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家庭」:她有「兩個爸爸」,當年兩個單身兄弟收養女嬰,為養活女兒,每天搬磚干活到深夜

网瘾少女 2022/05/04 檢舉 我要評論

「爸在,家就在」,當所有人勸葛紅花放棄的時候,她堅定不移的說出來這句話。

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30多年前,被爸爸送到別人家的小姑娘已經長大,回想這一路的經歷,葛紅花倍感珍惜, 沒有這兩個爸爸,哪里有她的今天!

看著病床上虛弱的爸爸,葛紅花勇敢的挑起大梁,她知道, 是時候換她來守護自己的兩個爸爸了。

意外降臨的寶貝女兒

葛紅花是安徽省蒙城縣的一位小學老師,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每天的時間排的很滿,一大早起床收拾完自己后,就會給兩個年邁的爸爸洗漱,做好飯,喂他們吃上飯,安排好一切,她在趕著上班的點去到學校。

等上學的課程結束后,她來不及午休,又會急急忙忙的趕回家,給家里的爸爸們做飯。

包括晚上,她從來沒有一點自己的時間,除了工作,睡覺, 幾乎所有的精力都投在兩個爸爸身上,日復一日。

或許很多人都奇怪,葛紅花為什麼會有兩個爸爸?

其實,不止兩個,她其實是 有三個,因為是親生爸爸把她送到了這兩個養父家里。

1988年,葛紅花出生在安徽亳州一個小縣城,作為家里第6個孩子,阿四叔明顯有了壓力,在那個重男輕女的偏僻村莊,如果是個男孩,還能給家里承擔一定的壓力,但這偏偏是個女孩。

考慮到家里已經有了5個孩子,阿四叔與老婆一商量,決定把剛出生的這個女兒送到別人家。

雖然養不了這個孩子,但阿四叔竭盡所能,還是想給這個孩子找個好一點的歸宿,在村里打聽了一圈,發現最合適的人選是隔壁村的那兩個光棍葛保堯、葛保田兄弟比較靠譜。

兄弟兩相差3歲,由于家里窮,所以沒有女子愿意嫁過去。

雖然家庭條件不好,但這兄弟兩是出了名的熱心腸,人品在當地都是公認的好,于是,阿四叔一大早就去到了隔壁村,跟中間人說了這件事,委托他給那兩兄弟傳達一下。

「給我們一個女娃娃?」

聽到這個消息時,葛保田高興得站了起來,這麼多年,家里除了他跟哥哥,就只有一個年邁的爸爸。

看著別人被自家孩子一聲一聲的叫「爸爸」,葛保田羨慕的不行,現如今,這種奢望竟然成了現實,他高興得不亦樂乎,一個勁兒的說著 「同意!同意!」

當時的兄弟倆還沒想那麼多,他們只知道要盡快給孩子收拾出來一個床,一家四口以后一定會很幸福。

然而,距離得到這個消息已經過了4、5天,兄弟兩都準備了,可還是沒人來送孩子,難不成對方又后悔了?

好在,這種想法還持續多久,阿四叔抱著一個孩子就走進了葛家, 「孩子出生才兩個多月,你們一定要好好把她養大。」說完,阿四叔眼含熱淚,不舍的走了。

或許是心靈感應,阿四叔走的那一刻,女娃「哇」一下就哭了出來,沒養過孩子的葛家兄弟一下就亂了手腳,學著別人哄孩子的模樣,過了好大一會兒,才把她哄睡著。

此時此刻,兄弟兩心里想的都是:這個家有希望了!看著熟睡的嬰兒,葛保田一臉幸福, 「就叫紅花怎麼樣?」

「葛紅花?紅花一樣美麗漂亮?就這個名字!」

就這樣,葛紅花與兩個爸爸的幸福生活正式拉開了序幕。

窮并快樂的一家4口

葛紅花的到來,讓家里添加了一份新鮮活力,可養孩子哪有那麼容易,對這個貧困的家庭來說,光是吃就很難解決。

兄弟倆沒有養娃經驗,看著哇哇大哭的小紅花,葛保田急忙拿出家里僅有的一點白糖兌成了糖水,本以為孩子吃到甜的就好了,可一小碗喝下去,還是哭個不停。

葛保田急忙跑出去問村里生過孩子的女人,這才知道孩子是要喝奶。

然而, 奶粉一袋5塊錢,兩個人把壓箱底的錢都拿出來還差2塊錢,一下子,兄弟兩失了神,他們這才意識到養孩子多麼難。

可事已至此,送回去肯定不現實,只能繼續養下去,而且還得養得健健康康白白胖胖。

葛保堯身體不好,早些年患上了「智力障礙」,為了養這個孩子,葛保田跟哥哥商量,自己出去掙錢,而他呆在家里照顧女兒,平常的時候也能種種地。

就這樣,葛保田去了縣城打工,剛開始他什麼活兒都干,只要能掙到錢都會攬下,但掙的最多的就是給拖拉機裝土, 一車3塊錢,他最多的一次裝了10車,一天掙了30塊錢(140新臺幣)。

一鍬一鍬的裝,裝滿一個車一個多小時,累的滿頭大汗不說,手上磨的也都是繭,可一想到女兒,葛保田渾身都是力氣,最多的一次裝了13車,比別人一個禮拜掙的都多。

葛保堯雖然沒有出去,但他也沒少出力氣,沒錢買奶粉的時候,他就抱著孩子去找,看誰剛生了孩子有奶水,就求人家喂給小紅花一點,只要孩子能吃飽喝足,村民在背后說什麼他都無所畏懼。

一轉眼,小紅花長了牙齒,開始學著大人說話,第一次叫 「爸爸」的時候,把兩兄弟感動的痛哭流涕,遭過的罪全都值了!

為了區分兩個「爸爸」,葛保堯讓孩子叫弟弟」爸爸」,叫自己「大伯」,再大一些,他還教會了女兒喊「爺爺」。

從那以后,家里多了一個小家伙,每天上躥下跳,雖說有點不省心,但葛家人也沉浸在這種快樂之中,十分滿足。

在小紅花心里,爸爸負責掙錢養家,大伯負責照顧自己的日常起居,平時是又當爹又當媽,偶爾還會帶著她去辦紅白喜事的人家里要糖果吃。

很快,小紅花到了上學的年紀,為了湊夠學費,兩個家長費盡心思, 「討喜錢」、賣廢品,硬是一點一點的攢了下來,最終讓女兒背上書包,開開心心的坐到了教室里。

小紅花懂事聽話,小小年紀的她雖然幫不上什麼忙,但她知道爸爸們養活自己很不容易,所以,從她記事起, 她就在心里發誓以后一定要對爸爸們好,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為了讓爸爸們高興,小紅花拼命學習,比班里同學付出好幾倍的時間,因此每次考試她都排在前邊,經常被老師當作典范在班里表揚。

每次把獎狀拿回家,都會把葛家兄弟高興得不行,逢人就說,自己的女兒聰明,以后能干大事。

然而,女兒越大,兄弟倆也越擔心,怕她向自己問起身世,深思熟慮過后,葛保堯決定親自把這個事情說出來,讓孩子不自卑,不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

「女兒,你不是我們親生的,是被人送來的,等你長大了,要是想找你的親生父母,我們不會介意的,只要你做你喜歡的,我們都會支持。」

其實,對小紅花來說,即便大伯不說,她心里也清楚,自己好幾次回家的路上,都聽別人說過。

每次看著同學被媽媽抱著,她也好奇過,只不過,兩個爸爸太辛苦了,懂事的她不想再給他們添麻煩。

更重要的是,親不親生已經不重要, 在她心里,她只要有爸爸、大伯和爺爺就夠了。

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態,葛紅花準備上國中時,爺爺因病去世,彌留之際,他緊緊握著孫女的手, 囑咐她一定要好好學習,出人頭地。

爺爺的期望,葛紅花不敢辜負,自從爺爺走了,她變得更加努力,她知道,只有自己努力,才能對得起爸爸、大伯、爺爺的養育。

兩個爸爸對她都格外上心,家里的什麼活兒都不讓她干,只讓她安心學習,有一次,葛紅花出門急,忘了帶文具盒。

葛保田發現后,天不亮就騎腳踏車,整整騎了30公里才給她送過去,看著爸爸兩鬢的白發,葛紅花才意識到爸爸真的老了。

您養我小,我養您老

三年稍縱即逝,就在葛紅花專業準備中考的時候, 大伯突然得了腦血栓,整個人癱瘓在床不能動彈。

為了讓女兒安心考試,葛保田選擇了保密,而自己邊賺錢,邊回家照顧病重的哥哥。

只是,這種事怎麼能瞞得住,葛紅花知道家里出事后,立馬跑回了家。

當看見兩個憔悴的背影,她一下就哭了出來,自己走之前還好好的,怎麼走了幾天,家里發生這麼大的事兒?

當即,她聯系自己的老師,決定休學回家照顧大伯,讓爸爸不那麼勞累。

女兒突然休學,爸爸自然不同意,可拗不過她,說什麼葛紅花都不聽,無奈之下,兩個爸爸只好同意她的要求。

此后,葛紅花洗衣做飯,像大伯照顧自己那樣細心照顧著他,因為病情,葛保堯吃飯變得特別困難,喂飯的時間一次比一次長,可葛紅花絲毫沒有不耐煩。

吃過飯,她還會幫著大伯做運動,等一切都做好,把大伯扶在床上后,她才會去吃飯。

不僅如此,她隔2、3個小時就會過來給大伯翻身,解決他大小便的問題,每晚臨睡前,她還會給大伯按摩半個小時。

或許是她的孝心感動了上天,僅僅幾個月。

葛保堯的身體就痊愈了,只不過,腦子留下了后遺癥,干什麼都糊里糊涂,有時間連葛紅花都不認識了。

大伯記不記得自己對葛紅花來說,已經不重要,只要他健康的活著就行。

大伯好了,葛紅花重新回到了學校,離開的這幾個月,她從未懈怠,有時間就拿出課本自主學習,因此, 回去的第一場考試,她的成績還是排在前邊。

由于錯過了第一年的中考,她只能再復習一年,但時間不是問題,蒙城最好的高中她還是考上了,后來更是拿到了 亳州師范大學的通知書。

熬了這麼多年,一家人終于看到了出路,女兒考上大學, 葛家兩兄弟拿鍋賣鐵,硬是湊夠了學費,順利把她送進了大學。

可好景不長,葛紅花讀大二的時候,葛保田突發疾病,而大伯舊疾復發,這個家再次陷入了泥潭。

葛保田不想讓她耽誤學習,便委托其他病人幫襯自己,這才讓葛紅花放心的回了學校。

憑借優異的成績,她拿到了5000元(22000新臺幣)的獎學金,給家里添了第一臺電視,大學一畢業,她就考到了當地的教師編制。

原本,葛紅花可以選擇去鎮上的學校,可期間大伯病情加重,醫生告訴他爸爸的身體比大伯還差,于是,她選擇了離家近的馬集鎮薛湖小學。

在葛紅花心中, 沒有什麼比爸爸們更重要更珍貴的事情,她努力學習出人頭地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過上好日子,如果沒了他們,她的努力有什麼用?

值得一提的是,學校得知她的家庭情況后,主動把校內的儲物間收拾了出來,好讓這一家人互相照應。

可住的地方解決了,開銷又成了眼下最大的問題,當時的她一個月1500元(6700新臺幣),除去日常開銷,根本不夠用。

所以,葛紅花一放假就會去飯店里當服務員,憑自己的努力給爸爸們最好的生活。

2015年,表現突出的葛紅花,被安排在縣附小。

這一次,她也是帶著兩位爸爸,在學校附近租了間18坪的兩居室,花2000塊錢 (9000新臺幣)給爸爸買了張醫療床,晚上睡覺,白天推他出去曬太陽。

可好不容易好起來的日子只持續了3年,爸爸再次住進了ICU, 而且每天要花2000多塊(9000新臺幣)的治療費。

為了給爸爸治病,一葛紅花到處借錢,這一路,有人勸她放棄,有那錢還不如讓爸爸吃點好的,度過最后的晚年。

可倔強的葛紅花不,小時候的爸爸沒有放棄他, 現在的她也不能放棄爸爸!

后來,學校組織了捐款,社會各界聽聞此事也送去了慰問金,經過一個月的治療后,葛保田蘇醒了,而且身體好的特別快,短短一個月,就辦了出院手續。

「爸爸在,家就在」這句話,葛紅花說了很多遍,也為此學了按摩,至今都陪在他們身邊。

愿所有的孩子都能健康成長,在一個幸福的家庭長大,也祝愿葛紅花早日找到自己的人生伴侶。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