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妃子脖子上掛的「白布條」,有什麼作用?

古月 2022/05/29 檢舉 我要評論

看過清宮劇的觀眾朋友們,應該都對宮中嬪妃、宮女脖子上的那根「白布條」印象深刻,在清宮劇中,似乎后宮的女人們誰也離不開這麼一根「白布條」,有時候我們也難免會奇怪,就算是大夏天,嬪妃、宮女們都要掛著這根「白布條」,她們難道不熱嗎?

那麼,這根「白布條」到底是什麼?它有什麼特殊的作用嗎?這就要從清代服飾的變化說起了。

習慣衣領分離的滿人

在大多數清宮劇中,我們看到后妃們的脖子上都有一條「白布條」,清朝的皇帝、嬪妃們一茬一茬地換,而「白布條」似乎是永恒的,那麼,這個「白布條」真的是「永恒不變」的嗎?

當然不是。

這根「白布條」被稱之為領巾,它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做「龍華」,但它并不是一直存在的,實際上,在最初的時候,滿人并沒有佩戴領巾的習慣。

眾所周知,滿人的祖先是金國的女真部落,當努爾哈赤統一女真各部后,就定國號為「大金」,直到皇太極繼位之后,為了招攬更多的漢人為自己效力,皇太極才將國號改為「清」,以示和歷史上的「金國」的區別。

也就是說,滿人的服飾其實與金國的女真人是類似的,他們的特點都是「大襖子、沒有領子」。

根據清代早期畫作、袍服來看,確實在早期,滿人服飾一般采用圓領的設計,沒有立起來的領子,即使有,那領子和衣服也是分開的。

這主要是因為滿人是「馬背上的民族」,他們善于騎射,以游牧為生,這也決定了他們必須要穿一些便于行動、實用性強的衣服。

而沒有領子,正好方便脖子的轉動,可以讓他們更加方便地觀察四周,因此,滿人的衣服大多數都是沒有領子的。

而且,在清代建立后的相當長一段時間內,至少到了乾隆、嘉慶時期,清廷一直都在強調滿族服飾的重要性。

從清太宗皇太極開始,就已經將保留滿族服飾升級到了「立國之經」的高度。

皇太極雖然為了招攬漢人,將國號改為「清」,但他認為,當初金國祖先背棄祖宗服裝、改穿漢人服飾就是不對的,他們不可以再重蹈覆轍。

而且,皇太極認為大清國「以騎射為業」,如果隨隨便便就遵循漢人的風俗,那麼可能會導致清代的覆滅,因此,他覺得子孫后世都不可以改變滿族的傳統服飾。

而根據當時孝莊文皇后著常服的畫像來看,我們也確實可以看出,當時滿清貴族穿的還是圓領大袍,沒有什麼特別的裝飾,更沒有領巾的存在,可見,其實領巾并不是滿人的「標配」。

在滿人入關之后,著圓領袍,不佩戴領巾的習俗仍然延續了相當一段時間,直到乾隆時期,乾隆皇帝仍然一直在強調遵循滿族服飾制度的意義,稱服飾是一朝一代相當重要的制度,各個朝代的服飾都不會相互沿襲,而是自己有自己獨特的制度。

這是維系國家的根本,也能體現出不忘本的意思,所以,乾隆也認為不可以輕易改變「祖宗成法」。

到了嘉慶時期,嘉慶皇帝更是重申「無改衣冠」,說當時滿清一些女子的衣袖寬廣「逾度」,竟然已經和漢人婦女的衣袖相似,還強調「此風斷不可長」。 可見,當時滿清皇帝在極力避免滿族的傳統服飾被漢化融合。

但平心而論,「祖宗成法」并不能阻礙滿清貴族對美的追求,當清朝迎來盛世,貴族們生活安定、由儉入奢,他們就開始注重穿戴的美感,而非是「實用性」,領巾——或者說是「龍華」——也正是在清廷國力強盛時期開始逐漸出現的。

為了御寒,也為了好看

如果說在滿人入關前和入關之初,他們穿衣服主要是追求實用,那麼在經歷了康乾盛世之后,滿人就開始追求服飾的華麗、美感了。

而且,當時滿人入關已久,在日常生活中也與漢人有著密切的接觸,滿漢習俗也不可避免地相互影響,領巾似乎就是一種證明。

有關領巾的記載,大概出現在道光、咸豐時期,在《道咸以來朝野雜記》中,作者提到,滿清女性在過年時以穿著敞衣,帶著卷領「為恭」。

也就是說,在這個時候,領巾有著一定的「禮儀性」作用,佩戴領巾就是合乎禮儀的,而如果不佩戴領巾就失禮了,而且,敞衣和領巾大多是配套出現的。

這里的敞衣就是后宮嬪妃日常穿在襯衣外面的便服,而所謂卷領就是領巾。

領巾寬2寸左右,后妃穿便服時圍在脖子上,一端放在衣服第一顆盤扣處的大襟里,另外一端則垂在胸前。

這一時期,由于宮廷禮制趨于寬松,滿人也開始追求繁復的風格,于是,滿族服飾開始吸納漢人服飾的特點,除了在衣服的圖案上進行變化之外,領巾也成為了她們服制的重點。

據記載,當時領巾的質地已經有很多種了,從絹、羅、緞、紗到皮、絨的都有,按季節不同,領巾的材質也會有所不同。

有人認為,最初,領巾的出現可能是為了御寒。

畢竟后妃們也不用騎射,她們也不需要追求著裝上的輕便,或者是轉動脖子的方便,而在北京,大冬天只穿沒有領子的圓領袍也怪冷的,就需要加一條領巾來保暖。這種說法顯然非常合理,就跟我們現在覺得冷會圍圍巾一樣。

不過,這種說法有一個漏洞,那就是無法解釋為什麼后妃們到了夏天仍要佩戴領巾,因此,有另外一種說法指出,領巾的出現,是為了遮擋女性的脖子。

因為滿清封建禮教十分嚴格,女性不可以隨意展露身體曲線和自己的皮膚,加之為了遵守「祖宗成法」,滿族服飾多為圓領袍,會露出脖子,領巾剛好可以用于遮擋女性的脖子,避免暴露。

但不管是出于什麼理由,隨著領巾的流行,領巾逐漸開始演變為后妃們一種必不可少的裝飾,滿清貴族女性會選擇不同顏色、樣式的領巾,來展現自己的審美。

例如,有畫作顯示,道光時期的孝慎成皇后曾身穿藍綠色旗裝上觀賞荷塘美景,她佩戴著白色領巾,與袖子上的白色挽袖相呼應,看起來素雅端莊。

再例如,咸豐時期,慈安皇后也曾穿著藏藍色的旗裝,搭配藍色領巾,來凸顯她低調內斂的氣質。

在慈禧太后掌權時期,領巾又有了重大的變化,那就是領巾上的圖案日漸精美、繁復,慈禧所佩戴的領巾上,通常會有團壽紋或是生動精美的仙鶴祥紋,寓意著延年益壽、福壽團圓。

而且,為了凸顯慈禧太后的尊貴地位,慈禧太后的領巾上還有金線、珍珠,以及便于固定的珍珠鉤襻等,可見,那時候的領巾已經有一定的區分后宮女子身份地位的作用。

有資料顯示,根據當時清廷的服制規定,皇后的領巾上可以繡花紋或是文字,看起來十分華麗、隆重,貴妃、妃嬪的領巾則只能繡花紋,而不得繡文字,妃嬪以下的女子所用的龍華也會根據位份等級不同有所差異,而宮女所用的領巾則為純白色,不可以有任何花紋樣式。

有人據此認為,領巾的一個重要作用,就是讓皇帝分辨后妃的身份等級,畢竟皇帝有后宮佳麗三千、又日理萬機,可能根本分不清自己的后妃們誰是誰。

但這一說法聽起來似乎并不可信。畢竟如果皇帝已經日理萬機到難以記得自己后妃的樣子,那就更加不會費心去記后妃們的領巾等級樣式了,而對于太后、皇后、寵妃,皇帝總是認識的,并不需要根據領巾的樣式來區分她們。

退一萬步來說,皇帝真的想要區分后妃的位份等級,也完全可以根據后妃們的整體造型來判斷,畢竟在清代,不同等級的嬪妃從衣服到首飾再到朝珠都有嚴格的規定,單單看一條領巾,還是太過「細節」了。

另外一份資料顯示,當滿清女性流行的髮型變化時,領巾也會隨之變化。

例如當滿清女性喜歡的「兩把頭」造型逐漸趨于水平,領巾的長度也就開始增加,當清末時期「兩把頭」逐漸變為「大拉翅」時,領巾也隨之加寬加長,這樣可以讓女性的整體造型看起來更和諧。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滿清領巾最大的作用,就是作為后妃的一種裝飾品,凸顯女性的氣質,就像我們現在流行佩戴項鏈、耳環是一樣的。

后妃們選用什麼樣的領巾圖案,主要是取決于自身的審美,以及自身整體造型的協調統一,有時候可能也會是為了展現自己不同的氣質,但說到底,用領巾來區分后妃的地位層級只是一個次要作用。

西風東漸導致的「消失」

要認真算起來,其實領巾在整個滿清存在的時間并不長。一開始,是為了遵循祖宗成法,滿清貴族都不能、也沒想到可以使用領巾,后來則是因為滿清貴族也開始穿立領的衣服,領巾似乎就顯得累贅了,于是領巾就逐漸退出了歷史舞臺。

資料顯示,晚清時期,滿清便服的形制已經出現了改變,在圓領的基礎上,裁縫們又在領口縫上了一條帶狀領子,穿著是領子就會環繞于脖子之上。

這種設計最初是出現在滿清男性的雨衣當中,初衷當然也是覺得這種立領可以 遮風擋雨,具有很大的實用性。

但到了同治、光緒時期,這種立領就開始運用到馬褂、坎肩上,到了清末,立領就逐漸成為了袍褂的固定形制。

可能是突然發現了立領的好處和美感,隨后滿清服飾的立領是越做越高,尤其是在女性服飾上,立領一度高至臉頰處,而且這還被視為一種「流行風尚」。

到了這個時候,領巾就開始逐漸消失了。這也十分合理,畢竟不管原來領巾是為了御寒也好、為了美也好,現在領子已經很高了,領巾就變成了一種「累贅」。

一張清末的老照片顯示,當時多數人已經開始穿著立領的袍褂,少數人雖然仍然穿著圓領的服飾、佩戴著領巾,但是這時候,她們的領巾只是隨意扎著,看起來也不太平整,在樣式上更是不如之前的精致、華美,幾乎沒有任何花紋。

顯然,領巾在這個時候不僅已經失去了禮儀性的功能,而且已經開始逐漸被淘汰,滿清女子有了新的審美趨向,來取代華美平整的領巾。

當然,立領雖然是清末女性的審美趨勢,但說到底,立領還是不夠御寒的,那麼當時的滿清女子為什麼不繼續在冬天佩戴領巾御寒呢?

這主要是因為清末時期已經有不少洋人到來,西方的風俗也開始傳入國內,「圍巾」也開始傳入國內。

在《清俾類鈔》中就記載了當時的「圍巾」,作者寫道,當時的圍巾基本上是棉織品、毛織品,上品的圍巾則是貂皮、狐皮,佩戴方法與領巾不同,圍巾要在脖子上「繞一圈」,以防止寒風從領口鉆入。

而且,作者還強調,當時女子效仿西方用圍巾的比較多,可能這也是因為女性比較怕冷。

既然圍巾御寒的效果比領巾更好,那麼領巾自然也就失去了原本的實用性,逐漸退出歷史舞臺,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其實,到了清末時期,滿清寬大的旗裝,都已經逐漸演變成了可以凸顯身材的「旗袍」,并且還受到多數女性的追捧,領巾的消失,不過也只是順應時代罷了。

總的來說,領巾在出現之后,曾經承擔過實用性、禮儀性、裝飾性等作用,但隨著時代和女性審美的變化,領巾也逐漸失去了自己的作用,退出了歷史的舞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