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華妃晉升為華貴妃這件事,才是甄嬛第一胎流產的導火索

古月 2022/05/15 檢舉 我要評論

烏拉那拉家族與年氏家族的最終大決戰!

今天我來詳細解析一下華妃升位分這件事,這件事絕不簡單,甚至可以說是甄嬛第一胎流產的導火索。華妃升位分的背景是,年羹堯在青海打了大勝仗,到了封無可封的地步(一等公)。但同時,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已經到了要卸磨殺驢的關鍵時刻。

而皇上的意思,為了不讓別人非議他的刻薄,他一定要年家自己鬧的天怒人怨,他才肯下手。所以,第一步,就是要給華妃抬位分。但是他不說抬什麼位分,而是說好好給華妃晉一晉位分,給了華妃無限的想象空間。

到了第二天,眾嬪妃在給皇后請完安之后,又破天荒的給華妃請安。弄的一貫囂張的華妃都很詫異。到底是誰把華妃要晉位的消息透露出去的?那肯定是御前的人。因為這話皇上是在華妃的閨房說的,如果不是皇上授意,皇后也不可能這麼快知道。而皇后知曉以后的一系列動作,也是皇上可以預料,或是說皇上期盼的。

華妃天真,還以為這僅僅只是一次晉封,就說:皇貴妃之上,還有皇后呢。而皇后也表示倍受威脅:哦,妹妹是喜歡本宮皇后的寶座嘍?然后華妃繼續說:皇貴妃位同副后,十分尊貴。聽說順治爺封董鄂皇貴妃的時候,博爾濟吉特氏的皇后連立足之地都沒有了。

華妃這句話犯了一個忌諱。

我一直覺得,順治封董鄂氏為皇貴妃不僅是因為真愛,而是要限制博爾濟吉特氏的勢力。

博爾濟吉特氏是孝莊太后的母家,就是說順治希望借抬舉董鄂氏為皇貴妃,來打擊太后母家的勢力。

那如果把這件事類推到現在,皇上抬舉華妃,就是要打擊太后母家烏拉那拉家族的勢力。

這不是華妃和皇后私人的battle,這是年氏家族和烏拉那拉家族兩大家族的battle。

華妃還說,她當了皇貴妃之后,皇后就可以好好休息。

皇后豈肯善罷甘休?

接著,隆科多出場了。華妃后面是年羹堯,皇后后面是太后,而太后后面是隆科多。這樣一劃分,大家看清楚兩大家族的勢力之爭嗎?我記得,這是隆科多臨死前最長的一次露面,就說明這場對話很重要。隆科多說,年羹堯在京中的府邸,建的和親王一樣氣派。那麼隆科多在青海的府邸,是不是要比親王更加氣派。要說還是隆科多更為老辣,皇上只是想要挑起年氏家族與烏拉那拉家族的矛盾,但隆科多卻暗示,年羹堯想要自己當皇帝。皇上嘴上說著:舅舅言重了。心里卻暗生警惕,這正是他擔心的問題。

然后,皇后的頭風又恰好發作,而宮里當值的太醫都不在,全部去了年大將軍的府上,為年大將軍的夫人看病。皇后頭風沒有太醫醫治,不想打擾皇上,卻招了很多嬪妃侍疾,鬧的闔宮皆知,第二天連朝臣都知道了。誰不說一句年大將軍跋扈,連皇后都不看在眼中?但是這件事,其實是年羹堯和華妃讓皇后坑了一把。首先我要說明的是,臣子生病去請太醫看,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嗎?完全不是。《紅樓夢》中寶玉發瘋,后來就是請了太醫來治。賈母還說,治不好,我派人去拆了太醫院的大堂。所以堂堂一等公的夫人生病,去請兩位太醫來醫治,原本是尋常事,想來年羹堯也沒有在意。問題出在后面。年羹堯請去的是兩位德高望重的太醫,后來皇后身邊的江福海說,宮里不能沒有醫術高明的太醫,所以派兩位當值的太醫去換回李太醫和張太醫,這就是瞧準了年羹堯囂張跋扈不會退讓的性格,夫人的病如果治不好,他一個太醫都不肯放,所以當時年府有四個太醫。然后皇后再裝頭痛,鬧得闔宮皆知的樣子。

華妃第二天聽聞此事,還想的很天真,覺得年羹堯這次有些過了,還想著早早去向皇后請安。

華妃完全沒有洞察到皇后的險惡用心。

中宮皇后有頭痛不能及時得到醫治,而所有的太醫卻在年羹堯的府上。

皇后是在暗示,年羹堯才是實際的皇帝,所以太醫院是為年羹堯服務的。

這個暗示比隆科多說年羹堯的府邸比親王的還要尊貴,還要更加毒辣。

有了這個暗示之后,而且鬧的朝野皆知,皇上不可能再留下年羹堯的性命。

然后馬上,內務府又送去了皇貴妃的朝服,華妃看見之后喜不自勝,一點不像不在乎位分尊榮的樣子。

所以皇上看見之后,臉色非常陰沉。

皇上想用年氏家族取代烏拉那拉家族的地位,烏拉那拉家族馬上做出姿態:年氏野心勃勃,恐怕不是單單想取代烏拉那拉家族,而是想取代愛新覺羅家族。

殺人誅心,莫過于此。

而在年氏家族和烏拉那拉家族斗法時候,卻有一股新興的勢力悄然引入戰場。那就是甄嬛的父親甄遠道。在要給華妃晉升位分的時候,皇上就特意提出要升甄遠道為僉都御史。就是為了彈劾年羹堯做準備的。

然后思慮不周,導致所有當值的太醫都在年府侍奉,使皇后頭風時沒有太醫,也算是罪狀之一。而且,甄嬛在事后洞察到了皇后的用心。頭風發作就是專門為了坑年羹堯的;既然咱們與皇后娘娘同心同德,就不得不順水推舟了。

甄嬛在這里犯了兩個認識上的錯誤:

第一:她甄嬛從來就不曾與皇后「同心同德」。華妃的背后是年氏,皇后的背后是烏拉那拉家族,甄嬛的背后是甄氏家族,皇上寵信哪個,就會重用哪個家族的人,家族和家族之間就是要爭奪資源的,怎麼同心同德?而且甄嬛一直在私下強調是皇上的「妻子」,根本沒把皇后放在眼里,覺得皇后只不過是個空心大佬倌,又怎麼會和皇后同心同德?

第二、甄嬛以為她可以穩坐釣魚臺,順水推舟。可問題是這件事的水實在太深,根本不是她和她的父親玩得起的。我可以這麼說,甄嬛第一個孩子流產絕不是偶然。她懷著第一個孩子的時候就不知韜光養晦,入局太深,導致抽身不得,被利用成為重擊華妃勢力的籌碼。想要順水推舟的人,最后卻成為漩渦中心的犧牲品。

這個我下一回再詳細解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