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怨27年的仇人!看到「對方孩子掉進井裡」,關鍵時刻:他選擇捨身相救

安妮 2022/01/01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只有你能救自己的仇人,你會救嗎?

相信大部分人都會說不願意,既然都是仇人了,巴不得看見對方倒楣,更別說去救他、幫助他了。

今天的主人公莊偉達雖然也是咱們普通人中的一員,但在只有自己能夠救仇人的孩子的時候,他卻選擇放下恩怨、挺身而出。

莊偉達,1984年2月在河北出生,呂公堡鎮西袁莊村人,國中畢業後在家鄉附近工廠打工,娶妻生子,日常習習武,老實本分地過著自己的日子。

莊偉達一家在村民們的印象裡都很老實本分,平日裡為人不錯,對街坊鄰裡也很熱心,但是這樣一個在眾人眼裡什麼都挺好的家族,卻在村裡有一個已經結怨27年的「仇家」。

一、前塵積怨

1987年,莊偉達的四叔脾氣火,精神也略微偏執,由于和王占方大伯的兒子發生爭執,雙方在爭吵過程中動起手來,傷了王家兒子。

原本只是兩個「毛頭小子」的事,但由于王家兒子傷勢過重,于是王占方大伯便去莊家討要公道。在莊家看來,這只是小孩子之間鬧鬧,所以不願意承擔相應的責任。

于是兩家各占一方、互不相讓,從最開始的言語不和最後雙方都沒討到好處。

事後,莊偉達四叔被莊奶奶關了禁閉,但是四叔卻因為想不通,不久後便去世。

在莊家其他人看來,自家四叔之所以會去世,王家占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要不是王家兒子與莊四叔發生爭執,要不是王家人想從莊家討到好處,莊四叔也不會被關禁閉;要不是莊四叔被關禁閉,他也不會想不通去世。

所以,「護犢子」的莊家人都覺得莊四叔的離世,王家有間接責任。

于是本因械鬥而關係就已經惡化的兩家,自莊四叔去世後再也不來往。

二十多年來,兩家人雖在一個村,抬頭不見低頭見,但彼此卻都是冷臉相對、相看兩厭。

而作為莊、王兩家的後輩,莊偉達與王占方雖然是一個村的同一輩,按道理來說應該是從小的玩伴,但是長輩間的宿怨影響到了晚輩,所以即便是同村同輩、在同一所學校念書,他們兩平日也形同陌路。

但就是在這樣一個相看兩厭、積怨多年的前提下,當王占方的3歲兒子一不小心掉進了15米深的機井裡,只有像莊偉達這樣身材纖細、身體素質好的人才有可能下井救人的時候,莊偉達卻選擇不計前嫌、挺身而出,冒著生命危險救下了仇家王占方的兒子。

二、以恩抱怨

2014年4月17日,在莊偉達所在的任丘袁莊村,

在當時的河北農村,曾用于灌溉但後來被廢棄的機井有很多,但是大多數的機井都沒有被掛有警示牌,所以時常會有人發生事故。

「爸爸救我!爸爸救我!」

正在勞作的村民忽然聽見一聲聲呼救聲,于是連忙循聲找去,發現一口廢棄機井裡竟然掉進去一個小孩!

「壞了!」情況危急,在現場的村民立馬兵分兩路,留個人在這裡安慰孩子、照顧孩子的情緒,另外的人則立刻跑回村裡通知了村支書王全林。

王全林以及聞訊而來的熱心村民們連忙趕到現場,王全林立馬打開手電筒,走到井邊借助手電筒的光觀察機井裡的情況,在一番辨認後確定了孩子的身份——井底的小男孩是村裡王占方的3歲兒子明明,才剛剛學會說話,事發的時候明明的媽媽曲靜正在地裡挖著野菜。

在確保了小孩現目前還算安全的情況下,王全林立馬派村民跑去派出所報警請求救援,又叫人去通知王家其他的人。

王占方一家匆忙趕到事發現場,過了一會兒,派出所的警員和消防隊員也來到現場,救援人員在確定孩子暫時安全後立刻對現場進行勘測、著手策劃救援計畫。

一般而言,消防員在進行墜井救援時,首選的救助方式是讓消防員捆上安全繩,然後下井將等待救援的人帶上來。

但對于這次事故,消防中隊隊長姚顯登卻感到十分棘手——這種機井一般都有十幾米,相當于五六層樓那麼高。

而它的井口十分狹小,半徑還不到20公分,而根據我國成年人的體型來看,一個成年人的正常肩膀的寬度遠遠要比井口寬得多,所以要是按照常規的方法來施救的話,消防隊裡的救援人員根本就無法下井,更別說把被困的明明一同救上來。

多番考慮後,消防隊長姚顯登放棄了派人直接下井的方法,決定採取挖掘周圍土壤、一節節將井管取下的方法救出被困井底的明明。

明明所掉進的這口廢舊機井將近15米深,一共有16節井管,每節90公分,如果靠人工挖掘的話,等到挖到井底孩子可能已經撐不住了,所以必須借助挖掘機等大型機械來展開救援。

王全林一聽,立馬聯繫了自己村裡有挖掘機和鏟車的人過來,還求助了附近村的村支書,讓他們村的挖掘機和鏟車也趕來救援。

下午4點56分,各方的挖掘機和鏟車全部來到,一切工作準備就緒,就在準備開始挖掘時,卻又停了下來。

姚顯登表示泥沙裡含有石頭,挖掘機一旦開始工作,這些沙土很大機率會砸到孩子,而且在動工後要是由于泥沙太多,埋住了孩子,那就大事不妙了。

思來想去,姚顯登想到可以用和井口差不多大小的東西蓋在井口上,防止沙土與石頭落入井中,于是熱心的村民從家中找來了與井口的直徑差不多大小的臉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臉盆倒是確保了明明不會被沙土砸到,但是它也阻斷了井裡與外界的空氣交換啊!

就在大家都為供氧問題焦頭爛額的時候,村民裡傳出了一個聲音:「大家別急,我這有氧氣罐!」

大傢夥定睛一看,原來是村裡的王永吉,他說自己曾經看過類似的新聞,但是那則新聞裡被救者由于救援過程中輸氧過遲。

所以在得知明明掉井後,王永吉立馬去找來了氧氣瓶,做好了一套簡易的送氧裝置。

再三確定井內氧氣充足後,姚顯登便下令開展救援。

救援隊與村民自己的大小4台挖掘機同時工作,還有2台負責清運挖出的土方的鏟車,挖掘進度大大提高。歷經四十分鐘的救援後,廢舊機井的第一節管子被挖出。

晚上7點,消防隊開啟了大型應急照明設備,在進行了幾個小時的挖掘作業後已經能夠清晰地看到井底的明明,現在已經到了地底5、6米的深度,挖到井底可能還需要幾個小時,這個進度讓姚顯登十分擔憂——明明才3歲,被困在井底這麼長時間,如果還得要幾個小時才能獲救,他還撐得住嘛!

在與明明交流過程中,姚顯登發現孩子的聲音已經漸漸虛弱,他意識到再這樣下去明明的生命安全就可能無法保證,他必須更改救援計畫。

而井口在這幾個小時的挖掘作業中,直徑被擴寬了一兩公分。

于是,最初下井救人的計畫又再次湧入姚顯登的腦海中:這是現目前最快的救援方式。但是,即便是井口被擴寬了一點兒,要找到一個可以進入的人仍然不太現實。

就在大家都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人進入了姚顯登的視線——不遠處的村民堆裡,身高1.6米左右、個頭矮小、身材纖瘦、肩膀不算太寬的莊偉達被姚顯登視作了救援明明的希望。這個人就是莊偉達。

王全林告訴姚顯登,莊偉達自幼習武,有一身好本領。

「身材能夠下井」「又是練武的」在姚顯登看來,莊偉達完全就是下井救援的最佳人選,就在他準備去找莊偉達時,王全林後來的話讓他停住了腳步:「莊偉達人很老實,平時也很樂于幫助街坊鄰裡,但是他家和明明家有著二十多年的矛盾,今天王家出了事,莊偉達不落井下石就是好的了,要是讓人家放下芥蒂去救人,怕是有點難度。」

聽到這個情況,姚顯登立馬找來了明明的父親王占方,讓其放下往日的恩怨去找莊偉達幫忙救援:「如果繼續這樣挖下去,孩子可能撐不到那時候了,咱們現在只能派人下井,而在場的也只有莊偉達的身形最有可能成功救出孩子。」

王占方一聽,內心十分煎熬,一邊是自己處于危險中的3歲兒子,一邊是有著家族恩怨的「救命恩人」,在平日連交道都不打,現在卻要將其視作自己兒子的救援希望。

在兒子和前塵恩怨之間,王占方做出了最後的選擇——王占方放下了兩家27年的恩怨,在做好了被莊偉達羞辱的準備後,二十多年來第一次和自己的仇家莊偉達說話:「我知道咱們兩家積怨已久,但是現在明明危在旦夕,現場也只有你可以救明明,只要你......」

在王占方話還沒說完,莊偉達就打斷了他:「孩子的命要緊,我來試試吧。」

沒有王占方以為的嘲諷,也沒有村民們以為的譏笑,只有一句「我來試試。」話語雖簡單,裡面卻透出莊偉達不計前塵恩怨、願意挺身而出的俠義態度。

莊偉達跟著王占方來到姚顯登面前後,姚顯登說到:「雖然你的身材最適合下井救人,但是在這十幾米深的機井裡,稍有不慎就會有性命之危,你想清楚了嗎?」

聽完姚顯登的話後莊偉達依舊沒有改變自己的想法:「孩子還在井下,時間緊迫,不能再耽擱了,我試試吧!」

姚顯登交代完注意事項後,在莊偉達身體左右兩側各拴上安全繩,同時又用一根繩子將他的雙腳捆牢,並將一個打開的手電筒捆在了他的左腕上,在穿上了一系列保護裝備之後,莊偉達拿起對講機,以頭朝下倒掛的方式慢慢向井內滑去。

在莊偉達對井內環境適應後,救援人員一點點將繩子往下放,「他一通過對講機喊,我們就開始把繩子往下放。」

剛過了十幾秒,莊偉達便遇見了情況:「拉!拉!拉!趕快往上拉!」聽到這個聲音,地面上的救援人員連忙把剛放了幾米的安全繩拉上來。

莊偉達回到地面後表示自己身體右邊的繩索松了,在消防人員再三對安全裝備進行檢查後,莊偉達開始了第二次下井嘗試。

下井過程中,莊偉達身體多處被狹隘的井壁磨出了血,但他絲毫沒有吭聲,只是忍著痛默默地下墜,還有五米、三米、一米……漸漸地,莊偉達終于到達井底、見到了明明。

莊偉達原本想拉住孩子的雙手上升,但是他身材纖瘦而明明的體型較胖,而且明明現在的狀態十分虛弱,他根本抓不緊孩子的手。在這個直徑只能容下豎直的一個人的機井裡,莊偉達也無法抱著明明一起上升。

情急之下,莊偉達嘗試著抓了抓明明的衣服,發現衣服還算結實。

于是,莊偉達決定抓住明明的衣服進行施救。可是在安撫好孩子後,又一個難題出現在莊偉達面前——自己一隻手拿著對講機,也就是說只有一隻手可以抓住明明的衣服,但是機井這麼深,一隻手很有可能導致上升過程中自己失去力氣、沒能抓住孩子,所以為了保險起見只能兩隻手都抓住。

莊偉達當機立斷,立馬放下對講機,決定雙手抓住孩子上升。

莊偉達的這個決定風險極大,對講機在這個十幾米深、又黑又窄的井裡充當的角色就相當于一劑「保命良藥」,莊偉達能夠即時與外界進行溝通,而沒了對講機,一旦發生意外,莊偉達將無法及時地獲得救援,能不能成功出井全憑莊偉達的經驗和運氣了。

但即便如此,莊偉達也並未想著先返回地面固定住對講機再下井來,而是選擇放棄自己的「保命良藥」:「呼叫地面,呼叫地面,我單手無法保證孩子安全,所以現在將丟棄對講機,結束對話三秒之後你們開始往上拉繩子。」

剛說完,莊偉達便立馬放下對講機,將明明牢牢地抓住,然後等待上升。三秒之後,莊偉達感覺到繩索在緩緩地向上拉。

隨著身體不斷地上升,莊偉達的身體再次被井壁凸起的地方刮得鑽心疼痛,雙臂也漸漸由于明明的重量變得酸痛麻木……

十米、五米、三米......隨著繩子的拉動,莊偉達抓著明明緩緩離開了十幾米的深井,重新返回了地面。

「好!」莊偉達救出孩子、重返地面的那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歡呼與鼓掌,這既是因孩子得救奔湧而出的激動,也是對捨己救人的莊偉達的致敬。

經過將近一天的緊張營救,墜井的明明終于被成功救了上來,王占方在感謝完莊偉達與救援人員後,立馬將孩子送上了早已守候在井邊的救護車,送往華北石油總醫院進行檢查後發現明明除了一些頭部輕微擦傷外,身體沒有大礙。

在休息一會兒後,莊偉達沒有停留太久,而是在村民忙著送明明上救護車後便悄悄地離開了。當莊偉達回到家中時,妻子已經備好了飯菜,一見莊偉達便立馬迎上來,莊父莊母也一臉擔心地坐在桌子前。

看到莊偉達回來,莊父立馬站起身說道:「你小子嚇壞我們了!」

莊偉達在看到父親後才想起莊家與王家之間的恩怨,略微不好意思地問父親:「當時情況危急,現場也只有我能下去,我沒想太多,這樣做對不對啊?」

莊父聽完莊偉達的話,歎了口氣,「你救人是好事,是為我們老莊家積德,但是你不能不顧自己啊!那種情況多危險啊!咱們兩家的恩怨本來也就是上一輩的事,冤家宜解不宜結,你做的是對的,坐下吃飯吧。」父親的體諒讓莊偉達心裡松了口氣,于是坐下端起碗筷開始吃飯。

就在一家人快要吃好的時候,忽然有人敲門,門一開,立馬湧進來四五個人,還都是仇家王家的人。

莊家人愣了,王占方的父親王鐵成連忙說道:「占方剛剛從醫院來電話了,說孩子除了頭有點擦傷以外沒啥大事,這還得謝謝偉達,要不是偉達出手,我孫子明明八成就沒了。」

王鐵成又說為了表達救命之恩,在飯店備了明天的酒菜,要擺宴感謝莊偉達一家,莊家人推脫不過王家人的熱情相邀,只好接受了。

剛開始,由于莊王兩家已經有27年沒說過話了,所以酒席上顯得有些尷尬,但在王家人的一聲聲真誠地感謝中,氣氛開始慢慢變得融洽起來。

2014年4月22號,明明一出院,王占方就帶著他去拜訪了莊偉達,王占軍對莊偉達說:「如果沒有你,明明可能就不在了,因為你的捨身相救明明才有了第二次生命,你看孩子跟你也親,要不然乾脆就讓他認你做乾爹吧!」

兩家如今的關係就像是同一個姓氏密切來往的親戚,明明常常跟著爺爺王鐵成去莊家串門,在知道莊偉達會武術後還會纏著他讓他教自己武術。

一場綿延了兩家27年的仇恨由于這次的舍生相救終于消解開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