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流朱死后甄嬛再也不提她,你看她知道些啥秘密?

古月 2022/05/07 檢舉 我要評論

2011年,電視劇《甄嬛傳》播出后火遍全國,熱度至今不減,甚至最近還出現了「甄學」這個新興名詞。

電視劇如此火爆,當然離不開原著小說《后宮·甄嬛傳》的精美。

小說中的每個人物都刻畫地十分生動,讓人難以忘記。

主角之外,還有一個人物令人印象深刻,甄嬛身邊的侍女——流朱。

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竟在甄嬛心中占有重要位置,以至于在她去世后,甄嬛遲遲不愿提及。

那麼,流朱與甄嬛情誼到底有多深,你看她知道些啥秘密?難怪流朱死后甄嬛再也不提她。

甄嬛燒毀情信,流朱見證陪伴

太醫溫實初對甄嬛的感情,是從進宮前開始的。

除了少數幾人,外人都不可知,而流朱就是知者其一。

進宮前,甄嬛在家收到了溫實初向她表露情感的信件。

信中雖然只有短短兩行字:「侯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但飽含的情感非常深重。

此時甄嬛已被選中即將進宮,這充滿愛意的情感顯然來的并不是時候,若被人發現,恐要招致災禍。

所以,甄嬛叫了流朱把火盆端來,將信件燒掉,保證信件不被外人所知。

信件燒完后,流朱又把火盆端了出去。

這是甄嬛的一件大事,而甄嬛選擇了讓流朱來辦,所以流朱于甄嬛來說,并不是一個外人,火盆焚燒信件這件事也是流朱知曉甄嬛的第一個秘密。

流朱從小就是甄嬛的貼身侍女,一塊玩樂一塊長大。

甄嬛進宮選秀被選中后,考慮到進宮后身邊有自己人好照應,所以甄父讓甄嬛帶兩個貼身侍女進宮。

這時,流朱是甄嬛的其中一個選擇。

甄嬛在回答甄父時說:「流朱機敏、浣碧縝密,女兒想帶她們倆進宮。」

甄嬛對流朱,其實了解得特別清楚,她知道流朱心思特別敏捷。

這一點,在原著中有明確體現:「流朱機敏果決,有應變之才;浣碧心思縝密,溫柔體貼。兩個人都是我的左膀右臂,以后宮中的日子少不得她們扶持我周全。」這是甄嬛進宮時的內心活動。

進宮前在家的甄嬛不能隨意出門,所以想打聽什麼事情只得讓下人去做。

甄嬛派人去打聽安陵容有沒有被選中時,派了房中小丫鬟玢兒去做,并沒有讓流朱去做。

一來,這件事并不是特別機密,還沒有重要到讓流朱去辦;

最重要的是,甄嬛還是心疼流朱,有些事情能讓別人跑腿,就讓別人做了。

而流朱的機敏也在處處都有體現。

甄嬛剛進宮要初次覲見皇后,流朱手腳麻利地在給甄嬛上妝。

此時旁邊的一個小丫鬟佩兒忽然說:「第一次覲見皇后,小主可要打扮得隆重些,才能艷冠群芳呢。」

流朱知道甄嬛的心思不是這樣的,馬上看了佩兒一眼示意她別再說了,佩兒這才低下頭默默整理首飾。

甄嬛喝藥避寵,流朱見證陪伴

甄嬛進宮后,看到后宮嬪妃為了侍寢,爭得你死我活,心中對后宮多了一絲擔憂,所以想盡了不去侍寢的法子。

最后, 她選擇了喝藥避寵的方法,打算讓溫太醫給自己下小劑量的毒藥,不會致命但會讓身體虛弱。

這樣一來,就能借口身體不適來逃避侍寢,其他人也不會發現有什麼不妥,是一個兩全的法子。

想到法子之后,甄嬛就命侍衛以自己身體不適為由,去請溫太醫來看。

溫實初到了之后, 甄嬛只留了流朱及浣碧兩人在身邊,其他人一律都在屋外等候。

只有四人在房間后,甄嬛才向溫實初透露自己不想侍寢的想法,請求他的幫助,最后溫實初答應了甄嬛會對她鼎力相助。

也就是在這時,流朱知道了甄嬛的第二個秘密。

甄嬛故意喝藥避寵,時間久了,后宮各處都知道了甄嬛從未侍過寢,因此備受冷落。

漸漸地,后宮其他的嬪妃都一一被寵幸,心里樂開花,遇見甄嬛也會冷言冷語幾句。

這樣的情形甄嬛早就料想過,所以并未因此有太多不開心。

但令甄嬛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院內的太監們也紛紛按捺不住,開始不安分起來。

甄嬛院內的某些太監宮女見甄嬛如此不受寵,開始不把她放在眼里,漸漸跟流朱她倆起了沖突。

更過分的是,有兩個太監轉頭去投奔了其他妃嬪。

在甄嬛給銀兩打發他們走的時候, 流朱特別氣憤,為甄嬛打抱不平:「康公公,小主素日待你不薄,有什麼賞賜也你得頭一份兒。怎麼如今攀上了高枝兒卻說走就走?」

雖然流朱為護甄嬛如此急躁,甄嬛也并沒有責怪。

這陣風波過后,甄嬛的寢宮內算是平靜了下來。

當時正值冬日夜晚,甄嬛想獨自一人去梅園逛逛,便出了門。

流朱聽聞之后,擔心甄嬛凍著,便拿著手爐急急追趕。

甄嬛笑著打趣流朱:「偏你這樣累贅,何不把被窩也搬來?」

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有流朱的擔心和愛,甄嬛心里也是暖暖的。

甄嬛初見皇上,流朱見證陪伴

甄嬛與皇上的初見及初戀,是甄嬛年輕時在宮中最幸福的秘密時光,流朱都有在見證。

春天,甄嬛命人扎了秋千,坐在秋千上,流朱一下一下的輕推秋千,兩人說說笑笑。

甄嬛興致大發,讓流朱去取簫后,便獨自蕩起了秋千。

過了一會兒,甄嬛忽然發現一男子站在身后。

定下神后,與男子交談得知是某位「王爺」。

為了避嫌,甄嬛便不想再多說打算告辭。

此時流朱正好帶著簫趕來,吃了一驚,后來二人便急匆匆地與「王爺」告辭。

過了些時間,甄嬛又去蕩秋千。

忽然有人在后面大力推了一下, 甄嬛以為是流朱在跟她玩鬧,不由得開心了起來,咯咯笑著說:「流朱,你這個促狹的丫頭,竟在我背后使壞!再推高一點!流朱,再高一點!」

突然,甄嬛看到一個人影,驚得直接跳下秋千。

定睛一看,原來是之前見過的那位「王爺」,這是甄嬛與「王爺」的第二次見面。

另一日,流朱推著甄嬛蕩秋千時,皇上的新寵嬪妃余娘子經過,見甄嬛在蕩秋千,那人身邊的丫鬟突然無禮地朝甄嬛呵斥了幾句。

流朱護主心切,急忙表明甄嬛的身份。

奈何余娘子糾纏不休,繼續輕蔑地羞辱甄嬛。

突然,皇上出現,訓斥了余娘子后轉向甄嬛,甄嬛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之前認為的「王爺」一直都是皇上。

明白過來后,甄嬛忙著跪拜皇上,這是甄嬛與皇上的第三次見面。

鬧事過后,眾人退下,有眼色的流朱馬上消失在皇上與甄嬛的二人世界。

從第一次見面到第三次見面,流朱貫穿了甄嬛與皇上的見面,見證了「王爺」變皇上,也見證了甄嬛與皇上的相戀。

這是甄嬛進宮后與皇上最美好的秘密時光,這是流朱知道的第三個秘密。

第三次見面后,甄嬛與皇上的感情迅速升級,愛上皇上的甄嬛不再逃避侍寢,也不再喝藥。

皇上還給甄嬛賜了椒房,意在多子多福。

甄嬛的地位也獲得了初次晉升, 晉升的消息,還是流朱回甄嬛寢宮通報的。

流朱在秋千那皇帝與甄嬛的二人世界消失后,馬上跑回寢宮把甄嬛受寵的消息告訴了寢宮眾人,實在是聰明伶俐。

甄嬛最大秘事,親囑流朱緘口

甄嬛受寵后時常被召見參加宴會,有次宴會,甄嬛遭遇了人生中的最大秘事,此時,陪伴在甄嬛身邊的也是流朱。

參與宴會時,甄嬛在席上喝了幾杯「梨花白」,便有些暈暈的,臉也開始燙了起來。

甄嬛見大家都在把酒言歡無人在意到她,便叫了流朱打算出去換件衣裳,順便醒醒酒。

換完衣服,甄嬛不急回去落座,想出去逛一逛散散心,便讓一個小丫鬟等在外面,拉著流朱就溜出去了。

自然的空氣清新,花園里的花花草草、假山綠蔭之類的尤其多。

甄嬛覺得特別涼爽,便拉著流朱轉了好久,走著走著便走遠了。

忽然出現的小湖,讓兩人眼前一亮。

喝了酒的甄嬛玩心大盛,看了一圈四下無人,便脫下繡花鞋扔給流朱,把腳放在湖里玩水。

兩人在湖邊或談心或打趣,玩樂之間,聽到一男子的聲音, 甄嬛馬上慌了陣腳,剛要起身,沒料到踩到青苔腳底一滑。

流朱在一旁也驚慌失措,這時那位男子拉住甄嬛的手臂將她拉上了岸,還笑著調侃了一下甄嬛。

流朱呵斥道:「大膽!誰這樣無禮?」并馬上擋在甄嬛面前,那人便介紹自己是王爺。

甄嬛看到自己的雙腳還未穿鞋,不由得又羞又急。

畢竟古代時女子的裸足是十分隱秘的,只有在洞房花燭夜才可以讓自己的另一半看見,可偏偏她的雙腳在湖邊被這位王爺看到了。

她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令流朱見過王爺,只想快點離開湖邊。

奈何這位王爺又與甄嬛糾纏了一會兒,甄嬛才得以離開。

離開后,甄嬛定了定神,鄭重其事的對流朱說:「今日之事一個人也不許提起,否則我連就死之地也沒有了。」

看完原著就會了解,這次湖邊見面,是甄嬛與王爺情史的開端,稍有不慎,就會犯下欺君之罪。

這是流朱知道的甄嬛的第四個秘密,雖然流朱不知道為什麼不能提及,但從此真的再未提及。

甄嬛性命危急,流朱舍命相助

甄嬛逐漸受寵后被皇上冊封為妃,而在冊封禮上,甄嬛衣服突然開裂,沒辦法只好借了衣服來穿。

可誰知皇后借機搗鬼, 借來的這件衣服,竟是已去世的前皇后純元的衣物,純元是皇上最為心愛之人,是旁人不可提及的痛楚。

皇上見到甄嬛把她誤認成了純元,等認清甄嬛后便龍顏大怒,一氣之下,下令將甄嬛幽禁在寢宮內。

突然遭此一切的甄嬛,最心痛的不是被幽禁,而是心痛自己只是別人的替代品。

之前皇上所有的寵愛也都不是因為她,只是因為她長得像純元皇后而已。

認清真相后的甄嬛對皇上的心已死,日漸消沉,吃喝都沒有心思。

再加上寢宮內潮濕,沒有木炭,被子都被浸濕,甄嬛遭受心理與環境的雙重打擊后,昏了過去。

下人們紛紛著急,請求門衛去請太醫,結果門衛不搭理。

在這種情況下,流朱擔心加著急,再也等不下去了。

她明白, 只能弄出人命,這幫門衛才會重視。

緊急關頭,流朱為了能有太醫來救甄嬛,豁出了自己的性命,慘死在門衛眼下。

流朱的去世,換來了太醫為甄嬛救治,繼而得知甄嬛懷有身孕,后來又令甄嬛重新被皇上愛護。

如此看來, 流朱的死也算是救回了甄嬛,沒有白白去世

而在甄嬛心里,流朱是一道深深的傷疤,提及就會痛苦,因此便很少再提起。

流朱從小與甄嬛一起長大,陪她很多事情,直到去世,也是因為救甄嬛。

流朱的去世是甄嬛的痛點, 她很少提及流朱,但不提及不代表忘記。

流朱陪伴了甄嬛一整個青春,見證了甄嬛的很多秘密,各種細節也能夠體現兩人的主仆情深有多麼深厚。

要問世間的什麼最重要,那只能是人與人之間的情誼。

就算享盡榮華富貴,身邊在意的人都一個一個離自己而去后,剩下的只是悲涼與空洞。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