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保姆ㄊㄡ走雇主兒子,26年后歸還,生母:那我養了22年的是誰

网瘾少女 2022/05/08 檢舉 我要評論

重慶一位母親的兒子不幸被ㄍㄨ ㄞ走,三年后孩子失而復得,母親盡心盡力將孩子撫養長大。

可就在孩子二十六歲那年,一通電話讓這位慈母差點崩潰——她被告知,二十多年前找回的孩子,竟不是她的親生孩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兒子被ㄍㄨ ㄞ

事情要從1992年說起,家住重慶市渝中區五一巷的朱曉娟一家是個惹人稱羨的家庭,朱曉娟是護士,丈夫程小平則是軍區干部,倆人還有一個一歲大兒子程若麟。

因為夫妻倆平日的工作都比較忙,很少顧得上小孩兒,于是丈夫程小平去勞務市場請來一位名叫羅宣菊的保姆,幫忙在家帶孩子。可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位保姆剛工作了沒幾天,便給他們一家帶來了一場噩夢。

1992年6月10日下午五時許,朱曉娟的母親如往常一樣去照看外孫,可到了女兒家中,卻發現,原本此時應該在家的保姆和孫子卻不知去向了。在附近找了一陣后,她隱約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立馬將情況告知了女兒。朱曉娟急匆匆地趕回家,還沒進小院,她便看到門口站滿了鄰居。

鄰居們見她回來了,趕忙上前說道: 「你們家里出事了,保姆把小孩抱走了!」

朱曉娟緊忙進屋查看,剛進來就發現鞋架上保姆的布鞋還在,她自己的皮鞋則被穿走了,見此情景朱曉娟只覺天旋地轉。隨后丈夫聽說后也趕回家中,好在丈夫程小平招聘時曾看過羅宣菊的身份證,知道她是四川忠縣人,夫妻倆商量后決定立馬去羅宣菊老家找人 。

二人連夜趕到四川忠縣,一番打聽后才找到了羅宣菊的家。她的家中一窮二白,而羅宣菊本人并不在家,二人從羅宣菊父親的口中得知,羅宣菊被人ㄍㄨ ㄞ賣到了山東。

聞言,夫妻倆一愣,羅宣菊剛ㄍㄨ ㄞ走了自己的兒子,怎麼自個兒又被ㄍㄨ ㄞ去了山東呢?雖說有些荒唐,但眼下找到人要緊,于是夫妻倆又前往山東尋人。

最終他們在山東的一處農村發現了羅宣菊,當時羅宣菊被困在一個豬圈里,戶主不準他出門,是夫妻倆強制把她救出來的。可等兩人定睛一看,這才發現,這個羅宣菊根本不是他們要找的那位保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當初真正的羅宣菊前往重慶勞務市場找活干,被人騙了,并拿走了她的身份證,最后將其ㄍㄨ ㄞ賣到了山東,想必她的身份證后來被人冒用了。雖然夫妻倆做了一樁善事,可尋找孩子的唯一線索卻斷了。沒有辦法,朱曉娟夫婦只好報ㄐ一ㄥ,四處刊登尋人啟事,希望能將兒子找回來。

(圖為羅宣菊)

二、失而復得

時間一晃過去了三年,在此期間夫妻倆又生了一個小兒子,但是他們仍然在尋找大兒子。1995年底,夫妻倆聽說河南省蘭考縣ㄐ一ㄥ方在一次「打ㄍㄨ ㄞ」行動中解救了十幾名從四川ㄍㄨ ㄞ賣出來的孩子。朱曉娟與丈夫第一時間聯系上了河南蘭考縣ㄐ一ㄥ方,令夫妻倆欣喜的是,其中一個名叫許盼盼的男孩兒與他們的描述比較符合。

于是在與河南ㄐ一ㄥ方溝通后,夫妻倆來到了開封當地的一家醫院。當見到盼盼的瞬間,丈夫程小平激動道: 「像!這孩子像!」

于是朱曉娟先與孩子做了血型鑒定,都是A血型,之后為保險起見,夫妻倆又決定自費1500元,請河南省高級人民fa院做DNA親子鑒定。

隨后兩人回家等待結果,夫妻倆都期望「盼盼」就是當年丟失的孩子。終于到了出鑒定報告的日子,夫妻倆卻接到通知,由于在結果即將出來的最后一天停電了,所以鑒定得重新再做一遍,程小平夫婦只好又耐心等待了十幾天。

結果出來的那天,丈夫程小平接完鑒定結構的電話后,神情激動地說道: 「孩子找到了!」

對于這個結果,朱曉娟仍有幾分疑慮,她不敢相信自己竟會這麼幸運。直到親子鑒定書交到他們手上的時候,上面清清楚楚地顯示著:

許盼盼和程小平、朱曉娟具有生物學親子關系。

朱曉娟心中的最后一絲疑慮才被打消。

隨后,夫妻倆將孩子接回家,并為之改名為:程俊齊。

朱曉娟夫婦終于找回孩子的消息被重慶各大媒體進行了報道,「失子三年淚洗面,兒歌一曲慰慈親」一聯可以說道盡了這對夫婦的心酸尋子之路。

雖說后來因為種種原因,朱曉娟與丈夫離了婚,但她依然盡心盡力地照養兩個孩子,甚至為了陪伴孩子成長,她放棄了出國深造的機會,將一切的愛都給了孩子們。兩個孩子也不負母恩,長大后都有所成就,母子三人的日子過得其樂融融。

三、真假兒子

兒子們長大成人,辛苦這麼多年的朱曉娟也該休息休息了,誰能料想到,2018年的一個電話使得朱曉娟心亂如麻。

那日,一個陌生號碼打來,朱曉娟接通電話后,對方自稱是一名記者,詢問她20年前是否diu失過一個兒子。朱曉娟只覺奇怪,雖說當年自己找回孩子后,也接受過一些當地媒體的采訪,可都過去20年了怎麼還有記者來問呢?但朱曉娟還是耐心地告訴對方,他的大兒子已找回了。

然而記者接下來的一番話,使得朱曉娟心里充滿了疑云。記者告訴她,如今有一個叫何小平的婦女,聲稱自己在26年前給人當保姆的時候,ㄊㄡ走了雇主家的兒子并撫養至今,后來她后悔了,便希望通過媒體的力量找到孩子的親生父母,記者通過調查這才找到了朱曉娟。

言下之意,記者口中的那個孩子似乎才是朱曉娟真正的大兒子。面對如此荒唐的事兒,朱曉娟自然是不相信的,當年DNA鑒定報告可做不得假。記者卻表示可以上網搜索,有相關的新聞報道。通話過程中,朱曉娟的小兒子也在一旁,在聽說事情的始末后,小兒子也覺得對方是騙人的。

朱曉娟雖說沒有直接相信,但動個手指頭的功夫也就上網搜了搜,這一搜索果然看到了一些相關新聞。

家住四川省南充市農村的婦女何小平,因近來思悟悔過,找到了新聞記者,將二十多年前自己犯下的一樁zui狀抖露。早在1992年,22歲的何小平已先后失去了兩個兒子,在第一個兒子病S時,村里的老人就告訴她說:「你八字大,命硬,需得撿個孩子回來才養得活,鎮住命。」當第二個孩子走時,她果然信了這鬼話。鄰居的婆婆也出主意,讓她找個身份證給人當保姆去,這樣就方便撿來一個孩子。

于是她輾轉來到了重慶市的儲奇門人才市場,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弄到了羅宣菊的身份證,靠著這張身份證,她來到了朱曉娟家中做起了保姆。

剛來工作幾天的何小平內心尚在糾結,可七天后,她內心的邪念最終壓倒了良知。趁男女主人不在家,她毅然將孩子抱走了,坐上一輛大巴返回了南充,途中孩子也沒有哭鬧。因為何小平第二個兒子S時,她瞞住了村里人,且沒給孩子銷戶,于是她便把第二個孩子的戶口、生日、姓名沿用給了抱來的孩子,名叫劉金心。

詳細看完這則新聞后,朱曉娟心頭就在打鼓,這些遭遇與她家當年的經歷可謂是不謀而合。可當年的親子鑒定明明白紙黑字寫著,程俊齊就是她與丈夫的親生兒子,莫非這世上還有與他們經歷相似的家庭存在不成?

隨后朱曉娟聯系上了之前打電話的那名記者,記者將劉金心的照片發了過來,在看到照片的瞬間,朱曉娟腦子瞬間「轟」的一聲,她愣住了,這個劉金心與自己的丈夫長得可太像了!

此時朱曉娟內心十分糾結,她原以為事情已經過去了,沒想到20多年前的傷再次被掀開了,這讓她心煩意亂。如若那個劉金心真的是自己不見的孩子,那麼這20多年來自己付出了這麼多心血,不是白白替他人養了孩子嗎?但真相終究要揭開,畢竟涉及到自己的親生孩子,最終朱曉娟選擇勇敢地面對——再做一次親子鑒定!

2018年1月22日,經重慶市公安局ㄒ一ㄥ事偵查總隊委托,重慶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采集了朱曉娟及其前夫程小平、兒子程俊齊和劉金心的樣本進行了比對。

沒多久,鑒定結果出來了,據結果顯示:劉金心與朱曉娟、程小平,符合雙親遺傳關系,而程俊齊與朱曉娟、程小平,親權關系不成立。面對鐵一樣的事實,朱曉娟愁得是幾天沒合眼,自己該如何面對劉金心?而養育多年的程俊齊又該何去何從?

但不容朱曉娟思考太久,2018年2月6日,經重慶市ㄐ一ㄥ方安排,朱曉娟與失散多年的大兒子劉金心相會了,見面的瞬間,朱曉娟被劉金心的模樣所震驚,兒子的頭髮從鬢角到后腦勺竟全是白發,呈亞健康狀態。隨后,朱曉娟也得知了兒子這些年的經歷,更是痛心不已。

原來當年兒子在被抱走后,便被帶到了四川南充農村,因為不是親生的,他的養父經常對其又da又罵,國中時候他便輟學外出打工,并且在打工時不慎受傷,曾一度流浪街頭。后來他準備結婚,可因為種種問題,這門親事最終沒有結成。此后劉金心經常喝9,并且還患上了抑郁癥。

但是劉金心并不怨恨自己的養母,畢竟養母為了拉扯帶大他們兩個孩子,早年一直在打零工,無論是飯館、茶館、工廠,只要有活就干,他也被四處寄養。之后養母與養父失婚,養母的生活就更加艱辛了,每天都在操勞生計,最終在2014年的時候,養母用攢來的錢在南充買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寫的還是劉金心的名字。就連當年準備用來結婚的新房也是養母買給他的。

聽到這些事兒,朱曉娟是又嘆又恨,自己孩子原本幸福的童年是找不回來了,可總該有人出來承擔責任,首先是當年重慶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做的DNA鑒定為何如此不靠譜?其次對于何小平又該如何處置?

四、后續處理

事情水落石出后,朱曉娟心情是沉痛的卻也并非無能為力,她毅然將當年為她做DNA親子報告的部門告上了fa院,并索賠295萬余元。相關部門積極承認錯誤,并且表示DNA鑒定技術于上世紀90年代初引入我國,具有不成熟性,存在一定局限,直至90年代中后期開始,隨著PCR-STR分型技術的推廣與應用,DNA指紋檢測技術才逐步被更加成熟的技術取代。

雖然有關部門的失誤很可能是由于當時的技術原因造成,但是錯誤已不可挽回,在2019年3月份的時候,重慶渝中區fa院受理了該案。

而對于悲劇的制造者何小平,除了其多年心理的負擔外,卻并未得到任何fa律制裁。因為我國fa律規定,發生在1997年以前的犯zui行為,適用1979年制定的《ㄒ一ㄥfa 》,本案何小平的犯zui行為發生在1992年,所以不能用今天的fa律來判決她。

雖然何小平在曝光惡行的時候就已做好了被抓的準備,可劉金心在找回親生母親后表示:「我不希望我的養母出事,這麼多年我已經將她當作了親生母親,如果她坐lao,我寧愿不認我的生母,唉,畢竟兩邊都是媽媽……」

對此,朱曉娟在接受有關媒體采訪時說:「事情已經過去二十年了,先不說fa律上無法追究,就是從人情上我們也不便再抓著何女士不放了,如若不是她自己曝光,我的兒子也不可能回來。為金心著想,我不再追究了。」

五、總結

通過這起事件,我們應當吸取經驗教訓,在雇傭保姆等類似人員時,一定要仔細核查對方信息,尋找有保障的公司。而對于那些有如「鎮命」的迷信觀念,是萬萬不能信的,更不要打著迷信的旗號去干些壞事兒。

而對于事件的中心朱曉娟與何小平兩個家庭來說,真相既重要又不是那麼重要了。獲知真相是朱曉娟為了給當年的自己一個說法,坦白真相則是何小平想給自己求一個釋然。實則朱曉娟撫養了20多年的程俊齊,其親情不是說斷就能斷了的,當朱曉娟問程俊齊有沒有想過去找親生父母時,程俊齊只是笑道:「這麼多年了,去哪找啊?」

在尋母之前他就表示說:養母對自己也不差,他從未考慮過自己的身世問題,原本的親生母親能夠找到便找,找不到那就算了。最后他雖然找到了親生母親,但在與朱曉娟相聚過幾次后,劉金心還是回到了南充生活。

由此可見,兩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孩子已在錯位的家庭中被埋下了深深的烙印,20多年后的親子鑒定書僅僅能夠斷定其血緣上的關系,可他們「內心的DNA」似乎再也回不到原來的家庭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