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兒子在天橋走丟,苦尋29年回歸,她交代兒子給買家養老送終

网瘾少女 2022/05/12 檢舉 我要評論

2015年,由彭三源導演,劉德華主演,以郭剛堂尋找丟失兒子郭新振為原型的電影《失孤》,一經上映,就在社會上引發強烈反響。

郭振剛的尋子事跡,也被更多的人熟知。

1997年,兒子走丟。

之后的兩年時間里,借助網絡以及親朋好友的幫助,仍舊沒有找到兒子。

郭剛堂開始騎上摩托車,過上了跋山涉水的尋子生活。

10多個年頭里,他經歷了無數次看見希望,又陷入絕望的困境。

好在結局圓滿。

在各省公安機關的幫助下,根據DNA比對,郭剛堂終于在24年之后找到了兒子。

(郭剛堂騎摩托車找兒子)

今天,我們的主人公,是一位與郭剛堂有相似遭遇的母親,她叫張彩霞。

與小兒子失散29年之后,面對兒子的歸來,她不僅沒有責怪兒子的養父母,將兒子買回家的夫婦;

反而叮囑兒子好好孝順養父母,給養父母養老送終。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20世紀80年代,張彩霞嫁給張建昆(坤)后,先后生下大兒子張陜通和小兒子張陜丁(釘)。

丈夫是個文化人,在西安一家出版社工作,有穩定的收入。

兩個兒子聰明伶俐,活潑可愛。

因為工作原因,丈夫帶大兒子在西安生活。

自己帶著小兒子在家生活,照顧公婆;

但兩地分居的生活,也擋不住那幾年她內心深處的幸福感。

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兩個孩子健健康康地長大。

等有條件了,自己再帶著小兒子前往西安,一家四口團團圓圓地生活在一起。

(張彩霞一家與叔伯一家8口人合影)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

還沒等到一家團聚,小兒子張陜丁卻走丟了。

1989年,張彩霞的父親病重,前往西安的大醫院住院治療,需要人照料。

張彩霞想,自己帶著小兒子過去,既能照顧父親,又能跟丈夫和大兒子團聚,可謂一舉兩得。

便攬下了照顧父親的活兒。

到了西安,張彩霞住進了家屬院。

她每天做好飯,等丈夫和大兒子吃罷飯,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

然后便帶著小兒子一起到醫院給父親送飯,照顧左右。

隨著時間的流逝,小兒子漸漸熟悉了周圍的環境。

張彩霞在屋里做家務時,便允許他到院子里,或者院子外不遠處的天橋上玩。

(80年代西安的天橋)

如果意外沒有來臨,1989年3月7日這一天,雖然有一場小小的別離,卻不會成為張彩霞的不好回憶。

父親已經病愈出院回家,張彩霞在西安停留了幾天,將屋里屋外都收拾了一遍。

這一天,她正準備洗完衣服后,帶著小兒子回老家。

可等洗好衣服,卻發現剛才還在院子里玩的小兒子不見了。

有鄰居說,看見孩子在天橋上玩,她連忙前去尋找。

天橋離家屬院只有不到50米的距離,張彩霞一邊往天橋走,一邊在人群中尋找。

可找了一圈,張彩霞的心卻開始突突地跳了起來,她沒有看見那個小小的、熟悉的身影。

慌神的張彩霞連忙一邊叫喊著小兒子的名字,一邊向小兒子平時玩耍的地方跑去。

可是,孩子還是沒有找到。

張彩霞強忍著頭暈目眩的感覺,趕緊告訴丈夫情況,讓他報警,自己則繼續找。

左鄰右舍聽到消息后,也分散開來,幫著一起尋找孩子。

幾路人馬將西安的公交車站、長途汽車站、火車站都找了個遍,可孩子卻如石沉大海一般,杳無音訊。

(80年代西安火車站)

20世紀80年代末期,電話都沒有普及,更別說監控設施了。

通訊不發達,信息不明朗,給找回孩子造成了很多阻力。

時間拖得越久,孩子找回來的可能性就越小。

為此,但凡能想到的辦法,夫妻二人都會嘗試。

張貼尋人啟事,是那個年代最普遍的尋人方式。

夫妻二人將兒子的信息打印了幾萬份,貼遍了西安的大街小巷和周邊村鎮。

(張建昆手寫的尋人啟事)

同時,他們還在報紙上刊登尋人啟事,在電視上播放尋人廣告。

另外,張建昆在出版社是做發行的。

每次出版社向外郵寄書刊時,他都會將一張含有小兒子信息的紙片夾在郵件里。

單位的領導知道他的情況,也支持他的做法。

(張建昆夾在出版物中的信息卡片)

隨著時間的推移,夫妻二人陸續收到外地的消息。

每次聽說當地有長得像小兒子的孩子,夫妻二人就會踏上尋子之路。

平時打印、刊登、播放尋人啟事,已經花費太多。

為了將錢花在刀刃上,夫妻二人總會背上一袋饅頭上路。

餓了,就啃饅頭。

渴了,在有人家的地方,就討碗水喝。

在荒無人煙的地方,便直接喝河水。

累了,兩口子便直接找木樁、墻壁之內的地方,靠在上面,休息一晚。

幾年的時間里,他們多次前往山東、河南各地,在各個村莊查看過多個孩子。

可惜的是,再多的風餐露宿和努力尋找,也沒能換回他們丟失的兒子。

張彩霞那顆心,逐漸到了崩潰的邊緣。

眼看找回孩子的希望越來越渺茫,知道情況的親朋好友談及此事時,總會說:

「如果張彩霞當時將孩子看緊一點,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可是,他們卻忽略了一點。

試問,哪兒有父母親不在乎自己子女的呢?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無私的愛,那一定是父母親對子女的愛。

沒有做過父母的人,無法體會到丟失子女,卻不知道子女去向的痛楚。

所以,即使外人不說,張彩霞的內心深處,也早已不知自責了多少次。

(張彩霞)

過年的時候,看見有小朋友放鞭炮,她會想,自己的小兒子是不是也能開心地放鞭炮?

夏天的時候,有時候給大兒子洗澡,她會想,不知道有沒有人為小兒子洗澡?

冬天的時候,看見小孩子們穿戴得嚴嚴實實的,她會想,自己的小兒子有厚棉襖、棉褲穿嗎?

無數個不眠的夜晚,她都在想,她的小兒子在哪里,在做什麼,有沒有生病,有沒有受苦。

有沒有像自己想他一樣,也在黑夜里想媽媽,想到大聲哭泣?

甚至,很多時候,她祈禱上蒼,小兒子到一個好人家吧。

只要小兒子不愁吃喝,快快樂樂地長大,她就心滿意足了。

因為,這是她能設想到的,最好的情況。

張彩霞是不幸的,卻也是幸運的,大兒子雖然還沒有長大成人,但也能敏感地意識到,弟弟的失蹤對媽媽的打擊非常大,導致媽媽整個人都跟以前大不一樣了。

為此,他時常會特別地關注一下媽媽,害怕媽媽為了尋找弟弟離他而去。

那天夜里,他發現平時輾轉反側、徹夜不眠的媽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張彩霞)

或許,自從小兒子走丟后,深深的自責感和負罪感,讓她覺得,自己不配被好好對待。

而且,很久沒有傳來孩子的消息,張彩霞無法再像以前那樣,千里迢迢地前往各地尋找孩子。

可是,讓她放棄尋找,她也做不到。

張彩霞想著,孩子既然是在西安丟失的。

如果他記得,說不定哪天會回到西安的那座天橋邊。

她決定就在天橋邊找一份工作,一邊養家糊口,一邊打聽孩子的消息。

正好,天橋邊的西安交大三附院,是一所比較有名的醫院。

常年都有天南海北的人到這里看病,消息要比其他地方靈通很多。

張彩霞前往醫院,說明了自己的情況。

希望醫院能給她提供一份工作,即便是清潔工都行。

醫院了解背后的前因后果后,滿足了她的要求。

每天早上六點,張彩霞從天橋上走過,前往醫院上班;

到了晚上八九點,再經過天橋回家。

(《失孤》劇照)

就像《失孤》中,劉德華說:「只有在路上,我才感覺自己是個父親。」

張彩霞覺得,只有每天經過天橋,她才感覺,自己仍舊在尋找兒子。

這讓她痛楚難耐的心,得到了一絲絲慰籍。

張彩霞在醫院工作的狀態,讓每一個看見的人都會流出熱淚。

平日里,別人不愿意干、不想干的臟活累活,她搶在前頭干;

需要加班加點的時候,不用動員,她總是主動來加班,即便是大年初一也不例外。

明眼人都知道,她是在用勞累麻痹自己。

即便如此,她心心念念地還是打聽孩子的消息。

只要稍微有空閑,她就會拿出小兒子的信息,向來醫院的病人一個一個地咨詢,問他們有沒有見過這個小男孩。

醫院的醫護人員都知道她的情況,不但不阻攔,還會主動幫她詢問。

可是,孩子仍舊沒有任何消息。

2008年,那座她每天都會走幾遍的天橋被拆了,張彩霞哭了。

這座孩子失蹤前,最后玩耍的天橋,是她與兒子在現實生活中,唯一的聯系。

如今,這個聯系也沒有了,她仿佛覺得,兒子離她更加遙遠了。

(張彩霞和小兒子)

她不知道的是,張陜丁當初確實是在天橋上,被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領走的。

當初,這個老頭將張陜丁帶到了河南新鄉。

并以2300元的價格給了一戶人家。

這戶家里其實已經有一雙兒女,因為兒子有先天性的疾病,他們想要一個健康的兒子為自己養老送終,便將張陜丁買了下來。

不得不說,母子連心。

雖然走丟時只有五歲,但張陜丁一直對那座天橋,有著模糊的影響。

之前,他并不知道那座天橋意味著什麼。

可當聽村里的人三番五次地說起,他根本不是現在父母親的親生兒子。

而是養子時,已經改名換姓的張陜丁,也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然而,想到養父母對自己和親生的孩子也算一視同仁,害怕傷他們的心,張陜丁并沒有立即采取行動。

誰養大的,孩子就跟誰親,這句話真沒錯。

在替養父母著想的同時,張陜丁并沒有想到,自己的親生父母因為他的走失,吃過多少苦,流過多少淚。

正因為他的遲疑,一家人的團聚之期,才遲遲沒有到來。

2009年,公安部在各地開展了專項行動。

為了快速、高效地查找被走失的兒童,幫助更多丟失孩子的父母找到孩子,同年4月份,全國DNA數據庫建成。

張彩霞聽到消息之后,第一時間和丈夫一起,將自己的DNA數據錄入全國數據庫。

2016年5月15日,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臺(又叫團圓系統)上線。

短短兩年時間內,通過DNA的對比,就有1040個孩子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

(張彩霞一家團圓的三代人)

一直對此有所關注的張陜丁,或許是看見親人團聚的場景受到了觸動。

他瞞著養父母在網上發布尋親信息,并參與血樣采集。

很快,他的DNA與張彩霞夫婦的DNA經過對比,顯示存在親子關系。

謹慎起見,2018年1月,西關派出所重新采集張彩霞夫婦的血樣。

最新結果仍舊支持,張陜丁就是張彩霞夫婦的孩子。

當張彩霞夫妻聽到這個好消息,他們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28歲那年,張彩霞丟失了小兒子,57歲,她終于等到兒子的消息。

整整29年,被拐賣切斷的歲月,阻隔了母子相聚的時光,卻阻不斷張彩霞對兒子的愛。

她恨不能飛過去,擁抱這個失而復得的孩子。

父母這邊是殷殷期盼,張陜丁那邊,卻是想認又不想認的狀態。

如果不是張彩霞的妹妹聯系上他,他還不知道要等到何時才下定決心。

與張陜丁聯系上,得到他的允許之后,張建昆帶著大兒子張陜通和幾個親戚,連夜開車到河南新鄉見他。

(張建昆)和小兒子張陜丁、大兒子張陜通)

張彩霞因為暈車嚴重,家人怕她太過激動,再發生什麼意外,便讓她在家等消息。

張陜丁看見父親的那一刻,或許因為陌生,或許是心中有委屈,他的第一句話是:「為啥把我弄丟了?」

可是,當與母親張彩霞視訊時,看見那個容顏憔悴、滿目慈愛卻淚眼朦朧的臉龐。

張陜丁卻脫口而出,叫了一聲「媽」,然后跟著哭泣流淚。

在后來的會面中,張彩霞看到張陜丁的一霎那,便跑過去,緊緊抱住他,一遍又一遍地自責:「對不起,媽把你弄丟了,媽對不起你。」

就如同要將這麼多年的想念和愧疚全部抒發出來一樣,張彩霞像個孩子,哭倒在兒子的懷里。

而這一次,張陜丁也緊緊地抱住了瘦弱的母親,想用實際行動告訴她,自己不怪她。

(張彩霞哭倒在小兒子張陜丁懷里)

或許,張陜丁的回歸,讓張彩霞心中的遺憾得到了彌補。

對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的怨恨,也在一家人團聚的這一刻,消散了很多。

但張彩霞卻不打算追究小兒子養父母的責任,反而很感謝他們把兒子養得這麼好。

她囑咐張陜丁好好對待養父母,給養父母養老送終。

至于他想在哪里生活,都由他自己決定。

(一家團圓的張彩霞)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