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皇后滴血驗親失敗,你看在碗里加了啥?連皇上都被騙了

古月 2022/05/29 檢舉 我要評論

 

憑借著演員超高的演技、精彩的劇情以及劇組的用心制作使《甄嬛傳》自開播以來就廣受歡迎,一直火了十一年,頻頻登上熱搜,被評為宮斗劇里的天花板,許多人反反復復觀看了三四遍也沒有感到厭煩,他們對里面的人物、劇情甚至是臺詞都了如指掌,有的網友利用空閑時間對劇里的臺詞進行改編創作,將臺詞變成了一個個網上流行的小段子。

直至今日,如果問大家最喜歡哪個片段,大家肯定會回答是「滴血驗親」。這部分劇情不管是在原著小說還是電視劇都堪稱是最經典,它將故事推到了[高·潮]。

那麼為什麼皇后的計策會失敗?用于滴血驗親的碗里究竟放了什麼使皇上大發雷霆?原著里是如何描述這部分的?接下來將帶你揭曉。

重回宮中,獲得恩寵

原著里,當甄嬛知道自己只是純元皇后的替身后,她開始懷疑之前的種種美好都是假的,她與皇上發生激烈的爭執,兩人的感情出現了問題。此時,甄嬛心如死灰,執意前往甘露寺修行。

在這里,她受盡一切苦難,被人排擠。在最艱難的時刻,果郡王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兩人本來就互相喜歡,之后日久生情。

正當兩人決定要一起離開的時候,果郡王奉旨去滇南巡查,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然而一個月過后,甄嬛卻得到了一個壞消息:果郡王乘坐的船停在騰沙江岸邊時被人調了包,在騰沙江翻了船,連尸骨都找不回來,皇上派人出宮也沒有尋到。甄嬛聽到這個消息傷心欲絕。

幾天過后又傳來消息,甄嬛的哥哥被人陷害神智失常。這兩個消息對于甄嬛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她不吃不喝,消沉了一段時間,但是她明白她不能死,她要為未出世的孩子、為父母兄妹、為死得無辜的果郡王而活。她要查明真相,她要報仇。

但無論是哪一種,憑甄嬛一己之力根本無法為他們報仇,在這天下只有一個人可以幫她,那就是皇上。

甄嬛通過槿汐取得了皇上貼身太監的幫助,在一系列操作下,甄嬛如愿以償見到皇上,兩人互訴衷腸,感情得到升溫。

甄嬛設計讓皇上相信,自己肚中的孩子是他的。就這樣,她打破了大周開國以來并無廢妃再入宮闈的先例,風風光光地回到了皇宮。只是這次回去的不再是之前簡單、單純的甄嬛,而是心狠手辣、滿心想著報仇的甄嬛——她對皇上沒有感情,只有利用。

甄嬛回宮后備受恩寵,生下雙胞胎后被封「淑妃」,手握協理六宮之權,是皇上身邊一等一的「紅人」。旁人總是嫉妒生怨,關于她的流言從未斷過,甚至有人在想方設法陷害她。

遭指私通,端妃幫忙

能在后宮里生存到最后的女人往往都是「狠角色」,她們懂得韜光養晦、懂得拉攏人心、懂得察言觀色、懂得如何假借身邊的人或者事情為自己謀取利益,甚至她們每說一句話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甄嬛傳》里的皇后宜修,便是這樣的人物。

甄嬛回宮后,嚴重觸及到她的利益,于是她一直想辦法拉幫結派以及如何推倒甄嬛。正好,祺嬪十分憎恨甄嬛,于是她假借祺嬪之手陷害甄嬛。

皇后故意嫁禍胡昭儀,說她穿了皇后專用的鳳凰圖紋服飾,有意越界,并將眾嬪妃和皇上引來。待事情快結束時,皇后又讓祺嬪說出甄嬛與溫太醫私通之事。

至此,原著最精彩的一段故事即將上演。

祺嬪當著眾人的面直指甄嬛私通溫太醫,皇上先是抬眼環顧四周,繼而用力扇了祺嬪一巴掌。這是皇上第一次表態,為什麼皇上這麼做?

其實在打祺嬪之前,他是猶豫的,但是想到后宮嬪妃都在這里,為了給甄嬛面子他選擇了打祺嬪一巴掌,但是這僅僅只是給甄嬛面子。

如果皇上真的無條件相信甄嬛,他一定會直接命令手下處置祺嬪,但是他沒有,作為一位帝王,他總是生性多疑,所以他選擇聽祺嬪繼續說下去。

祺嬪派出甄嬛的丫鬟斐雯指證,她說自己親眼看見甄嬛與溫太醫舉止曖昧,還告訴眾人溫太醫袖口上有竹葉花紋。由于沒有合適的人可以推翻斐雯的證詞,甄嬛決定開始質詢祺嬪。

斐雯進甄嬛內殿侍奉,差不多是一兩月的事。林林總總算起來,她進內殿伺候甄嬛也有五六回了。于是,甄嬛詢問她,出來前可把正殿紫檀桌上的青花底琉璃花樽給擦拭干凈了,斐雯不知所措只回答擦過了。

身為甄嬛的貼身丫鬟,槿汐則回答紫檀桌上的琉璃花樽是海紋底。甄嬛沒有回復,作者選擇讓槿汐回答,是因為她也是一個奴婢,她能注意到花樽的質地,那麼斐雯同樣也能注意到。

但是她沒有注意到,反而只記得溫太醫袖口上有竹葉花紋之類的事情,這可表明她不忠于甄嬛。

那麼,她說出來的證詞可信度大打折扣,斐雯極大可能是其他妃嬪派過來監視甄嬛的。

敬妃因為合歡香的緣故導致自己不孕,她一直想要一個孩子陪伴在自己的身邊,甄嬛去甘露寺之前將自己的女兒交給敬妃照顧,她十分喜歡這個孩子,一直悉心照料她,甄嬛從甘露寺回來之后也沒有向敬妃要回孩子,所以敬妃十分感謝甄嬛,平時事事幫助甄嬛。

當敬妃聽到斐雯證詞不可信時,趕緊繼續為甄嬛辯解,在原著里她是這麼說的:「祺嬪與淑妃娘娘(甄嬛)的恩怨由來已久,祺嬪也不是第一遭對淑妃不敬了,咱們都是知道的。斐雯麼?淑妃雖看得起她,卻也不是能時時留在內殿伺候的,此中關節……」

這句話即表明祺嬪與甄嬛關系不好,此次極大可能性是她們設計傷害甄嬛,又表明斐雯話不可信。

兩派交鋒,場面膠著

端妃久居后宮,見慣了宮斗,她知曉此事表面雖是祺嬪主導,但是背后的主謀一定是皇后。她一直想要一個人與皇后分權,不受皇后一人指使,甄嬛就是不錯的人選。于是在聽完敬妃所說的話后,她開始表明自己的觀點。

她認為如果甄嬛真的與溫太醫私通,一定會防著人,怎麼可能每次都讓斐雯瞧見。敬妃附和端妃指明斐雯犯了「私窺主子」的罪名,又暗示皇上——一個宮女不可能有這樣大的主見和膽子,肯定有人主使,希望皇上細細查問。

敬妃與端妃兩人「一唱一和」,使甄嬛處在上風。

就在大家懷疑幕后主謀是誰的時候,安陵容開始將話題推到別處,她談及甄嬛在甘露寺為國祈福修行過的事情,這樣既避開了斐雯這個話題,又給祺嬪繼續陷害甄嬛的機會。

祺嬪則繼續配合安陵容,針對甄嬛在甘露寺的事情大做文章,講述甄嬛被廢出宮后,溫實初屢屢入甘露寺探望,孤男寡女常常共處一室。為了讓皇上更加相信自己所說的話,祺嬪還請來了靜白師傅。

當初,靜白在甘露寺處處針對甄嬛,甄嬛臨走時賞賜了她幾個大板,靜白在心里一直記恨甄嬛,此次她便聯合了祺嬪一起誣陷甄嬛。如果成功,也算是報仇了。

甄嬛聽到祺嬪談及甘露寺,內心一下子開始驚慌起來。雖然祺嬪舉報自己與溫太醫有私情,說錯了人物,但是自己確實在甘露寺與果郡王有了私情,她在宮中生下的龍鳳胎也是果郡王的。談論此事,甄嬛難免會露出蛛絲馬跡。

葉瀾依一直都特別喜歡果郡王,當她得知甄嬛的孩子就是果郡王的孩子時,她就立誓要守護這兩個孩子。

此次,祺嬪誣陷甄嬛的兩個孩子,使她心中不滿,在她聽得靜白說了一大篇話后,假裝不勝厭煩要求回宮歇息——實際上,她搬救兵去了。

臨走前,她故意試探凈白師傅,問她在甘露寺供一盞還愿的海燈需要供奉幾斤最好。

靜白不知陷入她的陷阱,還笑著回答:「小主還年輕,又只進位一列,每日供個二三斤就可以了。」明明是甘露寺的尼姑,理應不了解宮中的事情,但是她卻清楚的知道葉瀾依進位一列,可想而知她一定與宮里的人勾結。葉瀾依聽后心里有數,急忙離開。

然而,這場交鋒并沒有因為葉瀾依的離開而停止,反而越發激烈。

槿汐為了保護甄嬛主動站出來辯解,面對祺嬪的咄咄逼人,槿汐忍無可忍與她大吵起來。由于各有各的理,場面一度控制不住,無法判斷究竟誰對誰錯。這時,眾人紛紛看向皇上,希望他能有所表態。

而皇上則帶著難以察覺的沉重和遲疑緩緩走到甄嬛身前,希望用炯炯目光探視甄嬛心底,他問甄嬛孩子究竟是不是溫太醫的,甄嬛底氣十足的回答:「沒有!」

雖然皇上的猜測并沒有減少,但是他也不想再查下去,只是向眾人表示他相信甄嬛。原本以為,事情這樣就結束了,但是安陵容不甘心,她一心想除掉甄嬛,更想讓甄嬛生不如死、身敗名裂。

于是在原著里出現這樣一幕:安陵容長跪在地上,磕頭假意為甄嬛求情,希望皇上徹查此事,還甄嬛一個清白。實際上,她是想讓皇上繼續調查,讓事情按照她們的計劃走。

事情也像安陵容心里想的發展,她說出這段話后,眾嬪妃又開始討論。這時,一位人物登場使該事件推上[高·潮]。

滴血認親,暗加明礬

九王爺玄汾身世極其悲慘,他生母寒微,自己的身份也只是半個王爺,在宮里飽受輕賤。甄嬛對他與旁人不同,她從未有半分輕賤,反而盡力照拂。

玄汾感動不已,甄嬛出事后,他迫不及待趕來愿意以自己身為宗親,為甄嬛與皇子帝姬作保。但是皇后不可能將此事草草了結,她借著九王爺所說的話開始大做文章,使出殺手锏:滴血驗親。

皇后表示,因為有九王作保所以一定要徹查此事,否則會辜負九王爺。

當甄嬛聽到「滴血驗親」這四個字的時候,瞬時感覺背部冒冷汗。一定不能驗血,否則事情就會暴露!甄嬛一時之間慌了神,不知該怎麼辦。

就在這時,端妃突然跪下。她表示心疼皇上,害怕驗血會傷龍體,做不得。

甄嬛聽到此話,立馬冷靜下來,突然心生一計,她知道皇上多疑,不驗的話,日后會生出許多事端。驗的話,則不能讓孩子和皇上直接驗血,這樣會暴露。于是她表示,可以讓孩子和溫太醫驗血,皇上龍體貴重,不宜驗血。如此,她可以逃過一劫。眾人紛紛同意此種做法。

皇后立刻命令侍女端上一碗水,太監李長將孩子與溫太醫的血分別滴入碗里,誰知兩滴血竟然融合在一起了!

皇上一氣之下,狠狠一掌擊在寶座的扶手上。皇后趁著皇上發火要發落甄嬛,要求將甄嬛和她的孩子打入冷宮,并將溫太醫杖殺。

面對這樣的事情,一般人早就慌了,但是甄嬛做事果敢、理智,而且她本就沒有與溫太醫溫存,她有足夠的底氣,她知道一定是水出了問題。

甄嬛迅速拔下發間金簪,鋒銳的簪尖在蘇培盛手背劃過,幾滴血珠便落進水中,很快與碗中原本的血液融在一起。

蘇培盛是太監,根本沒有生育功能,血怎麼可能會融在一起?這水果真如甄嬛所說一定有問題。這變故突如其來,使所有人怔在了當場,皇后的眼神也開始慌亂起來。

其實,這場變故與皇上有很大的關系,如果皇上一氣之下打翻了碗而不是拍桌子,那麼就算甄嬛再厲害也無力回天。

溫實初緩一下,伸指往水中蘸了蘸,嘗了一下,告訴皇上水有酸澀味,應該是加了明礬。我國醫書古籍上有注:「若以白礬調之水中,雖非父子亦可相融,而若以清油少許,置于水中,則雖是親子,亦不能相融。」

皇上氣憤地看向皇后,這碗水是她準備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皇后見事情敗露,趕緊推卸責任,辯解自己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也不知道碗里為什麼會有明礬,并表示自己已經是皇后了,不會出此下策去陷害甄嬛。

端妃表示這招雖險,勝算卻大。當大家都認為孩子是溫太醫的兒子時,便不會再驗。

甄嬛委屈地向皇上哭訴,皇上對她的愧疚也越來越多。正當大家可憐甄嬛遭遇的時候,一位神秘人物來了,她的到來讓祺嬪、凈白的謊言不攻自破。

葉瀾依和甄嬛的妹妹帶來了甘露寺的尼姑莫言。莫言開口就詢問了甄嬛手上凍瘡的事情,直指凈白的狠辣,揭露事實的真相,眾人第一次聽聞甄嬛在寺廟里的遭遇,還有凈白針對甄嬛的事情。皇上聽了莫言的描述,更加愧疚,他開始追問此事究竟是何人指使。

原著里,祺嬪沉思良久,然后大聲道:「沒有!沒有人主使我!」從這段描述里我們可知,皇后確實指使她這麼做。但是由于各種利益,祺嬪在袒護皇后。由于沒有證據,也根本無法追究皇后的責任。

皇后的婢女染冬看見祺嬪的態度,她害怕此事牽連到皇后,連忙跪下哭泣,表示一切都是她的無心之舉。她忘了自己剛在后院淘澄過明礬,不小心手指上沾到了,端碗的時候手又碰到過碗里的水。

皇后知曉皇上依舊思念著自己的姐姐純元,于是她開始打感情牌。皇上還是吃這一套,于是不再追究皇后的罪行。

對于旁人,則是該處罰的處罰。祺嬪擾亂宮闈,被奪封號,降為更衣,罰俸三月。斐雯、靜白被拔了舌頭再亂棍打死,舌頭賞給了祺嬪。

至此,一場宮斗結束了。

總結

這一次交鋒驚心動魄,皇后敗下陣,也失去了皇上的信任,甄嬛取得了勝利,其他人想陷害她難上加難。

但是經過此次事情,甄嬛開始明白,要想保護好孩子和家人,皇上的恩寵根本不算什麼,她只有靠自己,才能爭取到更大的權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