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一直想不通,玉嬈和浣碧為何要聯手害她?做人不能太自私

古月 2022/05/2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甄嬛傳》中,玉嬈是屬于冰清玉潔的那種類型,她還沒有在宮中久待,還沒有被沾染那些「污泥」。

玉嬈這個角色是在后期才出現的,可她無心之失,卻差點害死了甄嬛,而她的「被動害人」卻是因一人而起,那人便是浣碧,甄嬛的貼身丫鬟。

甄嬛一直想不通,玉嬈和浣碧為何要聯手害她?做人不能太自私。

為了愛,「小人物」也能迸發出巨大能量

后宮之中,貫穿始末的一個元素便是「愛情」,這在每個主要人物的身上都有所體現。

甄嬛很清楚自己進入皇宮中的目的,因此她最初的時候也是很愛皇上的,也犯了大忌,將皇上當成是自己「唯一的夫君」,然而,六宮之中都是皇帝的女人,他的肉身絕不會只愛一人。

甄嬛的母親,也是一個很識大體的女人,小聚從不會久留。

浣碧是甄嬛的妹妹,這在宮中是「暗線」,并沒有多少人知道,最初,善良的甄嬛還是希望能為浣碧物色一個好人家,也算是了了父母的心愿。

浣碧和甄嬛一起入宮的時候,本就是一件生死難測的事情。

玉嬈的身上有甄嬛的影子,她的性格非常直率,有甄嬛最初的樣子,不過,令甄嬛也沒有想到的是,玉嬈的出現,滿足了皇上對于最初甄嬛的眷戀。

而且,玉嬈和她的母親也不太一樣,甄嬛在出嫁的時候玉嬈還小,肩膀上也根本沒有「嫡女」的擔子,這和出身大家族的宜修就不太一樣了。

甄嬛的家中「山高皇帝遠」,有一個女兒能在宮中,他們的生活就會格外滋潤了。

玉嬈成長在這樣的家庭中,自然也是不需要為了「使命」去迎合家里人的,她無憂無慮,還有姐姐照顧。

她可以肆無忌憚地和姐姐說話開玩笑,這也是她出現在皇宮之中那種表現的原因。

在很多觀眾的心中,剛剛出現的玉嬈就和剛剛出現的甄嬛一樣,都是觀眾們心目當中的「白月光」,看上去一點瑕疵都沒有。

可這樣的表現,總會引起另一個人的嫉妒,她便是浣碧。

浣碧同樣是甄嬛的妹妹,不過她的身份是一個私生女,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帶著可憐的味道,這也是她的可悲之處,更是她黑化的出發點。

明明同樣都是妹妹,玉嬈卻能依偎在姐姐面前撒嬌,可浣碧卻只能以一個丫鬟的身份出現在宮中,說她沒有嫉妒心,是不可能的。

在《甄嬛傳》這部劇中,演員同時也在透露著很重要的信號:浣碧所傳遞出來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黑色的,而玉嬈所傳遞的一切,感覺是粉色的。

玉嬈帶著她獨有的性格,站在一群完全黑化的人群之中,看上去更有一種「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的感覺。

而玉嬈和允禧之間的纏纏綿綿,更是整部劇當中最甜的存在。

他們倆身上有著一個共同特點:宮中爾虞我詐現狀當中的幸運兒。

允禧身前有允禮,皇權爭斗這些和允禮沒有關系,他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真實的「老十七」。

最有趣的,莫過于皇上直接插進來一腳,都能當別人爺爺的人了,還是盯上了這位清純善良的小姑娘。

原本,皇上都動了歪心思的,所以才讓玉嬈先留在宮中,玉嬈估計也沒能理解皇帝的深意,對諾大的皇宮非常好奇,也就答應了下來。

可她身上那種「不按套路出牌」的潛質,著實讓皇帝感受到了「萬花叢中一點綠」。

玉嬈身上有一種年輕時特有的沖動和熱血,她有瑛貴人的純凈,還有葉瀾依那種硬氣,最重要的是,她還有著皇上最初看上甄嬛時的影子。

玉嬈去找自己的姐姐玩,碰巧看到皇上在那色瞇瞇地看著自己,玉嬈還是懂得規矩,當即就來了一句「皇上萬安。」

皇上當時的表情,已經是高興地合不攏嘴了,他知道,自己身上有一種莫大的權威,能夠直接降服所有女人,無論是什麼樣的女人,只要他想要,那就是他的。

因此,皇上最初開始展現的是自己的「鈔能力」,賞賜個步搖。

可玉嬈不僅不要,還當著皇上的面說明了,自己不會和姐姐搶男人,這樣的三觀,在整個皇宮之中,都是絕無僅有的。

也不難看出,當時皇上的表情極為尷尬,只好扯到了作畫上,可就是這個「作畫問題」上,玉嬈又把皇上給懟了一通。

后來,皇上實在對這個小丫頭片子沒辦法了,只能明著說:我就是要娶你當老婆。

玉嬈一通道理將皇上治得服服帖帖,她的所有都在表明:我不會害人,只想要自由,我就是我,而不可能是眾多妃子之一。

這樣的格局,一下就和浣碧拉開了差距。

也不能說浣碧是錯的,畢竟浣碧和玉嬈兩人經歷是完全不同的,從入宮的那一天,浣碧就在遭受著別樣的痛苦,這也不是玉嬈能夠感受到的。

玉嬈的品性,是甄嬛純真時期的堅守,玉嬈也是幸運的,她守了一個人一輩子,而且那個人也不會付了她,那一生,她都可以「雙向奔赴」。

可在另一邊,浣碧卻越來越忍不住了。

從前面被皇上批評「粗俗」到后來的明面加害甄嬛,都能看出浣碧的心思。

人們只看到了浣碧的「壞」,卻沒有看到甄嬛的「壞」。

在宮中能夠爬到如此高位的人群中,絕對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后期的很長一段時間里,甄嬛對于浣碧的好都是摻雜著利用的好,那種「好」其實也并不算純粹,更談不上什麼真正的姐妹之間的感情。

浣碧悲劇的一生,也是從一開始就被注定了,當然是她那個倒霉父親導致的。

有些人從出生開始,就是一個悲劇,在封建社會當中,只要是名不正言不順,做什麼事情都會格外困難。

要說宜修的悲劇源于她是「庶女」,那麼「私生女」就是一個比「庶女」更加卑微的存在。

在《甄嬛傳》所在的時代背景中,「私生女」是永遠都體會不到父母正常關懷的,特別是「父親」這個角色的缺失,更容易造成她對于男性的瘋狂追求。

換句話說:甄嬛最初的時候還是在找愛情,那麼浣碧就是在找男人。

因此,浣碧之所以會黑化,也就不難理解了。

浣碧很早就被甄遠道領回了宮中,給甄嬛當了丫鬟,自始至終,浣碧都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世的。

可是,浣碧沒有拒絕的權利,對她的出身而言,這或許就是最好的出路。

心比天高,但也要有命去享。

甄嬛明明知道一切,可她也習慣了這一切,她想要對浣碧好,說到底也只能算是一種「補償」,這種「補償」其實也顯得微不足道。

浣碧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卻在時代背景的壓迫下不敢與之相認。

她的母親和她本人一生為奴,最終卻落得個十分慘痛的結果,這又怎麼能讓人心甘情愿呢?

浣碧的目光短淺,也是因為她根本就沒有甄嬛和玉嬈那種生長環境,所有的東西都是她自己在觀察中學來的,當然,這樣的結果也只能是學到了點皮毛。

她的各種做法能夠在別人的心中引起什麼樣的看法,這些其實也是她不知道的。

在內心的認知當中,她本來就該是一個官宦家庭中的小姐,可這樣的目標,卻是她始終都無法順利達成的。

浣碧從生到死,本質上都只是一個「丫鬟」,只有在結尾的瞬間,她才有了那麼一絲「挺胸做人」的味道。

她的狠毒,是有來源的,和她相比,甄嬛是有過之而不及,不過,浣碧卻利用起了玉嬈,這也是讓大多數觀眾無法接受的。

畢竟,在宮中沒有朋友,甚至在「主仆」這種事情上都有待商榷,大家所注重的,也僅僅只有利益而已。

偶然間的聯合,卻是浣碧的必經之路

浣碧會背叛,估計甄嬛在很早的時候就感覺到了,最起碼在浣碧模仿其他妃子那樣想要討得皇上歡心的時候,甄嬛就有所感覺了,畢竟,在那會,皇上還是甄嬛的心儀對象。

宮中的斗爭,必然是在拉攏一些人的同時去打擊一些人,在黑化之前,甄嬛都必然是懂得這個道理的。

當宮中幾乎所有人都變得不可相信時,那麼一些「不太能相信的人」,就會變成「暫時能相信的人」。

可能,在甄嬛最開始讀懂了浣碧的時候,她還沒有想到,浣碧竟然會那麼壞,她可以蓄力很久,然后「一擊必殺」。

這也是浣碧的恐怖之處,和她的成長軌跡有著極大的關系,畢竟「私生子」的陰影都已經跟著她這麼多年了。

雖然,在絕大多數時候,浣碧都保持著忠誠,那是因為,還沒有出現一件事情將她徹底擊垮。

后來,那個人出現了,他便是果郡王。

果郡王愛著甄嬛的時候,甄嬛是愛著皇上的;后來甄嬛在皇上那里傷了心,轉身去愛上了果郡王,兩人還誕下了愛的結晶,不過,這件事一直都是個秘密,被皇上知道是要殺頭的。

在這整段過程中,浣碧都愛著果郡王,沒有改變過。

有人說浣碧最早的時候「勾引」過皇上,可那絕對不是愛,而是一種對于「有權力的男人」的渴望。

甄嬛得到了皇上,浣碧無話可說,在這方面,她雖說做過嘗試,歸根到底還是有著自知之明。

可在果郡王這里就不一樣了,甄嬛愛上果郡王之后,浣碧就開始醋意大發,她接受不了這個現狀,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扳倒甄嬛,甚至,在她的想法里,絲毫都不顧忌她是甄嬛的仆人。

她知道甄嬛和果郡王之間的故事,只是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突破口。

六阿哥弘曕是甄嬛和果郡王的兒子,而元澈則是孟靜嫻和果郡王的兒子,二者在長相上有著相似的地方,本就不足為奇。

這些事情,玉嬈不知道,但是浣碧是很清楚的。

在孟靜嫻之后,元澈就交由玉嬈來撫養。

某一日,玉嬈帶著元澈去和弘曕玩耍的時候,碰巧撞上了皇上。

皇上從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當中,似乎也聽聞了元澈和玉嬈長相十分相似,只是還沒有聽得很清楚。

皇上本就多疑,聽到這樣的說法,心里本就很不高興,便問身邊的玉嬈是不是有這種感覺。

天真無邪的玉嬈自然是沒有反應過來皇上所提的問題,在她的觀念里,這些孩子的身上都流淌著皇室血脈,像一些也沒有什麼關系,于是,她便回答道:「弘曕和元澈看起來就像是親兄弟。」

這一句話,自然是讓雍正五雷轟頂。

當年的滴血認親,已經讓皇上排除了最有可能的溫實初,可從這個時候開始,他又得開始懷疑「老十七」了。

而這套連環計的第二步,就是浣碧。

浣碧的酒「不小心」倒在了果郡王的身上,隨后果郡王起身時,小像從懷中掉出。

這一切「意外」,都為果郡王最后的死埋下了伏筆。

甄嬛淡淡地看著這一幕,此情此景,她也無可奈何。

可這一切的背后,都是甄嬛的自私導致的,她若是爭寵,無論是為了家庭還是為了自己,都不能和果郡王有染。

可她還是做了,奪去了自己妹妹最愛的男人,最終,妹妹的結局也只能是一頭撞在棺材上自盡。

很多人都覺得浣碧自私,可她為了愛情能夠付出一切,可甄嬛在面對果郡王小像掉出而無法辯解的時候,冷漠的時間更多。

在自己的丈夫去世之后,浣碧一門心思想要將果郡王的孩子撫養長大,這樣的浣碧,還算是自私嗎?

她也只不過沒有甄嬛那麼多的心計罷了。

在宮斗之中,絕大多數人都是極為自私的,最初的甄嬛不算自私,可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以后,也漸漸變成了自己最為討厭的模樣,可她已經完全不在乎了。

浣碧為了果郡王可以付出一切,包括生命,她同樣也是一個充滿了悲情的人物。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