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歲女孩至今不會走路,遭爸爸嫌棄:不會拿錢給你治療,媽媽為她撐起一片天

小魚 2021/12/12 檢舉 我要評論

圖為徐順芬背著女兒去醫院。

一個農村家裡,5歲的沈水仙躺在床上,看著爸爸對媽媽動粗徐順芬,她害怕得大哭,努力地想往床邊爬阻止爸爸,但是身子卻不聽使喚。徐順芬聽到女兒的哭聲,不顧難受從地上爬起來,到女兒身邊:「寶貝不哭,媽媽沒事,你別害怕。」沈水仙用唯一能抬起來的手緊緊摟住媽媽的脖子大哭不已,此刻屋內已經被爸爸弄得很亂。

圖為水仙在學習寫字。

徐順芬好不容易將不斷抽泣的女兒哄睡,隨後便輕手輕腳地開始收拾丈夫弄碎的碗盤。她蹲在地上淚水大滴大滴地往下掉,自從女兒沈水仙確診,之前憨厚老實的丈夫脾氣就變得很不穩定,也不再抱著女兒去村裡串門,而是埋怨自己生下了個不健康的孩子。難道孩子生病了就不是自己的孩子了嗎?徐順芬怎麼也想不明白。

圖為渴望好起來的水仙。

沈水仙是徐順芬在42歲那年生下的女兒,她給女兒取名為水仙,因為水仙的花語是吉祥如意,她希望女兒以後能事事順意,但是沒想到女兒的成長與她的願望背道而馳。水仙從小就體質不太好,經常生病,在她1歲多的時候還不會翻身不會爬。

徐順芬原本以為是女兒發育比較晚,可是直到2014年,水仙已經3歲了,她還是連床都下不了,身上軟軟的沒有力氣,徐順芬帶她去醫院檢查了幾次,也沒有檢查出所以然來。

不僅如此,懸心未定的徐順芬在帶著女兒回家後,明顯感覺到丈夫態度有了很大轉變,他沒有再抱過水仙,而是整日陰沉著臉,還會動不動就不當對待自己,有一次甚至把自己的耳朵弄到聽不見。圖為徐順芬看著女兒畫畫。

只有3歲的水仙每次看到他都會大哭,此後爭吵成了家庭常態。在水仙5歲的時候,徐順芬再次帶著女兒來到醫院檢查,這一次水仙終于確診,前者需要常年做康復訓練,後者則需要去大醫院做治療。

圖為徐順芬在照顧女兒吃飯。

「哪有錢給她治病?以後啥樣都是她的命。」丈夫在得知女兒確診後,態度變得越來越不好,不願意給她花錢治療,可是徐順芬卻沒有放棄,「你不救我娃我自己救,我娃不認命。」一向逆來順受的徐順芬在女兒的治療上,突然挺直了胸膛。她想著水仙的腦麻康復治療不是一時之事,但是幾十萬的費用對于沒有丈夫支持,孤身一人的徐順芬而言,無異于天方夜譚。

圖為徐順芬吃力地抱起女兒。

為了這個看似不可能的目標,徐順芬開始想盡辦法掙錢。因為要照顧水仙沒辦法出去工作,她就跟村裡的人都招呼,家裡有什麼活都可以來雇她。種地、拔苗、采果,徐順芬為了掙每天300塊錢的工資,什麼活都幹過。因為丈夫不管孩子,所以徐順芬在外幹活時要麼給水仙穿上紙尿褲,讓她在床上躺一上午,自己中午趕回去給她做飯和換紙尿褲,要麼就帶著水仙一起去幹活,把她放在一邊讓她看著自己。

只是幾十萬的巨額費用對于徐順芬來說還是太遙不可及,她省吃儉用地堅持了一年多,也沒攢下多少。丈夫嘲笑她想帶女兒去看病就是天方夜譚,像他們這樣的窮人就得認命。不過徐順芬並沒有因為丈夫的話放棄,她看著腿已經有了一些勁,可以蹬腿和爬行的女兒,暗下決心,不管多難她都要給女兒做治療。2017年,徐順芬不顧丈夫的反對,跟親戚朋友借了幾十萬帶著水仙來到外地一家大醫院,滿懷希望地準備給她做治療。

「你的腿馬上就要好了,以後你就能和別的孩子一樣上學一樣玩了。」徐順芬在術前給女兒加油鼓勵。只是這份希望很快便被改變了,術後水仙上了3個月的石膏,在拆掉石膏後,徐順芬激動地讓水仙動動腿,看是不是能動彈了。可是水仙卻哇哇大哭起來,因為她感受不到腿有任何的力量,甚至連之前的蹬腿都不會了。期待已久的希望並沒有出現,反而將母女兩人帶入了更黑暗的深淵。

女兒病不僅沒好反而倒退了,家裡還因此背上了十幾萬的債務,丈夫為此更加生氣,除了時不時往家裡轉一點生活費外,就再也沒有關心過母女倆的情況。丈夫外出後,徐順芬曾經頹廢過一段時間,一度也反思自己這麼做值不值,但看著女兒,她無法放棄,隨後很快振作精神:既然不成功。在她多方打聽下,她得知曲靖有家康復中心有政策補助,可以減免部分費用,她便馬不停蹄地帶著女兒去到了曲靖,母女倆從此踏上了康復之路。

剛開始做康復時,徐順芬不捨得花錢買輪椅,她就每天早上8點背著水仙從二樓租房處走下來,再背著她走15分鐘的路到醫院,然後再背著她輾轉各個康復治療室。已經51歲的徐順芬因為常年的操勞身體已經大不如前,每天背著40多斤的女兒走好幾公里,雖然自己身體吃不消,但是為了省錢,她從沒有想過去醫院給自己檢查。

徐順芬知道水仙做康復治療不是一兩個月的事情,她可能需要1年2年甚至5年10年才能有效果,而這也代表著需要高昂的治療費。丈夫不管孩子,自己又掙不來錢,徐順芬只能在生活中對自己苛刻一點。為了省下錢,徐順芬買米只買最便宜的糙米,只是偶爾在早上悶一碗米飯,中午晚上就吃早上剩下的,剩下的多就能吃飽,剩下的少徐順芬就會讓女兒多吃點,自己喝水充饑。

不過徐順芬從沒有動搖過給女兒堅持做康復治療的決心,時至今日已經堅持了3年,水仙還是不會走路,但是徐順芬心裡堅信,放棄治療女兒會一無所有,只有堅持下去,女兒才有看見的希望的可能。為了那一絲可能,自己就是剩下最後一口氣,也不能放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