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男孩街頭生活四處混飯,善良阿貝領回家一養23年,如今終于找到家人

小魚 2021/12/15 檢舉 我要評論

12月14日上午10時許,上演了感人一幕: 與家人分散32年的「阿啞」,終于和親生父親周旺林重逢相擁。儘管因為有嚴重的語言障礙,那聲「爸爸」阿啞再努力也叫不出來,但是眼裡淚花卻止不住地流出來。當年從家不見的少年如今已是成熟壯年,而當初正當壯年的父親,已是滿頭白髮的70歲老人。

而這次父子能夠重逢,最該感謝的是一位名叫 戴立和的阿貝。1998年,戴立和遇到了流落街頭的無聲男孩,將其帶回家並取名「阿啞」,把他當家人一樣對待。23年來,為了幫阿啞找到親生父母,戴立和曾做過許多的努力,如今終于得償所願。

總來混飯的男孩被老闆帶回家

「一身土黃色的衣服,雖然破舊卻很乾淨;雖然是來混飯吃卻懂禮貌,從不討人嫌。」今年已經56歲的戴立和回憶起1998年前初見這個男孩的畫面依然記憶猶新,「當時他也就是15、6歲的年紀,當時有人說他在上木廠那邊幹點零活啥的。」因為語言障礙不能說話,這個男孩被認識他的人取名「阿啞」。阿啞經常來老戴的店裡混飯吃,與一般生活在街頭的人不同,就是阿啞懂禮貌,愛乾淨。也是這個特點引起了戴立和的注意, 「店裡本來就有給客人準備午飯的習慣,並且咱們看店的人也得吃飯。他來了也和大家吃的一樣。」後來,因為相處融洽,有時候店裡沒有飯, 戴立和乾脆帶阿啞回家吃,一來二去阿啞乾脆在戴立和家住下了。

結緣23年他們相處如親生父子

「從那以後他就跟我生活在一起,這麼多年來,他就像我家孩子一樣。」遇到阿啞時,戴立和已經結婚,並有一兒一女兩個孩子。而阿啞的到來並沒有讓這個本已很幸福的家庭多一絲毫的拘謹, 「三個孩子相處得很好。」23年來,戴立和搬過幾次家,當年的店裡早已結束了經營,而阿啞從未離開過他的身邊。戴立和在哪,阿啞就在哪。

一家人其樂融融

除了衣食住行全包之外, 戴立和每月都給阿啞5000元的零花錢。有時阿啞有其他的需要,只要是合理開銷,戴立和也從不吝嗇。每到過年,戴立和去長輩親戚家拜年,從不落下阿啞, 「跟家裡人一樣,給長輩磕頭。長輩給紅包也從不少他的。」阿啞很勤快,每天主動幫著戴立和收拾廠房,收拾家務。做飯、洗衣沒有他不會的。 戴立和生病的時候,阿啞也在身邊照顧。戴立和說,阿啞是一個很有性格的人,「他有自己的想法,有什麼事意見不統一,我都得聽他的。」說到這裡時,戴立和露出了一臉寵愛的笑容。

為安排將來生活他找員警為阿啞尋親

與每一個疼愛孩子的老父親一樣,時間久了戴立和開始為阿啞的未來生活開始操心。 幫阿啞找到親生父母,是戴立和一直都有的想法。多年來,他也做過許多努力,曾經他聯繫過本地電視臺,尋親消息連續發了一周多的時間,但一直沒有好的消息傳來。按照推算,到了2021年阿啞已經有40歲左右,「該找物件了。」戴立和說,阿啞自身非常聰明,而且心思細膩,對找物件也很積極,「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雖然也幫阿啞介紹過幾個物件,但都沒有成功,因為阿啞沒有戶口,沒讀過書,甚至連身份證都沒有。

戴立和找到了馬盛國警官,說出了自己的這件心事。馬盛國立即向上級彙報了情況。開展調查工作。

專案組民警輾轉多地尋親,分別32年的父子終于重逢

調查中,民警發現「阿啞」不僅語言存在障礙而且對自己的身世沒有任何記憶。而民警通過分析發現,與「阿啞」生物資訊關聯度較高的人員有96人,全部生活在外省多地。

2021年10月開始,專案組輾轉數地,對相關人員進行逐一詢問調查。經大量深入細緻的工作,終于好消息傳來, 經過資訊比對,認定「阿啞」為周旺林30多年前不見的兒子周青秧。12月14日上午,當民警將他們接到和平分局與孩子見面時,一家人相擁而泣,終于迎來了這遲到了32年的重逢。

為等兒子,老人30多年不敢搬家

「找了好多年,都以為沒有希望了。」認親現場,陪同周旺林一起來認親的周青秧叔叔周芳林告訴記者,侄子周青秧不見是在1989年3月。那時的周青秧已經10幾歲的年紀,因為不能說話,也沒有上學讀書,偶爾外出打打工。對于當初周青秧是如何走失的,現在已經說不清楚, 「我們分析可能是因為不能說話,被壞人利用了,之後就一直沒有音信。」周旺林一直在老家務農,家裡條件並不富裕, 但是為了尋找兒子,他四處貼過尋親啟事,上過當地的尋親節目,「也花了不少錢,但一直沒有下落。」30多年來,周旺林一直想著有一天兒子會自己回家,怕兒子找不到,一直不敢搬家,老房子修了又修,就是不敢拆。就連二兒子結婚,都只在老房子旁邊給兒子又蓋了一間房。幾年前,周旺林的老伴因病去世,臨終前,她還對走失的大兒子念念不忘, 「老伴臨終前還說不要放棄,一定要找回來。」遲到了32年的父子相認,直至父子倆見面,阿啞和周旺林的面貌非常相似, 「絕對不會錯,一看就是父子倆。」

「不管阿啞在哪生活,23年的親情不會變!」

認親現場,唯一心情複雜的人就是戴立和。阿啞找到了親生父親,戴立和真心替他高興,並且阿啞的身份、戶口等問題都將隨之得到解決。而同時,23年的朝夕相處的感情讓他對阿啞也萬分不舍。

阿啞會留在當地還是會與親生父親、叔叔一道回到老家?這個問題揣在兩個家庭的心裡還沒有最後的答案。親叔叔周芳林告訴記者,周旺林希望兒子跟自己回老家生活,彌補缺失了32年父子之情。而對此,阿啞一會點頭,一會又搖頭。 經過雙方一番協商,最後一致認為,阿啞的未來應該由自己選擇。「我覺得他應該回去一趟老家。一個是陪陪老父親,認認老家的親人。如果願意回來,我們家是隨時歡迎的。」戴立和說, 不論阿啞將來在哪裡生活,23年的親情不會變,阿啞在自己心裡的位置也不會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