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女星爆料尼姑與兩個和尚結婚,白天拜佛念經,晚上私生活混亂

网瘾少女 2022/05/02 檢舉 我要評論

2015年,香港著名影星翁靜晶向外界公布一則爆炸性新聞。 香港定慧寺女主持釋智定,長期以來以僧人身份做掩護,暗中卻與兩名大陸和尚結婚,貪污寺院公款購買豪宅豪車,與自己的男弟子私生活混亂。

消息一出,整個香港為之震驚,雖然大家知道有一些不良僧人有時會借機斂財,行為不檢點。但畢竟是少數,而作為女性佛教徒的尼姑,更是少有丑聞爆出,所以這一則爆料讓大家錯愕不已,而小小的定慧寺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

2015年10月,香港警方突然逮捕了釋智定及其他相關人員,據可靠消息得知,此事系翁靜晶搜集到確鑿證據后報警,警方核查之后決定對定慧寺一眾人等進行逮捕,后期對其發起訴訟。

事后,翁靜晶還向外界透露,在丑聞徹底向外界公開之前釋智定還曾經多次警告她不要多管閑事。后來翁靜晶還曾經遭到香港黑社會分子的恐嚇與威脅。

一個尼姑竟然有如此之大的能量,并且如此膽大妄為,讓人匪夷所思,此事件也成為了香港佛教界的一大丑聞。

這個名叫釋智定的尼姑是香港定慧寺的住寺和監院,兼任這兩個職務其實就等于是這個寺院的主持。

釋智定原本并不是香港人,她1967年出生于東北吉林省的一個普通農村,家境并不富裕,她原本的名字叫做史愛雯。

史愛雯天生長得還算標致,相貌姣好,貧寒的出身和窮苦的生活讓她特別渴望過上富裕的生活。

八十年代,十幾歲的史愛雯孤身一人離開家鄉到深圳闖蕩,經歷了很多苦難之后在深圳艱難落腳,自己開了一家小服裝店維持生計。

雖然開服裝店要比給別人打工強許多,但當時的深圳發展太快,幾乎天天都在聽別人暴富的故事。此外,與深圳一河之隔的香港正是發展最輝煌的時候,可謂寸土寸金,金碧輝煌。當時很多在深圳淘金的人都希望能夠到香港發展,都有一個香港夢。

靠自己的努力得到穩定生活的史愛雯并沒有滿足,而是動起了歪腦筋,她在做生意的時候結識了一個香港的送貨司機,岑偉榮。

當時史愛雯只有二十歲出頭,青春靚麗,而岑偉榮已經三十多歲了,在香港已經結婚。史愛雯為了能夠到香港發展,于是常常借機靠近岑偉榮,不久之后二人便廝混在一起。

史愛雯使出渾身解數讓岑偉榮死心塌地地和她在一起,甚至堅決拋棄了自己在香港的結發妻子,最后岑偉榮和史愛雯結婚,并將她接到香港生活,進入香港時她將自己的名字改為了「龍恩來」。

實際上這一切都是龍恩來的計劃,她需要借助岑偉榮得到合法的香港身份,在她看來香港寸土寸金,那里才是她真正想要去的地方,才有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二人結婚之后感情并不和睦,龍恩來并不是真心愛著這個貧窮的貨車司機,岑偉榮也無法給她想要的奢侈生活。

龍恩來錯以為到了香港就可以過上香港人的生活了,所以她嫁給岑偉榮之后便在家里當起了「太太」,什麼工作也不做,全靠老公賺取微薄的收入來養活。這樣的生活顯然是無法幸福的。

他們結婚七年,并沒有養育子女,七年后,龍恩來順利拿到香港身份證,隨后便和岑偉榮辦理了失婚手續。

龍恩來雖然在香港生活了多年,但是她并沒有一技之長,在香港也沒有親朋好友,盡管恢復了自由之身,但卻屢遭挫折,生活落魄。

這種情況讓龍恩來深感惆悵,于是經常去寶蓮寺燒香拜佛,以求得心理上的慰藉。

由于常常去寶蓮寺燒香,和寺廟里的僧尼訴說自己的遭遇,漸漸地她便和僧人們熟絡起來,尤其是引起了寶蓮寺大和尚初慧的注意。

初慧和尚見她一個女流之輩,從東北千里迢迢來到香港,又遭丈夫遺棄,著實可憐,于是便親自開導于她,后來還不時地對她提供幫助。

走投無路的龍恩來在困境之中得到幫助,心中非常感激,但同時她也發現這是一個為自己尋找出路的好機會。

由于常在寺廟里進出,她注意到寶蓮寺的香火非常旺盛,并且經常見到有錢人給寺廟捐款,出手就是大筆現金。

慢慢地她了解到,初慧大和尚也非常不簡單,在香港佛教界的威望非常高,盡管是和尚,但是寺院里的所有款項都由主持初慧掌管。史愛雯暗中盤算,這個初慧在香港估計也是大富豪級別的了。

按理說像初慧這般境界的高僧,一眼就能看穿龍恩來的心思,不過當時初慧已經八十高齡,并且患有老年癡呆癥,平時也不再過多的操心俗務,對這個年輕的女子也沒有多少戒備。還有就是龍恩來的演技非常高超,在僧尼面前表現得無比單純、善良,并極力渲染自己的悲慘遭遇。

初慧和尚年事已高,并且身患癡呆,寺中僧人對他的照顧也不夠周全,龍恩來發現之后便趁機主動來照顧初慧的飲食起居。

對于這個又臟又累的工作,龍恩來沒有表現出一絲的嫌棄,反而任勞任怨,勤勤懇懇。不僅幫助初慧打掃、洗衣、吃飯,還幫他洗澡、端屎端尿。

這種行為讓初慧大受感動,二人的關系也更加親近,龍恩來漸漸地成為了初慧在寶蓮寺最信任的人。

龍恩來見時機成熟便向初慧提出請求,準她在寶蓮寺出家,初慧欣然應允并收她為徒,賜法號「釋智定」。

能夠成為初慧大和尚的關門弟子,釋智定一入佛門便有了深厚的根基。

不過, 經過剃度出家的釋智定并不是真心向佛,而是借此機會在香港立足、發展。在寶蓮寺出家之后,她繼續照顧初慧的生活,初慧是她唯一的依靠。

并且,從初慧那里她還可以時常得到師傅賞賜的財物,以供自己外出花銷。但是這種賞賜不是穩定收入,她也不好經常向師傅索要,畢竟出家人的生活清苦,并不需要花太多的錢。

于是她便開始在寺廟里趁機搞錢,但事情很快就被其他僧人發現,他們曾告到初慧那里,但初慧以為是寺里的僧眾嫉妒自己偏愛釋智定,存心污蔑,所以經常偏袒于她。

釋智定不是個簡單的女子,她一面在寺廟內念經禮佛,同時還趁機溜出寺廟到外面花天酒地。

香港是個紙醉金迷的地方,只要有錢就可以縱情享樂,而在這些聲色犬馬的場合中,釋智定也結識了一些不三不四的社會敗類。

釋智定和這些人臭味相投,很快便廝混在一起,不久之后還做起了自己的生意。她可以憑借初慧和尚的信任,向寶蓮寺介紹出家弟子。

釋智定非常清楚,憑自己的資歷和根基根本不可能在寶蓮寺有一席之地,所以她多次請求初慧讓她到外面主持一家小寺院。

初慧最終將她任命為定慧寺住寺和監院,實際上就是把定慧寺交到了她的手上,寺院大小事務全部由他掌管,最重要的當然還是錢。

此后,釋智定便有了自己的根據地,一面借助定慧寺斂財,一面進行自己的生意。

經過一番秘密操作,她在內地找到了一個「客戶」,此人名叫劉建華,釋智定和他在2006年秘密結婚,讓他擁有了在香港的定居權。

然后釋智定又把他介紹給了初慧,很快他就進入寶蓮寺出家,法號釋智強。

7年之后,釋智強獲得香港合法身份,釋智定便于其失婚,而這些操作都是在非常隱蔽的情況下進行的,寶蓮寺并未察覺。

2012年,釋智定又與一個名叫高武國的大陸人結婚,同樣將其介紹到寶蓮寺,并且得到初慧的提拔,在寺內擔任要職。

那個時候釋智定45歲,高武國38歲,二人經常廝混在一起,高武國也和釋智定一起住在定慧寺。

據知情人士后來爆料,釋智定的私生活非常混亂,她不僅只和高武國一個和尚關系曖昧,還收過幾個男弟子,其中有一個年輕人叫王卉,是她的司機。

據說王卉幾乎每天晚上都會開一輛豪華房車到定慧寺去接釋智定,然后二人一起到比華利別墅的豪宅過夜。

釋智定夜晚的生活也非常豐富,經常帶上假發化上濃妝,穿上時尚性感的時裝進出娛樂場所和高級飯店。

多年來她還發展了非常廣泛的人脈,其中包括黑道各幫派和香港的貪官污吏,釋智定也算是接觸到香港的「上層人物」了。

定慧寺不大,并且地處偏僻,不過卻經常有富商前來上香、捐款。有人也發現夜間經常有富商開著豪車去定慧寺。

實際上,釋智定的[淫.亂]生活在香港商界和黑道上并不是什麼秘密,并且也知道這個尼姑不簡單,認識大人物,有門路。

所以一些遇到困難的富商會秘密地去找她幫忙打點,她則從中抽取高額的酬勞,這種見不得人的生意,釋智定反而做得風生水起。

這時候的釋智定終于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穿金戴銀,珠光寶氣,只不過她的這種生活見不得光,但她似乎并不在意。 也有人說她,白天披上僧衣扮菩薩,夜里換上黑絲變妖孽。總之這種反差極大的生活,釋智定過了十幾年。

不過,凡事無絕對,有些事終究還是要放在陽光底下的,多年之后釋智定遇到了她命中的克星,香港著名影星翁靜晶。

兩人原本并無交集,但是一次偶然的采訪連上了二人在冥冥之中的一段恩怨。

2015年7月份,釋智定接受了一次例行采訪,她無意中提到曾經有地產開發商出價一億港元要買下定慧寺的地皮,但被釋智定嚴詞拒絕了。

這件事的確是事實,釋智定沒有意識到這次無意中的吐露,會給她帶來滅頂之災。采訪播出后,有一批虔誠的香港信徒被釋智定堅持原則的精神所打動,來到定慧寺表示要捐款幫助定慧寺修繕,這其中就包括了翁靜晶。

翁靜晶早年間曾和張國榮合作出演過《楊過和小龍女》是香港紅極一時的女星,后來急流勇退,不但自己考上了律師,還有了自己的事業,是香港非常成功的女強人。

聽說定慧寺的新聞之后,翁靜晶大受感動,立即跑到定慧寺找到釋智定,表示自己愿意為修繕定慧寺捐款,釋智定大喜過望,欣然表示同意。

此后,翁靜晶便經常進出定慧寺,不但和釋智定討論籌款事宜,還經常向她請教佛經佛理,二人的關系非常密切。

不過,一次偶然的機會,翁靜晶看到了定慧寺的內部賬本,里面的內容讓翁靜晶大吃一驚。 根據賬本上的記錄,定慧寺一年的支出高達160余萬港元,而這些支出幾乎都被釋智定一人占用。

翁靜晶知道定慧寺非常破敗,聽說已經十年沒有修繕過了,釋智定的說法是香火不旺,寺里沒錢。剛開始翁靜晶對寺院的經營管理并不了解,也沒有懷疑。

等她看到賬冊之后,就發現了諸多端倪,出于作為律師的細致,她開始暗中調查定慧寺以及釋智定。

釋智定的行為非常隱蔽,主要還是由于人們對僧尼和寺院不關注、不了解,只要細心觀察其實也不難看清楚她的真實面目。

翁靜晶通過自己的渠道很快就看清了釋智定不為人知的一面。

釋智定獨攬定慧寺大權,寺院的所有收入全部被她斂入自己囊中,導致定慧寺多年得不到修繕,破敗不堪。 釋智定拒絕開發商并非是堅持原則,而是由于寺院并非她的私產,而是歸佛教協會所有,一旦被收購,她也拿不到錢。

此外,翁靜晶核查了釋智定的個人檔案,驚奇地發現她竟然三次結婚,并且后兩次婚姻都是在她出家之后。而她與人頻繁結婚的目的就是幫助這些人獲得香港身份。

釋智定的社會關系非常復雜,更加讓人瞠目的是她的私生活非常混亂,據知情人士介紹這個尼姑在香港黑社會很有名氣,男女關系也很混亂。

定慧寺雖然是釋智定的公開住所,但實際上她很少在寺院里過夜,經常晚上化妝外出游玩,深夜去比華利別墅過夜,次日天亮之前再回到寺院休息,待到中午左右起床。

釋智定很少在寺院內誦經禮佛,只有公開做法事活動的時候才出現,所以平時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行蹤。

翁靜晶透露,自己掌握了實際情況之后,曾經告誡釋智定盡快回頭,將所貪款項歸還寺院,從頭來過。但是釋智定得知丑事敗露之后,不但沒有悔過,反而對她惡語相加,甚至威脅她的生命安全。

果然,不久之后,翁靜晶就曾經接到過多個來自黑社會的恐嚇電話。不過,釋智定不知道的是翁靜晶不是一般人物,黑社會是嚇不倒她的。

在釋智定看來,翁靜晶不過是個過氣的女演員,家中有點錢罷了,所以并沒有把她放在眼里。

但是翁靜晶的背景很深,當年走紅之后,她沒有選擇在屏幕上繼續發展,反而急流勇退自己通過努力考了法律專業,成為了一名律師。

同時她并沒有遠離娛樂圈,只是從臺前走到了幕后,她的第一任老公劉家良是香港頂級的功夫明星、導演,在演藝圈有很強大的資源。

翁靜晶有這樣的背景,怎麼會被什麼黑社會嚇到,何況釋智定找的都是些無足輕重的地痞流氓而已。

翁靜晶在與釋智定完全鬧翻之后,決定從輿論和法律兩個方面同時入手,徹底揭開這個假尼姑的真面目,還佛門一個清凈。

很快釋智定貪污善款,與和尚結婚,私生活混亂的消息就被香港媒體公布了出來,釋智定成了眾矢之的,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與此同時,警方也收到了翁靜晶提供的證據,對釋智定展開調查。事實真相很快露出水面,10月份,警方正式批捕了釋智定及其徒弟等相關人員。

釋智定與和尚結婚、私生活混亂并不屬于違法范圍,但卻有違人倫常理,漢傳佛教嚴禁僧尼通婚,因此釋智定被香港佛教界除名,并受到譴責。

她利用假結婚幫助內陸男子獲取香港身份以及貪污寺院公款占為己有,則嚴重違反法律,香港警方在2017年將其起訴,并沒收了她的全部財產。等待她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關注我為歷史點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