年,經歷了無數次期待和失望,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就在眼前。

可是一份不起眼的小吃,真的能憑它找到家鄉嗎?

幸運的是,大排檔老板告訴黎日生, 他是按照茂名市電白區一帶特有的味道做的。

憑借直覺, 黎日生斷定他的家鄉一定在廣東省茂名市。

他立即將這個線索提供給「寶貝回家」的志愿者。

志愿者聯系茂名本地網站,電臺和貼吧發布消息,同時也將信息提供給茂名市J方。

J方也覺得不可思議:

「我們工作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憑味道確定家鄉位置的。」

黎日生的味覺,到底準確嗎?

2016年6月,事情終于有了新的進展。

網站上出現一則與黎日生尋親信息一致的帖子。

推文人叫黎勝雄,尋找兒子黎日生。

當時黎日生在網站登記的名字叫「羅日生」,父親名叫「羅勝雄」。

只有姓氏不一致,其他信息高度吻合,對方稱兒子和妻子于2004年走丟。

志愿者推斷,這位「黎勝雄」,極有可能是黎日生尋找多年的父親。

四,一波三折,與父親相認

J方立即通過公安系統,找到了「黎勝雄」的聯系方式。

民警連忙將電話打過去:「您是黎勝雄嗎?」

「是。」

「十幾年前您是否丟了一個孩子?」

沒想到對方卻直接掛斷了電話。

后來民警聯系他想采集血樣時, 黎勝雄也一口拒絕,表示自己并沒有丟過孩子。

得知父親拒絕與自己相認,黎日生心里最后一道防線徹底崩潰。

為什麼我找了十幾年還是沒有線索?

原來我的爸媽從來沒有找過我,就連現在他們也不肯與我相認。

那我堅持尋親的意義,是什麼呢?

就在黎日生沮喪之際,J方卻陷入懷疑。

天底下有幾個父母丟了親生骨肉后,能不管不顧還能拒不相認的呢?

難道黎勝雄拒絕的背后另有隱情嗎?

在進行了一番調查后,J方才發現鬧了一個大「烏龍」。

這個拒絕采血的黎勝雄并不是他們要找的人。

原來電白區還有另外一個叫黎勝雄的老人,住在電城鎮。

民警立刻趕往老人的居住地,核實情況。

起初,老人對民警的來意半信半疑,直到看了黎日生7歲的照片后,他瞬間老淚縱橫:

「這就是我的兒子啊!我找了他十幾年!」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J方立即采取了黎勝雄的血樣做DNA鑒定。

結果出來后,確定黎勝雄就是黎日生的親生父親。

這一刻黎日生如釋重負,激動地一晚上沒有睡著。

「十幾年了,我終于可以和家人團聚了!」

2017年1月6日,在J方和志愿者的見證下,這對失散13年的父子抱頭痛哭。

巧的是,這天也是黎日生的生日。

分別13年,他不僅找到了父親,也終于知道了自己的生日。

認親會過后,父子倆馬不停蹄回到家里。

街坊親戚得知黎日生回家,早就掛起橫幅,準備好鞭炮和舞獅隊,歡迎離家13年的孩子回來。

走進家門,看著屋內擺設,黎日生卻一臉疑惑。

它破敗不堪,簡陋無比,與他記憶中那個溫馨的家完全不一樣。

這時,他才得知,十幾年來父親為了找到他,究竟吃了多少苦。

五,為尋妻兒,傾家蕩產

67歲的黎勝雄,鬢邊頭髮發白,背也佝僂起來,看著比同齡人蒼老許多。

早年靠電焊為生的他,直到40歲之后才娶妻生子,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黎日生是他最小的兒子,也是全家人最寵愛的孩子。

以前,家里有房子有地,生活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算安居樂業。

如今,黎勝雄賣掉房子,租住在親戚家里,靠低保度日。

原來自從發現妻兒走丟后,黎勝雄再也沒有心思工作,四處找尋妻兒。

起初,隔壁鎮上有位中學校長是黎勝雄的本家,主動幫他聯系了周邊小學。

按理說,如果黎日生是在附近走失又被人撿了去,沒準正在小學里讀書。

黎勝雄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去每一個班級找兒子。

他站在教室后面,輕輕叫兒子的名字: 「黎日生。」

孩子們聽到動靜忍不住回頭,黎勝雄看著孩子們可愛的臉龐,眼淚卻流下來了。

「這里沒有我的兒子……」

附近沒有,周邊也一無所獲, 短短3年,黎勝雄就花光了所有積蓄。

多年來,哪怕房子賣掉,黎勝雄也不敢搬離太遠,生怕萬一哪天妻兒回來,找不到家。

可是妻子和兒子下落不明,即使家還在,又怎麼會有往日的溫度呢?

以前妻子和小兒子還在時,過年是一家人最熱鬧的節日。

妻子會做熱乎乎的年糕,會給女兒扎漂亮的辮子。

兩個兒子就在旁邊吵吵鬧鬧,不停地搗亂。

自從妻兒走失,這一幕再也看不到了,過年成了一家人最壓抑的時刻。

哥哥姐姐和頹廢的父親守著一桌子菜,沒有人言語,也沒有人動筷子。

唯一的「動靜」,就是父親黎勝雄喝醉酒,躺在地上打滾,哀嚎痛哭。

這個場景,成了哥哥姐姐不愿提及的痛。

13年來,他們何嘗不像父親一樣,期盼著母親和弟弟回來,一家人像小時候那樣,過一個團圓喜慶的新年。

2017年正月初六,哥哥姐姐的愿望終于實現了。

六,久違的「團圓年」,依舊有遺憾

這天,黎日生坐車從養父母家趕過來,陪父親和哥哥姐姐過年。

黎勝雄一大早就張羅了一桌子菜,等待兒子的到來。

一家人終于又像以前那樣,圍坐桌前,充滿歡聲笑語。

到了正月十五,黎勝雄帶著兒子四處拜訪親戚,親戚們齊聚一堂,慶祝黎日生的歸來。

坐在親戚們中間,黎日生卻顯得拘謹,這感覺就像他和父親單獨相處時一樣。

心里雖然親近,真到相處的時候,卻不免客套生疏。

對黎日生來說,與家人團聚不是結束,而是新的開始。

闊別家鄉多年,他吃不慣老家的食物,聽不懂老家的方言。

對父親黎勝雄來說,亦是如此。

面對兒子時,他多少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可是父子倆都明白,這一切隔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血脈至親終得團聚。

他們堅信, 以后的生活,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幸福。

看著親戚們其樂融融,黎日生也暗暗下了決心:

「雖然希望渺茫,但是我一定要找到母親,讓一家人真正的團聚。」

結語

一碗炸生蠔,促成了父子相隔13年的團聚。

有人說,這是莫大的幸運。

但是與運氣相比, 更重要的是父子倆對團聚的執念,創造了奇跡。

正是應了電影《刺激1995》中的那句臺詞:

「只要心懷希望,就會永遠有希望。」

希望天下骨肉分離的人們,有朝一日均能團聚。

最可恨的還是那些人販子和買主,為了蠅頭小利,為了所謂傳宗接代,搞得別人妻離子散。

孩子失去了幸福的童年,父親多年與痛苦抗爭,好好的一個家落魄凋零。

而這,只是無數失散家庭的縮影。

買賣同罪,作惡的人就該受到法律的懲罰,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價!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