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障少年無法獨立行走!同學背他走完6年10000里求學路:一諾千金

yuhang 2022/07/19 檢舉 我要評論

前言

2010年6月8日大學聯考結束,患有重癥肌無力的湖南考生王理,蜷縮在學校保安室的沙發上,面無表情地發呆,保安室外其他同學正在丟書狂歡。

過了一會兒,高大壯碩的畢明哲走進保安室。他沖王理笑了笑,隨后蹲下,右手挽住王理的腰,王理不費勁便爬上了他的背。

畢明哲背著王理走下一個有二三十個台階的斜坡,接著繞過一個標準的足球場,再穿過一條栽種著樟樹和玉蘭的林蔭大道,最后繞過一個籃球場。

一晃眼, 畢明哲背著王理在這條路上往返了整整6年,差不多走了一萬里路。

「今天或許是我最后一次背他放學了。」

平日兩個勝似親兄弟的好哥們有說有笑,王理可能會高興地揪起他的耳朵,或者撮一撮他背上的「肥肉」,今天卻都默不作聲。

大學聯考的壓力卸下了,但6年的兄弟情似乎也走到了分岔路口,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否會因為大學聯考而走進不同的岔路口,從此不再有交集。

這天的沉默和6年前的那天中午頗為相似,那是畢明哲第一次背王理回家;

背上的擔當

2004年9月,國中一年級開學的第二天中午,臨湘市實驗中學13班的班長畢明哲準備鎖門回家,發現教室角落里還坐著一個同學。

「同學,放學了,你怎麼不回家?」

畢明哲這一問才知道這位叫王理的同學, 患有先天性肌無力癥,四肢殘障,行動不便,正等著家里人來接他。

看到瘦弱的王理無助地低垂著頭,畢明哲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來,我送你回家。」

王理有些猶豫,但也拗不過眼前這個大個子。于是,畢明哲將王理攙扶到樓下,繞了二三百米來到車庫。

畢明哲的車是一輛深藍色的山地車腳踏車,沒有后座,所以只能將王理放在座上,畢明哲一路推著他回家。

到家后,性格有點孤僻的王理連「謝謝」都沒說一句,畢明哲覺得有點生氣。

但聽完王理姥姥講了個中緣由后,畢明哲不僅原諒了王理,反而心疼起他來。

可憐的王理自從學走路起已經與他人不同,且情況愈來愈糟: 兩歲大時足內翻,走路經常摔倒;上了小學開始雙腿無力,只能扶著墻挪步;小學畢業時,已無法獨立行走。

這些年來,父母花光積蓄,帶著他跑遍湖南、北京、上海等地的大醫院,四處求醫,卻都不見好轉。

先天性肌萎縮、重癥肌無力、韌帶發育不全……除了五花八門的診斷結果,他們一無所獲。

王理長大后,他開始問家里人「為什麼別人可以走路,跑著玩,我卻只能由你們大人抱著?」

家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不知道怎麼樣的答案可以呵護他幼小而脆弱的心靈,只能用張海迪等人的勵志故事安慰小王理,「不能走路不是你的錯,沒人和你玩是他們不了解。你看,世界上還有人和你一樣。」

由于無法獨立行走,王理從小到大上學放學都需要依賴家里人。

上小學時,由他的小姨騎腳踏車送他上學;小姨結婚后,由姥爺負責接送他,但隨著王理慢慢長大,年老力衰的姥爺漸漸無力接送。

聽到姥姥和畢明哲講述這些,因病而孤僻的王理開始嘟嘟囔囔,表現得既不耐煩又自卑地抬不起頭,畢明哲看到眼里,同情在心里。

接下來連續幾天,畢明哲都主動接送王理上學放學。

一天放學,畢明哲遇到了王理的父親,他突然腦子一熱說道: 「叔叔,以后接王理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起初,王理的爸爸王玉虎并沒有將畢明哲的「豪言壯語」放在心上,以為只是小孩子一時興起,更認為這個擔子應該落在這個孩子身上。

然而,畢明哲這個小小男子漢卻將「照顧王理」當成了責任,那句承諾也改變了王理的一生。

自那天以后, 畢明哲每天凌晨5點半就起床,花半個小時走到王理家,然后背著王理趕上6點半開始的早自習

除了早起還得晚歸。 晚自習9點半才結束,等送完王理再回到家,往往已經晚上11點。

最初的一兩個月里,畢明哲擔心父母會不同意,便對他們隱瞞了背王理上下學的事情。

可每天都早出晚歸,父母不免起了疑心。當父母關切地問他在忙什麼時,他就以班上有事或者自己加班學習為理由搪塞。

一天兩天還好說,天天如此,放心不下的父母便悄悄跟蹤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才剛剛步入發育期的兒子竟然背著一個同齡孩子上下學。

像每個愛自己孩子的父母一樣,這讓他們非常心痛,「正在長身體,這樣下去不落下一身病也要發育不良呀」。

這天晚上,畢明哲和往常一樣大汗淋漓地趕回家,回到家后,他一邊擦汗一邊漫不經心地說:「看書入迷了,一下子忘記時間了。」

「你現在撒謊都不帶臉紅呀,還當我們什麼也不知道?」

畢明哲被父親的呵斥嚇了一跳,他抬起頭,看著父母陰沉的臉,不知如何是好。

沉默片刻,他鼓足勇氣和父母耐心解釋緣由,希望父母能夠體諒和支持他的行為。

「你能這麼做是好事,可是你也要學習,也要長身體,總這樣背下去,遲早會影響你的身體和將來的。」

盡管兒子的善良令人欣慰,但為人父母都習慣為自己的孩子著想,因此他們仍然堅決反對畢明哲繼續背下去,連素來和他統一戰線的姐姐也投了反對票。

年僅12歲的畢明哲卻意志堅定,他說: 「我是男子漢,男子漢一諾千金,答應了別人的事不可以反悔。」

「再說了,咱們家剛來這里的時候不也靠別人的幫忙渡過難關的嗎?一把掛面配一些辣椒面的日子我沒忘。助人為樂的精神我更沒忘。」

「難道看到兒子見到別人有困難卻不幫,就高興了嗎?」

經過一番激烈的爭論,畢明哲的父母找不到理由反駁,只好改變「戰略」,不再硬逼著他放棄。

父母心想:「少年心性,看你能堅持多久?」

出乎他們意料的是,畢明哲竟然將這個「一時沖動」一直堅持了下去。

為了讓父母放心, 畢明哲堅持鍛煉、努力學習,做到了助人為樂和提升自我兩不誤。

日子久了,父母也不再諸多阻撓,反而為兒子的熱心腸感到驕傲。

「他們不是親兄弟,卻比親兄弟感情更好。」從一開始看熱鬧,但后來的習以為常,畢明哲和王理這兩兄弟的身影逐漸成了校園和往返路上的風景線。

「老畢,你又長高了,也長肥了。」

「王理你覺得我像一座山嗎?」

王理搓搓畢明哲的頭髮,回他:「像!」,還笑畢明哲的頭髮像雜草,還會下雪(頭皮屑)。

畢明哲甩了甩額頭的汗珠,又問王理:「那你覺得我像一顆樹嗎?」

「像!你是一株吃了幾千年陽光雨露的千年老樹,N多人都環抱不過來,因為實在是太肥了!」

盡管王理的回答總是甜中帶酸,畢明哲依舊心里很暖很甜。

他清楚自己在王理心中的地位, 對王理來說,他是「山」,是「樹」,是依靠。

曾有人問王理有沒有擔心過畢明哲會放棄,他憨憨一笑,自信地答道:

「他不會的,我就是有一種直覺,他不會中途放下我,會一直背下去。」

堅持就是勝利

「想過放棄,初二的時候真的好多次話都要說出口了。我想說我累了,不想背了。」

正是愛玩的年紀,別的同學下課后可以打彈子、打乒乓球、踢足球時,而他卻要當王理的腿。學校組織外出游玩的活動,別人玩了一天,他卻背了王理一天。

無聊、無趣和疲累,令十幾歲的少年無數次萌生放棄的念頭。

直到那天晚上的一通電話和一聲「謝謝」。

那天晚上,王理打電話給他,什麼話也沒說只知道哭。畢明哲耐心地聽他哭完,等他情緒平復下來才問他怎麼了。

原來,王理和媽媽吵架了。經過畢明哲一番開導和安慰,王理平復了心情,臨掛電話,從來沒當面對畢明哲說過一句「謝謝」的他冷不丁說了一段煽情的話:

「老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和依靠,我傷心的時候只會想起你,只會給你一個人打電話。謝謝你!」

掛完電話,畢明哲一遍又一遍地回憶、品味這段話。

從第一天背王理開始,他就沒聽過一句道謝,雖然他知道王理將感激藏在心底,但他也想聽到一聲「謝謝」。

當這聲「謝謝」從王理口中說出時,畢明哲的內心卻充滿了矛盾,他感到既喜悅又擔憂。

令他喜悅的是,自己可以做別人的依靠,成為偉岸的山、高大的樹;

令他擔憂的是,有朝一日他放棄了,誰又能去成為王理的「山」、「樹」和依靠?

天快亮的時候,一夜沒睡、腦袋暈乎乎的他,突然精神振奮地拍拍自己的胸脯,自言自語道 「畢明哲,你是個男子漢,自己答應過的事情,就要堅持下去!」

2007年,畢明哲和王理國中畢業。為了能繼續照顧王理,背他上學放學, 畢明哲選擇和他就讀于同一所高中、同一個班。

新學校離家更遠,同時,王理的病情已經嚴重到完全離不開輪椅,雙腿軟得像面條一樣。

每天,畢明哲都要背著55公斤重的王理上下五樓好幾次,每一次上下樓所流的汗水都將衣服浸濕。

或許在旁觀者看來,畢明哲身高一米八、體重也85公斤,他背著身高一米七三、體重55公斤的王理,談不上輕而易舉但至少不算難事。

然而,事實并非如此。

曾有一個結實壯碩的體育特長生背著王理上下四樓,僅來回一趟,體育生便氣喘吁吁地說「太累了,比跑一趟5000米還要累」;

另一位足球運動員也曾做過「挑戰者」,由于王理下半身用不上半點力氣,因此僅僅勒著足球運動員的脖子,一趟下來, 運動員脖子被勒得發青,腰也被王理的腿硌得酸疼。

「真佩服畢明哲,背正常人或許不難,背王理真的很難」

他們這種「練家子」都吃不消的活兒,卻是畢明哲堅持了6年的必修課。

6年下來,畢明哲的雙腳布滿血泡破了后留下的疤痕,雙腿結實得有些不成比例,父母有時心疼地說他自討苦吃。

「要不是背王理,我身體哪有這麼好?」

每當這時,畢明哲總是樂觀地夸耀自己身體好,「不管多重的東西,我一下子就能背著站起來!」

對畢明哲來說,吃苦受累不算什麼,重要的是能成為好兄弟的山、樹和依靠。

「只要能讓他過得好就值得!讓他相信滾滾紅塵充滿愛、友情和善良,比什麼都強。」

背了王理6年,畢明哲從未想過為自己宣傳什麼,周圍人提起這件事情,語氣中飽含敬佩之意,卻也表現得「我們已經對此習以為常」。

當他們所就讀的臨湘市第一中學的校長李曙東發現此事后,大為震撼,他后悔自己發現得太晚:

「一開始我以為是同學們在鬧著玩,弄清原委后才發現這麼令人敬佩。畢明哲的事跡如果不宣傳不推廣,哪里對得住他。」

但畢明哲卻很抗拒媒體的采訪,一方面,他覺得這沒什麼值得宣傳的;另一方面,他擔心此事曝光后會被王理造成傷害,他本能地想保護王理。

不過,當得知自己可以成為標桿去影響更多的人時,他也由抗拒轉為接納,因為 他希望自己能成為愛心加油站,將愛與善良傳遞下去。

每當有人問到為何要一直堅持背王理,畢明哲總是幽默地回應道: 「因為堅持就是勝利。」

「對我來說,每天安全接送王理就是小勝利,至于大勝利,就是一直這樣堅持下去。」

盡管連畢明哲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能堅持多久,「一直」的期限有多久。

1個和 N 個「畢明哲」

三年的高中生活,在畢明哲的汗水和兩兄弟的打鬧中飛逝而過。

2010年大學聯考結束后,兩兄弟開始變得寡言少語,他們都表現出一副心事滿滿的樣子。

對于大學聯考成績,他們既期待又害怕。

兩人不止一次商議是否要填報同一所大學。畢明哲總是說「肯定要上一個大學,不然誰來背你?」

而王理卻對未來充滿擔憂。這些年因為治病,他的學習成績一直不太理想,他擔心自己的分數與好兄弟的分數懸殊過大。

該面對的遲早要面對。出分當天,兩兄弟約好一同查成績,心中都默默祈禱能上同一所大學。

然而,電腦屏幕上顯示: 畢明哲的文化分345(他是藝術特長生),而王理則只有195。

一個能上本科,一個只達到專科線。未來如何,兩兄弟心里都清楚。

6年的兄弟情,是否就要揮手說「拜拜」?以后是否會各有各的人生,從此再無交集?

誰也不知道,誰也不敢問,誰也不敢說。

「放下王理去讀自己喜歡的專業,還是繼續照顧他?」即使已經填完志愿,拿到錄取通知書,畢明哲每天仍然要將這個問題翻來覆去地琢磨好幾遍。

就在他猶豫不決之際, 一個從幾百公里外的長沙打來的電話改變了兄弟倆的命運。

打電話的人是 保險職業學院黨委書記兼院長朱甘寧。

他在電話里熱情邀請畢明哲和王理一同到保險職業學院就讀,并承諾會提供適合王理學習和生活的好環境,會全力支持畢明哲的成長和發展。

原來,自從2010年6月畢明哲的感人事跡被《中國青年報》及湖南《瀟湘晨報》等媒體爭相報道后,朱甘寧便被他六年如一日的真情和堅持所打動。

「這樣的好伢子,必須要好好栽培。」

朱校長的邀請,讓王理歡呼雀躍,愁緒一掃而光。但畢明哲卻站在人生抉擇的路口犯了難。

是放棄本科改讀專科,還是放下王理去追尋夢想?

畢明哲雖然年輕,但他清楚這個選擇會對自己的未來和人生產生多大的影響。

思前想后,他撕碎了藏起來的錄取通知書,毅然決然地選擇繼續做王理的雙腿和翅膀。

「到了保險職院后我才告訴爸媽其實考上了本科。」

為了不讓父母干涉自己的決定,畢明哲一直等到他在湖南省委教育工委、省教育廳和保險職業學院的大力支持下,和王理順利成為校友后,他才將此事告知父母。

「這麼大的事情你都不和我們商量?你知不知道這會影響你的一生的!」畢明哲的爸爸知道內情后,勃然大怒。

他痛惜兒子放棄的機會和未來,氣憤兒子的先斬后奏,甚至對王理生出一絲怨恨之情。

「我體諒他們的心情,可以理解。有些網友也說我很糊涂,說我不懂事,但我覺得每種選擇都有它的意義,我不后悔。」

無論遭到怎樣的非議和阻撓,畢明哲總是一笑了之,他堅信自己的選擇沒有錯,堅信每條路都能走出不一樣的風采。

開學后,朱校長履行自己的承諾,為王理提供了良好的學習和生活環境: 宿舍在出入方便的一樓;宿舍進出的大門以及衛生間的設施專門改良;還將王理的母親接到學校,照顧其生活起居。

而畢明哲和王理也給學院帶來了愛和善良的光,畢明哲信守承諾的堅持和王理身殘志堅、自強不息的精神,感染了無數同學。

一個畢明哲,變成了N多個「畢明哲」。

王理所在的保險系2010級金融保險(客戶服務與管理)班的同學們,在開學第一次班會上就鄭重承諾: 從今天起,王理同學上課、自習、食宿接送,我們包了!

同學們說到做到,當天就特地安排了詳盡的值班表,全班同學輪流擔任王理的護送員。

被同學們搶去「工作」的畢明哲,反倒有些無奈,他打趣道:「哎,一下子這麼清閑,都不知道怎麼安排每天的日程表了!」

盡管同學們的幫忙令畢明哲清閑了許多,但他仍在助人為樂的路上繼續前行。

「有困難,找老畢!」這個響亮的口號從他們班傳到全年級,繼而傳到全系,最終全院皆知,一度成了流行語。

「老畢就是這樣的好人,不管任何時候,只要有人找他幫忙,不管再忙再累,他都不會拒絕」。

為了全方位發展自己,好學善研的畢明哲積極參加學院組織的各項活動,主持節目、演講比賽、社團活動,都少不了他活躍的身影。

通過努力, 他成了班長,還成了國際保險學院學生會辦公室主任,后又經選舉成為學生會主席。

課堂內外,他都是學習標兵:課堂上,他認真聽講、踴躍發言;圖書館里,總能看見暢游書海的他;英語角,一口自信而流利的英語,令人贊嘆;

獻血車前,他帶頭組織同學參與獻血;捐款現場,他出錢出力,號召大家一起伸出援手;孤兒院里,他認領孤兒卻不愿意留名,默默從生活費里省出贊助費,寧可苦了自己也要造福他人……

學院多次組織畢明哲先進事跡報告會,在全學院掀起了一股學習「90后活雷鋒」——畢明哲精神的[高·潮]。

期間,畢明哲也贏得了應有的榮譽,先 后榮獲湖南省「五四」青年獎章、雷鋒式優秀大學生、優秀共青團干部標兵等榮譽稱號。

一個人的力量,撐不起整個愛的天空。

畢明哲的行為不僅體現在關愛他人、關心弱者、關注社會,更重要的是, 他用行動將愛的能量傳遞給他人,激活身邊人心中或隱藏或消弭或沉睡的善,將一個人的小愛擴散為更寬、更廣的大愛。

大愛無疆,上善若水,厚德善行,潤物無聲。

「畢明哲們」的愛與信念,是社會的希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