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看到甄嬛第一次與皇帝同房,才懂華妃的愛有多麼卑微

古月 2022/07/25 檢舉 我要評論

甄嬛第一次侍寢那晚,華妃傷心欲絕。

看到皇帝帶著甄嬛去了行宮,聽聞皇帝為甄嬛特意準備了玫瑰浴,華妃含著眼淚,倚在窗前,悲傷的說: 看來皇上是要把她當楊貴妃般寵著。

其實,后宮嬪妃侍寢是常有之事,華妃早該習以為常。可甄嬛這次侍寢不一樣,她享受的規格可是之前只有華妃享受過的。

可見,華妃曾經「獨一份的榮耀」,如今也成了過去式,也就是說,人,也即將成為過去式。

自古以來,高墻庭院之內,往往都是「只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就在華妃傷感之際,甄嬛早已在皇帝的臥榻上婉轉承恩。

兩種感情觀

甄嬛侍寢那晚,皇后眼明心亮,圓了皇上的夢。

按照規矩,皇上帶甄嬛去行宮那天,原本也是要帶皇后一起的。皇后何等聰明,她知道皇上帶甄嬛去行宮意味著什麼,所以識趣的讓宮女帶話給皇上,說自己身體不適,就不陪皇上去行宮了。

這不正是在皇上面前做了個順水人情嗎。

而華妃,就不一樣了,她無法左右皇上的意愿,就只能靠摔東西,打罵宮女解氣,她嫉妒,憤恨,在甄嬛沒有出現之前,皇上最寵愛的妃嬪明明是她,是甄嬛搶走了自己的恩寵。

一個正常的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有了新歡,自然是會妒忌的,華妃的反應很正常。 可問題是,華妃想要的一心人,偏偏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能一心的人,她看不透,所以她痛苦。

在這一點上,皇后可比華妃想得開。

即便今天沒有甄嬛,那明天、后天也會有其他俘獲皇上的女人,如果各個都要生氣、吃醋,那早就被氣死了。

我記得《知否》中,關于古代女子如何提升婚姻滿足感,有這樣一番見解: 管理好自己的財產,保證物質基礎,然后愛自己,愛孩子,愛善意的娘家,偶爾愛一點男人,不要太多,上限到他找別的女人你也不會難過,下限在你能恰到好處地對他表現出綿綿情意而不會覺得惡心。

皇后看到皇上有了一個又一個的新歡,心里不嫉妒不生氣是假的,她曾經失落地問過侍女剪秋,皇上對自己和對純元皇后的感情,是否一樣?

剪秋對皇后說:皇上心里是有娘娘的,皇上對娘娘的敬重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皇后黯然傷神,低頭不語。

身為一個女人,如果自己的男人對自己的感情只是尊重和敬愛,那麼,對于這個女人來說,無疑是一種失敗和諷刺。

皇后早就在心里接受了「色衰而愛馳」這個在大多數男人的世界里,亙古不變的真理,所以她活得怡然, 她把重心放在了爭取并穩固自己的權力上,而不是爭寵上。

所以她能做到,皇上來她這里,她欣然侍奉,皇上去別的嬪妃那里,她也不會懊惱。

可華妃就截然不同。

她恨不得皇上天天晚上去她那里,巴不得皇上眼里只有她。想方設法地拴住皇上的心。

她愛得太熱烈,可她卻忘了,她愛的這個男人是皇上,根本不可能屬于某一個女人。

華妃借著娘家在朝中的勢力,處處打壓各宮嬪妃,好讓自己獨占鰲頭,好讓皇帝只寵幸自己。

而皇上也看在華妃娘家的勢力上,對華妃百般驕縱,萬般寵溺。

殊不知,任何事情,都是過猶不及,更何況在這人人都長了一副彎彎繞腸子的后宮,才更要約束言行,即使有一個強大的后台,也不可以過分跋扈。華妃最后慘淡的結局,是必然的。

畢竟,一個人過得太順了,難免眼花耳聾,眼聾耳花后難免會栽大跟頭。

被拋棄

華妃為了和甄嬛爭寵,不惜從曹貴人手中奪來了小公主當籌碼。

皇帝向來喜歡小公主,華妃把小公主放在自己宮中喂養,為的就是把皇上引到自己宮中。

一次,皇帝來華妃處看小公主,只聽小公主不停地啼哭,便詢問華妃,華妃卻編造了一段油膩膩的瞎話說: 公主年幼,啼哭是人之常情,不過臣妾以為,這宮中都是女子,陰氣太重,所以,公主夜不能安,若是能有陽氣鎮店......

華妃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皇帝近期到我這里來得太少了,導致我宮里陰盛陽衰,陰氣太重,所以導致公主不停地啼哭。

可見,為了留住皇上,華妃費了多大的心思。

皇上也是明白人,聽出來弦外之音,便說: 今夜本就是十六追月之夜,朕會留下來陪你。

華妃聽到后,喜不自勝。

華妃在后宮,看似飛揚跋扈,可唯獨在皇上面前是極度卑微的。她不似皇后般「不在乎」恩寵,更不似甄嬛般「放得下」皇恩,她每每向皇上「討愛」的樣子,矮人三分。

如果不是愛之入骨,又怎會向他低下高傲的頭顱。

皇帝留下來過夜,這對于華妃來說,不僅僅是一次侍寢,更是在告訴甄嬛:這次,我贏了,也讓你嘗嘗獨守空房的滋味。

可是高興到底是來得太早,皇上剛睡下,就聽到了震耳欲聾的打雷聲,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甄嬛,皇上知道甄嬛向來怕打雷,此時此刻,他想要立刻陪在甄嬛身邊。

皇上不顧及華妃的感受,徑直去了碎玉軒,探望甄嬛。

皇上走后,華妃失魂落魄到痛哭流涕。 由愛故生怖,由愛故生怒,若不是愛得太滿,何來傷心欲絕。

我想起了《四重奏》里的一句話: 比悲傷更令人悲傷的事情是什麼?比悲傷更令人悲傷的是,空歡喜。

這場空歡喜,對于華妃來說,不僅是愛情的流逝,更是甄嬛對她權威和勢力的挑釁。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應該明白,人生的復雜與曲折遠超想象,猶如情感的豐富與纖細遠非一己之力所能控制。

愛與不愛,其實早就顯現出來了,問題就在于你愿不愿意去接受。

我很喜歡《知否》中明蘭對祖母談自己的情感觀: 祖母,我就是想,咱們活這一輩子,總不能在這院子里頭繞彎打轉吧。我將來還可以攢很多的錢,多寬心,閑了,便去游山玩水,擊球垂釣,雙陸拆白,總是有許多法子解悶的,日子自然過得暢快,若為了在男人面前爭一口飯吃,反倒把自己變成面目可憎的瘋婆子,這一生,多不劃算。

后宮中,爭奇斗艷是常有之事,勾心斗角更是常有之事,目的只有一個「在皇上面前爭一個名分,爭一口吃食」。

可誰又曾回頭看過,但凡那些費盡心思往上爬的人,最后往往是摔得最慘的人。有時候,「不爭」才是「爭」,畢竟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

所謂的「恩寵」,不過是某一個時間段,平常夫妻都難有恩愛白頭不起二心的,何況帝王將相,他們的身邊從不缺女人、漂亮女人、特別的女人。

與其被寵上天后再去承受跌落的痛苦,倒不如一開始就平平淡淡,這樣更是怡然自得。

皇上寵愛華妃的真相

皇上對華妃的寵,僅僅是寵。

甄嬛曾在皇上面前說過這樣一番話:只要皇上對嬛嬛的寵愛里,哪怕只有幾分愛意,嬛嬛便心滿意足了。

可見,帝王的「寵」和「愛」并非一回事。

皇上對華妃只是「寵而不愛」,那幾分「恩寵」,本就是基于華妃娘家在朝中的勢力。 一切設有前提的恩寵,必定會在其后加上一個時間期限。那些所謂的家族勢力一旦坍塌,那些所謂的恩寵也就隨之傾覆。

這本就是一場極度不公平的情感,可華妃卻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年羹堯為朝廷平定了西北,皇上大喜,有意恢復華妃協理六宮的權力,但又怕甄嬛不高興,畢竟前不久,華妃因為跋扈犯錯,皇帝才剝奪了她協理六宮的權力。

甄嬛聽聞皇上的意思,心里自是不高興的,可她卻沒有表露出來,而是站在了皇上的角度去分析這件事: 皇上心意是好,想來皇后娘娘不會有什麼異意,只是年將軍前線剛剛告捷,皇上就立即恢復了華妃娘娘協理六宮之權,知道的自是知道皇上T恤功臣,不知道的恐怕會忽略了皇上的英明,只以為皇上仰仗著年家才有勝仗可打,所以要迫不及待重用華妃,已做籠絡。

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必須學會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有利于他的做法以及答案,甄嬛慣用這招,而且每次都能獲勝。

《人性的弱點》中有句話: 能夠站在對方的立場,從對方的角度去考慮事情,就如同你為自己所想一樣,這便是成功的秘訣。

甄嬛的話直擊皇上內心,覺得甚是有道理,所以當下便采取了甄嬛的建議,延遲恢復華妃的權力,選擇一個恰當的時機。

可其實,甄嬛內心真實的想法,就是不想讓華妃恢復協理六宮之權,畢竟,華妃一旦恢復了權力,她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華妃得知皇上沒有恢復她協理六宮的權力,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很高興。

她對身邊的心腹侍女說: 皇上這次不許本宮協理六宮又如何,若是皇上這次許了,多半是因為哥哥的緣故而非本宮,皇上不許,才見得是對本宮好,真真是因為多年的夫妻情深而非外戚之故。

可華妃并不知道,皇上原本就是因為年羹堯的緣故,才去寵幸她,不過是聽從了甄嬛的建議而已,把那份刻意的愛,藏了起來罷了。

女人的直覺總是很準,起初華妃就曾懷疑過,皇上最近總是愛翻她的牌子,讓她侍寢,難道是因為哥哥在前線打了勝仗的關系?

每每想到這里,華妃便悲從心來。 可見華妃要的也不只是皇上的寵,她更想要皇上的愛。

華妃還是活在當初在王府的情境中,那時,皇上愛她是真,寵她是真,可時過境遷,眼前的這個人已不再是王爺,而是皇上,身邊鶯鶯燕燕的女人多了去了,移情別戀也是常有之事。

有時候,愛情不過是一場夢,可總有人睡過了頭。

華妃最后撞墻而死的時候,最后一句是: 皇上,你害得世蘭好苦啊。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感情用力過猛,亦是傷痕累累。

我們都是散落在滾滾紅塵中的俗物,難逃「情欲」的迷惘。不求你能完全拋開這世間的情愛,只希望,當我們踏入紅塵中時,能有幾分清醒;墜入情欲中時,還能有幾分自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