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巨嬰」女孩吃飯靠人喂!一個月零花錢30萬,脾氣暴躁「對家人大打出手」六年后成為「天才設計師」:找到了個人價值

yuhang 2022/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賣手機殼嘞,兩元一個」,大路邊的擺攤位上,一個穿著一身名牌的年輕女孩,慵懶地倚靠在旁邊的蘭博基尼上,拿著手中的話筒叫賣著手機殼,顯得格外顯眼。

擺在豪車上賣的手機殼,更是成功吸引了路邊的大眾。

路人一看也奇怪,這些進價至少都要二三十的手機殼,到她手里只要兩塊錢。

原本興致勃勃的群眾,突然發現這名女孩周圍還站著一個人高馬大的人,瞬間明白了點什麼,紛紛自覺退下陣仗。

最終,只有兩個女孩買下了手機殼。

剛開始還喜笑顏開的女孩,發現賣出去的手機殼竟然這麼少,完全不是自己預想中的樣子,她暴跳如雷,使勁踹了一腳豪車門,怒氣沖沖地上了車。

而旁邊的司機仿佛已經習慣了, 趕緊屁顛屁顛地把爛攤子收拾好,坐到駕駛座上,恭敬地問候女孩要去哪里。

這一幕,活生生地像極了電視劇里的千金大小姐。

可這確實是真實存在的,故事中這個任性的有錢女孩,就是我們的某期《變形記》節目的主人公,有小公主之稱的劉思琦。

當時的她已經16歲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吃飯都還要母親一口一口吹涼了喂,做什麼事周圍總有一群人伺候,完全沒有獨立自理能力,被父母養成了「公主」。

2001年2月19日,劉思琦出生于遼寧,因為父母選擇了經商,完全沒有時間陪伴孩子,所以,他們只好高薪聘請了專業能力一流的保姆來照顧劉思琦。

然而,保姆只代表著「喂飽」,她不是老師,無法給予其正確的引導和示范。

于是,家里所有人都帶著愧疚,無形中對劉思琦進行著「捧殺」。

她的二叔跑過來專門給她當司機,為了證明自己和父母一樣有「經商思維」,她賣手機殼倒貼成本賺了59元,為此非常開心。

讓二叔專程驅車兩小時去吃一頓海鮮宵夜,吃幾個生蠔不到一百元,卻豪氣地給了海鮮店老板六百元,只為慶祝自己生意的「成功」。

二叔不敢制止,因為他害怕劉思琦當場撒潑,發脾氣。

用劉思琦自己的話來說,逛街就是最大的愛好,花錢就是買快樂,每次逛街她都要消費上萬元,三十元和三萬元在她眼里沒有什麼區別。

據她二叔透露,當時的劉思琦每天的開銷上萬,一個月的零花錢更是超過了30萬。

1、 缺乏個人價值

一個人對待金錢的方式可以折射很多問題,可以看到,劉思琦其實不是在花錢,她是在找存在感,一個人心靈極度匱乏的人,才會僅從消費中找價值存在感。

但是,消費中的價值存在感是虛假的,除非能有產出,在劉思琦眼里,花錢已經滿足不了「快樂」了。

所以,盡管倒貼數倍賺了59元,她還是那麼高興。

被溺愛的孩子看似被眾人擁護,實際上,他們嚴重缺乏個人存在感和價值感,一個人真正的價值感在于「被需要、有目標」。

而溺愛孩子的父母,偏偏要剝奪他們成長的機會,這種行為,等同于否定孩子。

并且,這類父母還無法識別孩子真正需要幫助的時刻,就算整日陪在身邊,他們也無法給予有效的教育和幫助。

就像劉思琦的父母、她的二叔一樣,飯都可以一勺一勺喂,卻無法識別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一個健康的孩子,需要用自己的動手能力來確認自己的價值,他們追求的就是這種「體驗感」。

缺少了這一項技能,他們就會覺得自己萬般不如人。

劉思琦的叔叔是專屬司機,姑姑、姨姥姥是專屬保姆,整天就對她好生伺候。

父母更是直接把她寵上天,不舍得她受一點委屈,也從不制止她的大手大腳。

在這般縱容下,劉思琦一不如意就發脾氣亂摔東西,還經常打人,除了父親,她對家里其他人動不動就要「動手」。

直至有一天,父母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這天,劉思琦剛大手筆回家,一進門發現小幾歲的弟弟正在開一桶冰淇淋,還是她最喜歡的味道。

這個味道通常都是家里人留給自己的 ,如今卻被弟弟吃了,她非常生氣,感到地位受到了挑釁,一怒之下,搶過了弟弟手里的冰淇淋扔進了垃圾桶。

弟弟很生氣想要反擊,誰知哪里打得過姐姐, 劉思琦毫不留情地怒打著弟弟,把他打得哇哇大哭,家里人趕忙過來勸架,但是怎麼拉都拉不開……

2、自戀式「暴行」

我們常發現,被溺愛的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暴行」,它絕不僅僅只是青春期的「叛逆」,更多是父母從小過度寵溺默許帶來的結果。

溺愛家庭中的孩子和父母,扮演著類似「施虐者」與「受虐者」的角色,孩子的施虐特征是父母培養出來的。

這種受虐和施虐的關系不同于普通的親密關系,它是一種強烈的情感依附的關系。

父母通過過度照顧,仿佛可以永遠成為一個照顧者,由此與孩子產生強烈的親密聯結,避免因孩子獨立后的分離。

可悲的是,這種過于緊密的關系不是孩子的需要,而是父母自己的需要。

當孩子被父母「精神束縛」,滿足不了自己的需要,她又如何快樂呢?

《非暴力溝通》里面就點明過:一個人大量憤怒情緒的背后,反應的是他從不曾被滿足的需要。

這種「虐」循環總是在「無意識」下進行的,所以,溺愛孩子的父母永遠不懂,為什麼自己費心費力對孩子那麼好,卻招來的是孩子的「恨」意和暴力呢?

人與人的相處都是有邊界感的,一方失去了這層邊界感,另一方就會主動試圖去打破邊界感,以此尋找某種生命感——這就是人性。

父母與孩子也逃離不了這種定律,我們常看到,被溺愛的孩子發起怒來連爸媽都打。

正是因為父母本身缺乏安全感和邊界感,給了孩子打破邊界感的無限機會,才導致孩子的「不孝行為」,前段時間那個做核酸稍不滿意就要殺人的10歲男孩,也是同樣的原理。

3、缺乏換位思考的能力

因為劉思琦打弟弟這件事,父母悄悄給她報名了當時正火的《變形記》節目,《變形計》秉持著「換位思考」的理念,為劉思琦的人生轉變埋下了伏筆。

在參與《變形記》之前,父母還不忘借最后的機會「捧殺」一波。

2017年4月,當《變形計》的節目組來到了劉思琦的家中時,

他們驚奇地發現,已經16歲的劉思琦吃飯還要父母一口一口哄著喂,穿衣服、穿襪子、剪指甲、卷褲腳這些事情全由家里的長輩代勞。

為此,節目組的人都為劉思琦家長的行為捏一把汗。

在出發前,全家人一起上陣幫忙收拾行李,圍著她轉,劉思琦則只在一邊的沙發上躺著玩手機,媽媽精心準備十二條毛巾和一打一次性的抹布。

姑姑專查天氣預報,爸爸還直接跑去銀行取了一摞錢,塞進了劉思琦隨身攜帶的小書包里。

全家人終于收拾出了很多行李箱, 之后,他們更是夸張地用四台豪車把劉思琦送去了機場。

不僅是節目組的人看不下去,觀眾朋友也看不出去了,孩子是犯錯去改造,又不是去當皇帝。

之前我們也分析過類似案例,兒子打女教師被接回家改造,父母開著豪車畢恭畢敬歡迎回家……

父母這種行為無疑在告訴孩子:你這種行為是對的,不用因此付出代價,下次遇到困難還可以以這種方式逃避問題,爸爸媽媽永遠在家等著你,你回來想干啥就干啥。

當孩子一切以自我為中心時,便失去了責任感,父母的做法無形告訴孩子,別人的感受和他們壓根無關,一切只要滿足自己的需求即可。

于是,孩子認為別人為自己做的都是理所應當,沒有理解和體會,自然就學不會主動擔當的精神,責任感也蕩然無存。

在前往農村的路上,因為有輕微的恐高,上山的艱辛, 使劉思琦爆發了公主病,她大喊「太累」,直接氣沖沖地丟了行李箱。

好不容易到了農村,眼前破舊的房屋,貧瘠的土地,空氣中家畜的臭味,讓她非常難以忍受。

為了逃離「煉獄」,劉思琦用絕食的方法逼迫工作人員送她回家,對方自然不上道, 挨了幾頓餓后,她妥協了,拿起桌上的碗筷,狼吞虎咽起來。

想起丟掉的行李箱,她特地下山去找,苦尋無果之后, 劉思琦又開始生氣,她把桌上的東西扔到地上,用腳使勁地踹著桌子,甚至還要把掉到地上的東西用腳全部踩爛,以此發泄自己的不滿。

對此,農村父母準備了一大桌豐盛的午飯來安慰她,農村爸爸也主動協助她拿回了自己的行李箱。

在無奈的環境下,劉思琦發現自己動手就沒法生存,她開始主動承擔工作,并逐漸體會到了生活的艱辛和賺錢的不易。

伴隨著不停的勞動, 劉思琦也收獲了農村家庭的愛與溫暖,在了解到農村父母生活不太好時,她主動打工賺錢為家庭減負。

最后,她用辛苦賺來的錢給農村爸爸買了一雙嶄新的鞋子, 看看農村爸爸換上鞋開心的笑容,她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她體會到了人間疾苦,學會了獨立自強。

4、找到了個人價值和個人意義感

《變形記》給劉思琦帶來巨大的收獲的,莫過于個人價值感,節目組鼓勵她通過自己的雙手賺錢,滿足自己的衣食住行,就是在幫她尋找「目標感」。

看到農村爸爸很久穿不上一雙新鞋, 她用辛苦賺來的錢給農村爸爸買了一雙鞋子,劉思琦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價值感」,露出了開心而欣慰的笑容。

最重要的是,她在艱苦的奮斗過程中學會了換位思考的能力,明白了他人面對生活的不易。

回家后,我們也看到她脫胎換骨的變化,當媽媽還是習慣性把飯送到自己嘴邊時,她拒絕了。

她告訴母親,自己已經長大了,能夠獨立了,這是在劃分和母親的邊界。

與此同時,她還可以幫家里人做點力所能及的家務了,作為家庭的一員, 她開始學會承擔責任。

最明顯的變化是,她的脾氣也收斂了很多,不會動不動就和弟弟打架了, 這說明她在有愛的農村家庭中,滿足了情感層的需求。

其次就是找到了目標價值趨向,她給自己確定了一個人生目標,那就是成為一名優秀的服裝設計師。

回到學校之后,劉思琦的學習也變得努力起來。

她給自己確定了一個人生目標,成為一名優秀的服裝設計師,并為了這個目標付出持之以恒的努力。

2017年,她考取了有「世界上第一所時裝學校」之稱的法國ESMOD高級時裝藝術學院,這是當時在中國唯一授權的時裝學校。

2020年9月完成畢業,為了繼續圓夢,她前往法國深造。

這期間她一個人也把自己照顧地很好,2021年12月,回國后的她開了一家個人工作室,在國內服裝設計領域闖出了一番名氣。

有很多人慕名而來找她設計衣服,因為她的作品總能滿足每一個顧客的身材特色和優點。2022年3月,劉思琦受邀參加了廣州時裝秀進行作品展示。

最終,她成為了人們眼中的「天才服裝設計師」。

5、為人父母最大的責任——幫孩子找到價值感

如果不是節目效應,這個農村家庭真的很神奇,要知道,父母此生最大的責任,就是幫助孩子找到個人價值感。

無論從逆商(困難)、情商、智商哪方面來看,劉思琦都有顯著的提高。

長久堅持的意志力,這是逆商,設計的衣服總能貼合顧客個人的特色和優點,這是情商,闖出了一番天地,靠的是后天培養的智商。

最后總結,溺愛,是毀掉孩子的一把利劍,被溺愛的孩子往往缺愛。

什麼是愛,真正的愛是深深地理解和接納,一切以自利為目的的愛都是虛偽的。

我們常發現,那些溺愛孩子的父母童年時有都被過度嚴厲或虐待的經歷,為了補償自己,他們把自以為完美地愛加持在孩子身上,以此走向另一個極端。

正因為自己情感層面的匱乏,才要在物質上過度給予,來達到一個內在的平衡狀態。

怎麼樣挽救溺愛孩子呢,或許只有當父母自己療愈好自己,讓自己收獲了愛的能力,才能客觀理性地愛孩子。

-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