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面女孩」吳小燕:13年出門用布遮頭,「換臉」7年后收獲愛情

网瘾少女 2022/06/04 檢舉 我要評論

2010年3月的一天,廣州中山大學附屬醫院的門診大樓里,來了一個特殊的女孩,她看起來身材嬌小,用一件粉紅色的衣服蓋著頭部。

如此的打扮,不免引起人們的好奇,這個姑娘怎麼呢?

姑娘告訴醫生,自己之所以蒙著頭,是覺得自己長得太丑了,怕嚇著旁人。

聽了這話,在場的醫護人員更覺得奇怪了,他們每天都要給不少人看病,還沒見過這樣的病人,在他們看來,一個年輕的姑娘,能有多丑呀!

9歲失明、臉變成2倍大

這個蒙著頭的姑娘叫吳小燕,出生在浙江省慶元縣的一個小山村,兒時的她,長得眉清目秀。一切的不幸,是從她上小學二年級開始的。

進入新學期一個多月的時候,小燕突然感覺視力好像出現了問題, 黑板上的字,原來可以看得很清楚,現在變得有些模糊、看不太清楚。

父母就以為小燕讀書寫字時,光線太暗,引起了近視,讓她以后學習時記得開燈。

班主任老師也挺好的,她告訴小燕,讀書和寫字時要注意正確的坐姿,否則也會影響視力的,她還把小燕的座位往前調了調。這樣,小燕瞇著眼睛,勉強可以看見黑板上的字。

然而,小燕的視力還在急速下降,9歲那年就什麼也看不見了。她的父母非常著急,隨即帶著女兒四處求醫,可是眼睛還沒有看好, 小燕的臉竟然開始出現變形。

她的一張小臉從中間慢慢向外膨脹,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一樣。

在當地的一家醫院, 醫生說小燕患的是視神經瘤,這種病很罕見,小縣城是治不了的,需要去大醫院。

父親吳禮榮一刻也不敢耽誤,帶著女兒就去了省城的醫院,在那里,他聽說需要一大筆手術費,可是家里的全部積蓄也只有幾千元。

但為了給小燕治病,吳禮榮就在醫院的一個僻靜角落里,開始給親戚朋友打電話,向他們借錢,總共湊了4萬元。

但是,小燕的病情經過醫院的專家會診后,因為手術方案復雜、手術風險極高,可能需要幾十萬的費用。

這是一個什麼病,吳禮榮搞不懂,但幾十萬的治療費,家里肯定拿不出來。

何況醫生還說了,就算有錢,治愈的希望也是相當渺茫的。在這種情況下,吳禮榮就領著小燕回到了老家。

不敢出門、摸索著做家務

從醫院回來后,小燕就過起了深居簡出的生活,而她的臉在不停地膨脹變形。因此,她無法再去上學,當然她更不愿意出門,她怕人家看見這張可怕的臉。

當小燕步入花季的時候,她的臉已經變得非常怪異可怕了。多少次,小燕都在無助地問道 「別的姑娘都這麼漂亮,為什麼偏偏是我,這麼難看?」

20歲,是姑娘愛美的年齡、也是情竇初開的年齡,而20歲的小燕,只能將一張臉無奈地隱藏在蓋頭下面,飽受身體和心靈的雙重折磨。

吳家已經夠不幸了,這個時候,偏偏又出事了。這些年來, 小燕的病已經讓母親毛任香心力交瘁,一天,她突發腦溢血,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

而小燕的姐姐早就嫁到了外地,吳禮榮需要出門賺錢,家里一個癱瘓在床的妻子、一個雙目失明的女兒,這日子咋過呀!

不久后的一天,吳禮榮回到家里,看見了桌子上的飯菜,這是小燕嘗試著做的第一頓飯,雖然鹽和味精放多了,咸得要命,可吳禮榮卻一口氣吃了個精光。

從此之后,洗衣、做飯、打掃衛生, 這些家務活慢慢地都被小燕扛在了肩上。過去,是小燕被人照顧,現在是她照顧這個家。

母親生病之后,小燕幾乎把家務活都包了,為的是給父親減輕負擔,但干活時難免會有磕磕碰碰,尤其對于一個失明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小燕身上有個最經不起磕碰的地方,就是她臉上那個折磨人的大鼓包,這個部位如果碰破了,就會大量出血。

最讓人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一天,小燕在廚房準備晚飯,端菜出來時, 不小心被門口的凳子絆倒了,正好磕到臉上。

正常人身體內的血液有4000多毫升,而小燕這一次就出了1000多毫升的血。

小燕這次算是撿了條命,可是縣人民醫院的林醫生告訴吳禮榮, 小燕臉上的瘤,如果不治的話,一旦再次出血,就會有生命危險。

吳禮榮何嘗不想救女兒,可自從妻子病倒之后,家里又增添了不少債務,他實在拿不出多余的錢,來承擔巨額的手術費。

林醫生雖然不能幫小燕治病,但他也想盡自己的一份力。 林醫生找來了當地的媒體,經過報道,人們知道了這個可憐的怪臉女孩。

不到3天時間, 慶元縣的老百姓就為小燕捐了8萬多元,縣人民醫院的醫生還幫助聯系了廣州的醫院。

小燕的故事,又經遼寧衛視、廣州日報、南方電視臺等多家媒體相繼報道, 社會各界紛紛捐款,善款總額有20多萬元,大家都希望小燕能盡快做手術。

做手術、臉部重造

這是小燕十幾年來,第一次踏出家門,因為怕被別人看見,她特意用蓋頭遮住了自己的臉,也就出現了開頭的一幕。在醫生的鼓勵下,小燕才猶猶豫豫地掀起了蓋頭。

頜面外科主任廖貴清醫生一看,嚇了一跳,姑娘的臉上居然長了這麼大一個東西,從醫多年,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病例。

至今回想起來,廖主任還說,當時很難用語言來形容看到的面容。

身高只有1.4米的小燕,一張臉卻大得出奇,臉部中央是一個巨大的凸起,眼睛則在凸起的兩側、分得很遠,嘴巴在下頜的位置,鼻子根本就看不到了。

這張臉,已經完全沒有了正常人的比例和輪廓,看起來, 跟「馬臉」有些相似。

CT顯示,小燕兩頰中間的部位是一大團異物,大小跟顱腦差不多,異物從面部往外鼓,把整張臉都撐大了,五官也跟著挪位。

被擠到面部兩側的眼睛已經失明了,被撐平了鼻子,不僅失去了嗅覺,而且完全無法呼吸,而被擠到下巴的嘴,只能勉強吸氣,這就導致小燕吃飯和說話都相當費勁。

在中山大學附屬醫院,醫生給小燕做了一系列的檢查,這次的檢查結果完全推翻了過去的診斷,小燕患的不是視神經瘤, 而是一種名為骨纖維異常增殖癥的病。

用通俗的話來說,人類骨骼發育是通過骨纖維的生長來完成的,而小燕得的這個病就是: 骨纖維在變成骨頭的環節,出現了異常。

小燕上頜部的骨纖維原本應該鈣化成骨頭,但它們卻變成了膠狀的骨質,隨著這些骨質的不斷生長和堆積,她的面部結構也就發生了變化。

若想治療,只能通過手術,將病變部位切除,但手術的風險太大了。

做手術有死亡的危險,不做手術只能活著受罪, 小燕和爸爸思來想去,最后決定愿意冒險做手術。

父女倆的勇氣和想要改變的渴望,也深深地感染了醫生們,雖然手術難度很大,但醫生們都愿意全力以赴,將風險降到最低。

首先,將臉從中間切開,把腫瘤清除干凈,接著將上頜骨和眉骨,用鈦板固定,把下巴拉回到原位。

然后,疏通鼻腔,將雙眼放回眼窩處,并用鈦網兜住眼球固定。

最后,將中間多余的皮膚切除,按縮小后的臉部輪廓進行縫合。

這就是多個科室的醫生們研究出的手術方案,說白了就是用鈦板和鈦網給小燕重造一張臉。

別說做了,聽起來就覺得不可思議,不過,這臺手術又是如此讓人期待。

手術的前一天晚上,小燕和父親都有些心神不寧,這麼大的手術,手術過程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術后又將怎樣,焦慮是在所難免的。

第二天,馬上就要進手術室了,一向堅強的小燕,卻突然大哭起來 她非常害怕,要經過那麼多復雜、困難的手術。

她哭著就是不肯進手術室,她想再看媽媽一眼,看到女兒這樣,吳禮榮也差點崩潰了,看著女兒在哭,他非常難受。

他的難受摻雜了很多因素,既有對女兒的心疼,又有一種壓抑著的悲痛。因為有一件事,他一直瞞著小燕, 就在一周前,小燕的母親腦溢血復發,去世了。

小燕母親

這件事,所有人都守口如瓶,小燕直到上了手術臺,都還被蒙在鼓里。

術開始了,跟預判一樣,手術過程驚心動魄, 由于大量出血,小燕的血壓、心跳,瞬間就降到了最低點。

多虧了醫生們經驗豐富、從容果斷、膽大心細,幾次生死關頭,小燕都奇跡般地挺了過來。

9個多小時過去了,手術非常成功, 小燕臉上的巨大腫物被拿掉了超過90%,重達2公斤,如果全部切除的話,手術風險太大,小燕很可能撐不過去。

縫合之后,小燕的臉比原來小了一半,眼球回到了正常位置,鼻腔恢復了呼吸,口腔也能夠正常進食了。

只是小燕的眼睛依然是看不見,因為她就醫太晚了,腫瘤生長在視神經的位置,壓迫視神經導致了失明。

幾天后,吳禮榮才告訴小燕,關于母親去世的消息,醫生都緊張地圍在病床邊,生怕小燕一時情緒激動,會發生意外。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22歲的小燕一滴眼淚都沒有掉,或許是經歷了這麼多,她長大了。

在隨后的半年時間里,小燕又進行2期手術,主要是對面部進行修補和整容,她的臉已逐步趨于正常。

廖醫生告訴小燕,她以后就可以勇敢地把蓋頭掀起來,面對大眾、面對社會,再上街,不需要像以前一樣,生活在蓋頭下。

廖醫生還說,希望小燕以后結婚的時候,自己能參加她的婚禮,如果以后生了小孩,自己還可以抱抱她的小孩,那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了。

小燕回到了老家, 周圍的人都說,「小燕漂亮多了,像是換了一個人。」

小燕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以前她都不敢洗臉,現在一天能洗好幾次,當她用手摸著不再凸起的臉時,她會自言自語地說:可以放心地出門了。

「變臉」后的小燕,社會各界依然關心她,每逢過年過節,都會有人來家里看望、慰問。當地的慈善機構還為小燕找了一份工作,她每天靠做手工,能掙幾十元錢。

8年后帶著男友來復診

2012年,小燕來醫院復查時,她給醫護人員送了親手織的圍巾, 廖醫生說,希望下次小燕再來復查時,最好帶男朋友來。

小燕當然也想找男友,看著身邊的女孩,一個個結婚生子,她也是想成個家,身邊好有個肩膀可以靠靠。

雖然切掉了腫物,小燕的臉依然能明顯看出手術的痕跡,但她的眼睛還是看不見。小燕說 「我這樣,誰能看得上我呀?」盡管渴望愛情和婚姻,但小燕卻不敢奢望。

2017年11月,親戚為小燕介紹了一位男子,名叫葉林淼,他比小燕大11歲,患有小兒麻痹癥,走路不太麻利。

見面后,兩個人挺聊得來的,也許是因為他們都曾經歷過傷痛,才有了更多的共同語言。

小燕看不見葉林淼長什麼樣,但她能感受到男友對她的關心,這就足夠了。

而在葉林淼看來,小燕善良、可愛,性格開朗、獨立。兩個人在一起時,小燕也會偶爾耍一下小脾氣,不過葉林淼都讓著她。

葉林淼說, 「小燕的眼睛看不見,可能會感覺有些不公平,而我自己腿腳不方便,更能理解她的心情。」

母親去世了,父親在外工作,很多時候小燕都是一個人生活,之前都是自己照顧自己,自從認識了葉林淼后,就有人陪在身邊了,陪她去買東西、陪她聊天、陪她出去玩。

小燕覺得,盡管男友比自己大不少,但年齡不是問題,只要男友對自己好就行了。

2018年10月,小燕來醫院復診時,不僅給廖醫生送來了錦旗,她還是帶著男朋友一起來的。

葉林淼特意請了一個月的假,陪小燕坐了十幾個小時的車,來到廣州。

小燕告訴醫護人員,她與葉林淼商量好了,這次復診回去,他們就結婚,而自己目前的心愿,就是以后跟葉林淼踏踏實實地過日子。

小燕的面部容貌,看起來是越來越自然, 說話也比之前清晰了很多。是中山大學附屬醫院的醫護人員,給了小燕重生,讓她能以新的面孔重新走向社會,敢于以面示人。

為了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小燕又親手編織了幾條粉色的圍巾送給這里的醫護人員。

小燕說,「我最喜歡粉色,我把圍巾送給幫助過我的醫護人員,也給他們一些溫暖。」

至于感謝的話,小燕很難用語言來表達,醫護人員對她的好,她都記在心里。

醫院藥學部的郭江副主任,拿到圍巾時,對小燕說 「這是我收到過的,最好的禮物」。

經過復診,廖主任告訴小燕,隨著她年齡的增長,腫瘤的生長速度會越來越慢,直到停止生長。

雖然腫瘤不會轉移,但還會有復發的風險,小燕每隔3-5年來醫院復診一次即可。只要不復發,小燕就可以帶著腫瘤,正常地生存下去。

曾經被人們形容為「馬面女孩」的小燕,在眾人的關懷下, 終于掀掉了伴隨她13年的蓋頭,還收獲了幸福的愛情,希望她再去廣州復查時,是一家三口出現在廖醫生的辦公室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