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場癌症打破原有幸福家庭,癌男心憂老婆和4個女兒,怕老母親擔心沒敢說太多,疲累難入眠「愁苦如大石壓胸」

一場癌症打破原有幸福家庭,癌男心憂老婆和4個女兒,怕老母親擔心沒敢說太多,疲累難入眠「愁苦如大石壓胸」
2021/09/09
2021/09/09
 
清風

勿以善小而不為,生活中,請做一個樂於助人的人,你幫我我幫他,相信這個社會定會越來越美好!

【將愛傳遞】時序近秋,夏暑未消, 房間裡風扇嗡嗡轉動,36歲阿名(劉邦名)到醫院做完放療返家,身感疲憊,本想小憩睡眠片刻,但氣溫悶熱難耐,更想到自己7月確診罹舌癌3期,「治療是好是壞沒把握,如果不順利,太太和4個女兒怎麼辦?」心中愁苦如大石壓胸,讓他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罹3期舌癌的阿名(右1)憂心妻子和4幼女。

過一會兒,阿名讀小4的大女兒小書開房門探頭,見爸爸沒在睡覺,進房依偎身旁撒嬌。阿名說,小書活潑好動,「以前整天院子、屋裡跑來跑去,和妹妹們吵吵鬧鬧,很愛玩。」阿名露出欣慰表情說,但自從他生病後,小書嘴上沒說什麼,「但我知道她很心疼爸爸生病,只是不會表達出來,小書會主動幫我做事,像前陣子我還插著鼻胃管時,只要吃飯時間一到,她都會主動幫我拿營養品、針筒,真的很貼心。」

小書說,她有偷聽到爸媽講話,「知道爸爸有舌癌,舌頭要被切掉,那會很痛,我很難過。」小書說,從以前到現在,全家都是睡在同一房間,7月底爸手術住院10多天,「我晚上看不見爸爸,會害怕,感覺很恐怖,希望爸爸以後不用再去住院了。」

一旁阿名36歲太太阿語(許芯語)回述說,她和先生是國中差一屆的學長學妹,兩人畢業已久,24歲時重逢才交往、結婚,婚後陸續生下小書和其他分別6歲、4歲及2歲的4個女兒,她長年照料幼女,家計靠阿名做電焊零工,月賺3萬多元維持,一家原本在外縣市租屋居住,尚能簡單生活。

1年多前疫情來襲,阿名叫工機會減少,收支吃緊,加上娘家64歲媽媽身體不好,常需人陪伴回診就醫,今年1月舉家搬回位于偏鄉娘家借住1間房,「在這裡阿名也是做電焊零工,每月能掙2萬多元,雖比市區少,但不用房租,物價也低一點,也還能過日子,只是沒想到,先生會病倒了。」

阿名說,平時靠勞力活養家,有10多年菸、檳榔癮,偶爾會和朋友小酌,今年6月中舌頭長出小肉芽,吃飯時略感疼痛不適,6月底就醫檢查,「原本我以為一有症狀就看醫生,雖然結果是不好的,但手術切除腫瘤應該就沒事了,沒想到醫生說我舌癌已是3期,淋巴也有癌細胞,治療上比較麻煩,要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目前阿名正同步進行化放療,療程預計在11月初結束,後續仍需休養及追蹤。

阿名如今苦惱醫病家計,他說,罹癌後身體的病痛他還能承受,「心裡的擔憂都在小孩子和老婆身上,以前家裡靠我一人賺錢,只要省一點,大家還能平凡過日子。」阿名眉頭深鎖說:「得知罹癌後,第一件事就是先上網查資料,瞭解醫病大概要花多少錢,還好有重大傷病卡,直接的醫療開銷不多,但營養品比較花錢,每月要7、8千元。」

罹癌的阿名(左1)說,未知治療是好是壞,「把握和4女相處」。

阿名又說,近期常胡思亂想,「我現在這樣子,覺得家都被我拖住了,最小女兒才2歲,加上我還要跑醫院治療,這段時間老婆顧我、顧小孩很難外出工作,很怕萬一生活出問題,女兒會不會被政府強迫帶離我們身邊,雖然前陣子前來關心的社工說絕對不會,但我腦子還是一直出現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很煩呀!」阿名說,治癌過程不好受,「但想著老婆和4個小孩,就覺得自己一定要撐過去,將來再工作賺錢把孩子養大,想看女兒嫁人有好歸宿、想抱外孫,我抗癌最大的動力就是在這裡。」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