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堯被殺后,雍正是如何處置他的妻女的?

古月 2022/05/29 檢舉 我要評論

雍正三年(1725年)二月初一,坐穩了皇位的雍正皇帝又迎來了天降祥瑞。這一天,天空出現「日月合璧,五星聯珠」。 如此奇觀,大臣紛紛上表慶賀、稱頌雍正皇帝勤政愛民、勵精圖治、夙興夜寐。

雍正皇帝的左膀右臂年羹堯自然也要上賀表,但是,這賀表卻寫得潦草至極,甚至把「朝乾夕惕」也寫成了「夕惕朝乾」。這一錯誤,究竟是狂妄自大的年羹堯故意為之,還是無心之失,已無從可考。

但是,「不遇事發,姑不深究」的雍正皇帝看到了機會,由這四個字得出了「年羹堯自恃己功,顯露不敬之意」的結論,并且斷定這「斷非無心」(《清世宗實錄》卷30,第31—32頁記載),給屢教不改的年羹堯蓋棺定論,就此一手發起了針對年羹堯的大案。

此案耗時一年之久,牽連甚廣,就連年羹堯的妻子、兒女下場也十分慘淡。

兩次用兵,盡顯才能

年羹堯,生于康熙十八年(1679年),屬于漢軍鑲黃旗,只比雍正皇帝小一歲。年羹堯的父親和兄長都在朝為官,父親年遐齡曾任工部侍郎、湖廣總督等職位。

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文武兼修的年羹堯在二十出頭的年紀就中了進士,任職翰林院檢討一職。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不到30歲的年羹堯由侍讀升遷為內閣學士,年底又被授予四川巡撫一職,執掌一方。

同年,年羹堯的妹妹嫁給雍親王為側福晉,年氏一族正式升為八旗的上三旗鑲黃旗,成了郞舅的雍親王和年羹堯從此戮力齊心,謀求異日之榮。身為邊陲重臣的年羹堯,也憑借著出色的軍事才能,再一次憑借西藏和青海兩次戰役平步青云,功高蓋主也為年羹堯的結局埋下了隱患。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準噶爾部策妄阿拉布坦率部入侵西藏,給朝廷帶去了巨大的威脅。康熙快速反應,派遣四川總督康秦率兵征討準噶爾部。

但是,清軍在陣前嘩變,一時之間混亂不堪,四川巡撫年羹堯一邊派人到陣前傳諭,一邊上書康熙請求親赴前線處理嘩變。年羹堯果然不負眾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處理好了此次嘩變,康熙對其大加贊賞。

隨后次年,策妄阿拉布坦占領西藏。當此用人之際,年羹堯上奏康熙毛遂自薦。《掌故叢編》中的《年羹堯折》第33頁,詳述了年羹堯的請求,他不但提出了時下弊病、整改方式,且保證「一年之后營武必當改觀」,還自請總督銜。

此事可見,年羹堯貪圖功利之心,好在他還是有些能力的。不但快速作出迎戰反應,還提前派人在入藏沿途加設驛站,有力地保證了清軍入藏的物資運送,做好了后勤保障。

康熙看年羹堯「辦事明敏」,同意了他的請求,任命其擔任四川總督,兼管巡撫事,授定西將軍銜。他命年羹堯率兵入藏,準備平定戰亂。年羹堯率兵入藏后,連戰連捷,很快就平定了準噶爾部。

康熙六十年(1721年),年羹堯獲勝回京,康熙御賜弓矢等物件,對年羹堯大加獎賞,并正式擢升其為川陜總督。至此,年羹堯已經超越其父兄,成為康熙年間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了。

接下來,雍正繼位成為年羹堯事業飛黃騰達的又一契機。年羹堯既是雍正潛邸舊臣,與雍正又有郞舅之情,自然成為了雍正手中的奪嫡利器。

雍正繼位后,年羹堯作為新政核心人物,自然被加以重用和栽培,官職也是一升再升。《清世宗實錄》卷7、20頁中記載,雍正元年(1723年)五月,名為川陜總督的年羹堯,實際上已經總攬西北軍政大權,可見雍正皇帝對這位舅兄的信任和肯定。

九月,青海的羅卜藏丹津發起叛亂。雍正初登大寶,人力、物力、財力都極其匱乏。

這時,年羹堯奏報青海戰事、自請出戰,雍正先后擢升年羹堯為撫遠大將軍、二等公,對其寄予厚望,《清世宗實錄》卷12,4-5頁中記載:「朕欲拯救西域生靈,大張天威」,希望早日廓清羅卜藏丹津的叛亂,還邊陲百姓安寧,并希望年羹堯盡心盡力,早日凱旋。雍正言辭十分懇切,可見此時對待年羹堯還是十分倚重的。

然而,年羹堯也沒有讓雍正失望。在平剿羅卜藏丹津的戰役中盡顯用兵才干、計謀跌出。不但俘獲了羅卜藏丹津的母親與妹妹,還擊潰了羅卜藏丹津的主力。

不到兩年時間,年羹堯一口氣蕩平青海叛軍,還針對實際情況,提出了能夠穩定局勢的十條善后建議。青海局勢穩定,年羹堯班師回朝,雍正率大臣親至午門迎接,恩寵有佳。這時的年羹堯功蓋天下,進爵為一等功,真正成了雍正皇帝的股肱之臣。

囂張跋扈,不懂收斂

此時的年羹堯,正值事業的巔峰期,在朝中一時風頭無兩,其跋扈囂張的行為作風逐漸顯現。 年羹堯在與各省總督、巡撫的書信來往中直呼其名,不用平行文,而用令諭。

在軍中時,西北各部首領都受到過年羹堯的欺壓,求見他要提前通報,營外下馬,步行入營地,等候傳喚方可入內。雍正派自己的御前侍衛到年羹堯賬下效力,卻被年羹堯當做仆人般使喚。

雍正發來上諭,年羹堯也沒有按規制,下跪叩首,親手接旨,而是端坐桌前,聽完后讓副將接旨了事。年羹堯在返京途中,要求沿途各地的總督、巡撫都要跪拜于路旁迎送。

到京后,所有王公大臣都必須在京郊迎接。更有甚至,在《嘯亭雜錄》卷9,《年羹堯之驕》中記載:他在雍正面前竟然「箕坐無人臣禮」。

年羹堯不僅在軍中囂張跋扈,作為封疆大吏,還插手染指地方官員任命的事情。

起初,年羹堯可以直接參與朝政是得到雍正批準的,雍正也愿意主動跟年羹堯商量任命官員事宜,更是許了年羹堯越過內閣上奏的權利。

反觀年羹堯,不但不知道感恩和謹慎行事,反而利用這種權利拉幫結派、打壓異己、收受賄賂。川陜轄區內官員的升遷調任全憑借年羹堯個人喜好,被年羹堯推薦的官員也會優先聘用,這些官員被稱之為「年選」。

作為地方軍政大員,年羹堯的收入原本就不少,再加上雍正的賞賜不斷,年羹堯自己還收受賄賂眾多,年羹堯甚至還私吞軍餉。

因此,即使是常年駐守西北偏遠地區,年羹堯的生活也是相當奢侈,時令水果、新鮮蔬菜、江南瓷器……一應物品應有盡有、極其奢華。

其實,年羹堯如此驕橫的個性也不是當上川陜總督才有的,雍正對其個性也是知之甚詳。

早在雍正還是雍親王時,他便曾密信已任川陜總督的年羹堯,提醒道:「知汝以儇佻惡少,屢逢僥幸,君臣大義,素所面墻。國朝祖宗制度,各王門旗屬主仆稱呼,永垂久遠,俱有深意。爾狂昧無知,具啟稱職,出身何典?屢諭爾父,爾猶抗違不悛,不徒腹誹,而竟公然飾詞詭拒,無父無君,莫此為甚……其猶執迷不悛,則真所謂噬臍莫及者也。」

但彼時年羹堯并不為之所動。在《中國檔案》郭琪的《從云端跌落黃泉的大將軍》中記載,雍正登基之后,對年羹堯的行為愈發不滿。

雍正二年(1724年)十二月十一日,雍正在年羹堯奏折上的朱批,已經清楚明白地寫明了對年羹堯的警告之意,但是年羹堯已經并沒有在意雍正的用意,行為愈發的驕橫,最終走上了不歸之路。雍正皇帝對自己這位不受控的舅兄,也不再信任依賴。

身敗名裂,獲罪賜死

雍正登基之后,首先著手整頓吏治,時刻做到賞罰分明。年羹堯如此表現,自然是觸怒了雍正,這是一個一心整頓吏治的皇帝決不允許的行為,而年羹堯進京的表現使得雍正徹底改變了對他的態度。

《清世宗實錄》卷28,第4頁記錄了雍正處理兩位大臣的方法,讓滿朝文武看到了雍正對年羹堯的態度。

雍正二年(1724年)十一月,工部郎中岳周向年羹堯行賄兩萬兩,希望保薦他做西安布政使,年羹堯考慮了一個月后,接受了銀兩,向雍正舉薦了岳周。

這件事讓雍正徹底的看清了年羹堯的為人,但在對岳周議罪的時候,還是將「斬立決」改為了「斬監候」(指不立即就地正法,監禁起來等候復核)。

年羹堯不但沒有讀明白雍正的用意,反而又一次上奏參四川巡撫蔡珽逼死重慶知府蔣興仁,刑部判處斬蔡珽,雍正再一次下諭從寬免罪。

這兩次對大臣從輕處置都是因為這兩人是年羹堯參奏的,雍正在不動聲色的向朝臣傳達一個信息——「朝廷威福,臣下得以操之,有此理乎?」

在年羹堯的身上,雍正不僅看到了自己的用人失敗,更是看到了年羹堯對于皇權的藐視。《嘯亭雜錄》卷一《察下情》記載:「凡閭閻細故,無不上達」,「故人懷畏懼,罔敢肆意為業」。為加強皇權,剪出朋黨,了解百官民生,雍正登基之初就建立了完善的情報系統。

面對皇帝的時刻檢查,百官無不收斂行徑。但是,年羹堯卻對此置若罔聞,仍舊恣意妄為。雍正對年羹堯愛之深,怎能不責之切?在對年羹堯屢次規勸無果后,有進一步表明態度想要警示年羹堯,可是年羹堯仍不知收斂。

最終,雍正親手掀起了年羹堯的大案。雍正三年(1725年)四月,雍正以年羹堯「自恃己功,顯露不敬之意,其謬誤之處斷非無心」為由,將其革職,由撫遠大將軍調任杭州將軍。

沒想到,年羹堯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罪責,還在找理由推脫前往杭州,到了杭州后還在擺排場、抖威風。六月,雍正再次革去年羹堯太保銜,開始收拾年氏族人及其同黨。

接下來的七月、八月、九月,雍正對年羹堯的爵位和職務一貶再貶,從一等公連續降至一等輕車都尉,革去所有職銜。

這時,年羹堯才恍然大悟,但是還是期望雍正的回心轉意,能有人為他奏保。 沒料到的是,他沒有等來雍正的回心轉意,而是眾人的彈劾。

十月,年羹堯被押解入京議罪,九十二款大罪,樁樁件件罪不容誅,議政大臣要求對年羹堯處以極刑。但雍正仍舊對其有憐憫之心,念其功高令其自裁。

年羹堯在接到自裁皇命時,還心存幻想,以為雍正能夠最終赦免他,便遲遲不肯下手。在監刑官員的催促下,最終絕望自縊,一生叱咤風云的大將軍,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

自縊身亡,連累全族

年羹堯下場凄涼,家人也無一人幸免,就連年羹堯曾經保薦的官員也沒有幸免于難。年羹堯這起大案歷時一年才完結,至雍正四年(1726年),當年被「年選」的官員或被斬首、或被流放,不一而足。

尤其是翰林院侍講錢名世,因為「曲盡諂媚、頌揚奸惡」而革職,雍正更親寫「名教罪人」一匾懸其家門,并令當地官員時常檢查。曾經的「年選」官員的下場都如此凄慘,年羹堯的家人或被罷官奪爵、或被斬首、或被流放,更是可憐。

年羹堯在位期間,與自己的父兄關系十分不好,一度發展到互不往來的地步。盡管如此,年羹堯的父兄依舊沒能幸免于難,被雙雙罷黜官職,永不錄用。年羹堯的一個妹妹嫁給了蘇州織造胡鳳翚,他們也被年羹堯一案牽連。

雍正四年正月,胡鳳翚正式解任蘇州織造,被雍正下旨詰責。兩個月后,胡鳳翚與年羹堯的妹妹年氏被發現在自己的家里自縊身亡。

年羹堯的另一個妹妹就是敦肅皇貴妃,是當年嫁給雍親王為側福晉的年氏。年羹堯一案爆發后,這位皇貴妃也受到牽連,年羹堯自縊后便一病不起。皇貴妃年氏本已經很可憐了,她本來育有三子一女,但是都不幸早夭。

年羹堯案發后,后宮待其苛責,皇貴妃年氏每日郁郁寡歡,最終于雍正三年(1725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薨逝。皇貴妃年氏由最初入府時的盛寵一時,到如今的家破人亡,沒有子嗣可以依托,也著實是可憐可嘆。

再說年羹堯的兒子,年富因受封爵位,參與的政事最多,最終被判斬立決。

其余十五歲以上子孫全部發配邊疆,沒滿十五歲的子孫雖然暫時得以保全,但是十五歲以后也要發配邊疆,永不寬赦。

年羹堯的女兒本來是與曲阜孔氏說定了親事,也因為年羹堯被議罪而就此作罷。年羹堯的繼室是宗室輔國公蘇燕的女兒,皇帝念其是宗室之女,免于株連,但也是發還母家、孤獨終老。

至此,年羹堯一家最終家破人亡,無一幸免。

結語

雍正皇帝向來以勤勉奮發、治吏嚴苛著稱,雖然很多影視劇中對其「得位不正」進行了演繹,但是仍舊不能否認雍正的勤勉和功績。

他快速的肅清了康熙晚年執政的弊端,整頓了貪污腐朽的吏治,為「康乾盛世」做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

在當時,年羹堯著實也是一位能臣干將,稱其「文能提筆定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也不為過。

但是權力過大還不知收斂,反而心安理得接受皇權的偏袒而嬌縱跋扈,試問那個有作為的皇帝能夠容忍。年羹堯的下場看似凄慘,卻是歷史必然的結果。


用戶評論