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漢離家杳無音信30年,晚年落魄找兒子贍養,兒子:不提了,我養你

小魚 2022/01/02 檢舉 我要評論

眼前這位老人叫劉仁斌,電話另一邊是他的親弟弟劉仁義,劉仁斌離家三十多年,如今生活落魄,身體情況越來越差,他便想到回家認親,讓兒子養老。當年老人為何要離家呢?

一天清晨,民警接到群眾報警,群眾反應有一位老人露宿街頭,老人說自己有妻子有兒子,只是他已經聯繫不上了。多年來劉仁斌一直在外地種植果園,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沒有能力再養活自己,他帶著為數不多的錢回到了老家,起初還住得起旅館,可後來兜裡只剩下一百元錢,無奈只能撿點別人的剩飯吃。

劉仁斌如今腿腳不便,腳部經常疼痛,走路都要拄著棍子,他現在已經到了需要人照顧的年紀,他告訴民警,他有一個兒子叫劉菁菁,對于妻子他有些不太想談,只是說妻子過世了。

民警查詢到了老人兒子的資訊,劉菁菁表示自己的父親確實在三十年前離家,之後便杳無音信。

記者又聯繫到了劉仁斌老人的弟弟劉仁義,劉仁義表示多年來家人一直都在尋找哥哥,他希望可以先跟老人通話,確定一下對方的身份,劉仁斌聽到弟弟的聲音便著急地哭了,他要求弟弟快點去接他回家。

而另一邊的劉仁義顯得格外冷靜,他提出了質疑,他覺得劉仁斌的聲音不對,電話裡不能確定是不是他的哥哥,可見劉仁義已經很有經驗了,多年來沒少尋找哥哥。劉仁斌已經離家三十年,到底是鄉音已改還是找錯了人呢?劉仁斌面對弟弟的質疑顯得有些著急,聲嘶力竭地喊著自己就是劉仁斌。

劉仁義表示晚點會在視訊裡再確定一下,如果確實是哥哥,他就會儘快去接他。電話掛斷之後,劉仁斌很自信地表示,自己的兒子已經三十多歲了,他斷定兒子一定會來接他回家。但是,當得知妻子還在的時候,老人的表情有點慌張,他表示不希望再見到妻子。

記者給老人錄製了一段視訊,先拿去給劉仁義,判斷一下老人到底是不是他的哥哥劉仁斌。劉仁義看到手機裡的視訊表示根本不像哥哥,但是劉仁斌老人卻能將家中的成員一一細數,這讓劉仁義也有些難分辨了。

此時,劉仁義說出了哥哥離家的原因,當年劉仁斌的妻子與公婆經常吵架,每次吵架過後妻子都會回娘家,劉仁斌一直處理不好婆媳關係,後來劉仁斌的妻子起訴離婚,離婚後他一氣之下便離家,30年沒有任何消息。

在劉仁斌離家的幾年後,妻子改嫁他人,兒子劉菁菁從小被劉仁斌的母親帶大,家中老母經常想念兒子,整日以淚洗面,劉仁義將劉仁斌回來的消息告訴了侄子劉菁菁,希望他可以回來親自確認。

劉菁菁看著視訊裡的老人根本無法確認,他對這個父親毫無印象,劉菁菁找尋父親多年無果,如今父親突然出現讓他有些不敢相信,他不知道為何父親已經到了老家卻要在外,明知道老家的地址,為何不自己回家呢?

劉菁菁含著淚水說,自己如今身在外地,自從奶奶去世後,他便很少回到家鄉,家中的老房仍在,但人都已經散了,心便成了空。小的時候只能看著夥伴們去上學,奶奶沒有錢供他讀書,很多時候他都會一個人躲在角落裡偷偷流淚。

母親改嫁,父親出走,如今回想起當年與奶奶一起相依為命的日子,劉菁菁傷心不已,劉菁菁表示自己就像留守兒童一樣,一直都期盼著父母的歸來,沒想到這一等就是三十年,他表示對父親沒有恨意,如果那位老人真的是他的父親,他願意將父親接回家贍養。

劉仁斌離家30年杳無音信,沒有贍養過父母,沒有撫養過兒子,如今落魄卻要兒子接他回家贍養。

劉仁斌對弟弟說出了對不起,劉仁義掩面而泣,哥哥走後,他獨自負責為父母養老送終,也一直在找尋哥哥,他也承擔了很多的壓力,一句對不起無法彌補三十年來對親人的傷害。

劉仁斌告訴兒子,他一直在給老闆看果園,由于腳部疼痛,他不能再繼續工作,于是才想落葉歸根,回家見一見親人。劉菁菁聽說父親腳痛,便提出要帶父親看醫生,時隔三十年,父子再一次相擁。

劉菁菁如今也成了父親,孫子帶著爺爺一起回鄉,劉仁斌臉上笑開了花,看到家中的老房已經荒廢,劉仁斌心生悔恨,他表示當年離家就是因為妻子堅持離婚,他因愛生恨才倔強地走了。劉仁斌來到了母親的墳前,他痛哭不已,他自責著自己的不孝,他自己如今都不能理解自己當年為何要離家。

劉菁菁帶著父親來到了醫院,醫生建議劉仁斌住院治療,被劉仁斌當場拒絕了,他怕給兒子增加負擔,劉菁菁告訴記者,自己確實也沒有錢了,這次回老家都是跟親戚朋友借的錢,劉菁菁表示即使自己如今沒有錢,但他仍舊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贍養父親。

雖然劉仁斌老人年輕時候一意孤行,沒有盡到撫養兒子的責任,但劉菁菁仍舊不怨恨父親,還願意將他帶回家贍養,真的要為劉菁菁的孝心點個贊。劉仁斌失敗一生,慶倖的是他生了一個好兒子!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