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二代成熱度密碼?靠「走后門」拿逆天資源,卻「強捧不紅」?

古月 2022/05/20 檢舉 我要評論

回到今天正題。

小編發現,最近內娛似乎找到新的 「熱度密碼」

影視界—— 小S女兒許曦文正在洽談出演《富江》的事宜。

話劇界—— 劉燁兒子諾一和女兒霓娜出演了全小孩陣容的《鏡花緣》。

時尚界—— 胡軍兒子康康、女兒九兒曝光雜志照,引起微博一陣尖叫; 邱淑貞女兒沈月在韓國參加時尚活動,據傳將在韓國出道。

當然,少不了「緋聞屆」—— 張亮兒子「天天」戀愛了, 吳鎮宇兒子費曼前來吃瓜。

再往前數,還有經常在熱搜上染頭、化妝、演話劇的 黃磊女兒黃多多;運動細胞非常發達的 田亮女兒森碟;和老父親一起健身又刷了一波存在感的 劉畊宏女兒小泡芙……

一下子都涌出來了?

當然,「星二代」不是什麼新鮮玩意。

小編也無法預測他們是否會真正進入娛樂圈,星途如何,潛力多大……

可對比曾經前輩們闖蕩貴圈那股叛逆的「莽勁」。

當下的「二代們」總讓人感覺有幾分 無奈。

01

被迫「進擊」的二代目

星二代們總繞不過「資源」二字。

不可否認,資源的確有優劣之分。

陳凱歌的兒子陳飛宇,小時候就在《趙氏孤兒》里演題眼「孤兒」。

到《妖貓傳》他的位置是導演助理。

等真正出道,處女作即男一號——電影《秘果》,集齊三位星二代,包括歐陽娜娜和閆妮的女兒鄒元清。

后來轉戰電視劇又集齊愛優騰三大平臺:

騰訊的《將夜》、愛奇藝的《淘金》(搭檔廖凡)和優酷的《打火機與公主裙》。

另一邊,是陳凱歌本人輾轉多個平臺做綜藝導師,熱度爭議居高不下。

當然不是所有人起跑線都如此領先。

星二代和星二代也有「高低之分」。

比如在《覺醒年代》里觀眾咋也想不明白為啥會出現在這里的柳眉。

既不是歷史真實人物,也沒有推動重要劇情,演技還格格不入。

拉回前面職員表,哦,令尊張光北是監制。

△ 張光北演過《亮劍》里的楚云飛

與此相比,目前仍在表演一線的閆妮,她的女兒只能跟著媽在各種優質劇里鑲邊。

不過這對于大多數新演員來說已經「頂級資源」了。

此外,我們對這個群體也有許多誤解。

星二代被看見只是因為TA是**兒子/女兒嗎?

不一定。

在歐陽娜娜剛進入內地演藝圈時,有幾個人認識她的父親歐陽龍?

大家更關注的是她身上發生的爭議性事件:

cp、穿搭、言論……遠比「歐陽龍女兒」的標簽更引人注目。

同樣地,木村拓哉女兒木村光希上中文版雜志封面。

小編絲毫不懷疑木村拓哉在日娛的人脈,可能讓閨女走向國門的,似乎還是封面中間的那幾個字: 「最強星二代」,「亞洲最強新人」。

然而,就算上遍時尚雜志亞洲版的封面,拿遍時尚品牌的代言,在內娛,最出圈的一期,還是和民選偶像易烊千璽搭檔的。

娛樂圈做的是「注意力生意」,不管什麼人,只要被看到,就可能有市場。

綜上

星二代固然可以靠著出身獲得比普通人更多的機會,可這種機會大多是「隱性資源」,是從小的熏陶,是業內的人脈,是專業的指導……但這種「資源」無法保證能等量換算為相應的流量和名氣。

因此,「星二代」是優勢。

可如果本人沒有掌握運用這優勢的方法,它也是 限制。

02

「二代」與「一代」的較量

與「二代」對應,固然是 素人。

是的。

過去內娛始終是素人與二代分庭抗禮,甚至素人還壓一頭。

每屆娛樂圈都有一定數量的星二代:

老一輩,有陳凱歌、陳佩斯;

80后,有相對闖出名堂的張若昀、楊玏;

90后,類型多樣,陳飛宇、竇靖童、郭麒麟……

△ 圖源:@娛樂犀利說

同時,也有很多「外來者」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各種機緣巧合進入了這個圈子,并迅速站穩腳跟。

張藝謀、王寶強、黃渤、周迅……

草根上升明星的渠道就那幾個。

選秀。

2004年《超級女聲》第一次舉辦,獲得第三名、15歲的張含韻被當成一個現象反復討論。

第二屆《超女》更是轟動,總決選,約4億人收看了電視直播。

冠軍李宇春登上《時代周刊》亞洲版。

實際上,李宇春現象早已超越了她的歌聲。李宇春所擁有的,是態度、創意和顛覆了中國傳統審美的中性風格。

不僅是她, 全國十強,皆來自市井。

有學生,有駐場歌手,全都純素人,沒有一個受過嚴格、專業的公司培訓,也沒有一個人在參加節目之前知道上電視應該怎樣。

她們只有一個想法:想唱就唱,如果能唱得響亮,就太好了。

《超女》爆火,引起素人選秀節目的井噴式增長,向娛樂圈輸送大量「明日之星」。

幾代謀女郎、新版紅樓夢,選出不少非科班出身的學生——倪妮、楊洋、蔣夢婕、于小彤……都不是專業學表演的。

很多現在活躍的明星,也都出于一些不知名的選秀。

比如趙麗穎,就是出道于一個叫《雅虎搜星》的選秀比賽。

互聯網。

上一個互聯網爆紅神話要追溯到TFBOYS。

發跡于「腐文化」從亞文化走向「臺前」的節點。

從在B站投放《男生自習室》開始吸粉,到他們參加」音悅臺「頒獎典禮走出重慶,再到上《快樂大本營》出圈,他們只用了三個月。

再到短視訊爆發初期,也誕生過不少網紅轉型成明星的例子:搞笑的美女趙露思、演短劇的辣目洋子、唱歌的劉宇寧……

他們經過平臺殘酷流量的洗禮,比出道就是明星的人,更能適應直接面對觀眾的互聯網大娛樂時代。

還有人走出來另外一條路:

校花校草評選。

陳都靈當年就憑一張清純的學生照,在校花評選中艷壓章澤天,打響名氣。

武大校花黃燦燦也曾因為寫真在娛樂圈短暫地闖蕩了一段。

……

娛樂圈向來是 「兩條腿走路」

于是,當其中一條腿被捆住,逐漸萎縮后。

另一條腿自然開始不堪重負。

03

沒有更好的選擇,只有安全的選擇

和星二代們的熱鬧形成鮮明對應的是:

民選偶像越來越少。

(「偶像」,不止是愛豆,還包括演員、歌手等等在大眾視野里有名氣、會出現在娛樂版面上的人)

上一個因為觀眾喜歡而出頭的草根明星,你們想到是誰?

毛不易?還是「業務不行」的楊超越?

再往前呢

哦,他們已經進入二次翻紅,走完一整個流量輪回。

自嘲「糊咖」的蘑菇屋快男成員,和「浪姐」再就業的早期超女。

最近三年,你能想到有什麼平民出身的大明星嗎?

別說大明星,連小明星都很少了。

小編勉強能想到丁真或王冰冰。

但對這倆人來說,「官選」成分遠遠大于「民選」;身上的符號意義遠遠大于本身。

而2022年通過素人渠道出頭的新星有幾個?

小編真的去查了。

半年過去,數字是 0

2022年,選秀停擺,互聯網卷無可卷,連娛樂公司的CEO都不怕罵直說:

「從一開始簽人,我就不會考慮窮人家的孩子。」

星探也不藏著:

我合作的那些演員類經紀公司,其實他們也沒有什麼選人的標準,大多數還是看臉,演技可以后天培養。 現在的市場基本看不到黃渤老師、富大龍老師這樣以演技為支撐的青年演員了。我們也遇到過一些長相不好看想當演員的新人,帶著去一些公司面試了,結果每家都不要,久而久之,經受不住打擊就放棄了。

《新浪娛樂》

現狀即如此

因為不能負擔「性價比低」的素人造星,「星二代」便成為更安全,更低風險的選擇;

因為失去素人,娛樂圈無法形成「活水」,「星二代」的實力又無法被看見,再次被裹挾在「二代」身份中。

一個生動的對比。

去年,王中磊女兒王文也,以導演身份參加導演競演綜藝《導演請指教》。

彼時王文也23歲,手上沒有積累下真正的導演作品,卻在節目中第一條短片便得到制片人團隊的好評,但最終一輪游被淘汰。

1999年,謝霆鋒在自己演唱會上怒摔吉他。

盡管那年他已經手握一個金像獎最佳新人獎杯,唱出一曲《謝謝你的愛1999》。

可刻薄的香港媒體依然瘋狂嘲諷他「靠爹上位」,「年度最討厭明星」,就連普通觀眾看他表演都有人怒扔熒光棒……

別誤會。

小編并不是說王文也比謝霆鋒差,脫離時代的對比并不公平。

只是我們捫心自問

當下娛樂圈,真的有可能出現第二個「謝霆鋒」嗎?

為什麼小編會覺得「無奈」。

不是因為這一批「星二代」實力比誰弱,天賦比誰差。

而是,或許, 這便是內娛最后一批「星二代」了。

因為一個不能承受風險,不愿面對鋒芒的娛樂圈。

是不可能「換代」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