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那個走4.5公里山路上學,滿頭冰花的男孩,后來過得怎樣?

网瘾少女 2022/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2018年1月8日,云南省昭通市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小學三年級舉辦了期末考試。

簡陋、狹小的教室里坐滿了等待考試的學生。

開考鈴聲已響,老師手里緊握著試卷卻沒有立即發放。

他焦急地望向門口,仿佛在等待著什麼。

終于在不久后,教室門被「吱呀」一聲推開,伴隨著寒風冷雪的呼嘯,有個被凍得滿頭霜白、臉頰皸裂紅腫的孩子跑進了教室里。

這孩子在如此寒冷的天氣里,卻只穿了件單薄的外套。

他累得氣喘吁吁,停在講臺前。

一邊摸著自己凍得僵白的頭髮,一邊不自覺地沖著老師咧嘴一笑道,「老師你看我的頭,它會變身!」

全班同學聞言也都跟著哄然大笑起來。

老師聽得眼眶有些濕潤。

陣陣心疼涌上心頭,他忍不住拿出手機來,記錄下了這一幕,并把照片上傳到了網絡上。

卻不料,第二天此事引起了鋪天蓋地的熱議。

數以萬計的網友都紛紛關注起了這個可憐又樂觀的「冰花男孩」。

那麼,這個孩子到底是誰呢?

在他的背后隱藏著怎樣的凄慘故事?

成為「網紅」以后,他的生活是否有了很大的轉變?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被母拋棄,留守在家

男孩名叫王福滿。

他于2010年出生,家住云南省昭通市一個名叫新街鎮的偏遠小鎮里。

家人給他起名為「福滿」,意在祝愿這個孩子福氣充足,不受苦難。

可美好的祝愿卻與現實背道而馳。

王福滿不僅沒有幸福美滿的生活,反而從出生起就備受苦難。

因為王家的經濟狀況十分貧瘠,所以王福滿的父親常年在外拼命打工掙錢,基本上不歸家。

而母親在生下王福滿不久后,也因為受不了貧苦的生活而選擇離家出走,從此音訊全無。

家里面就只剩下了姐姐、年邁的奶奶和王福滿相依為命。

他自嗷嗷待哺的嬰兒時期起,身邊就沒有父母的陪伴,也從未體會到過父愛和母愛。

甚至他連奶都沒能吃上幾口,就靠著喝稀粥、稀飯長大成人,是個實打實的貧困「留守兒童」。

可以說這個孩子是自己把自己養大的。

因為村里其他小孩在咿呀學語的年紀里,都有父母來逗弄教授。

可他,只能自己根據著姐奶奶和姐姐的說話嘴型來學習。

其他的小孩在練習走路時,身邊也都有父母貼身看護著不讓摔跤。

可他,是自己一次次摔倒以后又爬起來才學會走路的。

但十分幸運的是,這個孩子并沒有因為自小親情的缺失而性格長「歪」,他養成了非常開朗和懂事的性格。

小小的王福滿自打四、五歲起,就主動幫著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掃地、擦桌子、割豬草、拌豬食和盛飯端碗等等。

「我割草、擦桌子、端碗都做得可好了!」他經常頗為驕傲地拍著自己的胸脯向同齡小孩們「炫耀」。

跨越崎嶇山路,艱苦求學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王福滿逐漸到了要上學的年紀。

但是相比于其他的小孩兒來說,他面臨著兩個難題。

一是家里面太窮,實在拿不出來多余的錢交學雜費。

二是學校離得很遠,從家里前往學校要走長達4.5公里的崎嶇山路。

這每天一來一回就是九公里,差不多需要四個小時的時間。

而那段山路又十分陡峭和人跡罕至,一個小小的孩子獨自行走實在是很危險。

但這些困難都不足以打消王福滿對于讀書的渴望。

因為他自小就有一個夢想,那就是努力學習,走出云南大山,考上警校,成為一名神圣的人民警察,來懲奸除惡、保家衛國!

這個小小的孩子,雖然從未被陽光拂照過,但他卻一直立志想要成為照耀別人的太陽。

在王福滿這種強烈的渴求之下,父親也心生不忍,當即決定無論多麼辛苦,哪怕是砸鍋賣鐵,也要給兒子湊齊學費!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又可憐天下寒門學子命。

王福滿是不幸的,生在了這樣貧苦的家庭里。

可他又是幸運的,有著這樣一個疼愛他的父親。

不久之后,在父親的努力下,王福滿的學雜費總算是勉強湊夠了。

他歡天喜地地帶著學費,攀過崎嶇險陡的山路,走進了夢想中的學校里。

雖然偏遠小鎮的學校教室很是簡陋狹小,但是能坐在里面王福滿就已經覺得十分心滿意足。

他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摸黑爬著山路趕到學校里讀書。

在每天放學后,又氣喘吁吁地再跑回家里。

回家之后,放下書包,趕緊割草、拌豬食,等忙活完這些后,再去幫姐姐和奶奶盛飯、端碗。

日子就這樣有條不紊地一天天過去,很快就到了2018年。

當時的王福滿已經8歲,就讀于山包小學的三年級。

1月8日,是他們學校期末考試的第一天。

當天的天氣十分寒冷,已經有零下九度之低。

王福滿依然是天還沒亮就爬起床奔向學校,但是由于寒風狂作,大雪飛揚,使得平日里就陡峭的山路變得更加危險、難走了起來。

所以王福滿不得不慢下腳步,但他又因為心念考試時間而著急不已,一時間又累又急,在數九寒天下,腦袋上竟然冒出了汗水。

熱汗在迎上冷風的瞬間就被凍成了白霜,大片的雪花也落在王福滿的頭、臉、身體之上。

所以在他推開教室門時,才會出現在文章開頭那滑稽搞笑的一幕。

他的頭髮被凍得霜白,臉頰皸裂通紅,臉上卻依然掛著開朗的笑容。

這些苦難只能把痕跡留在這個孩子的身上,卻無法湮滅他對于生命的熱愛和向往。

年輕的監考老師在看到這一幕后,心生不忍,眼眶濕潤。

他掏出手機來,把王福滿當時的樣子拍了下來,并傳給了副校長付恒看。

付校長和老師們都真心實意地想幫幫這個孩子,于是他們在進行一番商討后,決定把圖片上傳到網絡上。

當天8:50分左右,付校長把王福滿頭頂風霜的照片上傳到了社交平臺上,并為了保護孩子的隱私,特意隱去了他的個人姓名。

成為「冰花男孩」,走紅網絡

沒想到照片上傳后第二天,就引爆全網。

惹得數以萬計的網友關注了此事。

如此聲勢浩蕩的場面是付校長所沒有想到的,他開始認真閱讀起網友們所留下的評論。

所有的評論可以基本劃分為兩大類:

一類是認為,這張照片是在嘩眾取寵,刻意賣慘引起網絡輿論。

「小丑!」

「賣得一手好慘......」

「這是演的吧?」

「為了流量,真是什麼事兒都做得出來!」

但令人欣慰的是,絕大多數人還是善意滿滿,開始同情、關心起這個孩子,并送了他一個可愛的稱號:「冰花男孩」。

「笑得這麼可愛,頭上還頂著冰花,不如我們叫他‘冰花男孩’吧!」

「這麼冷的天穿得這麼薄啊,有沒有地址,我給他寄幾件厚衣服過去。」

「這孩子看起來也太可憐了,大冬天的,可別給凍壞了......」

在網友們這些激烈的議論聲中,「冰花男孩事件」熱度越來越高,連續幾天霸屏很多人的手機。

也有越來越多人開始在線下對王福滿伸出援助之手。

他們想辦法打聽到了王福滿的真實姓名和家庭住址,然后郵寄過去了很多厚衣服、學習用具、以及各種吃的、喝的。

還有不少媒體聞訊前來采訪了王福滿。

通過這些媒體的報道,「冰花男孩事件」進一步發酵。

并且經由此事,在網絡上掀起了一場有關云南「留守兒童」的社會性問題的討論。

云南省政府也第一時間關注到了這件事情,并派遣人員前往王福滿所在的村鎮上了解有關「留守兒童」的生活問題。

在深入了解到這些孩子們的艱難生活后,政府當即做出了幫扶政策:向社會各界發起「青春暖冬行動」,來籌集善款。

不久后,第一批「青春暖冬行動」善款10萬元就被送往了王福滿所在的山包小學,以及附近其他高寒山區的學校里。

并且這場愛心活動還在一直持續進行中。

可以說,王福滿的走紅意義頗大,直接為眾多「留守兒童們」帶來了新生活的希望和曙光。

求母回家,舉家團聚

在某次接受記者的采訪時,王福滿說出了他當前最大的愿望,那就是想和媽媽見一面。

雖然在他剛出生沒多久,媽媽就已經離開。

在他的腦海里,也沒有過任何關于媽媽的記憶,他甚至連媽媽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

但他一直在內心告訴自己:他也是個有媽媽的人。

既然有媽媽,那就無法抑制想要見面的渴望。

于是他抬手抹掉眼淚,強忍哭腔對著鏡頭說,「媽媽,我很想你,能不能求求你回家?」

這段采訪視訊一經放出就引起了網友們的廣泛關注,在熱心網友們和記者的幫助下,王福滿的媽媽終于找到了。

她在看完這段視訊后,掩面泣不成聲。

其實自打離家以后,王福滿的媽媽也一直過得很艱辛。

「當時因為家里面太窮,實在是受不了了,就想著跑出來打工,攢到錢馬上回家看孩子。」

這位母親局促地揪著自己縫滿破舊補丁的衣服,臉頰上掛著淚痕,神情滿是自責和心疼。

「可是沒想到小孩子這些年過得那麼苦,外面的錢也不好掙。」

「我天天,天天都在想孩子,可是沒有臉回去。」

是啊,每個孩子都是媽媽辛辛苦苦十月懷胎,從鬼門關歷經磨難走一遭才生下來的寶貝。

所以怎麼可能不想呢?

于是李福滿的母親在眾人幫助下,很快收拾好行李趕回了老家。

八年未見的母子三人抱在一起失聲痛哭。

王福滿的媽媽回家不久后,王福滿的爸爸也在社會熱心人士的幫助下回到老家,并找到了一份日薪一兩百元的穩定工作。

至此,一家四口終于團聚,年幼的王福滿第一次同時感受到了父愛和母愛。

他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開朗和樂觀。

舊屋翻新,入學新校

如今,王福滿全家的生活質量得到了極大改善。

「一家人告別了原本破舊不堪的土房子,住進了新蓋好的兩層磚房,面積約100平方公尺。新房子里有電磁爐、沙發和25英寸的彩色電視,在冬天里明亮而溫暖。」(引用1:來自2019-12-07 12:04·人民日報)

而且王福滿再也不需要在數九寒天的季節里,頂著風雪,攀爬山路去上學,因為他已經在政府有關部門幫助下,轉學到了可以寄宿的新街鎮中心學校。

隨著他一起轉入新學校的還有同校40多名學生。

為優化教育資源分配,經上級部門批準,轉山包小學五、六年級40多名學生從今年9月起并入海拔2100多米的新街鎮中心學校,王福滿成為該校六年級3班的一名寄宿生。

「我很喜歡現在的學習和生活,吃住都在學校,宿舍、食堂和教室之間,才幾百米遠。」王福滿說。

鎮子上的海拔低,比村里要暖和得多,他不用再徒步幾公里山路上學,每天可以多出來兩三個小時學習。(引用自2020-11-09 11:27·中國青年網)

「多出來的時間我都用來查缺補漏了,現在成績都比以前好了呢!」

王福滿興高采烈地指著成績單,他的考試名次已經由之前的第七、八名,提高到了五、六名。

「家里的家務也不用我做了,因為有爸爸媽媽在。」

一提起來父母,這個孩子的臉上就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他現在每周五都會回家,住到周一早晨再返回學校,有了很多和父母團聚的時間。

他們一家人經常會其樂融融地坐在客廳里,一起聊天、看電視。

命運雖然在之前待這孩子極其不公,但現在卻給予了他最好的彌補。

天安門瞻仰升旗,中國公安大學喊話

如今的王福滿不僅家庭幸福,還得以完成了自己的另外一個夢想:在天安門看升國旗!

記者在一次回訪拍攝的時候,記錄下了王福滿提到北京天安門時所流露的向往神態。

「聽老師說,那里的旗桿特別高,五星紅旗飄蕩在天上,有機會我想去看看。」

因為學校里的升旗桿很低,還沒有兩層樓高,所以王福滿在聽到老師的話后,一直把前往天安門這件事當成一個美好愿望埋藏在心底。

從未出過大山的他,可對外面的世界太好奇了。

社會上的愛心組織在看到了這個采訪后,二話不說直接替他安排好了前往北京的所有行程。

王福滿在得知以后開心地直接跳了起來。

他懷著忐忑又感激的心情坐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車,在一路顛簸后站在了北京天安門的廣場上。

當時正值升旗,他站在擁擠的人潮里,滿眼是光地看向升旗臺,在國旗升起的那一刻,抬起小手熟練地敬了個禮。

這個敬禮的動作,他在來的路上已經自己練習了無數遍......

「小朋友,好好學習,強身健體,中國公安大學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

在北京之行后,他又意外收到了中國公安大學的喊話。

原來是公安大學的領導們在網上沖浪的時候,也刷到了有關于這個小朋友的采訪視訊,在得知他未來想要成為一名人民警察后,便主動出言鼓勵。

這份鼓勵無疑會讓王福滿的信心倍增,從此更加刻苦上進的學習。

相信他的未來一定會光芒萬丈,也終將走進自己所向往中的學府,穿上神圣的警服,成為一名為國為民的好警察。

云南眾多「留守兒童」現狀

王福滿的苦難現在已經結束,但在云南省其他偏遠的山區里,還有著無數個「王福滿」正在受苦。

在「冰花男孩」事件后,國家和社會各界愛心人士一直都在密切關心著這些「貧困留守兒童」們的學習和生活。

每年都會有大批的善款和生活物資運往這些孩子們的手中,用以保障他們的基本生活。

與此同時,他們的學習環境也在日益變好。

越來越多的山區貧困孩子們在善款幫助下,擁有了進入校園學習的機會。

眾多的山區學校也都擺脫了原本簡陋、破舊的原狀,被修葺得明亮、整潔。

現在孩子們穿得整潔干凈,坐在亮堂的教室里朗朗讀書,充滿著蓬勃朝氣。

在一上午的學習之后,他們還會每人得到一份「愛心午餐」,用來補充身體成長所需要的營養。

除此之外,山區的師資力量也變得越來越壯大。

現在每年都會有數千名的志愿者從全國各地涌入山區做公益,也有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在畢業之后選擇前往山區支教。

這些善良的老師們從大山外帶來豐富的知識和廣闊的見識,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孩子們。

越來越多的孩子開始向往山外的世界,開始更加努力的學習爭取走出大山。

他們的前途將變得十分光明。

他們也不用再懼怕被蜿蜒的山路所困住積極、向上的靈魂。

因為,有人在修路。

而那個人,就是大山之外的你、我、他。

只要我們人人都奉獻出一份愛,再陡峭的大山都會被鏟為廣闊的平原。

「縱使山陡路險,終敵不過人間大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