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著:甄嬛第一次侍寢那晚,是對溫太醫最狠的回絕

古月 2022/07/23 檢舉 我要評論

甄嬛終究還是侍寢了。

她侍寢的待遇可比其他妃嬪高了好幾個級別。其他妃嬪都是沐浴完后,裹著被子被抬到皇帝的臥榻上,而甄嬛則是被皇帝邀約至他的行宮,享受了一番玫瑰溫泉浴。

可是,在這之前,甄嬛卻是一直裝病,寧愿郁郁寡歡的度日,也不愿侍寢,還特意讓溫太醫用藥物將自己的身體搞得病懨懨的。

不愿侍寢

夏冬春因為口不擇言,被華妃賜了一丈紅,下半身直接被打殘廢了。

皇后送給華妃的宮女「福子」,只因被皇帝多看了兩眼,華妃就將其斃命。

甄嬛進宮不過數日,便看到了一死一殘,心驚膽戰的惶惶不可終日。她對流珠說:只怕以后都要處在這驚嚇中度日了。夏常在出言不遜,可見我與眉莊樹敵不少,華妃強勢,手段更是毒辣,如此腹背受敵,不能保全自身也就罷了,只是一旦獲罪,恐怕是要連累家族。

就在甄嬛正為自己以后的日子發愁時,又發現了院子的海棠樹下埋著一大罐麝香,更令她膽戰心驚。

她料想,曾經住在這個院子里的芳貴人不慎落胎,大約就是和這麝香有關。甄嬛越想越后怕,于是遣人叫來了溫太醫。

她告訴溫實初,自己不想侍寢。

畢竟現在她才只是一個常在,在這宮里尚且沒有根基,自己都是惶惶不安,如果侍寢懷下子嗣,怎麼能保腹中胎兒周全。

溫實初憐惜地看著甄嬛,其實,他也不愿意讓甄嬛侍寢。 畢竟,他心里依舊深愛著甄嬛。即便他知道,甄嬛已經是皇帝的人了,他無法改變什麼,可如今,甄嬛到底還是完璧之身,這對于一個不曾得到他心愛女子的男人來說,到底是一種慰藉。

可溫太醫還是跨出了個人感情,完全站在甄嬛的立場說:雖然微臣也不愿小主侍寢,但既已入宮,侍寢便是遲早的事兒,為前程計,還是越早越好。

能看出來,溫實初在說這番話時,表情中的不得已和無奈。

甄嬛已經入宮成了皇帝的常在,這是事實,無力回天,在事實面前,只能選擇臣服,即便心里還有萬千火種,也只能撲滅。 不能長相廝守,便拼命護她安好。

甄嬛拿出了從海棠樹下挖出的麝香,溫實初看到后,毛骨悚然。

甄嬛當下便問溫實初,當初他對她的承諾還當真嗎?

當初,在甄嬛還沒有進宮的時候,溫實初便向甄嬛表明自己的心跡,想要名正言順地娶甄嬛入門,他曾在甄嬛面前承諾過, 會一生一世愛護她,更會事事以她為重。

可甄嬛拒絕了他的心意。

如今,甄嬛為了自己的安危,便要溫實初信守當初的承諾。可問題是,如今已然是物是人非,甄嬛已經成了皇帝的人, 讓一個深愛你的男子信守對你的承諾乃是平常之事,可憑什當你已經嫁作他人,還要求那個男人信守對你的承諾呢?這對溫實初來說何止是不公平,簡直就是殘忍。

甄嬛讓溫實初用他的醫術,讓她一直病下去,這樣才能擺脫侍寢。要知道,此事一旦泄露,溫實初可就是殺頭之罪。

甄嬛這樣做時,有沒有想過溫實初的感受,看著心愛的人卻不能愛已經是一種折磨,卻還要為她背著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掉腦袋的任務。

或許,就像張愛玲所說,感情有時候就是一個人的事情,我愛你,沒什麼目的,只是愛你。

以物喻人

在溫實初的幫助下,甄嬛一直病著,一直沒有侍寢。

直到和皇帝偶遇。

其實甄嬛第一次和皇帝在御花園偶遇時,皇帝謊稱自己是「果郡王」時,甄嬛的內心已然是有了揣測的,她對眼前的這個人已經有了揣測。

因為,如果甄嬛真的相信了皇帝的話,她就會認為皇帝就是「果郡王」。可是,她匆忙回到碎玉軒后,第一件事就是讓流珠去查,果郡王今日有沒有進宮, 由此可推,當皇帝謊稱自己是「果郡王」時,甄嬛并沒有完全相信,反而更相信他是皇帝。

因為她很是肯定眼前的這個人是皇帝,所以才會用「杏花比作這后宮嬪妃的生活」。

當皇帝看到她對眼前的這些杏花滿眼憐愛的時候,說「只有品性和婉的人才會喜歡品性和婉的花」,沒想到,甄嬛卻說她不喜歡杏花。

原因是: 杏花雖美,可結出的果子極酸,杏仁更是苦澀,若做人做事,皆是開頭美好,而結局潦倒,又有何意義?倒不如像松柏,終年青翠,無花無果也就罷了。

甄嬛用杏花比喻后宮的生活,各位妃嬪誰不是一開始承蒙皇恩,生活美好,到最后,誰又不是人老珠黃,色衰愛弛。與其這樣,還不如一開始就遠離紛爭,雖得不到恩寵,倒也不至于卷入權勢中,傷及性命,這也不失為一條好道路。

如果甄嬛沒有幾分把握眼前的這個男人不是皇帝,又怎會用杏花隱喻后宮的生活,畢竟,吐槽也要精準對象。

再者,甄嬛離開御花園時,對假裝果郡王的皇帝說,今日偶遇之事,切莫對旁人提起,不然有損二人清譽。兩人自是清白,但卻架不住旁人的閑言碎語。

我總覺得甄嬛說這些話的時候,就已經很有把握,眼前的這個男人是皇帝,她只是想給皇帝留下一個好印象。

我之所以這樣推論,是因為甄嬛答應了和假扮果郡王的皇帝五日之后約在御花園見面。要知道,嬪妃和郡王私自約見,這事兒要是傳出去了,就是在給皇帝戴綠帽,往大了說,可能有殺身之禍。如果甄嬛真以為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果郡王,她怎麼敢答應約見?

畢竟,她前幾日還在擔心在這宮里相差踏錯就會連累家族,怎麼沒過幾日就能把家族的安危拋到腦后,私自和郡王約見呢?

在我看來,甄嬛很有可能早就推斷出,「這個男人」是「皇帝」而不是「果郡王」。

起初不想侍寢是真,現在傾心于皇帝也是真。

溫太醫的回眸

甄嬛在余答應的神助攻下,一夜之間成了貴人。

也確定了,御花園里偶遇的「果郡王」,其實就是皇帝。

原來自己傾心之人,竟也是傾心自己之人。

面對皇帝的寵愛和賞賜,甄嬛以為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了,心喜得不得了。

她對侍女錦溪說,當日在梅花園,她的第三個愿望就是「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然而,她喜歡的這個男人,卻是全世界對感情最難一心的人了。

錦溪一語點醒甄嬛:那就退而求其次, 不求一心,但求用心。

論用心,誰人都看得出來,皇帝對甄嬛是真心喜歡的。

突如其來的愛情,總是在少女的心田蕩起許多粉紅泡泡,甄嬛再也無法拒絕「侍寢」這件事,她遣人傳來了溫太醫。

她對溫太醫說: 上次是否用藥,你有的選,我也是;這次,要不留痕跡地痊愈,你沒得選,我也是。

說白了,就是甄嬛愛上了皇帝,想侍寢了,那些曾經在她腦海里的惶恐,在愛情來臨時,全部消散。

只不過,這一切都對溫實初太不公平了。

她明明知道溫實初愛自己,卻一直利用著這份「愛」。她說「上次是否用藥,你有的選,我也是」,溫實初真的有的選嗎?

當自己心愛的女子,問自己是否還愿意信守當初的承諾,他有的選擇嗎?愛就是唯一的答案。溫實初對她沒得選擇,就如同她對皇帝沒得選擇一樣。

我想起了張小嫻的一句話: 與所愛的人在雨中漫步是一種人生,任由愛你的那個人在雨中默默走在你后面,又是另一種人生。

當溫實初看出甄嬛有意侍寢時,表情里充滿了失落,這就意味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即將完完全全地成為別人的女人了,那種割舍,是徹底的,是絞痛的。

看到溫實初失落的表情,甄嬛立馬補了一句:在后宮沒有溫大人,嬛兒如履薄冰。

當甄嬛對溫實初說出這句話時,就等于根本沒有給溫實初選擇的余地。她在表達對他的需要,他焉有拒絕之理。

這就是甄嬛對溫太醫的殘忍之處,她知道溫太醫對自己的感情,卻利用著這份感情,讓溫太醫為自己馬首是瞻,甚至不惜性命的同她一起欺瞞皇帝。

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吧。

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不會權衡利弊,不會計算得失,不會去比較優劣,你的心已經先于你的理智做出了選擇,愛本身就是唯一的答案。

溫實初給甄嬛看完病離開時,不舍得回頭看了看房屋上的匾額,「碎玉軒」三個字,是多麼的應景,甄嬛「冰清玉潔」的身子,終究是要在他的心里粉碎了。

溫實初回眸的那一瞬間,眼神里充滿了無可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縱使再綿長的情意,在對方心里也不過爾爾,從此只能遠遠的守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