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華妃與年羹堯有多作死?難怪皇帝容不下他們

古月 2022/04/24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個是皇帝的寵妃,一個是皇帝的左膀右臂。華妃在宮中屹立不倒,就是因為有年家這棵大樹,不過都說樹大招風,年家也是如此。到最后皇帝依舊是容不下他們,華妃在宮中呼風喚雨,年羹堯在宮外貪污受賄,兩個一個比一個作死,也難怪皇帝會容不下兩人。

華妃和年羹堯,完全是因為自己太過作死而被皇帝處置的。華妃和年羹堯究竟有多作死呢?一個貪得無厭,一個持功自傲,兩個都不停地在皇帝的底線蹦噠,皇帝為了盡快除掉兩人,皇帝對兩人極度放縱。

「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皇帝除掉年羹堯和華妃,就是如此做的。

年羹堯得勝回朝,在皇帝親賜家宴的時候,皇帝還沒有動筷子,年羹堯便不懂規矩地動了,后來還指使蘇培盛給他夾菜。蘇培盛雖然只是一個太監,卻是陪著皇帝一起長大的,他可以說是整個宮中最了解皇帝的存在,華妃與皇后都要給他幾分面子,年羹堯如此做實在屬于僭越,也算是把蘇培盛給徹底得罪了。

蘇培盛在很多時候能夠猜中皇帝心思心思,甚至可以煽風點火左右皇帝的決定,年羹堯公然指使他,他能不給年羹堯使絆子嗎?自然是不可能的。不過年羹堯自己也確實是作死。

皇帝與果郡王在殿內儀事,這個時候年羹堯直接站在正中間等待,要知道作為臣子是不能如此的,后來蘇培盛搬了凳子,年羹堯也是坐在最靠中的位置,見到果郡王也不站起來行禮,果郡王雖然無權無勢,是一個沒有實權的王爺,卻也是皇家之人,年羹堯如此做實在不把皇家放在眼里,況且皇帝還是很看重果郡王的。

對果郡王尚且是這個態度,就更不用說對其他人了,年羹堯得勝回朝,讓文武百官跪著迎接自己,這可是皇帝才有的待遇。后來因為夫人病重,請走了宮中所有太醫,經常在皇帝面前提起自己的功績,年羹堯的地位已經是貴無可貴了,皇帝對他也是極度縱容,可年羹堯卻不知收斂,愈發猖狂,讓皇帝忍無可忍。

在別人彈劾年羹堯之時,皇帝斥責彈劾之人,在年羹堯在自己面前無禮的時候,皇帝不在乎,在年羹堯請走宮中所有太醫,導致皇后頭風發作沒有太醫醫治的時候,皇帝不僅不責怪,還褒獎年羹堯,其實這一切都是皇帝的表面功夫,皇帝這樣做無非是讓年羹堯犯下更多錯,好把他一舉拿下。

再說說華妃,她知道年羹堯作死,做事不知分寸,卻看不清自己的缺點,華妃和年羹堯是一路人,得勢猖狂。

華妃年輕貌美,皇帝為了年羹堯很寵愛她,華妃自身就飄了,做了皇帝多年的寵妃,一點不把皇后放在眼里,皇后扶持眉莊敬妃與她抗衡,可見皇帝心中對華妃是有意見的。

年羹堯打了勝仗。皇帝不得不更寵愛華妃,此時的華妃卻把甄嬛安陵容當做樂伎取樂。因為安陵容憑借自己的歌喉得寵,華妃便在自己得寵的時候羞辱安陵容,連帶著一起欺負和她一起去翊坤宮的甄嬛,皇帝當時臉色直接變了,華妃就是憑著自己哥哥打了勝仗,皇帝不會責罰自己,便如此猖狂,皇帝無法護著心愛的女人,看著自己的嬪妃被羞辱,他心里能痛快嗎?

華妃一心想著年家。

年羹堯的哥哥打了勝仗,華妃便逼著皇帝給年羹堯兒子封號,皇帝心里自然是不愿意的,年羹堯已經很顯赫了,華妃卻不依不饒,皇帝迫不得已只能答應她。這種被人逼迫的滋味,華妃只當是和皇帝小打小鬧,皇帝卻心生不滿之意。

華妃在宮中做了不少惡事,皇帝心中都是清楚的,不過為著年羹堯的緣故,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對華妃更加寵愛,華妃被寵愛迷失了雙眼,年羹堯被皇帝的縱容所迷惑,兩人越來越輕狂,這樣兩個人在皇帝身邊,皇帝自然是不能容的,后宮容不下華妃那樣興風作浪之人,前朝也容不下如此不分尊卑,功高蓋主之人,所以華妃與年羹堯的結局早就是注定了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