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九點半天後」席曼甯37歲投資失利,父親說:「累世不佈施,轉身不見貴人影」從此學佛改變命運:『禪悅』是最好的保養品,詳述學佛體悟

「九點半天後」席曼甯37歲投資失利,父親說:「累世不佈施,轉身不見貴人影」從此學佛改變命運:『禪悅』是最好的保養品,詳述學佛體悟
2021/09/02
2021/09/02
 
清風隨緣

生活就是一所道場,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欲修身,先养心

有臺灣「九點半天後」之稱的席曼甯,曾以以「花系列」走紅,她具有歐洲血統,祖先為荷蘭人, 席曼寧外型亮麗,完全保留祖先的遺傳基因,所以她擁有十足歐洲人的外表與氣質,1992年至2000年因演出電視劇中視《花系列》中的反派角色因而創下高達45%以上的收視率後聲名大噪;臺灣「九點半天後」的稱號也是這麼來的。

1986年以《金色山莊》出道,並以該部電視劇和林以真並列女主角。席曼甯曾多次入圍金鐘獎,為臺灣電視圈知名的演技派之一,出道以來,她秉持著南部人「肯作不怕無田犁」的衝勁,在演藝圈闖出一片天

三十七歲那年,她遭遇人生重大挫折,投資失利,無論事業、生活都面臨巨大轉變。同一年,她開始親近佛法學習生命法則。九年後的今天,她不再覺得自己是只志得意滿的孔雀,只是芸芸眾生裡「什麼都不是」的凡人。她深深感受到生命修正後的喜悅,現在的她說: 「我要感恩的人太多。」

席曼寧以洋娃娃面孔、曼妙的身材、精湛的演技,在臺灣電視圈打下高知名度,累積許多作品。她是第六代台南人,因為祖上有荷蘭基因,賜予她天生深目高鼻,美貌成為她進演藝界的利器。而她性格中的機敏和自我要求,也讓她的事業層層進展。她賺錢置產、孝養父母,也安頓自己的現實生活,自己覺得很滿足。只是十多年來日夜拍戲、異于常人的藝人生涯,讓她的健康付出代價,也讓她遲遲不想踏入婚姻之路。

席曼寧交過三個男朋友,但她自覺不是好情人,很少遷就男友的生活型態。她也不想生小孩,對婚姻完全不期待。 她一心只掛念父母,曾誇言:「男友可以換五百個,但父母只有兩個。」

2001年投資失利時,她極為不平地向父親訴苦:「為什麼?」 學佛多年的爸爸只淡淡地說:「累世不佈施,轉身不見貴人影。」她疑惑地問:「現在佈施來得及嗎?」爸爸教育她: 「能改變命運的只有行六度波羅蜜,六度首重佈施,你佈施的種子灑落在哪,就在哪發芽。」她是聽話的女兒,為了改變命運,開始學習佛法同時認養世界展望會的十三個孤兒。在大陸時,她也有機會為孤兒院募款,而日後真有來自大陸的多個工作因緣,應證行六度波羅蜜真能為自身帶來能量的改變,而且真的召來意想不到的各種善緣。

學佛五年後,父親說:「有法須有定。」于是她開始學習禪坐。在「聖脈生命教育協會」裡,她學習阿含經的禪定法門,從五分鐘就開始不耐的初階,到能感受身體進入深沉禪定中內臟的放鬆。那曾因長期姿勢不良而呈S型的頸椎,在禪坐中釋放出陣陣刺痛,個性堅持的她,一點都沒鬆懈。

意外的是,八月學打坐,九月底去醫院作頸椎例行的複診時,醫生看著X光片 ,驚訝地發現,她的頸椎自動調整兩度!醫生說:「不管你做了什麼,請你繼續做下去!」受到這樣的鼓勵,自此席曼甯養成每天打坐一小時的習慣,就算一大早就出門在外,睡前也一定要小坐一下。

很快地,她發現,拍戲空檔也是很好的打坐時機。她一有空就坐,不管是在化妝間或拍外景時的大樹下。她說: 「演藝圈是個大染缸,守住身口意不容易,但進入禪定後,比較不易從耳識引起心念的活動。學習不要『好奇』,因為一切『不關我的事』。」

禪定可以遠離八卦是非,另一個好處是,坐了一個小時後去上工,發現深沉的禪定比得過五小時的睡眠,所以臺詞也記得牢了,皮膚更亮,妝容能維持一整天。

席曼甯從人生的挫折中進入佛法。雖然她生長在佛教家庭,卻不代表她了解法義。父親很關心她走的道,但從不掛在嘴上。 2009年她想學習內觀禪修法門,入關前一天才知道,父親和妹妹也同時報名了。父女三人在內觀禪修中閉關十天,家人從此共修, 彼此是法親也是道友。

2001年起,席曼甯成為虔誠的佛教徒。 「我一踏進佛法,就感覺很專注、很喜愛。除了讓我感到輕安之外,幾天之內如果沒有打坐或看佛書,我就感到急躁不安,就像沒見到情人。」她說。

接受本報採訪的這一天,她讓素昧平生的記者直探她的香閨,因為: 「我要談論的是佛的教法,我不想在外面紛紛擾擾的地方,我怕被干擾而說錯話。」

席曼寧的「香閨」馨香襲人,但不是胭脂香粉,而是燃香供佛的檀香味。這裡是她住了十五年的居所,在關渡半山腰大廈的八樓。從大片窗戶看出去,可以俯瞰社區綠地,遠眺觀音山和淡水河出海口。

佛堂兼客廳是極簡的和室設計,供著大自在觀音菩薩。堂上玻璃拉門是特別請人磨砂製作的《心經》經文。一隻叫「Jiuno」、皮色像乳牛的胖貓,已經陪伴席曼寧十一年,有客人來,它就在客人小腿間穿梭。而主人不在時,它擁有的就只有飼料和一屋子的空寂。 「我不會幫它開冷氣或寵愛無度。因為它這輩子已經在畜生道了,我不想再耗損它的福報。」席曼寧愛憐地撫摸著Jiuno,一開始談話,就使用了佛門的詞彙。

佛堂上,隱藏在巨大臥榻下的兩個桌面拉出來後,即是十個人都坐得下的和室,她說是為了有朝一日請法用的,平時則是她一個人禮佛禪坐的聖地。

這裡是她的家,也是她的菩提清境,在此,她卸下藝人光鮮亮麗外在,回到最清淨簡單本我。參加水懺之後,她更加珍惜資源,平常在家也不開冷氣,不再用大浴缸泡澡,只沖澡並把水留在浴缸裡拿來沖馬桶和洗腳。她很感謝網路世界的通達,讓她不必上街,也能在半夜下了戲後,能從管理員那裡拎回一箱新鮮水果。她的臉書和博客經營得不錯,和粉絲團互動良好。她不再在意廣大但虛無的聲名和讚譽,而願仔細聆聽每一個真誠聲音。

這些年來,她的演藝事業仍然暢旺,但她內在的驅力卻不在挑戰新角色或更多片酬,而想多修行。「我不喝酒也不愛打牌,不聊天也不喝茶,在應酬的場合留不下來,所以機會都給了『留得下來的人』。我推掉一些不如正法的工作,或者說,我已經滿足了,不想再演一些不良示現的角色,雖然最後我可能面臨『沒有工作』的情況,但不代表我的福報不見了。」她很安然地說。

女明星的「中年危機」比一般女性嚴重,敏銳而熟諳命理學的席曼寧早就把自己可能面臨的「中年後」處境分析得很透徹,但她透過佛法,選一條自己非常歡喜而自在的路。她不認為宗教能直接賜予一個人有形的東西: 「佛陀不是用來『求』的,但他是最好的老師。宗教只是導引我們進入另一種巨觀人生的媒介,讓我們對生命有選擇權,而不是聽任宿命的安排。對生命,我們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所以要把握每個能學習的當下!」

對愛情和婚姻她說: 「如果要有,我希望遇到和我同心同路的人,那才有可能成為伴侶。」這裡的「心」和「路」,指的是佛法上的家庭、生活觀念。這樣的條件說難不難,說易不易。但這不是席曼寧的重點,她在意的是活在每一個當下。自從習得佛門的種種妙法之後,不管外在的境遇怎麼變化,她總是可以讓身心靈找到一個安頓的所在。演藝圈絢麗多采、五欲六塵的工作背後,她因為學佛而擁有不同以往的恬靜人生。

說到禪坐的體驗,席曼寧可以連講兩個小時都講不完。女明星總是常被詢問駐顏之道,席曼寧說: 「打坐讓人老得很慢。因為打坐時,呼吸變和緩,心跳變慢,從皮膚到內臟都放鬆下來,『禪悅』是最好的保養品。」她坦言,這些年她很少逛街,保養品都是網路上訂購的,「擦什麼都差不多,而且脖子以下,根本照顧不到。」既然每個人都無法抗拒歲月對外表的「摧殘」,何不面對真實的自我?席曼寧說: 「透過內觀法,我觀察自己內在,發現欲望少了,壓力少了,要求少了,潛意識乾淨了,而預知能力卻提高了。因為單純的心,讓阿賴耶識升起。」

最近她為了參加「水懺法會」,正進行108天的齋戒。以前她會為了控制體重刻意不吃晚餐或吃全素,拍戲時也常吃素便當。但這次是為了懺悔累世所造諸惡業發願吃全素,結果有了不同以往的體會:禪坐時更加輕安,身上排泄出的水分和廢物,竟然沒臭味!

有一位多年的「粉絲」看了她的連續劇近作《姊妹》後,在她的臉書上留言:「曼甯姊,你比以前更漂亮了!而且眼神的掌握更加精細了!」以前,導演常常要提醒她「眼神太凶了」,因為心高氣傲的個性,很難掩飾。她說:「以前的我,看人的標準很窄,所以朋友很少,寧願獨善其身。」而現在的她,卻願意為了募集善款,向任何有可能的人開口,並且每個月親自去收取一次善款,一點都不覺煩。

以前的她,覺得自己「任何東西都買得起」;現在的她,買東西以前先想一下是「需要」還是「想要」。若一時不能判別,那就以一個禮拜為限,七天之後若還在想那個東西,那就買吧;但常常是七天之後,她就忘了那個東西了。

偶爾想虛榮一下,買個幾萬塊的東西,這時,腦中就會出現一個聲音:「七萬?可以捐給世展會的孤兒七十個月哩!」于是,就算了。

學佛後的席曼甯更加懂得善良的可貴,寧可少買一些奢侈品,將這些錢用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佛家人的慈悲在她身邊表現的淋漓盡致,顯得更加知性美,也希望席曼甯能夠生活開心,多行善事

 

心至诚才能行至孝,歡迎關注佛門禪學(心靈語坊)一起修心、修行,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美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