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轟轟烈烈難長久,平平淡淡才是真,女司機開公車「盲人老公天天坐身後」愛情只要這樣靜靜相扶到老,相濡以沫不離不棄

轟轟烈烈難長久,平平淡淡才是真,女司機開公車「盲人老公天天坐身後」愛情只要這樣靜靜相扶到老,相濡以沫不離不棄
2021/08/25
2021/08/25
 
清風隨緣

生活就是一所道場,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欲修身,先养心

失明的人是多麼渴望能夠看見事物,只有手中的「長幹」能夠探尋腳下前進的路,很渴望有一雙眼睛能夠代自己去看遍滿水千山,去感受這世間萬物的美好,在大陸一個公交車上曾出現過這樣的特殊場景,一位女司機師傅正在開公交車,而身後的座位上正做著一位盲人男子,無論是否到站,風吹日曬雨雪冬寒,這個位置一直做著這位男子,默默不語,經瞭解,這位男子是女司機師傅的丈夫,兩人是一對相伴已久的夫妻

大陸這對特別的夫妻,為人夫的張貴周總喜歡為從事公車司機的愛人楊保鳳,帶上一杯熱騰騰的豆漿。47歲持有盲人證明的他平淡地說:

「常有人調侃,保鳳總是帶著我一起『上班』,其實是我想和她能多一點時間待在一起,是我想坐她的車『上班』 。」清晨7點08分,他準時在小區附近的公車站等車,如往常一樣,又坐上了42歲妻子所開的公車。

7點25分,公車開到終點站,楊保鳳夫婦下車休息一會兒,7點36分,楊保鳳開始新的一趟車程,張貴周也跟著再一次坐上車。7點51分,張貴周慢慢走下車回家。張貴周下車前,楊保鳳像往常一樣叮囑:「走慢一點。」

公車司機在駕駛途中,不能與乘客有太多交談。這一去一回的坐車途中,楊保鳳夫婦都沒有說一句話。「她開車時,我都會自覺地不跟她說話。」張貴周說,一路安靜地坐在車上,他其實看不清沿途車窗外的風景,「但在車上就是在她身旁,我心裡就已很滿足和開心。」

越是逢年過節,公車越是忙碌。「他的跟車陪伴也讓我能多看到他一下,我一直都是幸福感十足的,尤其是在年節假日裡開車運營的時候。」楊保鳳甜甜地說著。

淩晨四點多,楊保鳳在為自己準備簡單的早餐,丈夫也總是早早起床相伴一邊。

張貴周此前是一家企業的倉庫保管員,因患有先天性眼部發育不全,視力一直不是很好。怎料,2005年時,張貴周勢力的症狀又更進一步地惡化,雙眼做了兩次手術。後來張貴周的左眼和右眼的視力分別僅為0.01、0.04。

「簡單理解,我現在的雙眼有光感,但看東西很模糊。比如面對面的一個人,我只能看到他的模糊人影,看不清他的面部特徵,所以下次若再碰面,我還是不認識他。」2005年至今,張貴周基本都沒上班,平時大部分時間在家做做簡單家務、聽聽收音機等。

跟著楊保鳳的車來回坐一趟,是張貴周從2014年9月開始的習慣,「2014年9月,兒子到東西湖區一所寄宿學校開始讀高一後,不想總是一個人待在家裡,我也有了跟著保鳳坐車的習慣。」張貴周說,兒子今年19歲,現在是外地一所大學的大二學生。

4年來,除了下雨、下雪天氣以及生病等情況下不出門坐車外,張貴周幾乎每週都會乘坐楊保鳳的車三四次。「我一週開車6天,他經常這樣跟著我坐車。」每次坐車,張貴周都刷身心障礙者免費乘車卡。

4年來,楊保鳳開的是公車215路清晨6點多始發的早班車。張貴周每次坐車,基本上是7時許在小區附近的工業四路黃州街站上車,坐到終點站後再坐回工業四路黃州街站回家。

張貴周還透露:「每次從起點站發車前,她都會提前打電話我,告訴我具體的發車時間,好方便我掐點出門走到車站候車。」張貴周說,清晨六七點路上一般不太堵車,為提醒張貴周上車,每次車快到站時,楊保鳳就提前連續閃燈提示。「這是我倆之間的暗號,看到連續閃燈的215路公交車進站,一定是保鳳的車。」

4年來,只要次日要上班,楊保鳳都會在前一晚8點準時上床睡覺,隔天淩晨4點就起床出門,「因為要搭乘淩晨5點經過小區的公車通勤車,提前趕到較遠的公車起點站,做好發車準備。」楊保鳳說。

「開車很辛苦,必須休息好,我一定不能影響她的工作。」張貴周說,4年來,他也一直是按著楊保鳳的作息習慣,在晚上8點上床休息。

「她心地善良,性格溫柔」、「他對我很好,總是細心關照。」楊保鳳夫婦笑著評價彼此,多年來,她每次下班回家,張貴周一定會提前把大門打開,放好她的拖鞋,然後一直站在門口等著她進門。

「我和貴周把彼此都看得很重,結婚21年來幾乎沒吵過架、紅過臉。」當時楊保鳳說,現在全家主要靠她每月五六千元人民幣的收入生活,80多歲的公公、婆婆還跟他們住在一起,「雖然一家人目前住的是18坪大的老房子,但兒子已培養上了大學,我相信我們家未來的生活會越過越好。」

不只是轟轟烈烈的才叫愛情,平平淡淡才是真,像兩人在一起的相濡以沫,一起經歷的風霜雨雪,彼此相扶到老,這樣的愛情得以長久是必然的,即使看不清你的容貌,卻依然想陪著你,得此一人足以!

 

心至诚才能行至孝,歡迎關注佛門禪學(心靈語坊)一起修心、修行,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美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