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3歲女孩,瞞著父母找到12年前的養父,接他到身邊贍養

网瘾少女 2022/05/12 檢舉 我要評論

「反向尋親」

你聽說過「反向尋親」嗎?

2016年,一位浙江女孩瞞著父母,在尋親網站上發布了尋找養父的信息。她「反向尋親」的操作,頓時引起了網友們的關注。

女孩的親生父母曾在她年少時,將她送去千里之外的山中人家寄養,幾年后又將她強行帶走。每次女孩嘗試著回去看望養父母,總會受到親生父母的阻攔。

時隔12年,女孩終于長大成人,決心一定與養父母重逢。

那麼,當年親生父母為何要將女兒送去千里之外寄養?

他們又為何后來將她接回去?

女孩是否能夠如愿與養父母重逢呢?

被親生父母送走的女孩

這位「反向尋親」的浙江女孩名叫朱雨婷,1993年出生在浙江舟山岱山縣。

雖然她的父母曾將她送人,但是朱雨婷家并不缺錢,相反,因為她的父母都是生意人,朱雨婷的家庭條件很不錯。

朱雨婷的父母在陜西西安承包了一家小煤窯,帶著女兒生活在這里。所以朱雨婷年幼時,對浙江舟山的印象并不深,反而將西安視作半個家鄉。

她的父母很有經商頭腦,原本并不起眼的小煤窯越做越大,他們家也越來越富有。但對朱雨婷來說,隨之而來的卻是父母陪伴的減少。他們每天大半的時間都在外面度過,導致已經5歲的小雨婷無人照顧。

她的父母也對此感到很頭疼,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她的父母采取的方法不是多多回家,或者請保姆,又或者讓家里的老人照顧孩子,而是直接將小雨婷送走。

朱雨婷的父母請人幫忙在外打聽,最后找到了居住在陜西商洛市沙河子鎮的魚祿慶和白淑云夫婦。

朱雨婷的父母之所以選中魚祿慶夫婦,不是因為他們家條件好,恰好相反,魚祿慶夫婦住在深山里,在1998年時已經年過半百,而且家里很窮,夫妻倆常年生病。他們最大的遺憾就是結婚20多年,卻沒能有個孩子。

白淑云生的病還是間歇性精神疾病,她經常是前一秒人還是清醒的,下一秒就可能發作。本來這病還有治好的希望,但白淑云常年被沒有孩子的心病困擾,病情不斷加重。

朱雨婷的父母了解到,這對夫妻為人老實善良,雖然窮卻在村子里的名聲很好,從不與人結怨。于是,就在1998年冬天到來時,他們帶著朱雨婷前往了商洛的沙河子鎮。

出發時,朱雨婷完全不知情,只當是工作很忙的父母終于有時間陪陪自己了,感到非常開心,打扮得漂漂亮亮,跟著父母來到了魚祿慶夫婦家,受到了熱情地招待。

直到這時,親生父母依然沒有告訴朱雨婷實情,只是在吃過午飯后,他們將女兒留下,雙雙離開了小鎮。

朱雨婷等啊等,怎麼都等不到父母來接自己,急得哇哇大哭。魚祿慶和白淑云使出渾身解數,又哄又勸,依然不能安撫住這個只有5歲的小女孩。朱雨婷一直哭到沒力氣,這才依偎在白淑云懷里睡著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她每天都在盼望著父母來接自己回去,可是一直等不到。朱雨婷這才意識到,原來親生父母不要自己了。

養恩大于天

5歲就被送去深山小鎮中的朱雨婷,在明白親生父母不要自己之后,著實傷心了很久。

好在,魚祿慶夫婦向她傾注了所有的愛,用心地呵護和陪伴朱雨婷。漸漸地,朱雨婷不再每天哭鬧不休,也不再每天都站在門口盼望親生父母前來,開始將真心對自己好的魚祿慶夫婦視作父母。

她乖巧懂事又聰明伶俐,魚祿慶夫婦很是喜歡,家里生活條件雖然不是很好,卻仍省吃儉用,盡心盡力地將最好的拿給朱雨婷。

在有了這個女兒之后,患有間歇性精神疾病的白淑云一下子好了大半,再也沒有發作過。她每天在家陪著朱雨婷唱歌、畫畫、寫字,給朱雨婷扎最漂亮的發辮。

在沙河子鎮生活的這段時間,是朱雨婷人生中最無憂無慮的幸福時光,她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

朱雨婷一到讀書的年紀,魚祿慶夫婦便張羅著她的入學。白淑云親手做了書包等文具,還給朱雨婷縫制了漂亮的坐墊,讓她每天都高高興興地上下學。

朱雨婷并沒有忘記自己的親生父母,只是她在山中住了這麼久,親生父母卻一次都沒來看過她。朱雨婷甚至覺得,他們不只是不要她了,根本就是不愛她了。

因為傷心,再加上氣溫驟降,朱雨婷感冒病倒,臥床不起。魚祿慶夫婦心疼得不得了,連工作都顧不上了,徹夜守在她床邊。朱雨婷很快從感冒變成了發燒,體溫一直降不下來。

魚祿慶二話不說,大半夜里穿上衣服,用被子裹好朱雨婷,頂著寒風出門看病。白淑云身體也不好,依然毫無怨言地跟著出門,用手電筒在前面探路。他們連夜走了十幾里山路,渾身都凍僵了,這才將朱雨婷送到了醫院。

當時那個年代,學生之間流行使用復讀機。復讀機并不貴,但是對魚祿慶一家來說,依然是一個不小的負擔。朱雨婷很懂事,絕口不提想要,但是魚祿慶還是知道了這件事。

接下來,有一整天的時間,魚祿慶都沒在朱雨婷眼前出現。她不知道養父去了哪里,就固執地在家門口等著。當年她也是這樣等待著親生父母,可惜始終沒有等到,而魚祿慶卻在夜深時回來了。

還沒到門口,他臉上的笑就藏不住了,獻寶似的將一臺復讀機塞給朱雨婷。而她看著養父一身的泥濘,頓時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養父肯定是跑出去干了一天的臟活累活,這才能給她換回一臺復讀機。

朱雨婷感動得直泛淚花,不顧魚祿慶一身的泥濘,撲上去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他們雖然不是親生父女,卻有著世間最誠摯的父女親情。

朱雨婷決定一輩子都要好好對待養父母一家,結果沒想到,她與養父母的緣分竟然如此短淺,到她11歲時便結束了。

千里追尋12年

5歲就被送去深山,與養父母一起共度了清貧卻幸福的6年時間,朱雨婷對一切都感到很滿意。

然而,在11歲那年的秋天,朱雨婷與養母白淑云在家共度周末,魚祿慶則去了縣城打工。到了吃飯的時間,兩個陌生人突然出現在家中,用熱切的目光看著朱雨婷。

朱雨婷這才發現這兩個人并不是陌生人,而是她曾經盼望已久的親生父母。生母一見面就抱著她嚎啕大哭,一個勁地問朱雨婷是不是很想爸爸媽媽,朱雨婷卻覺得很尷尬。

白淑云也沒想到他們回來,站在廚房門口不知所措。一問才知,原來朱雨婷的親生父母是來接朱雨婷回家的。

他們聲稱當年只是想將女兒在這兒寄養幾個月,誰知在這期間,他們的煤窯廠出了事故,賺到的錢全賠進去了,也不好將女兒帶走,只能跑來偷偷看望朱雨婷,發現她與魚祿慶夫婦相處得很好,他們這才放心地回了老家。

之后,他們用6年的時間還清債務,東山再起,雖然不復過去的富裕,但至少能接女兒回家了。朱雨婷的生母以帶著女兒去買衣服為名,將朱雨婷帶走了,白淑云對此心知肚明,卻沒有阻攔,只是站在門口眼含熱淚送走了他們。

朱雨婷被父母帶回了浙江舟山,住進了寬敞亮堂的房子里,上的是最好的學校,穿的是最好的衣服,可她一點也不開心。朱雨婷還想著回去探望養父母,可能害怕女兒一去不復返,親生父母怎麼也不肯。

2007年的時候,朱雨婷攢了一筆錢,偷偷坐車離開了家。她沒記住養父家的具體位置,但是一路上打聽總會找到的。誰知,她剛到寧波,迎面就看到了氣勢洶洶追來的親生父母。她只好回去繼續默默等待時機。

有了這一次的經歷,父母對她的看管也嚴格起來。朱雨婷意識到,只有真正長大成人了,有了財富自由,她才能再次回到養父母身邊。于是她努力學習,同時省吃儉用,偷偷攢錢,還不忘在網上搜索養父母那邊的消息。

終于,在2016年,朱雨婷已經大學畢業,找到了工作,也離開了父母的視線。她知道時機到來了,于是便瞞著親生父母,在尋親網站上發布了「反向尋親」的信息,引來了大量網友關注。

神通廣大的網友們果真給出了線索,說是在沙河子鎮九龍洞村有個跟她養父同名的人。在網友的幫助下,朱雨婷火速趕往九龍洞村,還沒到目的地,她就覺得這附近的風景看起來很眼熟,路上還認出了好幾位曾經的鄰居。

那天正好下著雪,朱雨婷就在細雪飄飛間與養父重逢了。魚祿慶老了很多,但朱雨婷變化更大。

可魚祿慶還是一眼就認出這是他最疼愛的女兒,再聽到朱雨婷含淚喊出的一聲「爸」,這個已經70歲的老人頓時老淚縱橫,死死抓著養女的手,說出的每一句話都哽咽了。

他沒想到養女還會回來找他,一遍遍地重復著: 「你不要哭,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可朱雨婷還抱著他一個勁掉眼淚,看到這一幕,在場人也都動容不已。

朱雨婷這才了解到,養母白淑云早在4年前就去世了。這讓她自責不已,要是早幾年過來,說不定就能見養母最后一面了。

相聚時間短暫,朱雨婷畢竟是瞞著父母出來的,在養父這兒待了一晚,就要匆匆離別了。但她已經與養父重現建立起了聯絡,不會再輕易分開了。

朱雨婷后來在上海找到了新的工作,雖然剛開始工資不高,但她還是省吃儉用租了一套二室一廳的房子,將年邁的養父接過來住,房東了解了情況,一個勁地朝她豎大拇指。

朱雨婷已經向親生父母攤牌了,他們很是驚訝,卻也被女兒的知恩圖報打動了,同時為自己的狹隘羞愧不已。

「我只想盡最大能力對他好,就像他當年對我一樣。我要為他養老送終。」這就是這位90后女生,給出了最堅定的承諾。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