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宮嬪妃50歲后就不侍寢,但有位妃子直到75歲,仍會被乾隆翻牌子

古月 2022/04/30 檢舉 我要評論

提起乾隆,坊間有兩大趣聞,一是他喜歡寫詩,一首寫了4萬多首詩(也有說10萬首),另外一個就是他的風流故事,六下江南,播種無數,不然哪兒來的還珠格格跟紫薇格格呢?

這些都足以說明乾隆是一個風流且多情的人,但這兩天在翻閱史書的時候,卻發現了一樁稀罕事。

乾隆非常喜歡一位妃子,甚至可以說到了癡情的程度,正常情況下,后宮的嬪妃過了50歲就不太可能侍寢,但這位侍妾一直到75歲,仍會被乾隆「翻牌子」。

這和記載中乾隆風流倜儻的形象大相徑庭,好奇之下細扒了背后的故事,才發現一些端倪。

這個侍妾就是五阿哥永琪的生母克里葉特氏,也被稱為愉妃。(有記載她的名字叫海蘭,為了方便后面統稱為海蘭)

【1】

1728年,雍正在忙著給四皇子乾隆挑選侍妾。海蘭的父親聽到這個消息后,便有了想法。

他知道如果女兒能被選中,那家族就因此有可能飛黃騰達。

于是他上下打點了負責挑選的官員,強行把女兒送進選妃的行列之中。

好在海蘭爭氣,憑借高顏值和大長腿很幸運地被挑上了。那一年,她只有14歲。

幾年后乾隆登基,海蘭順利地得到了冊封,她被封為海常在,跟著乾隆踏進了紫禁城的深宮庭院。

在此簡單科普一下清朝妃子的等級和封號(太多了,只說常見的幾種),從低到高依此是:

秀女、選侍、美人、常在、貴人、婕妤、嬪、妃、夫人、貴妃、皇貴妃。

乾隆剛登基時,忙著勵精圖治,因此沒空風流,海蘭也能經常得到侍寢的機會。

但隨著后宮女子越來越多,乾隆找她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了。

一入后宮深似海,托各種影視劇的福,我等尋常人也知道了后宮的競爭有多激烈,而真實的情況大機率只會更夸張,畢竟皇帝只有一個,妃子有幾百人。

但海蘭跟別人不一樣,別人都爭,她卻不急不躁,每日在深閨之中該寫字寫字,該撫琴撫琴,淡然之心態令人敬佩。

要知道其余的妃子為了得到一次侍寢的機會,往往會明刀暗箭,各種手段頻出。

乾隆雖樂在其中,但長此以往,不免也會覺得煩躁。海蘭的存在,就像一杯溫白開水,乾隆喝慣了各種烈酒飲料以后,最后發現還是白開水最解渴。

因此開始重新關注海蘭,并冊封他為貴人。

乾隆5年,海蘭的肚子有了反應。次年,他生下了乾隆第5個兒子,乾隆大喜,賜名愛新覺羅·永琪。

母憑子貴,海蘭也由貴人上升到了嬪。

有了乾隆的喜愛,永琪的童年可謂很幸福,讀書習武一樣沒落下。隨著年齡的增長,少年的眉宇之間竟隱隱透露一絲英氣,性格脾氣慢慢也跟乾隆越來越像了。

乾隆是越看越喜歡,大手一揮,海蘭又從嬪升為了妃。

隨著年華逝去,海蘭在美女眾多的后宮逐漸失去了吸引力,還在她有一個好兒子,因此乾隆每個月都會去翻翻她的牌子,這讓那些年輕的選侍、美人眼紅不已,私底下開始詛咒她。

【2】

生活永遠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因為如果那樣便沒了故事,少了傳奇。

乾隆28年,乾隆帶著一幫人在圓明園避暑玩耍。一天夜晚,乾隆所住的寢宮突然著火,火勢之大讓人望而退步。

眼看著乾隆就要被大火吞噬了,一旁的侍衛看著著急,但誰也不敢上前救駕。

這時,一個行動敏捷的黑影闖進了火中,冒死將乾隆背出了火海,而自己卻受了重傷。

這個黑影便是永琪。

看著渾身是傷的永琪,乾隆下令,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人救回來。

老板下了死命令,幾個御醫拿出了看家的本領,總算把人從閻王手里搶了回來。

看著痊愈的永琪,乾隆心里很是欣慰,面容俊俏、性格果斷,有勇有謀,是儲君的不二人選。

于是,借著永琪救駕有功,剛剛二十歲出頭的永琪被乾隆破格授予和碩榮親王的稱號。

他是乾隆所有皇子里面,第一個被親封的皇子,對很多大臣來說,這是一個重新站隊的信號。

海蘭看著兒子,眼里滿是掩蓋不住的笑意。

可老天一般是不會讓人過得太舒服的,太舒服了,人便會對上天失去敬意。

1766年,永琪生了重病,史料記載:王患附骨瘡,不得潰。

滿朝太醫束手無策,乾隆一氣之下連斬幾名永琪的主治醫生,最終還是沒能救活他。同年4月16日,永琪撒手人寰。

【3】

海蘭得知以后哭暈在乾隆的懷里,兒子是他唯一的指望,自己早已人老珠黃,以后的日子沒有永琪的庇護,肯定萬分艱難。

看著懷中的女子,乾隆徹底心軟了,他下定決心要保護這個弱女子。

之后的日子,乾隆經常抽空去看海蘭,陪她聊天吃飯散步,緩解她的喪子之痛。

雖然此時,海蘭早已沒有了生育能力,乾隆還會時不時地安排她侍寢。

而她在后宮的位置,因為乾隆的偏愛,穩穩當當,無幾人能撼動。

畢竟在75歲的高齡還能被皇帝翻牌子的妃子,即使你找遍整個清朝,估計也沒有幾個。

晚年的海蘭,還能享受跟乾隆耳鬢廝磨的機會,她們就像尋常的夫妻那般,互相撫慰、共享晚年。

乾隆57年5月21日,海蘭在睡夢中安然離世,享年79歲。

她被乾隆寵了65年,一直到臨終時刻。

乾隆得知后,悲傷不已,不顧眾人阻攔下令追封她為皇貴妃,入葬裕陵妃園寢。

這是一個男人唯一能為心愛的女人做的事了。

回顧海蘭一生,她過得不算幸福,少年入宮,嘗盡冷暖,中年喪子,飽受痛楚;但她又是幸運的,處在深宮禁地,既獲得了乾隆半生的寵愛,又得以善終,這在那個年代、那個環境實屬不易。

其實,女人要的東西不多,無非也就是一個真心待自己的人,和一個可以遮風擋雨的小屋,然后陪她花前月下,看遍世間美景,足以。

資料參考:

《康雍乾時期漢妃研究》《乾隆帝后宮中的漢女妃嬪》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