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歲舞蹈家克萊默!無子無女沒結過婚,90歲仍在戀愛,自由一生:幸福而充實

yuhang 2022/07/23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這輩子都找不到心儀的對象,你會怎麼辦?是找個人將就一下,隨隨便便就把自己給嫁了嗎?

這也許是部分女生的最終歸宿,因為大齡未婚給女性帶來的壓力是不可想象的,并非所有人都能經得住來自四面八方的催婚。

另外在心理上,許多女性也總是習慣于尋找依靠,一生不婚所帶來的孤獨感和無助感,同樣是難以承受的。

但澳大利亞的一位女性舞蹈家卻是例外,她的名字叫艾琳.克萊默(Eileen Kramer),出生于1914年的11月8日,還有兩個月滿107歲。中國人習慣說虛歲,所以在咱們的語境中,克萊默就已經是107歲的老人了。

在克萊默一百多年的漫長人生中,婚姻從來未曾出席,沒有結過婚的她當然也沒生過孩子,但她的一生顯然不能用孤獨和無助來形容,反倒是充滿了精彩和刺激。

一直到今天,107歲的她仍然保持著相當的活力,甚至被媒體形容為「進入了創作高峰期」。

原生家庭不幸,22歲遇到初戀

克萊默出生于澳大利亞最大的城市悉尼,10歲之前,她與父母還有弟弟一家四口生活在悉尼的莫斯曼灣附近。

克萊默的父親是一名汽車銷售員,母親則是一名全職主婦,一家人全靠父親那點微薄的收入養活,生活過得比較清貧,但在克萊默的回憶里, 10歲之前的童年時光卻是幸福的。

因為在她10歲那年,父親突然染上了酒癮,只要喝得酩酊大醉,就會對妻子和一雙兒女拳打腳踢。

為了躲避丈夫的家暴,也為了保護兩個孩子,3年后,母親帶著13歲的克萊默和不足10歲的弟弟搬到了悉尼的庫吉海灘附近居住。

這次搬家沒有告訴克萊默的父親,而是偷偷進行的,即使搬到了庫吉海灘,一家3口也一直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生怕被克萊默那酗酒的父親遇到。

離開家暴的父親固然讓他們暫時獲得了安全,卻又在經濟上陷入了困境。為了養活一雙兒女,母親不得不出去工作。

幸運的是,她在附近的一家農場里找到了一個還算清閑的活,專業名稱叫作「商場偵探」(store detective),其實就是在農場里盯梢,防止有人行竊。

1936年,在克萊默22歲的時候,與丈夫分居9年的母親終于下定決心離了婚,并很快進入了另一段婚姻。

母親再婚后,克萊默就從家里搬了出去,但她負擔不起太多的房租,便只能跟幾名室友合租,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1940年。

合租期間,克萊默遇到了自己的初戀。22歲才談第一段戀愛,這對于以開放著稱的西方人來說是比較罕見的,不過考慮到克萊默那不幸的原生家庭,一切又似乎可以理解了。事實上,她后來之所以終生不婚,很大程度上就與糟糕的原生家庭有關。

克萊默的初戀是她的心理醫生理查德,但是這段戀情并沒有持續多久。鑒于理查德的特殊身份,我們應該可以想象他是如何俘獲克萊默芳心的,這段感情也很有可能給克萊默帶來過心理創傷。

當然了,縱然有再大的創傷,也肯定早就被時間撫平了,畢竟克萊默已經是一位107歲的高壽老人,世間還有什麼事情能讓她想不開的呢?

先學唱歌,再學舞蹈,印度邂逅外交官

1940年,26歲的克萊默結束了合租狀態,因為她要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了。之前的6年合租生涯,她一直靠做「引座員」為生,這份工作雖然簡單,卻無法給她幸福的人生,更沒有什麼發展前途。

克萊默從小就喜歡唱歌,當她決定去追求人生夢想的時候,就很自然地將唱歌作為主要選項,于是她報考了悉尼音樂學院。那一年克萊默26歲,她的大多數同齡人已經結婚或者正走在結婚的路上。

考進悉尼音樂學院后,克萊默成了一名全日制學生,當然就不能繼續從事原來的工作了,可她的日常花費卻不減反增。為了維持生計,以及支撐自己的學業,克萊默干起了兼職,有一段時間,她還曾為澳大利亞知名畫家諾曼.林賽當過裸模。

本以為唱歌會成為自己一生的事業,但實際上,僅僅半年后,克萊默就選擇了另一條人生道路。

那年秋天,再婚的母親帶著克萊默去觀看了一場慈善音樂會,現場演出的舞蹈劇《藍色多瑙河》深深地吸引了她。在那一刻,克萊默才突然發現,自己的內心居然埋藏著一顆舞蹈的種子,比起唱歌,她更喜歡的是跳舞。

迸出這個想法后的第二天,克萊默就決定轉行,她找到了表演《藍色多瑙河》的舞蹈團,說出了心中的想法。團里的舞蹈老師被克萊默的誠心打動了,便答應給她一個面試的機會,克萊默幸運地抓住了這個機會,成功通過了舞蹈團的面試。

此后的3年間,她在舞蹈團里努力學習跳舞,3年后,克萊默第一次登台表演,初演即收獲了很好的反響。觀眾的認同帶給了克萊默巨大的鼓勵,為了回饋觀眾,也為了早日實現自身的夢想,她不斷地精練舞技,終于在澳大利亞的舞蹈圈子里打出了名氣。

成了一名專業舞蹈家的克萊默,每年都有許多出國表演的機會。有一次,她隨舞蹈團來到了印度,并在此邂逅了一位法國外交官,二人展開了一段浪漫的戀情。

但同初戀一樣,這段感情也沒持續多久,因為兩人的相遇純屬偶然,他們都沒有做好談一段長期戀愛的準備,法國外交官不可能為了她犧牲自己的前途事業,克萊默也不愿意為對方放棄自己的舞蹈生涯。

法國邂逅小6歲男友,79歲再談一段黃昏戀

法國人以浪漫著稱,克萊默在印度邂逅的法國外交官,雖然只給她留下了短暫的回憶,卻也足以用深刻來形容。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幾年后,克萊默又愛上了一個法國人,他出生于1920年,比克萊默小了6歲,是一位導演,名叫巴魯克.沙德米(Baruch Shadmi)。

兩人相遇并相愛時,克萊默已經年過40時了。沙德米帶給克萊默的感覺與前兩任男友都不一樣,她覺得這個男人很可靠,故而動了真情。

這段戀情一直持續到1987年,在此之前的三十多年間,克萊默一直與沙德米生活在一起,兩人雖然沒有領證結婚,卻跟真正的夫妻沒什麼兩樣。

為了支持沙德米的工作,克萊默主動退居幕后,放棄了自己的部分事業。但很不幸的是,男友沙德米在一次拍完電影回家的途中突然中風,從此癱瘓不起。

相處十幾年的男友倒下了,克萊默沒有選擇逃避,而是毅然承擔起了照顧男友的重任,這一照顧便是18年,一直到1987年男友去世。

沙德米毫無疑問是克萊默真正愛過的人,他去世時,克萊默已經73歲了。換作普通女人,這個年紀喪偶大機率會躺平了,然而克萊默卻不一樣,僅僅過了一年,她就漂洋過海來到了美國,重拾起荒廢了幾十年的舞蹈事業。

去美國是克萊默一位好朋友的建議,兩人因舞蹈相識,又都晚年喪偶,便很自然地生起了抱團養老的想法。

來到美國后,70多歲的克萊默經常跟老友一起登台表演,她們雖然年紀很大,卻仍然收獲了觀眾們的好評,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克萊默還因此收獲了另一份彌足珍貴的愛情。

對方是一個叫「比爾」的商人,比克萊默小幾歲。他很欣賞克萊默的舞姿,每當克萊默有演出,比爾必然會出現在觀眾席上,漸漸地,克萊默也對他產生了好感。

79歲那年,克萊默與比爾正式確定戀愛關系,談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黃昏戀」。這是克萊默最后一次談戀愛,同時也是第二段長期的戀情。

2013年,男友比爾去世,99歲的克萊默又一次恢復單身。此時的她在美國已經沒有什麼掛念了,男友不在了,曾和她抱團養老的老友也早就離開了人世,無法忍受孤獨的她選擇回到了澳洲。

幾十年來,克萊默以舞蹈為生,有過兩段長期的戀愛,卻沒有生過孩子,甚至連房子都沒買過。回到澳洲后,她住進了悉尼的一家養老院,已經年近百歲的她,這回總該躺平了吧。

事實證明,在克萊默的字典里,就沒有「躺平」這個詞。過完百歲生日后,克萊默突然像重獲新生一般,又對舞蹈產生了巨大的激情。

盡管身體已經無法支撐她完成復雜的動作,克萊默卻還是努力地用她那靈活的腰肢以及纖細的雙手演繹著,老態龍鐘的身體和輕巧靈動的舞姿形成了強烈的反差,給觀眾們帶來了非同一般的體驗。

100多歲的克萊默不僅重拾了舞蹈事業,還開創了新的事業。短短幾年間,她以自己的人生經歷為藍本寫出了3本暢銷書,又在舞蹈和寫作之余學習繪畫,并在104歲時榮獲澳大利亞的一個重量級繪畫獎。

又是跳舞,又是寫作,又是畫畫,過完百歲生日的克萊默仿佛比以前更忙了,生活也更加充實了。這或許也是單身帶來的好處吧,畢竟自從99歲喪偶后,她就再也沒有談過戀愛了。

還有兩個月就要滿107歲的克萊默,如今已成了澳洲的大名人。無數的年輕女性被她的傳奇人生所吸引,從她的身上,人們看到了一個終生不婚,沒有生兒育女的女性可以過得多麼幸福和充實,以及多麼地令人羨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