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崔槿汐為何要吸引甄嬛夜入桐花台,到底是何居心?

古月 2022/07/25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第一遍看《甄嬛傳》時,還沒發現崔槿汐有什麼不對勁兒,可是,當看第二遍的時候,卻忽然覺得某個地方有些「不正常」。崔槿汐的一些言行舉動,根本不合常理,尤其是當她帶領甄嬛「夜入桐花台」的那個橋段。

崔槿汐似乎是甄嬛的「出軌向導」,在不知不覺中,一步一步引領甄嬛走向錯誤的方向,并循序漸進地把甄嬛推進果郡王的懷抱。

1:崔槿汐帶領甄嬛去「桐花台」的行為令人質疑

大概是在第十七集左右,安陵容被皇帝寵幸后,甄嬛便感到百般的不適,心情郁悶,無處排解。在一次闔宮宴飲的晚上,甄嬛便借著更衣為名,讓崔槿汐帶她出來走走。

崔槿汐是宮里的「老人兒」了,以前又侍奉過太妃,自然熟悉宮里的環境,而甄嬛進宮沒多久,宮里的很多地方她都沒去過,也不知哪些地方景色好,哪些地方是不能靠近的,所以,便攜了崔槿汐陪她出來走走。

夜色幽靜,崔槿汐充當起了導游的角色,并貌似無意地提到了先前舒太妃的住處「桐花台」——一 個充滿著神秘色彩的浪漫所在。

甄嬛知道,舒太妃曾經是先帝最寵愛的女人,并且,先帝對這個女人還十分長情,不像一般帝王那樣喜新厭舊、薄情寡幸。

因此,甄嬛內心十分好奇:舒太妃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子,有何過人之處,竟能獲得先帝如此寵愛?或美若仙子或氣質脫俗,或才藝超群或天賦異稟; 總之,能夠讓一代帝王傾心一生的女子,絕非等閑之輩。

崔槿汐見甄嬛的好奇心被激起,便又不失時機地強調了「桐花台」的美好寓意:代表著「 長久恩愛,忠貞不渝。」

崔槿汐越這樣說,甄嬛就越按捺不住了,非要上桐花台去看看。順便也沾一沾桐花台的「靈氣」——并 祈禱自己的愛情也能夠如舒太妃與先帝那般恩愛長久。

只是,恰如崔槿汐所言,如今的桐花台已經落寞蕭索。畢竟,這是舒太妃生前「專寵的地方」,太后看著豈能不扎心?若不是顧及先帝的顏面和天威,她早就下令拆除了,又怎會吩咐人專門打掃修繕?

所以,如今的桐花台寂寞幽靜 人跡罕至,再怎麼精致的裝修設計,在沒有人氣的情況下,也如同失去了靈魂。然而,此時的甄嬛卻已經被崔槿汐激發起強烈的好奇心,是一定要去桐花台看一看的,哪里顧得上這許多?

接下來的事,更加令人困惑不解了; 果郡王居然事先潛伏在了桐花台上。當然,這也不奇怪,因為「桐花台」本來就是他母親和他父皇生前 秀恩愛的地方。他來這里紓解思念之情也無可厚非。

可令人不解的是,果郡王身邊竟然一個隨從也沒帶,似乎早就預料到甄嬛今晚會到此處似的,事先把隨從打發干凈了。一個王爺進宮,身邊怎會一個隨從都沒有,這不令人奇怪嗎?

更令人不解的是,大晚上的,當甄嬛提議 「獨自」去桐花台上去看看時, 崔槿汐居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要知道,這可是甄嬛第一次去桐花台,路況不熟,爬高踩低,光線又幽暗無比,萬一一腳踏空,這 后果崔槿汐擔當得起嗎?

還有,萬一桐花台上有「 不法之徒」,甄嬛吃了虧可怎麼好? 崔槿汐哪里來的底氣和膽量敢放任甄嬛「獨獨登桐花台」呢?

2:果郡王「恭候多時」了?

事實是,果郡王似乎早就在桐花台「 恭候多時」了, 而且,見了甄嬛三句話不到就開始強撩。說什麼「金風玉露一相逢,勝卻人間無數」。這話是何等的應景?目前甄嬛與果郡王不就相當于在桐花台「 金風逢玉露」了?這是一個小叔子該對嫂子說的話嗎?

甄嬛也不示弱,既然小叔子都這麼主動了,自己不回應一下也顯得不夠意思。于是,便反問果郡王: 王爺應該是許多妙齡女子的「春閨夢里人吧?」春閨夢里人?這話何等的露骨,難為甄嬛怎麼說得出口的。

很顯然,甄嬛也在試探:「你除了撩我,是不是也撩過別人?畢竟,你那麼受歡迎,是青春少女的夢中情人、大眾偶像呢。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個情種還是個情渣?這關系到我以后對你的態度—— 到底應該遠離你,還是接近你。」

果郡王作為一名風月老手,怎會聽不出甄嬛的弦外之音?便不失時機地表白道:我若遇到心儀的女子,一定一輩子對她好, 不會讓她受一絲一毫的委屈。本王一生只娶一個女子,絕對不會三妻四妾的招呼,更不會像皇兄那樣,娶那麼多女人。娶了還不珍惜,喜新厭舊、薄幸無比。比如你,本來擁有了你就等于擁有了全天下的女子, 皇兄居然還去寵幸安小主,我就不會這樣……

果郡王與甄嬛上演的的這幕場景,多像《紅樓夢》中的賈瑞調戲鳳姐呀?「我來陪嫂子解悶兒,盡管別的男人會見一個愛一個的,可我就不是這樣的人,我眼里只有嫂子你。」然后,鳳姐來一句:「你這樣的男人能有幾個呀?十個里頭也挑不出一個人來。」

眼前的甄嬛,不就在套用鳳姐的外交辭令麼?你 這樣的男人真少有,難怪會成為大眾情人呢。區別是:賈瑞與鳳姐是各懷鬼胎, 而甄嬛與果郡王是郎有情妾有意,一拍即合的。

按下他們叔嫂二人如何在這里調情不提,再說說那桐花台下的崔槿汐,也不知是咋想的, 你家小主獨自登桐花台久久不下來,你就不知道趕緊上去看看,如何放心得下?就不怕甄嬛在上頭遇到壞人或被藤蔓上的蛇給咬了?

可是,崔槿汐居然一直在底下等著,直到甄嬛與果郡王聊完后自己下來了。這是一個正常奴婢該有的反應和態度嗎?

所以說,崔槿汐身上的疑點太多了,這次甄嬛與果郡王的「 邂逅」,并不像是偶然的,倒更像是崔槿汐在暗中撮合。

還有,在甘露寺里,甄嬛猶豫著該不該沖進雨地里去接受果郡王時,也是崔槿汐攛掇慫恿的:「 去吧去吧,火燒眉毛且顧眼下。

崔槿汐說她以前是 伺候太妃的,到底是 伺候哪位太妃?會不會是舒太妃呢?既然她做事穩當妥帖,除非是太妃死了或出家了,才會再把她調遣到別的宮里任職吧?

崔槿汐如此費盡心思的撮合甄嬛與果郡王在一起,到底是何居心?會不會是舒太妃與果郡王買通的眼線和心腹呢?要不然,這次的桐花台事件就太反常了,簡直不合常理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